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嚴重的心臟病好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三月十四日】我是一名農村大法弟子,今年五十七歲。二零零四年開始修煉,給大家講講我的故事。

修煉前我是個病秧子,有嚴重的心臟病,有點生氣的事就昏死過去,高興的事,也能讓我死過去,喜怒哀樂的事,家人都不能讓我知道。

有一次過節,孩子的二姑倆口子來婆婆家,好長時間沒見面,丈夫見我精神還行,帶我過去了。結果,見面沒說兩句話,我一高興,就昏死過去了。人多了還不行,超過兩個人在我跟前,我的心臟就難受,一般的紅白喜事我基本都不參加,因為心臟受不了啊,經常性的昏厥,別人也害怕啊,所以也不怎麼見人。

也幹不了甚麼活,秋天收莊稼,我還對玉米過敏,碰了就渾身刺癢,難受勁就別提了。因為身體不好,婆婆幫我請了「仙」(狐黃白柳),供上也沒管用,照樣的藥罐子端著,一年到頭啥也幹不了。

二零零四年,我的舅舅去世,我去吊唁,一傷心,又昏死過去。

我的弟弟當時已經修煉大法好幾年了。我甦醒後,他和我說:「姐姐,我早就說讓你和我學大法,你不學,你看你這身體……」一番勸說,我動了心,請來了大法書。

到家,我就把治心臟的藥全扔了,我想我這百十斤就交給大法了。隨著我煉功學法,我的心臟很快就恢復了健康,直到現在也沒犯過。這樣我丈夫也走入大法修煉。

二零零六年,我開始渾身刺癢,當時沒有悟到是師父幫我清理身體,因為我以前有皮膚過敏的症狀。每天奇癢難耐,就用指甲撓,撓的身上又黑又硬,用指關節一敲「嘎嘎」響,就這樣,還是癢,最後受不了了,托別人買了點治皮膚的液體藥,在家輸液。

輸完後,丈夫送我去了娘家,住了一宿。第二天,我的頭變的大了一半,好似蘋果變成西瓜,面目皆非,連耳朵都腫的老大。全身嚴重浮腫。我本來很瘦,可腿已經腫的和蓋房用的梁一樣粗了。

丈夫來接我,根本沒認出我來,把他嚇了一跳。回家,就渾身癢,想撓一下,拿手指肚一碰,皮就破了,破了就開始流爛膿水。先從臉上,慢慢往下發展,最後一直爛到腳心。全身除指甲是好的,沒有一點好地方,連眼睛都流膿水。坐床,得鋪墊子,胳膊、腿都糊上衛生紙,睡覺身下也得墊紙甚麼的,臉上爛的面目皆非。眼腫的老高,看人得兩手扒開眼皮看,還看不清,眼上有層蒙子,可能是流膿鬧的,和瞎子差不多,整個身體散發著腥臭,也不能隨便動,走哪哪弄的都是膿血。

幸好當時樓房供暖了,我就整天穿著肥大的秋衣、秋褲坐著,有時聽法,有時扒著眼看幾頁法。這基本就是不能自理的狀態,所以丈夫為了照顧我,也不能外出打工,就近在家邊幹些雜活。

有一次,我丈夫回家,一進門就說:「這屋裏怎麼這麼臭呢?」聞來聞去來自我的頭,頭髮絲裏裹著膿和血。頭朝下血水就順著一綹頭髮流下來,他給我弄了個大盆,用鹼和鹽幫我洗了兩遍,那盆裏的水竟和牛涎一樣,一提老長。

鄰居們都說我活不了了,說我家窮,就算有錢,也治不好,整個人浮腫,皮膚爛的還沒有皮了,就像全身燒傷的人一樣,還能活得了嗎?村裏人們都在琢磨著我還能活幾天。

我自己心裏清楚,開始的癢是師父幫我清理身體,我不想承受,半途而廢,去診所輸液。本來這麼多年不停的吃藥輸液,師父得讓我把身體裏的髒東西排出去啊!我身上都爛成這樣了,我都沒覺的痛,後來知道是師父幫我承受了。這膿水一排就是四個月。有一天突然不流了,身上結了痂,浮腫也消下去了,滿身滿臉的痂脫落後,竟沒留下一點痕跡。

於是,我就去告訴我們單元的各個鄰居說:「看,我好了!共產黨給我們造謠說我們有病不吃藥,可我這病就是輸液輸出來的,弄得我皮膚爛了四個月。我煉法輪功後一粒藥沒吃就好了,是修法輪大法好的!共產黨給法輪功造了很多謠,共產黨太壞了,快把你們加入過的黨、團、隊退了吧!」

我的鄰居都辦了三退。周圍的人們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二零零八年,我無緣無故的又出現了肌無力的症狀,還很嚴重。肌無力這種病和癌症一樣基本是治不好的。渾身痛,誰要碰我一下哪怕很輕,我都會疼的大叫。手抬不起來,拿筷子都費勁,熱飯連灶具上的按鈕都擰不動,飯量銳減。走路得蹭著走,比螞蟻還慢!想出去買菜,得請鄰居幫我把鞋提上,我自己蹲不下。買完菜回來菜籃子都能把我的衣服蹭破了。走路或站著,就像腳踩在釘子上一樣。最要命的是煉功站不了,腳底下疼的鑽心,隨機下走的動作做不了,一點蹲不了。就這狀態持續了兩年多,直到有一天,我決心煉完一整套動功,煉著煉著,腳下像萬針扎的刺痛,我想今天我就要闖過這一關,今天過不去,以後就過不去了,我哭著喊了一聲:「師父救我!」瞬間這疼痛消失了,就感覺那物質從我身體裏走了,腳底沒那麼刺痛了,可以正常煉功了!從這以後我慢慢的恢復了正常。

修煉後我整個人獲得了重生,從一個出名的病秧子變成了一個健健康康的人!師父之恩,恩大如天啊!

兒子結婚後有了孩子,我還可以幫他帶孩子做做飯甚麼的,誰都看不出來我曾經是個連拿筷子、按遙控器都費勁的人。直到現在村裏的人提起我來還會說:「都病成那樣了,煉功愣是好了,活下來了!」

可貴的中國人哪,不要再聽信中共的造謠宣傳,像我這樣多次在鬼門關徘徊被大法救度下來的人有多少,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九字真言受益的人有多少,有人還覺的我們在被中共如此嚴重的迫害下不低頭是「固執」,覺的我們不貪不佔光做好人是「傻」,但是如果每個人都按「真善忍」要求自己,說真話辦真事,善待他人,那我們的家庭、中國這個社會將會多祥和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