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切的感受師父給我的太多太多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三月二十八日】我一輩子都住在海邊,但不會游泳,卻有三次落水意外逃生的神奇經歷。得大法後,我回顧自己的前半生,似乎冥冥中生命早有安排,雖然有家庭,可是總在追尋著甚麼,一直沒有歸屬感。常夢到找不到回家的路,不是在陌生的地方就是路斷了,回不了家。得法後就不再做那樣的夢了。

修大法脫胎換骨

雖然早幾年就看了大法書,因為人的觀念認為自己做不到書中對好人的標準要求,所以一開始沒有想修煉。當時的生活來源就是出海捕魚(得法後好像一種安排,我們就專職養牡蠣,不再捕魚了。)大法書我是帶出海看的,因為不知道他的珍貴。有一天看完放在漁網做的吊床的毯子下忘了帶回家,沒想到當晚下了一夜大雨,我想那本書要被泡壞了!第二天一早出海,我先去找書,和書放在一起的毯子還在往下淌水,當我從毯子裏把書拿出來時,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整本書乾乾淨淨的竟然一點水漬都沒有!我只是覺的奇怪,沒意識到這是偉大的神跡展現!

直到幾年後的一天,我才去和推薦我讀《轉法輪》的朋友一起煉功打坐,但那時候我還沒有修煉的概念。有一天雨下的很大,我們在屋簷下打坐,雨水都泡到坐墊了,同修叫我挪動,我卻覺的不該動,就堅持到結束。回家時一手拿傘一手騎車,逆著強風卻很輕鬆像有人推著走,手中的雨傘一直穩穩的為我遮雨,真的太神奇了!

修煉前我一身病痛,十幾歲的時候跟朋友學溜冰,穿上溜冰鞋才站起來就雙腳一滑,結結實實跌坐下去,把尾椎骨跌斷了!從那時起彎腰或站立時間久了就會很難受,身體上各處的障礙感越來越重。後來在船上捕魚又以同樣姿勢重重的摔了兩次。因為家中長期負債,雖然力不從心還是不敢休息,許多需要強力完成的工作讓我常常覺的生不如死,因為一般洗頭、掃地的小動作對我來說都是很辛苦的。

我就這樣一邊超負荷的工作、一邊到處求醫。因為怕成為家裏的負擔,我就跟丈夫提議離婚,讓他再去找個健康的人一起打拼。因為這時漁村婦女要做的基本工作我都做不了,身體感覺已經使用到極限了!

我開始煉法輪功了。有一天忽然發現,我可以整天忙完海事、忙家事,竟然一點也不覺的累,身體整天充滿能量,簡直像脫胎換骨重生了一樣!

師父幫我掌舵

前面說幾次摔跤造成我身體的傷害。煉功不久有一次在膠筏上不慎又同樣摔了一次,這次感覺卻非常神奇,臀部著地的整個過程像慢動作,也不痛,感覺脊椎骨就像鋼琴鍵盤一樣一節一節的跳動,到頸椎就卡住了,直到回家了頭還轉不動,我就想是不是該去看個醫生?才想完就聽「喀!」的一聲,頭能動了。

有一天工作結束回家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我丈夫提議出去吃點東西,我因為一天還沒煉功,就讓他自己去吃吧。他出去後我就開始打坐,當時只能單盤,腿還翹的很高。當時坐著感覺身體一直往後仰,我就儘量讓身子坐直,腿又疼又麻,當我堅持到差不多煉功音樂快結束的時候,忽然感覺身體內有一個大法輪、嘴裏有個小法輪兩個法輪同時急速的旋轉起來,轉完了,打坐也到結束時間了。我的身體輕鬆的像可以飛起來,腿也不痛了。

因為工作忙,沒有甚麼時間學法看書,我只好把書帶著,利用航行的空當學法。有一次大小膠筏載滿牡蠣,後面拖曳的小膠筏使航向很難控制,可是當我打開大法書開始學法時,航向一下子穩定了,我真的感覺是師父在幫我掌舵,讓我學法。

有一天風很大,我們要採一百簍牡蠣,我丈夫一邊工作一邊非常擔心,嘴裏念叨:「麻煩大了!」因為可以看到航道的激流在強風中的險惡情況。我卻一點也不擔心,想到師父說師父的法身會保護我們。工作完要回家,我一邊掌舵一邊單手立掌,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請師父幫助。」在我念出這幾個字的同時,眼前的景象像電影換幕一樣:瞬間激浪消失,風還是那麼強勁,浪卻成了無害的小飛浪。佛法真是太偉大了!

前半生我們又捕魚又養牡蠣,收入其實一直都不錯,可是從蓋了房子二十幾年來就是一直擺脫不了沉重的負債,我丈夫曾說了句:「翻不了身了!」可是修煉後只牡蠣一種經濟來源,卻在短短幾年間就理清債務,甚至開始存錢了。關於養牡蠣的神奇我以前已經寫過了,這裏就不說了。

只要念正 干擾就消失

還有真切的感受,即每個思想活動都會被清清楚楚看見。有一次,工作中忽然思想中跑出來一支歌,是我不喜歡的歌,卻一遍又一遍重複著唱個沒完,我簡直煩的不行卻沒辦法讓它停下來。最後我決定不管它,就開始背《論語》,背完一遍那歌就消失了,有趣的是後來任我怎麼想也想不起來那是哪支歌了,完全沒有留下痕跡!我簡直樂的快跳起來了!這次經歷讓我知道了怎樣能清除壞思想。

還有一次是剛參加給中國大陸民眾打電話講真相時。有一天我成功幫幾個人退了中共邪黨,那心裏當然高興啊,在發正念的時候又想起這事來了,我馬上告訴自己:不能起歡喜心、顯示心!這個念頭剛剛出現,就感覺當時所有的雜念一下子都被清空了,思想乾乾淨淨的甚麼也沒有。在我感到震撼的同時也理解了這就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的法的體現。修煉過程中類似這樣的神奇真的很多。

再講一次學法當小組長,有個同修學法時顯示心表現的很突出,不但自己準備了麥克風和音箱,還不按照每人學一段的要求做,輪到他時他總要多讀幾段。幾輪下來我的胸口忽然感覺像堵了一塊石頭,很不舒服。開始覺的奇怪,不知道為甚麼,後來向內找想到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了心理不平衡就是妒嫉心的表現。雖然覺的自己不可能妒嫉他,可既然師父這麼說了就一定是了,那不管是不是我都不要它,那個感覺不是我!想到這,那塊壓在胸口的石頭瞬間消失了。

身體每次出現消業狀態,只要念頭是正的,假相馬上消失。修煉前車禍造成膝蓋受傷,我因此兩年沒辦法工作,台灣最好的醫院的醫生都說不會好了。痛起來只能站著哭,一步都不敢動。修煉後有一天去市場,膝蓋忽然又痛了起來,我的第一念就想:「這是假的!」結果疼痛的感覺立即消失,而且從此不再痛了。

有一次腰痛了很久,我根本不管它,該做甚麼做甚麼。期間還去了一趟香港。在香港的活動過程中我都還能忍受,可當活動結束剛到機場,馬上痛的我呼吸都痛,一路在飛機上到下飛機搭同修的車回家一路都痛的很兇猛,但我的心態都很穩,沒有任何不好的思想。最後疼痛轉到表皮,我的感覺是一大塊業力被推出來了。到村子了,同修說要送我回家,我說:「不能承認它呀!」就自己騎車回家了。第二天我丈夫看我走路直不起腰來,就讓我在家休息,我還是和平時一樣,穿好工作服騎上車。結果是還沒騎到海邊,我渾身輕鬆。這一關過去了。

過這關的時候剛好我們的工作是分蚵苗,不論是在蚵田行走、或分苗本身的強度,都是需要大量腰力。如果按常理我是該在家休息的,可是我非常明白這是過關,是考驗,修煉人就必須用超常的理來衡量。

去年身體上出現兩次「腫瘤」的業力反應,一次在手腕,大約五十元硬幣大小,摸上去很痛,想知道它是甚麼,我用手把它抓起來左右搖了搖,發現它底下有條根連在筋骨上,當時第一念很不正,想到找外科醫生處理。可是馬上就意識到了那想法很可笑,念頭一轉,笑著告訴自己的主意識:那是假相。說完就完全忘了它的存在,過了兩天忽然想起來再看看,它已經不見了。

另一次在腹部,有個拳頭大小的很硬的包塊,不痛。以前膀胱炎、尿道發炎都很嚴重。當時醫生總共做了三次細菌培養,卻因為海上工作三餐時間不定,沒有按時吃藥,所以導致所有抗生素都無效了。修煉後這是第一次出現業力返上來,因為那階段每天工作特別緊張,小便的時候尿很少,幾乎擠不出來,然而當極少量的尿往出排時,卻伴隨一種說不出的疼痛感,並放射、擴散至全身,心裏就有些疑惑。我知道是該加強學法了,沒時間學,我就利用在家工作的時間聽法,修煉人是沒有病的,我真的明白了,也就完全放下了,忘了它的存在。過了幾天後忽然又想起來,再去摸,發現它又不見了!

我們的特殊,好像天地萬物都在以它們各自的方式告訴了我們。有一次在海上,行進間看到天邊有一小段彩虹,我當時心想如果是完整的一彎彩虹多漂亮啊!結果彩虹好像知道我想甚麼,馬上很快變成完整的半圓虹橋,不久又消散成原來的一小段,我心裏想如果再顯現一次多好啊!彩虹果真馬上再一次完整展現在天空!

有一天清早出海,圓圓的月亮被半圓的彩虹圈在中心,形成一個難見的組合,平常月亮會慢慢西沉,彩虹也會很快消失,那天卻像定格了一樣,我們都到達蚵田了,那景象都沒有任何變動,直到我們開始工作,過了一會才消失不見了。感覺它們是專為我們表演的一場秀一樣。

得法後真切的感受到師父給我的太多太多,那是自己生命的永遠都無法回報的!希望自己能更精進,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