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人修大法:堅持實修 青春常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一月十日】我今年八十四歲,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歷經二十三年的修煉,在慈悲偉大的師尊保護下,平穩的走到今天。我想把自己修煉路上的體會,向師尊彙報,感恩師尊的慈悲苦度。

一、從文盲到能通讀所有大法書

我出生在一個貧苦農民家庭,一歲多母親去世,從小要幹很多活,挑水、種菜、種地,培養了吃苦耐勞的精神。我二哥在城裏工廠上班,我十八歲那年,到城裏給哥嫂帶小孩,做家務,還幫人家洗衣服。那時洗一個月衣服能掙一塊錢,我接了三十家人家的衣服洗。從早幹到晚,沒時間,也沒有錢進學堂門,是個地地道道的文盲,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到了二十歲,哥嫂的單位照顧我參加了工作,當了一名水質分析工。

那時住集體宿舍,我們同寢室有一名女大學生,領導叫她教我工藝流程,指導我做分析工作,還要她教我認字。於是,我買來了一本小學一年級的課本,跟著她學。我從小記性很好,她教我的基本上都能記住,就這樣能認識幾百個字了。

我於一九九二年退休,那時我有嚴重的失眠症,還患有支氣管炎、哮喘、慢性闌尾炎、低血壓等多種疾病。有時整夜失眠不能入睡,氣喘得厲害,真是苦不堪言。我們廠的老廠長,是我的老鄉,一九九八年八月,老廠長邀請我們去他家做客,我跟老伴欣然同意一起去了。老廠長倆口子都是大法弟子,他們向我們洪法,勸我們學法修煉。我們在那裏請了大法寶書──《轉法輪》,還有師父講法錄音磁帶、煉功帶等。

回家後,老伴開始聽師父講法,但他一聽師父講法就打哈欠,並昏昏入睡,也就沒走進大法修煉中來。那時候悟性差,也不懂,其實是師父在給他消業,就這樣他與大法擦肩而過。

我翻開《轉法輪》一看,只見書中像太陽一樣的金光在閃,哇,這是一本寶書啊!我十分珍惜,但是大部份的字都不認識,書讀不下來,只能聽師父講法錄音。我四處尋找煉功點。正好找到我廠一位醫生,她把我帶到了煉功點,其實是師父的法身把我引進來的。

我一開始學法煉功,師父就給我淨化身體。小便出現臭味,向外排病氣,不吃安眠藥也能睡一個多小時了,而且睡得很香。我真切的感受到了修大法的美妙,我嘗到了甜頭,更增添了我修煉的信心。在煉功點有輔導員教煉功動作,有不認識的字,就問同修,同修們都很友善的告訴我。一般我都能記住,是師父在加持我。我深切的感受到,這裏是一方真正的淨土。週末,輔導員還組織大家去外面洪法,有時,大家在一起看師父的講法錄像,整天沐浴在法光中,心中無比愉悅。歷經半年多的努力,我終於能通讀《轉法輪》了。原來的慢性病也都好了。師父發表的新經文,有不認識的字,我就請教鄰居同修,現在我已經能夠通讀所有的大法書。是師父給予弟子的恩賜與加持!師恩浩蕩!

二、堅定信念,堅持實修,永葆青春

我能通讀《轉法輪》,能得到無比珍貴的宇宙大法,心中無比激動。也暗自下決心要好好修煉下去。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邪惡集團發起了對大法與大法弟子的瘋狂迫害。我們煉功點被強行解散,電視廣播鋪天蓋地的謊言污衊、誹謗大法。有同修害怕不煉了,可我的心堅如磐石,沒有絲毫動搖。我深切的體會師父講的法:「但是對於多數大法弟子來講,學法中都已經在生命中紮下大法的根了,真的要叫其離開大法,我想對一個得了法的生命來講,那種感受是生命的絕望與前途的無望,真是離不開大法的。」[1]我每天讀兩講《轉法輪》,我把學法擺在第一位,再忙我也要先學法。

學法不長時間,我就來了例假,那時我已六十多歲了。更神奇的是,我的手指和腳趾都長出了指甲(原來我手和腳沒有指甲)腳底板上的硬皮全掉了,都好啦。感覺走路一身輕,身體在向年輕人方向退。

自從二零零四年九月師父《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這篇經文發表後,我每天跟同修們結伴而行,有時一個人也單獨出去講真相救人,寒來暑往,從未間斷。講真相中,遇到各種各樣的人。講得順利時,我不生歡喜心;遇到不退、甚至謾罵的,我也不動心。有一次,我跟一個路人講真相,講完後,才發現旁邊有兩個警察站在那裏。但警察像沒看見我似的,他們不管我。我想是師父在保護我,他們看不見我,因為我做的是全宇宙中最正的事。

開始老伴反對我,經常罵我。有一次他回江蘇老家,得了重感冒。我說:「你這是罵我遭的報應。」從那以後他再也不敢罵了。他看到了大法在我身上展現的神跡,也開始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口念九字真言,還跟他的朋友講真相,勸三退,有時也能勸退一至二人。我字寫不好,他幫我寫三退名單,交給同修,上傳明慧網。

我有兩個兒子,一個姑娘,他們都支持我修煉。大兒子在飛機上工作,經常飛來飛去。他脖子上戴著護身符,心中裝著九字真言,二十多年來一直平穩安全。

修大法了,我整天都感到快樂,走路輕鬆。我只聽師父的話,師父怎麼講我就怎麼做。經常遇到常人朋友、同事對我說哪裏哪裏有雞蛋拿,不要錢等等。我一一拒絕,我時刻記住自己是個修煉人,在法中明白了不失不得的法理,記住了師父講的法:「我得這不義之財,我得給他多少德呀?」[2]我們煉功人要守德,不能失德。要在常人這個大染缸中,在世俗的觀念中,超脫出來。師父時時在我身邊,看護著我,保護著我。有一次不小心,被東西絆倒了,摔了一跤,鼻子都流血了。我想自己是修煉人,沒事。我從地上爬起來,到自來水管沖洗乾淨,繼續往前走,啥事也沒有。師父說:「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2]

與我同住一個院子的人都說:「你怎麼還不老,還是老樣子。」還有的鄰居說:「你這大年紀了,還能一手提一桶水,真行。」我笑呵呵的說:「我修大法了,我有師父看護呢。」

從去年十月份,老伴因糖尿病,不想動了,完全是我一人照顧。兒女們不在身邊,家裏事都是我一個人幹。要幫他洗澡、穿衣服、做三餐飯。有時他把大、小便都拉到褲子裏了,我要給他擦洗,洗屎尿褲。即使這樣,我從沒耽誤做三件事。

我已八十四歲,但耳不聾,背部挺直,精力充沛,精神飽滿,走路輕快,這都是修大法帶來的福份,是修大法的超常體現 !

師父說:「但是有一個標準,超出你的天定、原來的生命進程,以後延續來的生命,完全是給你煉功用的,你稍微思想一出偏差,就會帶來生命危險,因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過去了。」[2]

對我們老年大法弟子來說,更應該珍惜師父給我們延續來的修煉機緣。在寶貴的剩下不多的修煉時間裏,我應更加努力學好法,將自己完全溶於法中,努力做好三件事,精進實修,抓緊救人,多救人,圓滿隨師父回家。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感恩慈悲偉大的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音樂與美術創作會講法》〈音樂創作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