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又一次救了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一月九日】一九九七年四月十日,在我身患重病、生命垂危之際,我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慈悲的師尊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才有我的今天,才有機會走在洒滿金光的大法修煉路上。沐浴法光二十五年,師尊賜洪福說不盡、道不完。二零二一年六月十六日,師尊又一次救了我。

一、師尊又一次救了我

去年六月十六日,我騎著老伴的大型電動摩托車去鎮裏銀行存款,到了目地地,發現眼前路面有個崗,反向給了電,電動車「銧」的一聲撞在了銀行的水泥陽台上,連人帶車隨著震耳的巨響摔倒了,在強大慣性的衝擊中,我被重重的摔在了左邊的台階上,頓時感覺五臟六腑在劇烈的震動下,好像都離了一下原位又從新復原,瞬間一口氣窩在胸口裏,我想不行了,轉念一想:不對呀,我是煉功人,有師父保護,我沒事。剛剛這麼一想,窩在胸口的那口氣一下子上來了。

我高興的不得了,深知是師父救了我;我又後怕了,怎麼能想不行了呢?多危險的念頭哪?師父的法身時刻都在身邊保護著弟子,怎麼會不行呢?我自慚形穢、追悔莫及。確定自己沒事,真的沒事,幾分鐘後,我從台階上自己起來了,沒有吃力的感覺。我下了台階去扶車,沉重的摩托車我沒有扶動。過一會兒,來了一個年輕人,我招呼他幫助我把車扶起來。小伙子扶起車後,問我摔著沒有?有沒有事?我說沒事。在我連聲道謝後,小伙子才放心的走了。我在銀行辦完業務出來準備回家。可是,我推車調頭時,車的前轂轤就是拐不了彎,才發現車被撞壞了。我去街裏找來一位鄉親,他看完車後告訴我說,車的前軸擋住了前轂轤,造成了車不能拐彎。他幫助我把車推到了附近的摩托車修理部。

修車師傅拆開一看,他的話脫口而出:「這得多大的勁啊?!這麼粗的車軸撞彎了?!」我給他講了一遍撞車的經過,他十分驚訝,問我:「你沒傷著啊?」我說我沒事。他瞅瞅我,看的出他有些不可思議。我問他換這個軸要多少錢?他說得一百多。當時我包裏只有幾十元,不夠修車費用。在我準備找熟人借錢的時刻,一個親戚妹子正好來這裏(修車部的鄰居是農藥店)買除草劑,我和她借錢,她說她從地裏來,藥(除草劑)不夠了,是來買藥的,沒有多帶錢。她買完農藥出來了,讓我去農藥店。沒等我進屋,藥店女老闆迎了出來,妹子和我介紹說:「我們倆是熟人,你修完車錢不夠不怕,有她幫忙,修車錢過後給肯定中了(方言:行了)。」我說:「謝謝了。」

二、藥店女老闆明真相主動退團

女老闆很熱情的給我讓到屋裏,讓我坐在椅子上休息。她問我的車是咋壞的?我告訴她說:「今天我是撿了一條命,是大法師父救了我。」然後把撞車的整個過程給她講了一遍,她聽完驚愕萬分,深有感觸的對我說:「原來法輪功真的這麼好,我才知道,我才相信。有好幾個法輪功(學員)跟我講法輪功,勸我退團,我沒信,也沒退。」

我說:「咱們倆有緣,今天認識了。我剛才跟你說的都是一小時前我的親身經歷,都是真的。法輪大法是度人的宇宙大法,我們師父是來救人的,我師父不僅僅今天救了我,早在二十多年前就救了我。九七年,我是嚴重的肺心病,臥床不起一百多天,沒藥可救,就是等死。我二嬸教我煉了法輪功,剛剛煉三天,師父就給我淨化身體,我吐了半盆綠水,扣個鍋似的肚子一下子消下去了,一個星期我就能幹家務了,三個星期我就能下地幹活了。我家人樂壞了,見到人就說:『法輪功是神功,給我們家要死的人救活了。』」

「聽你這一說,法輪功真的挺神奇。」女老闆又和我說:「我們屯誰誰誰就煉法輪功,他和我幾次提法輪功怎麼怎麼好,我都沒往心裏去。我認為人活著,沒有錢不行,我就一心掙錢。」

「沒錢是不行。」我說:「可是,沒命有多少錢有啥用?命是不是比錢重要?今天我是沒啥事,假如說摔死了,我有多少錢還能花著了嗎?所以說,人有平安才有一切。」

「現在我明白了,法輪功真是好功。法輪功讓我退團,是給我平安。大姐,你幫助把我過去入過的團員退了吧。」

「好,好,我幫助你退。」我送給她一個護身符卡片,告訴她:「妹子,你常念這卡片上的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避開瘟疫,保平安;你的生意還會興隆的,大法就保護像你這樣善良的好人。」

女老闆開心的笑了:「大姐,我先謝謝你。」 我告訴她說,「你要謝大法。我師父才有這個能力保護你。」女老闆朗朗說道,「那我就謝謝大法和你師父。」

三、給「清零」警察講真相

車禍幾小時後,我的兩肋便開始疼痛,我知道自己被摔出了內傷,神奇的是夜晚還能入睡,第二天我做完家務,其餘時間就是學法、煉功、發正念。第三天我正在煉第五套功法,突然我聽見家裏的小狗一個勁兒的叫,隔窗望去,只見有三個人進了院子,其中有警察。我立即迎了出來,在門口和他們相遇,一警察很禮貌的問我:「你是某某某嗎?」

「我是。」我熱情的讓他們屋來。

我仔細一瞧,來人是村書記和兩個警察。一行人進了屋,見我手捂著腰部,另一個警察問我:「你的手怎麼啦?」

「我手沒怎麼,是肋骨疼。」我想給警察講真相的機會來了,我接著說:「前天,我出車禍了。」三人都很吃驚。我把車禍從頭講到尾,他們聽的很認真,沒有說甚麼。我看他們都站著,就熱情的讓他們坐下,都客氣的說沒關係,沒關係。

很禮貌的那個警察說:「我們來看看,你還煉法輪功嗎?」

「我如果不煉法輪功,前天就沒命了,今天你們來就看不著我了。這麼好的功,我能不煉嗎?」我直截了當的回答說。

兩個警察都說,好就在家煉,別出去宣傳。

「哎呀!我剛才告訴你們我出車禍的事就是在宣傳。」我奉告說。

兩個警察都被我說樂了,異口同聲的說:「這個不算。這個不算。」

我和村書記也樂了。

很有禮貌的警察對我說:「咱們是中國公民,共產黨不讓煉咱就別煉了。」

「我要不煉,就沒命了。」

「那你說共產黨到底好不好?」他追問道。

「我沒有說共產黨不好,我不反對共產黨。」我斬釘截鐵的回答說:「法輪功是修佛修道的;共產黨是一個執政黨,治理國家的。共產黨跟法輪功也沒關係呀!」

警察彷彿聽懂了我說的話,甚麼也沒說。三個人便動身走了。我送到大門外,二警察上了一輛黑色轎車,我走近告訴他們說:「以後你們別來了。我不歡迎你們。因為你們一來,就會造成社會影響,老百姓以為你們又來抓人了。」

很有禮貌的警察說:「你看,我們都沒有開警車。」

警察走了,我對村書記說:「你別再領他們來了。你是明白大法真相的。」

村書記很不好意思,他解釋說:「這不是快到『七﹒一』了,上頭讓來,就是走走形式。」他拍著自己的衣兜,和我說:「我知道大法好。你給我的好東西(護身符)我天天帶著呢。」

我很欣慰!為明白真相的生命而高興!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