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的「紫癜性腎炎」好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三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慈悲偉大的師父把我從地獄中撈起、洗淨,並一路保護著我,我才走到今天。今生我能幸遇大法,能成為師父的弟子,真是萬分的榮幸。

修煉以前我大病沒有,小病不斷。甚麼膽囊炎、關節炎、頭暈,嚴重的時候走路都感覺天旋地轉的。冬天手、腳冰涼;有婦科病,經期一到,就疼得在床上打滾,疼的我死去活來,腰好像斷開似的。

正在我痛苦不堪的時候,看到父母自從修煉了法輪大法身體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也就義無反顧的跟父母學法煉功了。

我們兄妹多,父母年輕時就累出一身病,歲數大了病隨之加重,他們去地裏幹活都得靠吃止疼片來維持。父親修煉前骨質增生、關節炎、腿抽筋、胃酸,記得在我小的時候父親就因胃酸喝小蘇打;母親患偏頭疼、半面身子麻木、腿疼、肚疼。修煉後父母一身的病都好了,身體硬朗、紅光滿面。

我隨著父母不斷學法、煉功,真是神了,不到兩個月我所有的病都不治而癒,真真實實的感受到了無病一身輕。我沐浴在佛光中,身心健康,快快樂樂。

丈夫也是同修,修煉前他是因為患嚴重神經性頭疼,連高中都沒能讀完,只好早早就工作了。得法修煉了,他的頭疼病好了。

我有兩個女兒,大女兒一鳴(化名)現在已參加工作;二女兒二鳴(化名)讀高中,她倆也是同修。

先說說一鳴。她從小就跟著我們修煉。一九九八年三月份,修煉環境還寬鬆,我和丈夫早早起來三點五十分在戶外晨煉,她自己在家睡覺,等我們煉完功回來再送她上學。有時候她還和我們一起在戶外煉功洪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江澤民邪惡集團開始瘋狂誣陷大法,殘酷迫害大法弟子,一鳴年齡小,很害怕,就不怎麼學法和煉功了,也不參加集體學法了。二零零五年九月,她剛上初一。開學沒幾天,她的腿上就出現了幾個小紅點,她跟我說她腿上長了小紅點,我說沒事。因為她說不疼不癢,我就沒往心裏去,也沒讓她發正念。有一天我正在哄剛出生的二鳴,她突然說肚子疼的厲害,坐不住,也睡不著。我一手抱著二鳴,一手摟著她,看她疼的難受,心裏慌亂的沒了主意,更沒有了正念,也沒想起師父。隨手就給開門診的親戚打了電話,他過來也沒說出甚麼病,就按肚子疼輸了液。輸液後孩子肚子疼得反而更厲害了!這時就帶孩子到市裏的附屬醫院看,在附屬醫院住了四天醫院,專家會診結果說是「闌尾炎」,說得給她做手術。我們就從市醫院回來找人用土辦法治療。這一折騰,差點把孩子毀了,因這些治療都大大的加重了病情。後來孩子全身出現了紅點。又第二次去市裏附屬醫院就診,這才確診是「過敏性紫癜」已經侵入到腎臟,就是「紫癜性腎炎」。在附屬醫院住了十多天病情稍有緩解,親戚建議回縣醫院住吧,這樣照顧方便,就又回來了。回來後越輸液病情越嚴重,整個人腫的不像樣了。就又找親戚、朋友借錢,托人打聽北京兒童醫院地址、看病流程等,準備帶孩子到北京治療。

我當時有二鳴走不開,只有丈夫和我哥哥帶著孩子去了北京。當時孩子下肢腫的連小便都蹲不下,檢查時都走不了路了,需要坐輪椅推著她了。北京醫生讓做腎穿,讓家長簽字,並說如果做了腎穿孩子可能長不高、不能生育。當時丈夫不同意,同去的哥哥說:「醫院讓做就做,來醫院不聽醫生的來幹甚麼?」有點不高興。丈夫斟酌了半天,最後還是決定不做手術。因為丈夫相信大法,覺得回家修煉會有希望。

他帶孩子從家走時,用鉛筆在報紙的兩行字中間的空隙上抄上了師父的幾首《洪吟》,讓孩子有空就背。(現在回想起來,這種做法雖然是心中有法,但還是有點不敬師、不敬法。)北京治療還是用激素控制,那時她剛十二歲。北京兒童醫院的醫生給她用了十二顆激素藥。在醫院住了二十天後回家了。雖然腫消了,但大劑量激素的副作用把孩子給催胖了,出現了典型的「滿月臉」、「水牛背」等副作用,根本就不是孩子的模樣,腦袋也變大了,身材像個婦女。大腿、肚子出現了像孕婦的那種妊娠紋。一邊吃激素,一邊吃中藥。隔幾天就到市裏私人門診抓中藥,先後大約吃了有一百八十副中藥。每次去市裏複診,下了車都得背著她,不敢讓她自己走路。每天一家人關心的就是她的尿,清亮不?渾濁不?幾天就得去醫院複查化驗一次,看尿是否還又多了「十」號。全家就這樣一天天熬著、盼著、等著。

有一天,孩子突然發高燒了,不知體溫有多高,坐在她旁邊都能感覺被她烤著。孩子難受的實在受不了了,就說:「爸爸,咱們打坐吧!」丈夫就陪她打坐。

他倆打坐一個小時。打完坐孩子出了一身汗,身上一下涼了下來,高燒退了!從那以後,孩子就把煎好的中藥和藥壺從樓道的垃圾道口扔掉了。接著她開始抄《轉法輪》、煉功,並且把激素藥半顆半顆的快速減量。隨著學法煉功,孩子慢慢瘦了下來。按醫生的規定,一顆藥得按四分之一的量遞減,即一個星期只減四分之一,說減的快了病要反彈的。一鳴沒聽醫生的,她快速減量,卻沒有出現任何不良反應,相反效果更好。

這要換作是常人孩子就是一個廢人了!常人得了這種病是很難治好的,後果想都不敢想。我們原來的鄰居大姐就是一個例子。她五十多歲吃八顆激素藥,最後股骨頭壞死,走路一瘸一拐的;我們單位有個女同事四十歲就內退了,也是因為吃了八顆激素藥造成股骨頭壞死,上不了班了。

我家一鳴現在健健康康的,個子一米六五。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給了她一個健康的身體,給了她第二次生命!這是大法在她身上顯現的神跡!我們全家人感謝大法,叩謝師父!

再說說二鳴。懷她時我已經得法了。我每天堅持學法、煉功。她出生後我還是每天煉功,她就躺那兒聽煉功音樂,聽著聽著就睡著了。她漸漸的長大了,上學後就能自己看書學法了。現在雖然不精進,但還堅持學法。

大約是二零一六年十月,她正上小學六年級。她的表哥要舉行婚禮,讓她給新娘提婚紗。一天下午我們正在布置婚房,突然她的班主任老師打來電話讓我趕快去接孩子,說她上體育課把腳崴了。我當時愣了一下,還準備明天給她請假讓她給新娘提婚紗呢,她把腳崴了,這可怎麼辦?我趕快打車到了學校,到操場一看,她的腳尖扭到一邊去了。我把她背起來,一口氣背到家。把她放到沙發上。

我和她簡單交流了一下,我倆就開始打坐。打坐一個小時後發現她的腳正常了!下地能走路,也不痛了!第二天她照常穿著漂亮的小紗裙走在新娘的後面來回擺動著新娘的婚紗。

大法在我家又一次顯現了神跡!這是師父對孩子的慈悲保護!弟子再次叩謝師恩!

第一次投稿,沒有華麗的詞彙,但都是真實的事情。寫的不好,不符合法的說法請同修慈悲指正!

叩謝師父!
謝謝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