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死的我得到大法救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一月十四日】一九九八年八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後,在我的身上發生了許多神奇的事,寫出來和同修分享。

一、晚期尿毒症修大法後康復

之前,我是一個患有腎病綜合症(尿毒症晚期)的重病人,得這種病醫院是看不好的。我在醫院住院時,醫生告訴我兒子:回家吧,該幹點啥幹點啥吧,她想吃啥就給她做點啥吧,都已經是晚期了,治不了啦。回到家,就在家等著辦後事了。

後來,經人介紹我開始修煉法輪功。學員先給我拿來一本《轉法輪》,但我不認識字,小女兒就給我念書,念了一會兒我就有點不耐煩了,就吵嚷著說:「別念了,我都快要死的人了,有啥用?」孩子說:「這麼好的法,你不修我修。」她就繼續往下念,我就覺的頭頂好像被一塊大冰塊猛擊一下,當時我一激靈,心想我都這樣了,誰還敢打我?(當時不知道怎麼回事。)

接著,身子像要飄起來一樣,也有精神了,扭過身子就跟滿屋子來看我的人喊起來,我的舉動嚇住了屋裏的人,他們又驚訝又害怕。我正嚷嚷的時候,又感覺腰部像有人用錐子猛紮三下似的,當時我也不吵了,也不罵了,覺的身子輕鬆了。我說我想下地,小女兒就問我幹啥去?我說想下地洗臉,想去外邊走走。

然後,我姪女和女兒打來水給我洗臉,洗完臉我就讓她們拿來鏡子,我照鏡子一看,把自己嚇一跳!我根本不認識自己了,眼睛腫的只剩一條縫,臉腫的都變形了,披頭散髮,腰彎九十度,腿腫的像棒子,躺都躺不下,只能用被墊在腰部靠著,手腫的五個手指都分不開了,整個身體都變了形。

放下鏡子,我覺的有點餓,想吃東西。婆婆說你想吃啥?我說吃啥都行,就是餓。婆婆急忙做了一小碗小米粥,我一下全吃了。婆婆一看我有點不正常,就和屋裏的人說,兒媳婦恐怕不行了,有可能是迴光返照。

當時屋裏的人說甚麼的都有,我都聽不進去,就想出去走走。由於剛下過雨,外邊都是泥,屋裏的人勸我不要出去,可我就想出去,就讓小女兒和姪女還有幾個人,把我扶到院子的大門口,我就走不動了。她們又把我扶回來,我就和小女兒說:「你再給我念書吧,我還想聽。」

女兒又接著給我念大法書,這回我都聽進去了。當念到第二講時,天就黑了。晚上我開始高燒了,但是也沒怎麼在意,不知不覺就睡著了(自從有病以來,就沒睡過好覺,黑天白天都只能坐著)。我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上天了,在天上飛,還聽到了鑼鼓喧天的聲音像演戲似的,但是看不到,只聽到聲音。

第二天我就決定去煉功點煉功,婆婆和家裏人都不讓我去,我說不行,誰也別攔著我。兩個孩子把我扶去了。到那裏之後,別人煉功,我就坐在炕邊(東北人住的是火炕)看人家煉,別人念法我就聽著。煉功點的人對我特別的好。回家之後,我又睡了一個好覺,當時就覺的這法輪功太好了。

隔天再去煉功點的時候,還是兩個孩子扶我去的,等回來的時候,我說我自己走,不用你們扶了,兩個孩子就在後面跟著我。當時身體雖然沒有消腫,但是感覺身子有勁,心裏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那種舒服的感覺。到了晚上我又開始高燒了,但卻熱的出奇,就坐在水泥窗台上想涼快一下,還是熱,我就到外邊打了一桶井水,倒在大盆裏,然後我就坐涼水裏了。真奇怪,當時就看見水裏在冒氣,像開鍋似的。坐了一會,就又回到屋裏,還是躺不下,也不知道甚麼時候又睡著了。

等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身體消腫了,但滿身都是大紫包,大的有小碗口那麼大,小的也有拳頭大,全身都是,用手一摸還特別的硬。沒有包的地方就是一層皮,當時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也沒在乎。

第二天早上起來,我就幫婆婆做飯,婆婆擔心不讓我做,我說沒事,我能行。吃完飯後,我推起自行車就出去洪法去了,看到人我就告訴他們大法好,大法能救人,講了一天。

到了晚上,大紫包全沒了,身體一身輕。第四天就全好了,就是瘦得皮包骨,但是臉上有紅暈,周圍的人都覺的法輪大法太神奇了。從此以後,我天天去煉功點學法煉功,走上了修煉的路。

二、一人煉功 全家受益

我得法之後,在我的孫女身上還發生了一件神奇的事。七歲那年,在她的右眼角下邊長了一個瘤,上醫院看,醫生讓做手術。當時家裏也沒有多少錢,做手術也得幾千元。我的孫女相信大法,我就讓她煉功。有一天,她和我一起煉功,等煉完功後,她一邊照鏡子一邊說:「奶,我丟東西了。」我說你丟啥了?她用小手摸著眼角說眼角的瘤沒了。我一看真的沒了,就告訴她是師父給拿掉了。

去年,我娘家爸爸八十三歲時,得了腦血栓,我在那伺候了一個月,給他念大法書,並讓他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漸漸的他能下地了,現在全好了,甚麼活都能幹了。前幾天,他孫女結婚,他在眾人面前大聲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救了我的命啊!」

有一次我和小女兒騎摩托車去漁場餵魚,回來的時候,由於急著回家,匆匆忙忙往家趕,在躲水坑的時候,摩托車失控,撞到了一棵大樹上。臉緊貼在樹上,胳膊掛在樹上,小女兒騎在我的肩膀上,鞋子甩出去二十多米,摩托車被卡在樹上拿不下來。可是我們娘倆一點都沒受傷,車子也沒壞。旁邊看見的人都說:以為你們倆這下完了呢,結果安然無恙。我們知道師父又一次保護了我們!

三、迷途知返大法 再次顯神跡

在修煉的路上,也曾走過彎路。那是一九九九年大法剛被迫害,我們當地煉功點黃了,由於不識字、學法跟不上,在一次送真相傳單時被警察抓去,在拘留所被非法關了二十四天。回來後,功也不怎麼煉了,有時還玩麻將,忙著做生意賺錢。不長時間,以前的病又復發了,身體又和以前一樣。孩子一看我不行了,就要送我去醫院,兒子說別死在家裏讓人笑話。

當時我心裏明白,我說我是煉功人,我堅決不去醫院的。家人不聽我的話,把我抬上車,就送醫院去了。經過幾個大夫檢查,都說人不行了,醫院不收讓回家。這時我兒子又請來一位腎科的高大夫,她來到病房,翻開我的上眼皮一看說,按照這種病情人早就應該不行了。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她一聽我煉法輪功,就說人家煉法輪功的不用吃藥、不用打針,你幹啥來了?

我知道是師父在點化我呢,當時就哭了:師父您還管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啊,沒丟棄我,請您給我點文化,讓我認識字吧,我就把《轉法輪》全看下來,我就知道怎麼修了,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都不怕,甚麼也擋不住我修煉的路。

回到家那天晚上,我就做了一個夢,夢見師父讓我看書。從那天起,原來不認字的我,《轉法輪》這本書我能看下來了,讀法的時候,念的非常順暢,身體又神奇般的恢復了健康。

我知道我的生命是師父給延續來的,所以我要把我的精力都用在助師救人上。我不會寫字,就買了一盒粉筆在地上學寫「法輪大法好」寫完刷掉,再寫再刷,一遍一遍終於會寫了。我就到處寫「法輪大法好」,想讓更多的人看到,明白真相,從而得救。

後來,我挨家挨戶的走,勸三退。有認識我的人說:大法真好,你的老師沒白救你的命啊,你好了還救別人,你的心真好、太善良了。我和他們說:那你就謝謝我師父吧,是大法救了你們,記住法輪大法好吧。我們農村每週都有大集,每到趕集的時候,我都去集上講真相、勸三退,讓眾生記住法輪大法好。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