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老夫婦和孩子們在大法中受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四月一日】九字真言,就是:「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世人在了解大法真相後,誠念九字真言,都發生了巨大變化。有的患有絕症並被醫院判了死刑的病人,通過誠心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絕處逢生,後來生活的很好;有人遇到車禍等致命危險時,念九字真言轉危為安;家庭不和的,念九字真言後,現在家庭和睦了……

這些事例,不論在我們大法弟子中,還是在明大法真相的人中比比皆是。下面我就把我和老伴及孩子們在大法中受益的故事寫出來,與大家分享。

一、老伴在大法中受益

我老伴是九九年「七二零」前得法的老弟子,現年八十四歲。修煉大法前雖然年輕,但身體欠佳,頭痛、高血壓,醫生說是腦血栓前兆,每天不離藥。最難熬的是痔瘡症,她兩次到省城專科醫院做手術,都沒治好,每次大便不僅出血,而且疼痛難忍。得大法後,不求醫、不吃藥、不治療,血壓正常了,腦袋不痛了,特別是折磨她三十多年的頑症痔瘡不醫而癒了。

不但老伴無病一身輕,我也受益匪淺。我曾患有冠心病,常年不離藥,每年最少要輸液一兩個療程。老伴修煉後,我的冠心病症狀也逐漸消失,這是大法的威力。

當時我也知道這個大法好,本應該和老伴一起修煉,但我因為受黨文化、無神論的毒害較深,再加上七二零後邪黨對法輪功的迫害,我一生經歷過多次整人的政治運動,怕心很重。老伴出門學法煉功,我心裏害怕出事,每天都是提心吊膽的過日子。由於怕心,使我成了一名得法晚的弟子,鑄成了我終生的遺憾。

二、我在大法中受益

我是為祛病開始修煉大法的,大概是在二零零七年,我得了一種腿痛病,經醫院檢查,說是腰椎間盤突出、骨質增生。就按醫生的治療方案開始理療、按摩、針灸、吃藥一齊上,縣醫院治不好,到省醫院請專家會診,結果越治越重,重到甚麼成度呢?腳痛的不能著地,走路讓人架著走。醫生讓我做手術,我不同意。我坐著痛、躺著痛,腳哪放哪不是,怎麼都不舒服。

有一天晚上,老伴看我難受的樣子說:「你上床聽我給你讀法吧。」在無奈的情況下,我說:「你讀吧。」她念了一段,問我:「怎麼樣?」我說:「現好點。」她接著讀,我就睡著了。

到煉功時間,老伴讓我同她一起煉功,我每天看她煉功也知道怎麼做,我說:「腿痛站不住。」她拉我起來煉,她說:「煉功就好啦。」我硬撐著起來,痛的全身發抖,站不住腳。老伴讓我堅持。我強忍著煉了一小節,就撐不住了。

第二天早上,老伴又叫我煉功,我堅持著煉完了第一套功法。上午,老伴讓我看師父的講法錄像。第三天,老伴讓我同她一起煉功,開始我腿還是痛,身子發抖站不穩,後來我越煉越舒服,很輕鬆的煉完了整套動功。從此,困擾我將近多半年的骨質增生、腰椎間盤突出的病症痊癒了。我悟到是師父幫弟子除去了業力,在這裏弟子感恩師父救度。

從此之後,我每天和老伴上午堅持學法,下午我開著電動三輪車拉著老伴走街串巷、去田間地頭、去公園商場……我們遇到有緣人就講真相。我們不論寒冬酷暑,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從不間斷。

三、孩子們在大法中受益

法輪大法是佛家根本大法,九字真言法力無邊,無所不能,他是神奇的,威力無比的靈丹妙藥,只要你真心的念就會出現神奇的效果。我講一講我家孩子們在大法中受益的事情。

我家大女婿出車禍住院 手術後疼痛難忍,打針吃藥都不起作用,而且還疼的寢食難安。我老伴讓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他念著念著就不疼了,安穩的睡著了。

二姑娘的二女兒,得了一種低燒病,不思飲食,全身乏力。縣醫院治療無效,到省醫院也沒看好,到北京全國有名的醫院治,也不管用。後來,我老伴讓孩子念九字真言。

第二天,老伴去看孩子怎麼樣。孩子說:「還是難受。」女兒說:「大醫院都治不好的病,念這麼兩句話就管用了?」老伴說:「要認真的用心念,不停的念,肯定會起作用的。」

第三天,孩子歡蹦亂跳的找到老伴說:「我好了,不燒了。」女兒也說:「這大法太神奇了。」

還有一次,正在上小學的小外孫女咳嗽、發燒、嗓子疼、不想吃東西。到醫院去看醫生,醫生說是扁桃腺發炎,小外孫女就在醫院開始輸液。我老伴知道後,就同小外孫女一起學法,念九字真言。兩人念了一上午,到中午不咳嗽了,也不發燒了,人也精神了。

外孫女的姑姑在醫院工作,前一天,她和外孫女說好了,第二天接著輸液。到時間了,姑姑看她沒來,就打電話問怎麼回事?外孫女說:「我好了。」她姑姑以為她怕扎針,在說謊呢。她姑姑立即趕到她家,看到她高興的在那玩呢。外孫女告訴姑姑說,她是上午同姥姥一塊學大法書學好的。姑姑說:「昨天發燒那麼厲害,住醫院也得三五天才能好,真是不可思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