一家三口沐浴在大法的佛恩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四月一日】一九九六年四月十八日,那天晚上我一口氣拜讀完了《法輪功》著作,一邊讀,一邊出現消業狀態,如同傷風感冒一樣,眼淚、鼻涕不止,我知道這是看書後消業的反應,心裏很踏實。從此以後,我從每天要吃五種藥的病人變成了無病一身輕的健康人,可以說是天翻地覆的變化。

後來先生、女兒也相繼得法修煉,我們的身心得到了淨化,沐浴在大法的佛恩下。我們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在家裏是一個好母親、好爸爸、好兒子、好兒媳;在單位裏是個好職工。

剛剛得法幾個月後,一位老同修告訴我們,他們家裏下午放師父在大連講法的錄像,要我們來看,我們非常珍惜這個機會,高興的答應了。可是我又犯難了,當時我的女兒正在家裏生病發燒,她還小,如果我們兩人都去看錄像,那孩子怎麼辦?於是我和女兒商量,爸爸、媽媽有點事一會兒出去,你先吃藥,然後睡一覺就好了,我把孩子哄睡後就和丈夫騎自行車去同修家了。整整一個下午我們看完了錄像,心裏真是高興,明白了許多問題。因我惦記著生病的女兒,沒能在身邊照顧小孩子,內心很是自責,於是我們快速的騎自行車往家趕,很快就到家了,可是進屋後,發現孩子還在睡覺,我懸著的心落地了,心想:今天咋睡這麼長時間?還好沒有哭鬧。不一會孩子醒了,說:「就你們回來把我弄醒了,我還在做夢呢。」

我說:「做甚麼夢了?」她就講了夢境中的情景,她說:你們走後,師父來咱家了,問我叫甚麼名字,幾歲了?爸爸、媽媽叫甚麼名字?在哪裏工作?還告訴我:你要和你媽媽好好煉功,等等。女兒又說:「可能是師父看我沒意思,說咱們玩捉迷藏吧,我說好啊,於是師父讓我先藏起來,他來找我。可是我藏的再秘密,師父一眼就能看到我。可是師父藏起來,我怎麼也找不到,你們回來時我正在夢中找師父呢,還沒玩完呢。」

我非常激動,知道是師父為了我們能安心得法,不受干擾,看護著孩子、保護著孩子。我心裏好高興,真不知用甚麼語言表達內心的感受。這時我女兒的病也奇蹟般的好了,在此叩拜師父的救度之恩。

女兒後來也成為大法小弟子了。有一次上學校的班車,因學生多,她把座位讓給低年級的小學生了,回家告訴我,她說:「今天在班車上我看到觀音菩薩了,穿著白色長裙,一隻手拿著一個花瓶,花瓶口還冒出點白煙,另一隻手拿著一個類似柳條一樣的東西,對我笑。」我說這是師父對你的鼓勵,因為你做對了。女兒上大學後,社會上不正之風也影響到學校。學生期末考試都要和任課老師搞好關係。特別是有一門課程,歷屆學生都有很多不及格掛科,那一天學習委員要求每個人都要交錢,並由課代表送給任課老師(賄賂老師)。當時女兒很為難,不交吧只有自己個別;交錢吧,作為一名大法修煉者怎麼能做違背大法原則的事。於是女兒告訴收錢的同學:「我不能交這個錢。」後來女兒和同寢的室友說了自己的想法:「這樣做是在助長不好的風氣,咱們不能交這個錢」,室友聽後覺的有道理,於是把已經交的錢要回來了。第二天聽說課代表把錢都退回每個人了,不給老師送錢了。

正法修煉中我時刻不忘講真相,救度有緣人。二零一七年過大年那天,我買好過年的東西,兩手提著重重的年貨走出家門(因丈夫有事不能在家過年),心裏著急,想著快點去婆婆家,於是決定打車去,真是心想事成,車馬上來了,我上車後,司機回頭說:「我這是今年拉的最後一位客人,本打算不再拉客人了,看你拿那麼多東西,所以才停下來的,我也要去老丈人家過年,去晚了不好。你也是回家吧?」我說:「謝謝你了,我是去婆家過年。」我說:「你這麼早就收車,不掙錢了?他說:「我要先回家去取雞、魚等年貨,我媳婦買完年貨讓我開車去取,然後一起回老丈人家過年。再掙錢也不能不顧身體、不顧家庭,咱們這個歲數的人,還講究孝敬老人,現在年輕人誰管啊?」我說:「你是孝順的人,百善孝為先。今天能坐你車咱們也是有緣了,你多大歲數了?身體還好吧?快過年了,送你個平安祝福吧。你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

他一聽這話就說:「你是法輪功吧,那我得好好問問你,不瞞你說,我在糧食系統單位工作,就是和你們師父是一個單位的,你師父現在在國外吧。」我說:「對的。」他又說:「在單位看不出他有甚麼不同啊,怎麼那麼大本事使那麼多人信他呢?我真不明白為甚麼?當年我辭職不幹工作,那一批單位批准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我,一個是你師父,我記的很清楚。」我說:「你真有緣啊,那我給你講講。煉法輪功的人很多都是高級知識分子,他們有頭腦,不是誰說甚麼就相信甚麼的,還有很多人由於身體不好,身患絕症的通過煉功身體好了,達到了祛病健身的效果,這些人親身受益,你說人們能不信嗎!我給你講講我到國外的見聞吧。」於是我就講:「全世界各個國家都有煉法輪功的,唯獨中國不讓煉。到國外旅遊景點,隨處可見退黨服務中心臨時點,各種真相資料翔實、豐富,中共中央黨校47位高官聲明退黨信息赫然於展板上,還有澳洲外交官陳用林、瀋陽司法局長、體育界游泳冠軍、文藝界等知名人士公開宣布退出黨、團、隊,只是我們國內封鎖消息,不讓老百姓知道真相。」

看的出來,他被真相震撼了,人也精神起來了。我接著說:「如果不退出它的組織,那就太危險了,等到天滅中共的時候老百姓就成了邪黨的陪葬品。你入過黨嗎?」他說:「我入過團,」我說:「那我給你起個化名叫某某,退出來吧」,他說:「行」。接著我又說:「你夫人和孩子也得退出來,你能給她們做主嗎?」他說:「不能,但我有一個好哥們,他最聽我話,我說啥他聽啥,我可以幫他退,我說,這個事必須要本人當面知道真相並表態才能算數。」他聽我這樣一說,馬上拿起手機就開始撥打他哥們的電話,把這個事告訴他哥們。(我為了他的安全,告訴他要私下裏詳細講,現在只告訴他這件事情就行了。)他高興的說:「好的。」這樣給他哥們也退了。我們談的很溶洽,不知不覺車開過頭了,他說:「不好意思,我再把你拉回來吧。多餘的錢也不要了,謝謝你了,今年我可以過個好年了。」我下了車並相互祝福新年快樂。

我先生是從事建築行業的。修煉以後,道德提升,身體健康,工作勤懇,待人和善。有一次,一個包工頭給我先生送錢要求給予這個工程各個方面的關照。先生想:作為一個修煉人,是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事先考慮別人,為他人著想,怎麼能要這個錢呢!再說我也不能隨著不正之風做不好的事,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於是和包工頭說明原因,使他心悅誠服把錢收回去了。在外人來看,做這一行應該很來錢的,可是我們家還是很普通的,有時親朋好友看到後,經常挖苦、嘲笑我們,說一些難聽的話:為啥給錢都不要,別人想弄錢都弄不到,今天給你送到家門口你不要,太傻了。然而我們心中有法,是一個返本歸真的修煉人,得到的是常人想得而又得不到的東西。

作為一名大法修煉者,心裏知道甚麼該做、甚麼不該做。試想如果社會上的人都修大法,那會給人、社會帶來多大的福德!在此真誠的希望有緣人能了解大法真相,看看大法弟子用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之所為,不惜冒著被迫害的危險,走上街頭講真相,挽救被惡黨毒害的世人,這種大善大忍才真正體現了法輪大法的偉大、大法師父的偉大啊。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