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法輪大法好 處處顯神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一月九日】我出生在一個偏遠小山村。從小我的家境貧寒,姐弟幾個都體弱多病。我患扁桃體炎,經常感冒發燒,嗓子痛,痛的時候都不敢咽東西。一直是大病沒有,小病不斷,窮困不堪。

一九九六年的夏天,妹妹突然送給我兩本書:一本是《轉法輪》,一本是《法輪功》。我打開《轉法輪》看了起來,感覺書裏說的太好了,太對了,現在的人真的都是勾心鬥角,爾虞我詐的,感覺內心深處的迷茫解開了,終於知道自己為甚麼要當人,為甚麼而活著。

法輪功,這就是我要找的,就是我等待的!

書上說的都是真的

自那以後,上下班我都帶著《轉法輪》這本書,有時間就看,而且要求自己平時腦子儘量不去想其它的,只想書上所說的。漸漸的,我的身體變的健康了,性格也開朗起來,還發生很多神奇事。

剛得法的一天,我騎著自行車去上班,突然感覺車子變的很輕便,不像以前那麼沉了,心想可能是家人給我修理了沒告訴我,等下班回家問一下吧。下班後就把這事忘了,只想著去看書了。可打開書後正好看到書裏說:「過去走幾步就累,現在走多遠都覺的很輕鬆,騎自行車好像有人推你一樣,上樓上多高也不累,保證是這樣的。」[1]這時我才知道這是學法出現的神奇。

還有一次晚上正在煉功,突然感覺自己開始漸漸的往上升,錄音機裏煉功音樂的聲音也漸漸的離遠了。就這樣往上升了一會兒,感到害怕了,不敢再上了。於是就開始慢慢的往下下。睜眼一看,自己一直是坐在那兒沒動。當時內心感到納悶,心想自己明明是起來了在往高上呀,怎麼還坐在原地呢?等到第二天晚上在看書的時候,就看到書中寫道:「他說:我上不去了,不敢上了,再也上不去了。為甚麼?因為他的功柱就那麼高,他是坐著他的功柱上去的。這就是佛教中講的果位,修到那個果位上去了。」[1]

當時悟性低,還不完全明白書裏說的,只是感覺太神奇了,真是太神奇了!內心感到非常的震撼,就更加認為書裏說的都是真的,大法就是這麼神奇。

學法以前我不能盤腿坐。剛煉功時只能單盤,而且翹的很高。現在不僅能雙盤,而且最多能堅持三個小時,打坐煉功時感受到整個脊椎及全身的筋骨都在被拉直。自從結婚後我一直都腰疼,洗臉掃地都不能彎腰。煉功後,我的腰不知不覺的好了。現在都五十多歲了,可無論走到哪,都會有人說我就像個二、三十歲的年輕人。

師父在看護著我們

得法一年後,我的前夫在車禍中喪生,孩子只有三歲。辦完喪事無法擺脫內心的悲痛,拿不起大法書來,心想那就聽師父講法錄音吧。只有大法才能幫我解除內心那份難忍的傷痛。因錄音機在母親家,就領著孩子去了母親家。

我家離車站很遠,當時心裏有些打怵,可又一想,不管那麼多了,慢慢走吧。沒想到,我們剛走到屯頭的鄉道上,後邊就開過來一輛大卡車。司機問我去哪裏?當告訴他去向後,司機說我們與他是同路,就主動叫我帶孩子上車。坐下來後他問我:這個屯裏死人了?我回答:是。他又問我是誰?當我告訴他後,他說:我剛才一眼都猜到你是他的家屬,所以就想幫你。

下車後,我又遇到了小學老師。老師給了我很多安慰和鼓勵。當走到母親家屯頭時,又有鄰居主動跑出來接我們,接著父老鄉親也陸續的來探望。當時內心雖然感到有些神奇,但沒有深想。過後才想到這都是師父的慈悲,安排好心人來關心我。

前夫發生的車禍,按規則,責任完全是肇事司機。在處理案件的過程中,有些人讓我領著孩子去找司機要求更多的賠償,說是擔心我和孩子以後的生活問題。我沒有那樣做,師父的話一直在我腦裏出現:「司機是開快車了,可是他能是有意去撞人嗎?他不是無意的嗎?」[1]因此一切我都按規章辦事,更相信,師父不會讓我吃不上飯的。

師父真的一直在保護我和孩子。

孩子上幼兒園時,一天中午回家吃完飯我又騎著自行車去送她。走到一個大約只有五十公分寬、三四米長的一個小獨木橋時,我突然有點心急,沒有像往常那樣推著車過橋,就想騎過去。當車的前轂轤上了橋後,卻感覺後轂轤開始往橋下墜,自己有點把不穩車把了,這時直覺告訴我後轂轤沒上來,孩子坐在後面將會掉到橋下的污水河裏,可是又無法停車。只想要是後邊有人扶一下多好。就在這時,忽然真的感覺到有人一下子把我自行車的後轂轤扶到了橋上了,我的自行車一下子穩穩騎車過了小獨木橋。

當下了小橋後,趕緊回頭看看幫我的那人是誰,要向人家致謝,結果一看一個人也沒有。心裏覺的很奇怪,剛才明明感覺到有人幫我把車扶正了,才使我和孩子沒有掉到橋下的污水河裏,怎麼眨眼工夫人就沒了呢?那肯定是師父保護了我們!此時我覺的自己修的不好,師父的慈悲依然降臨在自己身上,覺的自己不配啊!心裏無比感恩師尊!

有一天,一看,家裏只剩下五元錢了,這時多年不見的表妹突然來看我們,給了孩子二百元錢。

自從得法修煉至今,像這樣小的事例真是太多太多了,就不逐一述說了。如今越來越能深刻的體會到師父對弟子的慈悲,只要我們真心的相信大法,按照法的要求做,師父就給弟子解決困擾,給予弟子幫助。師父的法身真的是時刻都在看護著我們。往往由於自己的私心太重,不敢相信師父與法的威力。

大法顯神奇

那年冬天,我領著孩子坐著別人的車去看望一個病業中的同修。可是回來時天已經黑了,而且又下雪了,路很滑,車行駛的很慢。走在半路上,突然感覺車子向一側駛去,緊接著聽到「噹當」一聲響,我意識到車翻了,可是不知翻在哪裏了,因為公路兩旁有的地方是很深的溝和坑。接著便聽到有人呻吟,於是我就喊:「師父,救救我們!」

不一會兒,我發現自己趴在車裏,其他人開始站起來,我想爬起來,可是右胳膊卻無法活動,幾經努力,還是沒爬起來。這時我想到了孩子,沒聽到他的聲音,於是就問其他人孩子怎樣了?這時就聽有人叫我的孩子,原來孩子安然無恙的還在睡覺。當我吃力的被人拽起後,發現我們的車側翻在公路外邊的平地上,我的右胳膊壓在車窗玻璃上,被扎破了。這時已經是夜深人靜了。路上的車輛極少。我們只好站在路邊想辦法。

過了一會兒後,感覺有些冷。這時從東面來了一輛車,在我們眼前行駛過去十幾米遠後又返了回來,問我們是否需要幫助。就這樣我和孩子還有其他幾個人便上了車。車上的人很熱情,關心我們是否需要上醫院。

我的胳膊劇烈的疼痛,我只能輕微的呼吸,否則會加劇疼痛。我想,自己是個煉功人,一定是自己心性上有問題才招來的麻煩,所以沒有要去醫院的想法,決定回家學法煉功向內找。

就這樣回到家的時候,右胳膊完全抬不起來了,只能用左手端著而且無法睡覺。第二天右胳膊、手都腫的已經無法穿衣服,手心和胳膊都是黑紫色。

於時我就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向內找自己的問題,並開始煉功、發正念。煉功時右胳膊耷拉著,動不了。我就單手煉。當煉到第三套功法時,突然感到右胳膊靠後背的地方有個東西在裏面旋轉,非常舒服。過了一會兒後,原來那種撕裂的下墜感沒有了,胳膊能正常垂直放著了,可還是劇烈的疼痛。我感到自己疼的幾乎完全沒有了唾液,可是在煉功時,突然感覺有個東西塞進自己嘴裏了,像水果似的,甘甜清涼,接著我的嘴裏便有了唾液,身體也不那麼難受了。

漸漸的,隨著我堅持學法煉功,按照大法的要求向內找後,胳膊漸漸的出現了好轉,開始消腫,我就出去發真相資料。在做自己該做的事情中改變自己。

一天我在打坐煉功。在做第一個加持動作的時候,右胳膊突然能抬起來和腰齊。而這之前只能勉強離開地面。

這期間大家都說我的胳膊是斷裂了,家人讓我去醫院檢查,我沒去。告訴他們這都是讓我修煉的,只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堅持學法煉功,注重心性的提高,一切問題都會很快解決的。

就這樣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後,兩個多月後,我又回到了工作崗位。從此家人也不再說我學法不上醫院了。

親人相信大法 受益良多

弟弟二十幾歲時突然得了類風濕,大夏天還得穿秋衣褲。家人都很著急,擔心他找不到對像。後來他也學法了。得法不長時間後,類風濕不見了,並結婚生子。二十多年來堅持在大法中修煉。

妹妹的孩子,從小睡覺一直用嘴呼吸,鼻子幾乎不透氣,到十二、三歲時,感覺鼻子徹底不起作用了,吃飯都受影響了。專家確診,孩子是先天性後鼻體肥大,醫生說吃藥不好使,必須做手術。

這時妹妹想到了大法,問孩子是相信大法還是去醫院手術。孩子說選擇大法。就這樣妹妹開始領著孩子學法、煉功、發正念,結果僅僅過了一兩天,孩子呼吸就正常了。十幾年過去了,孩子平安無事。

我的妹夫那年在行車的途中,突然遇到幾個社會上的小混混,並遭到無理毆打嚴重受傷。妹妹就讓他堅持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妹夫就按妹妹說的做了。後來去醫院檢查,醫生發現他的眉骨碎裂,給他做手術,拿出三塊碎骨,說當時有少量腦漿流出。醫生用鋼釘支撐,縫了七、八針。妹夫說他從發生事故開始念大法好,直到完全康復,從來都沒疼過。而他的一個表弟,膝蓋做手術,術後疼的直哭。我們都知道,妹夫是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出現的神跡。

我現在的丈夫是同修。修煉以前有痔瘡,嚴重便血,而且一隻耳朵長期發炎,經常有膿,有股惡臭味。婆婆說他經常與朋友抽煙喝酒,深更半夜才回家,是他自己造成的。得法後煙酒都戒了,起早貪黑的幹活,痔瘡與耳朵都好了。

我的八十歲的老父親,沒事就看大法書,身體一直很好。去年突然腿疼的厲害。夢裏他看見鄰居家死去的小伙子來掐他。他與那人撕扯不開。情急之下父親想起了師父,並喊師父救他。喊完後那人就不見了。醒來後,他的腿再也不疼了。

我的一個大嬸,原來有胃病,痛的時候得大把的吃小蘇打才能緩解,從來不能吃酸的東西。母親就向她洪法,讓她學法煉功。大嬸學法煉功不久,胃病好了,還能吃生的酸菜芯蘸大醬了,身體非常健康。

我一定堅持修煉下去

一九九九年的夏天,邪黨利用廣播電視開始對法輪功進行造謠誣蔑,不讓煉功了,我就對身邊人說:不要聽它們的,那都是假的,並講述大法的美好。儘管邪惡瘋狂迫害大法弟子,手段殘忍,可是在師父的保護下我一直安全的走到今天,警察對我的抓捕行動一直都沒得逞。

以上是我與家人修煉中的部份片段,寫出來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感恩師父歷盡千辛萬苦慈悲傳法救人,給眾生帶來了無限福份,也福澤我家。

要說法輪大法好,眾生受益的事真是說不完道不盡。而邪惡的中共政權對這麼好的功法進行打壓,真是喪盡天良!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必將會受到上天的嚴厲懲罰!天滅中共指日可待。

望善良的中國人不要聽信中共邪黨對大法的誣陷謊言,一定要相信法輪大法好,早日退出中共的邪惡組織,平安渡過當前天懲中共的這場大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