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修大法不動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九月十五日】我今年八十二歲,一九九四年喜得法輪大法。修煉前我患高血壓、心臟病、胃萎縮、風濕病、神經性頭痛等,苦不堪言。修煉法輪功僅僅三個月,我渾身的病全好了,那個高興啊,無法用語言表達!從那時起,我相信師父、相信大法從沒有動搖過,學法煉功也基本沒有放鬆過。

喜得大法接聖緣

一九九四年,我去大連聽師尊的講法報告會。雖然只有一天的時間,但我能親耳聆聽師尊的講法,真是天大的緣份,莫大的幸運。

師尊進場後,繞場一週,向大家揮手致意。師尊那麼年輕高大,是那樣的慈祥親切,講法時就給弟子淨化身體,我心中頓時生起對師尊無比的敬意。師父講法後,走出禮堂。

師尊離開後我們久久不願離去,依然沉浸在聆聽師尊講法的幸福中,無法用語言來表達對師父慈悲救度的感恩。我當時就想,一定要珍惜師父將大法洪傳於世的這千載難逢的機緣,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和殷切期望。

善待女兒 消除隔閡

我是一名軍人,因戰備需要,部隊從北京移防到昆明。部隊當時提出三不准:一不准帶小孩;二不准請保姆;三不准家人來部隊駐地。我的女兒滿一個月由母親帶回老家,直到六歲才接到我身邊,來到部隊駐地。

因為女兒一直沒在我身邊,生活習慣不一樣,我總想改變她。可是越想改變,越改變不了。

師父明示:「想左右別人的命運,人各有命啊!」[1]

我看不上女兒,不太喜歡她。尤其是她不好好學習,學習不認真。有一次,我輔導她做算術題,我講了多遍她還是不明白。我脾氣不好,性子急,一氣之下,把臉盆扣在了她頭上,她當時暈了。從此我們之間產生了更大的隔閡,形成了怨恨。直到修煉後,我知道自己錯了,那時沒有善心。

向內找,我看不上女兒,是很強的妒嫉心,它的根源是「私」。其實很多人心之間都是有關聯的,它們都是以名、利、情為基礎的。只有遵照大法要求向內找,才能去掉所有的私心,從內心改變自己,用大法「真善忍」對待女兒。我常常幫她,覺的在容忍她,為她付出,但她從不領情,還時常倒打一耙。

二零一三年,她買房,我親自到現場為她選最好的房子。錢不夠,我拿出所有積蓄。有一次,我到她家吃飯,她說這個房子公公婆婆和別人都說好。我隨意說了一句:「住好房,知感恩。」我說誰誰給拿了多少錢,應該感激人家。她突然叫我別說了,叫我出去!按以前,我會發火,會說道說道。但這次我二話沒說,坦然的走了。

在回家的路上,心想:「這孩子這麼不懂事……」頓時師父的一句法出現在腦中:「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1]我知道了,這是業力輪報。

我明白了,家庭環境是修煉的場所。這是好事,女兒是幫我提高心性呢。我無怨無恨,像甚麼事都沒有發生。

第二天,女婿叫我去吃海鮮。我去了,女兒不在家。過了一會兒,女兒給女婿打電話問我來了沒有?女兒覺的她自己頭天說話過頭了,以為我生氣了,不會去她家了。其實我根本沒生氣,心裏很坦然。我只要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甚麼關都能過去。

女兒見我修煉後變化很大,也認同大法。外孫二零二零年十月要結婚,需要錢,我主動送去。今年過新年,我考慮外孫剛結婚,應酬多,我主動給了他兩萬元錢。女兒馬上說:「謝謝媽媽!」我說:「別謝我,要謝謝大法師父。是師父的大法改變了我。」

我們母女間的隔閡消除了。現在,我和女兒關係很融洽,無話不說。

怕心害了老伴

老伴看我學法後變化這麼大,一身的病全好了,母女關係正常了,這個功這麼好,他也跟我一起學煉,早晚到煉功點煉功,回來到學法小組看師父的講法錄像。我的天目是開的,我看老伴學煉不長時間,身體的氣都是黃色的。

師父說:「往下煉下去,真正到了祛病健身的時候,氣就逐漸的微微發黃。再往下煉就真的祛病了,也沒有氣了,就進入了奶白體狀態。」[1]

我高興的對他說:「師父給你淨化身體了。你好好學煉大法,身體一定會好起來的。」我和老伴是大學同學,又是戰友。他的身體一直很好,可前幾年得了糖尿病,常打針吃藥住醫院。通過學法煉功糖尿病好了。他的悟性好,當電視台播放誣陷法輪大法的所謂法輪功學員「天安門自焚」的消息時,他當時就說:「是假的!」我說:「是的,邪黨都是造假。你不要聽,不要看,不要相信,就相信法輪大法,大法是在教人做好人。」

此時他哥來電話卻說:「不要煉了,影響孩子前途。你們是沒經歷過文化大革命殘酷的迫害。」他真就嚇的不敢煉了,太可惜,太遺憾了。結果他只有六十五歲就離世了。

向內找,我知道是自己學法不深,法理不清,所以連身邊的親人都沒真正明白大法真相。這也促使我要更好的實修,做好三件事。也希望身處病業的同修都能夠信師信法,堅定不移,就一定能走出魔難,跟師父回家。

為他人著想

二零一九年底,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發生,煤氣公司不派人來查表了,收費估算著收。一開始,收九十元。我每天生活很簡單,一天只做一頓飯,菜飯一起出鍋,所以每月煤氣費在三十元左右。我記得最少時是五個月只需交九十多元。我以為他們能糾正過來,但一直沒有。到十二月,有一百元的收費單,我覺的不對,叫兒子去查。

他們不給看收費登記,我的收費單據找不到了,只有一張六月份的收費單據是九十二元。我想讓他們在電腦上查一下,他們說查不到。我不信,我要到公司去查。兒子說:「到公司查,可能只對收費人、讀表人有麻煩。」

兒子說的對,我是修煉人,產生矛盾,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為他人著想。個人損失幾百元不算甚麼。

遇到魔難向內找

二零一二年的一天,我從學法小組回來,摔了一個跟頭,腳扭了,臉也破了。回家後,孩子叫我去醫院,我不去,說過幾天就好了。第二天,我照樣去學法小組學法。

向內找為甚麼摔了這一跤?是因為那幾天看了女兒借來的古書。

師父說:「修煉歷來講不二法門,你要真修這一門,就看這一門的經。」[1]所以我要按師父的要求去做,師父不讓做的絕不能去做。修煉人必須一思一念在法上,這樣才不會出問題。

二零一三年體檢,查到我有主動脈瘤。醫生說不能手術,自己要注意,不能乘飛機,不能爬山,乘公交車坐在前面。我聽了沒在意,這是假相。

師父說:「大家知道真正得病的,是七分精神三分病。往往是人的精神先垮了,先不行了,負擔很重,就使病情急劇的變化,往往都是這樣的。」[1] 我聽師父的話。首先我心裏沒負擔,不怕。同學聚會要去旅遊,我去了,乘飛機、爬山都沒事。我不放在心上,甚麼事也沒有。一直到現在,我身體很好。

二零一四年,妹妹住我家,和我一起學法煉功。有一天,我們去游泳,回來後看師父的講法錄像。這時有人敲門,妹妹膽子很小,我起身去關電視,不注意摔了一跤,手不能動了。到醫院檢查,脊椎第五節骨折,要住院。我說:「不住,回家。」醫生說:「要護理三個月至半年。」我沒聽,就是學法,發正念。六天我就下地了,大家都覺的大法太神奇了,都見證了大法的威力。

發生這件事後,我向內找。我知道自己和常人一樣喜歡爬山游泳,時間都浪費了。從那以後,我都改掉了。不再去游泳了,安心學法、煉功。前幾天,兒子領大家去泡溫泉、游泳、打麻將。我甚麼也沒玩,就在屋裏學法。我不能揮霍師尊用巨大的承受換來的時間,牢記自己的使命,自己的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時時事事用法來對照自己,向內找。用法來要求自己,才是精進的修煉人。

二零一五年五月,兒子在廈門辦廠,來電話叫我去他那裏生活。說我自己在家他不放心,他說廈門環境、空氣、吃住都很好。我說不去,當時我三叉神經痛。前幾年,我被同樣的疼痛折磨過一回,所以不能跟兒子說,怕他著急。

我心想,為甚麼又犯了?一定是自己有漏,我要向內找。我有怕心,沒有跟上正法進程。同修都在寫訴江狀,我沒有動筆,我怕遭迫害。怕本身就是一顆執著心,我要堅決的排斥它。

師父說:「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不管它!」[2]

我漸漸的穩定下來,提筆寫訴江狀。在同修的幫助下寫好了,但沒郵寄。這時,兒子來電話,說機票已經買好了,叫我去。他知道我修大法,叫我把東西帶上,這裏同樣可學。去後,我覺的環境確實不錯,很安靜,每天照樣做好三件事。但在這裏語言不通,只有個別人會說普通話。

我每天出去,有人問我多大歲數,我說七十多了,他們說不像。我就現身說法講真相,他們很認同。我講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大法是教人重德向善,能使人身心健康的正法大道。講真相洪法是修煉人的責任,兒子說這裏環境不清楚,你講會遇到麻煩的,叫我不要講,就在家學煉。

我到郵局郵寄訴江狀,看人多,沒敢郵。回來的路上,我又摔了一跤。我心想:「我得回老家去。」兒子不讓我走,說過幾天領我去各個旅遊點看看。我說:「不去,廈門以前我來旅遊過。我要回家,因為這裏沒有同修,看不到《明慧週刊》,語言不通,講不了真相。」

我回來後,在同修的幫助下,終於郵寄了訴江狀。過了幾天,又收到了回執。修煉是嚴肅的,要加強正念,用大法的正法理看問題,用法修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跟上正法進程。

重視集體學法

去年重陽節,學校發東西,我去取。在回來的路上,我摔了一跤,當時爬不起來了。一個好心人把我扶起,我的手顫抖,胳膊疼痛。回家後,兒女都叫我去醫院。我說:「不去,過幾天就好了。」第二天,兒子非叫去醫院檢查,照相。醫生說胳膊脫臼、骨折,叫我住院治療,說年齡大了不住院有危險。兒子辦了住院手續,醫生當時就給我治脫臼。我說:「不住院,回家。過幾天複查。」

女兒要來護理,我說:「不用,自己行。」結果一星期就好了。我想為甚麼會脫臼呢?我悟到了,這幾年,我基本上是獨修,脫離了師尊要求的集體學法,我與整體脫開了。先前我們的學法小組有六個人,有三位同修被綁架了,學法小組因此而解散。

師父留給我們修煉的形式是集體學法,集體煉功交流切磋。集體學法的能量場強,學法後交流自己的體會,以便相互借鑑,相互督促,共同精進。師父給安排的路都是最好的,確實要重視起來。胳膊好些後,我去了先前的學法小組,同修們都很熱情,學法時都很認真。同修對時間抓得很緊,也很精進,現在已經在背法了。我找到了差距,自己落在後面了。

前幾年我也背法,我性子急,背了兩遍《轉法輪》,覺的太慢,又記不住,就放棄了。但我知道背法好,通讀法有時會不用心。現在我要背法,克服背法時的急躁情緒,不求速度,重質量,每天堅持背。背法能把法牢記心裏,時時事事用法指導自己的言行,提高的更快、更紮實。

做好三件事,走好走正師父安排的路,實修自己,我就感到師父在弟子身旁看護著我。師父給弟子的太多太多了,弟子無以為報,只有實修自己,圓容整體,來回報浩蕩師恩。

回想這二十六年的修煉路,一步一步的走過來,我沒少讓師父操心。自己所走過的每一步,都是大法給予的智慧,法的點悟,都離不開師父的慈悲教導和保護。

師父說:「修煉中已經從最困難中走過來了,走好最後的路,要珍惜自己走過的路呀!不容易,你們走過來,這是在歷史上前所未有過的這種魔難當中走過來。你們一定要珍惜。」[3]不管正法路上還有多少艱難險阻,我一定堅定的跟師父走到底。

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與保護!

個人的修煉經歷與體悟,與同修交流,所言所行不在法上的望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