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後:真、善、忍教我做好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五日】我是一個「九零後」,也是曾經的大法小弟子。四歲多,我就和大人一起修煉大法,後來學業繁忙,漸漸放鬆了修煉。兩年半前,即二零一八年末,我再次走入大法修煉。我想把我這些年因為學大法而受益的一些經歷交流出來。

心中有大法 走正路

十六歲不到,我就獨自一人去了澳洲上學。那時候的我性格比較像男孩子,不太願意和女生朋友玩,因為她們都喜歡逛街,買衣服、化妝品、名牌包包等,而我對那些一點興趣都沒有,因此我喜歡和男生一起玩,更有共同話題。

我時不時約著一、兩個男生朋友一起去看電影、打籃球、打桌球、吃美食等等。那時候的我很天真單純,就覺的好玩,沒別的心思。可男生們不這麼想啊,有的男生玩著玩著就提出要我做他們的女朋友。大部份情況,我都拒絕了,但有時候,卻也經不住花言巧語,稀裏糊塗答應了,可能那時候,小小年紀一個人遠離家鄉,還是渴望有人關心吧。因此那兩年,也處過所謂的男朋友,但都不是談婚論嫁那種,過十天半個月,就分手了。

成為男女朋友後,有些男生就會提出非分的要求,好像他們覺的這些事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了。幸虧我從小學大法,雖然那時候很少學法煉功,但是對大法是堅信不移的,也總感覺心裏有東西約束著自己,知道婚前性行為是不對的,他們提出的那些非分的要求,我都沒有答應,不然,後果不堪想像,不知道要造多大的罪業。

工作後,和我媽媽聊到這些事,媽媽感歎說:「當初你出國留學,你爸很擔心你一個小女生在外面會不會受到欺負,會不會走彎路。但我當時非常堅定的相信,你從小學大法,知道善惡對錯,並且有師父的照看和慈悲保護,你不會走偏的。」

是啊,要不是因為學大法,有法約束自己,也許我早已經不住花花世界的誘惑,墮落下去了。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勸丈夫做好人

大學期間,我遇到了我現在的丈夫。我和我丈夫剛認識的時候,發現他的住處有各種各樣的沐浴露和洗髮精。他得意的說,是從他打工的酒店帶回來的,客人用了一半,沒帶走,不要了的。我聽了也沒說啥。

但後來發現,他開始從酒店拿衛生紙、垃圾袋,甚至床單,我就開始警覺了。我一下子想起了師父《轉法輪》裏講的法輪功學員學了大法後,主動把曾經從廠裏拿家去的毛巾頭送回廠的例子。我以前讀到這段法的時候還想,怎麼會有這種人?拿不屬於自己的東西?沒想到他居然也是這種人!

我問他怎麼回事?他還說酒店的衛生紙質量好,垃圾袋很大,能裝很多。我反問他,怎麼能偷東西呢?他卻理直氣壯的說,這不是偷,他辛苦給酒店打工,用一點東西,怎麼了?我想到師父說:「有的人做壞事,你告訴他是在做壞事,他都不相信,他真的不相信自己是在做壞事;有些人他還用滑下來的道德水準衡量自己,認為自己比別人好,因為衡量的標準都發生了變化。」[1]

丈夫是常人,只站在自己的利益上看問題。我知道他這樣做是失德的,也是常人社會道德下滑的表現。我勸他不要再拿這些東西,他一開始很不高興,不想聽我說。我心裏很難過,也很著急,覺的雖然不是我做的這些事,但是他這樣做了,也被我知道了,我也要為他負責,不能看著他這樣做壞事不管,也是在害他,他這樣做會造很多業。

於是,我讓他換位思考,要是他是酒店的老闆,能允許員工這樣順手牽羊嗎?我不僅從傳統的善惡有報的角度啟發他,也用師父講過的不失不得的法理告訴他,做壞事會失德,會造業,人的一切不如意,包括病痛,都是業力造成的。

經過我多次的勸說,他終於不拿那些不該拿的東西了,並且把酒店的床單拿回去了。我替丈夫的選擇感到高興。

向內找 與丈夫和諧相處

我的丈夫是個急性子,脾氣說來就來,婚後,這些表現就越發的突出了。

我從小在父母的無微不至的關心與呵護下長大,沒受過甚麼委屈。遇到丈夫兇我,和我發脾氣,我常常委屈流淚,一邊又後悔自己怎麼找了個這樣的丈夫,有時候還想:要不離婚得了。

後來我辭職在家,我又從新走入修煉。這一次是我自己發自內心的想修煉,而不再是小時候那樣在媽媽的督促下修煉了。而後,再遇到丈夫發脾氣,我就把自己當作修煉人,對照法的要求,也能儘量做到忍,不和他生氣了。

有一次,我和丈夫開車出門辦事,半路上,我們餓了,我下車去買吃的。店員問我要甚麼飲料,我想平時都是點可樂,這次看到有可樂冰沙,那就來這個吧。回到車裏,丈夫看見了,忽然很生氣的問我怎麼買的這個飲料?他一點也不想要,怪我怎麼突然買這個,也不問問他就買了,平時買啥就買啥,為啥要換?我說,你不喝這個,那我重新給你去買。他也不要,說趕時間,再去買也遲了。

我給他道歉,說對不起,我沒問你喝不喝這個就買了,不知道你不愛喝這個。可是他還在氣頭上,罵我說,不會買,以後就別去買了,他說這東西自己沒法喝,買這個,還不如直接扔垃圾桶得了,說著,就要往車外扔。

這個事,要是我不修煉,我肯定和他吵起來,或者大哭一場。首先,以前他是喝過可樂冰沙的,也沒見他不愛喝。其次,不想喝就不喝吧,好好的飲料還要往車外扔。再次,我辛苦跑去給他買了,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結果還讓我以後都別買飯了,氣不氣人哪?!

這些想法一個勁兒的往外冒,但是我想到我是修煉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師父說:「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2]。

我向內找,我確實沒有替丈夫考慮,只想著自己想喝甚麼,沒問問丈夫的意見,確實不對。而且這件事正好暴露了我的私心,也是我提高自己的一個好機會。我沒有像以前那樣委屈流淚,也沒有再爭辯甚麼了,再次和丈夫道歉,丈夫也慢慢平靜了下來。

類似的事情還有很多,我都儘量用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我修的好的時候,丈夫也變的沒那麼容易發脾氣了,家裏氣氛和諧了,就像師父說的:「佛家講度己度人,普度眾生,不但要修己,還要普度眾生,別人會跟著受益,能給別人無意中調整身體、治病等等。」[1]

不貪不佔 出淤泥而不染

丈夫在快遞公司工作。有一次,我要郵寄東西,丈夫就說這事交給他,我只管打包好就行。我覺的挺方便,不用跑郵局了,也就沒管了。後來才發現,他沒有按正常程序郵寄。因為有時候需要他送的包裹超重了,寄件人卻沒有貼夠票,或者票在運輸過程中被蹭掉了,他就會向公司要一張票貼上去,然後掃碼,他才會得送包裹的錢。有時候,他就不貼上去,把這些票自己存起來,以後要郵寄東西,就貼這些票,不用花錢。

我質疑他,這樣不符合規矩,丈夫說,他們那裏很多人都這樣幹,公司也沒說啥,說這些票都是給自己掃碼的,不貼上去也沒關係,自己也會把包裹送達。我想,雖然公司不會有任何損失,但是那些票的錢還是從寄件人的賬戶裏扣的,他們為他們自己的包裹付的錢買的票,不是為我們自己的包裹買的,這樣是投機取巧,鑽空子。

我覺的我是修煉人,應該用高標準要求自己,按照真、善、忍的法理衡量對錯,不能光顧著圖方便和省錢,也不能看到別人都這樣做,也就覺的這是對的。我得做到「真」。後來我再郵寄包裹就自己跑郵局了,即便丈夫不理解,但我感到心裏很踏實。

說到郵寄東西,有一次我在網上購買了一大瓶除蟲的藥,價格不便宜,結果商家搞錯,發給我兩瓶。收到後,我立刻聯繫商家,他們承認是搞錯了,我也欣然把多給的一瓶郵寄回去了,商家還非常感謝我。我覺的這都是應該做的。拾金不昧,在當今社會有,但是不多見了,我修大法,知道真、善、忍是衡量一切好與壞的標準,不能隨著常人社會道德底線的下滑而降低對自己的標準。

彎折的尾椎骨

我小時候好動,在家裏翻筋斗,把尾椎骨摔了。當時沒有特別痛,所以也沒和父母說,只是後面陸陸續續幾年時間,我的尾椎骨會痛。特別是寫作業一直坐著,寫完作業站起來的那一瞬間非常疼,得像老人一樣慢慢扶著站起來。手能摸到尾椎骨是凸出了一塊,也不能平躺了,因為硌著疼。

懷孕前,我去照了X光,雖然已經很多年不疼了,但我好奇想知道尾椎骨到底怎麼回事。照出來一看,尾椎骨明顯彎折了,一端向皮膚凸出,另一端很長一截幾乎是橫著伸向身體內部。懷孕後,產科醫生看了我的X光片,驚嘆的說:「天啊,這看起來好疼啊!」他還拿X光片去給他同事看,彷彿從來沒有見過我這樣的。

我問他這樣能順產嗎?他告訴我順產的話,要麼運氣好,胎兒的頭出來把你的尾椎骨捋直了,但生完後,骨頭也會很痛;要麼運氣不好,那就尾椎骨再次骨折,可能會八週趴在床上下不來。但是做剖腹產就可以避免。我聽了告訴他,我再考慮考慮吧。臨走前,產科醫生還專門用手機把我的X光片拍照保存,因為他也是大學教授,可能要拿我的片子來當特殊例子吧。

回到家,我想自己現在從新走入修煉了,師父說過:「真修的人沒有病」[3],因為一上來就給我們清理了身體,把不好的東西都拿掉了。師父說:「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1]我就也沒把尾椎骨當回事兒了。下次見到產科醫生,他問我怎麼考慮的,我很輕鬆的告訴他,我選擇順產。

生產的那一天,孩子順利出生,我也完全忘記了尾椎骨的事。後來產科醫生來病房查房,看見我正坐在椅子上餵奶,第一句話就是:「你正在坐著!」當時我還沒反應過來,他又說:「你尾椎骨沒事呀?」我恍然大悟,笑著說,沒事,我都差點忘了這回事兒了!生完孩子,我的尾椎骨雖然還是和以前一樣凸出的,但是也沒有感覺到任何不適。照常理說,尾椎骨橫在那裏,胎兒出來不可能碰不到,就連一些尾椎骨正常的產婦,有的生完孩子,還尾椎骨疼呢,我卻一點事沒有。對常人來說這是奇蹟,這也再次證明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以上是我的幾個親身經歷,雖然普通,卻又真實。我如果沒有有幸修大法,說不定我和很多人一樣還在家庭矛盾中爭爭鬥鬥,或是在金錢美色中迷失自我,又或是在病痛中感歎命運的不公。但是今天,我得到了真、善、忍大法,在同化真、善、忍中得到了生活的平順和心靈的幸福。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