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太生黑髮 腳踏單車馳如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一月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如今已經七十多歲了。三退大潮開始後,我先是面對自己的親戚朋友講真相,後來有經驗了,就開始走出家門尋找有緣人,這些年間,講真相的足跡遍布大街小巷、菜市場早晚集和公園大壩。

一、監室犯人齊誦大法詩歌

有一年冬天,室外的雪下的特別大,地面上的冰凍的像玻璃一樣亮,二姑娘專程給我打電話說地面太滑,讓我別出門,我嘴上答應著,放下電話就拿上真相光碟出門了(那會兒沒意識到是師父在點化),結果最後一張光碟發到了便衣的手上,被綁架到看守所。

在看守所裏,我遇到了另一位被迫害的同修,那位同修把師父的《洪吟》、《論語》都教給了我,那段時間我背了很多以前沒背過的《洪吟》中的詩詞,還與同修一塊配合,給同監室的犯人和包夾講了真相。因為我們的念很正,所以過程中沒遇到任何干擾,每天都能正常煉功,獄警見到我們也是樂呵呵的,其中一個員警還私下裏跟我們說:「我也是修佛的,我知道修煉你們這個功法的都是好人。」

一天,為了解體黑窩裏的邪惡因素,我就單手立掌在監室裏走來走去,同時嘴裏大聲的背誦師父《洪吟》裏的詩句:「歷盡萬般苦 兩腳踏千魔 立掌乾坤震 橫空立巨佛」[1]。同監室的五個犯人聽到後讚歎說:「姨,你說的這個真好。」隨後,他們就在我的背後排成一個縱隊,也學著我的樣子單手立掌,我背一句師父《洪吟》裏的詩詞,他們跟著背一句,我走一步,他們也走一步,喊聲洪亮,整齊劃一,場面特別震撼,看到這一場景我的內心充滿了喜悅,我明白這群生命已經用實際行動為自己選擇了未來,她們這是徹底的得救了。

在惡警提審我之前,我在走廊裏遇見一位面善的中年男士,他上前問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得到肯定的答案後,他對我說:「你的年齡和我母親差不多,你這身體可真好啊!」在得知他是看守所所長後,我勸他不要迫害大法弟子,他回應道:「你進來後發現我迫害你們了嗎?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所以來到這兒的法輪功學員,我一個都沒迫害過。」我稱讚他說:「那你真是個好人,將來功德無量。」他聽後不置可否,只是繼續囑咐我:「一會兒有人提審你時,你甚麼都別說,你這歲數這麼大,可要多保重身體。」

離開看守所後,家人勸我以後不要再出門講真相了,以免遭受迫害。我回答說:「這次是我沒做好被鑽了空子,不過你們放心,我以後絕對不會再給你們添負擔,我走的正,做的是好事,不是為自己,是為了別人,我都沒害怕,你們害怕甚麼?我有師父保護,不會出現任何問題。」

聽了這番話,又了解了我在看守所裏的經歷,子女們逐漸放下心來,大女兒也開始相信大法了,她患有嚴重的鼻炎,擤鼻涕一會就能用一捲紙,乳房上還有腫塊,我就勸大女兒說:「媽以前沒煉功時身體啥樣你最清楚,因為心臟病住了兩次院,甚麼子宮肌瘤、膽結石都有,可自從我煉功之後,再沒吃過一粒藥,沒住過一天醫院,現在全都康復了,這些你都見證過,你乾脆也修煉法輪功吧。」從此以後,大女兒也走入了大法修煉的隊伍,大女兒的兒子雖然沒有修煉法輪功,也很認可大法,他常在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現在每天都會給師父的法像上香磕頭。

二、下錯站的原因

疫情過後,本地區有青年同修與老年同修結組講真相,效果很好,不少從來不開口講真相的同修都因為參加講真相小組走了出來,突破了自己的那層殼,開始面對面向世人傳遞真相了,後來老年同修之間也開始結組,我也與另外一位老年同修一起配合講真相。

一次,從學法小組和講真相的集散點往回走時,我提前下錯了站,更不巧的是外面還下起了雨,我因為沒帶傘挨了澆,心裏有些不高興,結果在走路回家的過程中遇見了幾個緣人,並給他們做了三退。這下我的心理平衡了,覺的沒白下錯車,也沒白淋雨。後來,下錯站的事兒又發生了幾回,我也在步行回家的路上多講了不少真相,我這才意識到一切都是師父安排的,讓我以這種方式與眾生結緣。

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一天,我在街上遇見兩個年輕人在排隊買飯,就上前跟其中的一位搭訕,順便把他叫到一旁說:「告訴你一個好事,現在天災人禍太多,共產邪黨貪污腐敗,迫害修煉真善忍的好人,天安門自焚是假的,不要聽信電視裏的謊言,趕快退出你加入的黨團隊,給自己選擇未來,保平安吧!」那位年輕人聽後欣然同意三退,這時候,站在他身邊一起排隊的小伙子對我說:」大娘,你給他退了,咋不給我退呢?「我聽後急忙回應說:「退!都給退,你這小伙子真好!真有緣份!」令我意外的是,兩人不但退出了邪黨團隊的組織,用的還都是真名實姓。

還有一次,在去講真相回來的路上,我遇見了一位「熟人」,這位「熟人」原本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他聽到真相不但同意三退,後來每次見到我都要喊一遍:「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次他看到我後,用手指向不遠處的一位年輕女子對我說:「你怎麼不給她上課去?」其實他說的女子我早就注意到了,她當時推個嬰兒車,車裏還坐著個小孩,但因為還有二十多米就到我家了,加上講了一天的真相也覺的累了,所以我就不想再張嘴了。如果不是師父借用「熟人」的嘴點化我開口,我差點兒失去救她的機會,悟到這一點後,我急忙上前給她講了真相,對方果然很痛快的同意了。

三、黑髮逐漸代替華髮

這些年間,除了面對面講真相外,我還通過撥打手機語音電話與花真相幣的方式傳播大法真相。眾生在聽到真相時的表現也各不相同:有把吃的往我懷裏揣以表達感謝的;有追著我要給我錢的;也有不聽不信揚言要舉報我的,凡是遇到這種人,我就在心裏默念師父的詩句:「一路正法劈天蓋 不正而負全淘汰」[2]。雖然多次遇見危險,在師父的保護下,我都有驚無險的化解了。

慚愧的是,我也有偷懶的時候,特別是在疫情封城時期,大街上沒有幾個人,我就沒出去,過了一段時間我坐不住了,意識到這是求安逸的心,想到我的使命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我立即又走出去了,我有救人這顆心,師父就不斷的把有緣人送到我的身邊。

經過十多年的證實法、講真相,我的身體也發生了巨大的轉變:以前我步行到二樓都氣喘吁吁,後來上樓就像有人推我一樣。我騎著自行車在前面走,後面兩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都攆不上我,費力追上我後,他們感歎說:「姨,您這哪是在騎自行車,分明是在飛啊。」

原本我在五十多歲時就停經了,結果學法後又來了兩次例假;不僅如此,從去年開始,年過七旬的我竟然開始長黑頭發了,黑髮從髮際線開始慢慢向頭頂蔓延,變的越來越多,要知道原來我可是滿頭的銀髮,一根黑絲都沒有。可以說因為修煉大法,師父給予我的太多太多,無法用言語來表達,弟子要盡力做好三件事,兌現誓約,報答師尊,感謝師尊對眾生的慈悲苦度,謝謝師尊對弟子的保護,弟子在此叩拜師尊!合十

註﹕
[1]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大覺〉
[2]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正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