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堅持、用心、實修、提高

——在寂寞的項目中踏踏實實的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五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從二零零五年秋季參加英文明慧網的翻譯,至今已將近十六年了。第一次聽到這個項目,是在一個很偶然的機會,碰到一位本人根本不做明慧的外地同修,聊了幾句,他就主動對我說,「你應該去參加英文明慧的翻譯。你有中文寫作經驗,英文還是科班出身,那就是你應該做的。」不久就遇到一位參與明慧英文翻譯的外地同修,就這樣看似偶然的參加英文明慧翻譯組了。這正像師父說的:「其實你所學的也是你有這樣的願望,當初給你這樣的安排,因為在證實法中需要,僅此而已。」﹝1﹞

放下自我和私,踏踏實實完成自己的使命

由於明慧網站是個特殊的網站,所以對安全保密的要求特別高,參加這個項目的學員必須保持低調並且嚴格保密,項目組的同修們之間不能有任何聯繫,互相都不知道彼此是誰,在哪個國家,也不知道他們的名字。甚至在開會的時候都只能用筆名。十五年來,我只和三位項目裏的同修有過接觸,只因為他們前後是我組裏的協調人。因此,平時修煉中,或者在這個項目中遇到的各種各樣的關難,好像都沒有人可以去說,也沒有可以被理解和交流的地方,都得自己去思考、去面對、去解決。長年累月的,這種工作方式和要求就成了一種特殊的考驗、魔煉,那就是孤獨和寂寞。在本地,同修經常會問彼此的項目,我只能避而不談,因此有時甚至在本地同修中帶來誤解、隔絕,甚至壓力。

一年兩年,沒覺的甚麼,可是十幾年下來,有好幾次我覺的非常非常的孤單。我不知道我的付出在正法中起到了甚麼樣的作用。我問自己為甚麼要做明慧翻譯,做明慧翻譯的意義是甚麼。我有時真想換一個項目做,到一個至少知道一起參與的同修是誰,或者我即使不知道同修是誰、也能和大家交流的項目中去。

這樣的起伏有過幾次,最後都出於對項目有始有終,要負責的想法留了下來。但是真正把心安定下來是悟到了想離開這個項目背後的執著心,並且去掉這些執著心的時候。

我悟到寂寞心也是一種難以察覺的,消磨修煉人意志的心。覺的寂寞,恰恰是心靜不下來的表現。覺的沒有人可以交流的心,也是一種向外求的心,就想聽別人怎麼修的,想在修煉上走捷徑,這個想法的背後就是不願意向內找,或者是自己不想過關,期待著誰能痛痛快快的告訴我哪件事該怎麼做,我就照著做就行了。但是修煉不是搭順風車,更沒有榜樣可學。而且更深一層看,想通過和同修交流來激勵自己更精進,這個想法本身就不是正念,因為這不是從理性上真正認識大法,從而達到對師父的正信。師父早已告訴我們說:「你想不想修,你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的心性如何去提高了。」﹝2﹞其實師父把生活,工作,和社會中可能遇到的方方面面的事情怎麼做早就告訴我們了,就看自己想不想去學法,能不能把法學進去,想不想遵照這個法去做的問題。

另一方面,無論自己遇到甚麼困難,都一定是我們自己的心所反映出來的。當個別同修刨根問底非要問我參與的項目時,那不是自己的執著心造成的嗎?越是怕被問,越是遇到好奇心重的學員,越是被問。同時也暴露出自己求名的心,求被認可的心,當自己說不出在做甚麼項目時,個別同修鄙視的態度,尖刻的語言,真是讓自己難受的剜心透骨。後來我悟到,不是我真正的自己難受,是那個保護自己的心,保護自己不受傷害的心在難受。當我悟到這一點後,這種被追問,被指責甚至被鄙視的情景就再也沒有出現了。

我也經常想到大陸那些資料點的同修,要說項目的機械和枯燥,要說低調和保密,沒有誰能比得上他們的承受,更何況他們的路稍有偏差,還會面臨生死的考驗。相比之下,我們這點苦簡直就甚麼也不是了。

轉變義工心態,投入更多時間翻譯

很長時間,我都是在一週一兩篇的速度翻譯。我覺的這個速度已經是我所能做的極限了,因為我的常人工作很忙,週末往往都出去參加其他的洪法煉功活動,每年的推廣神韻期間更是經常去外地貼海報,掛門把。所以儘管我很想多做一點,但是很長時間,不論這個願望怎麼強烈,都不能突破。那種感覺,就像是自己非常努力的拔著自己頭髮想飛起來卻怎麼也飛不起來一樣。

我悟到,如果沒有法的力量,靠一個想精進的想法,是提高不上去的,只有法才能改變自己,徹底改變修煉狀態。

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3﹞

於是我開始背法,在背法之中,每天慈悲的師父都會展現給我不同的法理。我的修煉狀態也飛快的不斷突破。這個停滯的狀態終於在背法中突破了。

我首先突破了沒有時間的問題。我在常人中有一份在主流社會裏的高級管理工作。不知不覺中形成了自己都意識不到的事業心。在這種事業心的驅使下,我每樣常人工作都很想又快又好的做完,結果形成了惡性循環,工作量越來越大,加班成了家常便飯。每天回到家裏都很晚,午夜發正念前能勉強保證學法,煉功就不錯了,在這種情況下,想多做翻譯根本不可能。

我意識到自己的事業心之後,開始去掉這個心,並且求師父,向師父的法像表達了我想放棄事業心、要多點時間做救人的事情的願望。師父看到了弟子這顆心,很快安排一個中介公司找到我,提供了一個只有十個人的小公司的職位。當然考驗也來了,同時也有更大的公司,更好的職位找上門來。面對兩種截然不同的職業發展,我動搖過,而且狡猾的事業心不想被滅掉,還在想,我在更高的職位上,能接觸更多的上流社會和主流社會的人,可以更好的證實法,更好的推廣神韻,更好的講真相呀。而我知道,更高的職位,更大的公司更多的職責,必然涉及到更多的時間和精力,這樣很難在個人修煉上,和在明慧網的翻譯項目上有一個突破。就這樣,我辭謝了公司的百般挽留,來到一家小公司工作。

將近兩年過去了,我很高興當時做了正確的選擇。我現在的工作的確輕鬆很多,而且我給自己定了一個規定,那就是除非特殊情況,一定準時下班,這樣,我每天基本上多出了兩個小時來做翻譯了。

我發現,越是精進,就越容易走出魔難。比如說我以前經常在有限的時間裏,是翻譯呢還是煉功呢之間糾結。後來一個同修說,她從來不佔用午夜前和早上發完正念的時間煉功,因為大好時間是要用來救人的。我想,聽到了就不是偶然的,所以當天我就改變了休息時間,把每天的五套功法改成發完晚上的正念之後,或者早起上班前全部煉完。這樣翻譯的時間就更多了。

同時,我也努力的調整自己的學法時間來參加翻譯組的集體學法。我發現參加每天的小組學法對我很有促進,我不再有沒有歸屬的感覺,也每天都更加覺的翻譯就是我的使命。

修好自己才能做好翻譯

無論做哪個項目,修煉狀態會反映到項目中來,翻譯也是這樣。翻譯項目做起來很容易落入機械的重複:領任務,翻譯,交稿,然後再領任務,再翻譯,再交稿。如果心不在修煉狀態,時間長了,那麼這個過程就成為了一個按部就班的、重複的、機械的做事。而突破這一點,需要時時刻刻都記得自己是個修煉的人。只要自己想真正的修煉,在這個不和其他同修接觸的項目中,該去的心,一顆心都跑不了。

比如說有時候會遇到一些在我看來囉囉嗦嗦、甚麼不必要的細節都寫進去的文章。有的文章詞不達意,邏輯不通,讀好幾遍才能明白作者到底想說甚麼;有的文章裏面有明顯的對時間的執著,或者是說自己整天捧著手機看又不改的;有的報導用黨文化的詞,或者拍出來的煉功照片形像很不好。每當看到這些文章或報導,我的負面想法就都出來了,常常邊抱怨邊翻譯。很長一段時間,這種挑剔別人、看不上別人的心都形成了自然,我自己都沒有意識到。

舉例說,有次我翻譯一篇很短的文章,這位同修當時狀態不好,正在努力突破,可是我當時除了他說自己狀態不好這句我看懂了之外,我反覆看也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想說甚麼,短短一頁紙卻幾天下來交不了活。我的急躁心,不滿的心越來越厲害,甚至想讓協調人給我換篇文章。後來勉強擠牙膏一樣翻譯出來了,自己都不敢去看西人同修改過的翻譯,後來終於鼓起勇氣看了,真是滿篇都是修改。我悟到,這是要修自己的時候了。

我知道看不起別人就是嫉妒心,也意識到自己的這種看不上別人的心,已經形成了自然。我自己也很想去掉這些心,但好像總也去不掉。通過背法我意識到,不是去不掉,是自己根本就沒有去消掉這些心。僅僅停留在意識到有甚麼執著心,心裏想提高是不夠的,僅僅背法或者學法的時候心態好也是不夠的,哪個弟子不想提高,哪個弟子學法的時候心態不好啊?關鍵是要真正的做到向內找,有意識的去掉那些心才是真修煉。想想看,挑剔別人,別人修好了自己又怎樣呢,別人做好了自己又怎樣呢?其實所有自己看不上的不都是為了暴露出自己的執著心,能讓自己提高嗎?

我悟到看不上別人、妒嫉心又和「自我」聯繫著。因為自以為是,所以看不到別人的優點,不能善意的理解別人寬容別人。再往下找,發現這不就是舊宇宙為私的特性在自己身上的反映嗎?舊勢力不就是出於為私,才對眾生,對大法弟子進行破壞式的檢驗嗎?我如果去不掉這種骨子裏帶的私和自我,那就被舊勢力制約著,又怎麼能成為新宇宙的生命呢?

意識到了這些,我能理解到師父說的修好自己的前提,修好自己才能做好救人的事情。我漸漸的學會了抓住一思一念,每個念頭一出來,都抓住它,看看這念頭在不在法上如果不在法上,是甚麼心在背後。漸漸的,我就能識別出不在法上的觀念和自己都意識不到的執著心,辨別出這些假我,排斥它們,抑制它們,不隨著這些不好的念頭想下去,漸漸修去它們。

當自己的心在法上,一心就是想把同修正悟到的法理,對師尊的感恩分享給西人同修,或者大法的美好告訴世人的時候,我經常一邊翻譯一邊被恩師的慈悲呵護而感動的落淚。在這種心態下,翻譯出來的文章又快又好,改動很少。而狀態不好,比如彆彆扭扭嫌棄同修寫的不好了等等這些時候,腦子就像短路一樣,絞盡腦汁也沒有智慧,只能逐字逐句硬翻,做的就又慢又差。

在這個翻譯項目中還去掉了我另一個向外看,嚴格要求別人的心。我在明慧翻譯組這將近十六年來只接觸過三位同修,前後是我的小組協調人。我在他們身上切切實實的體會到了善的力量,也切切實實的體會到了只有純善的力量才能改變人。這麼多年來,我懈怠的時候,急躁的時候,犯錯的時候,有時想,「這下要挨罵了。」或者想,「這次肯定要挨批了。」但是,每次當我準備挨批評的時候,從他們那裏聽到都是寬容,是理解,是鼓勵。每次收到這幾位同修的郵件,我都很驚訝,很感動,也義無反顧的堅定的留在了這個項目。

有一天我問自己,為甚麼他們說話做事的方式令我驚訝。這是因為如果我是他們,我是不會這樣去處理問題的。那我會怎麼處理問題呢?我會用我認為對的標準去要求別人,別人達不到要求我就會「義正詞嚴」的批評。而且這幾個同修從來不用反問句,比如說,「你難道不知道怎樣怎樣嗎?」「不是告訴你了甚麼嗎?」「你怎麼又這樣了?」等等等等。而這些話都是我養成了習慣,出口就來的。他們說話都不緊不慢,溫溫和和,讓我覺的這就是修煉的人。通過他們的言行,我也在不斷對照著自己比學比修,並且有意識的改變黨文化的那種指責批評的說話方式,那種咄咄逼人的語氣,在言行上也注意去掉這些根深蒂固的觀念和黨文化的因素。當漸漸做到這點的時候,我的心態變得很平靜,翻譯的效率也更高了。

此外,當逐漸的去掉各種執著心的時候,我的自我越來越少,隨著修去自我,就越來越能配合,越來越能為其他同修考慮、整個項目考慮。我開始認真看注意事項,也開始自覺的先通讀幾遍,看看文章的讀者應該是甚麼人,然後再開始翻譯。如果覺的文章的讀者是世人的話,怎麼把同修說的高層次的法理,和一些超常的現象,改寫成不修煉的西人能理解的語言,讓這些眾人認識到大法的美好?如果翻譯報導,我就盡可能先看一兩篇類似的報導,看看已經發表過的文章,是怎麼表達的,然後再動手翻譯。翻譯完之後,我不再有那種終於可以交作業的心態,不管三七二十一就交稿,而是把自己做為讀者,交稿之前,再讀至少兩遍,看看整體讀下來讀者能不能理解,有沒有更好的表達方式。

我也發現了自己的一個很不好的習慣,就是心急,說話快,走路快,著急做事,手比腦子還快。這種習慣也反映到翻譯中來,我以前為了趕時間,都是拿來就寫。工作流程介紹和注意事項,只是走馬觀花看看,結果當然是不過腦子,經常出現一些常識性的錯誤。浪費了下一個流程同修大量的時間改基本格式。這個急躁的物質,我現在還沒有完全去掉,有時候為了趕在發正念之前交稿子,還會匆忙之中犯錯。結果這種著急趕著交的稿子,毫無例外,要麼漏了甚麼,要麼忘記檢查格式,有一次居然把文章都傳錯了,不但沒有節省下時間,還浪費了協調同修的更多的精力。我意識到這些都是黨文化中形成的急於求成的、急功近利的心,一顆浮躁的心。我會在今後注意修去這些不好的物質,以更加平和踏實的心態做好翻譯。

提高業務水平

我自己是科班出身的學英語語言文學的,又有幾年在中文媒體寫作的堅實經驗,中英文基礎都相當的好。在翻譯質量上本應該做的更好,但是我的翻譯質量很長時間沒有提高,或者說,我也根本沒有在意過我的翻譯水平到底有沒有提高。因為我自己覺的我已經很努力了呀,協調同修布置的文章,不論多麼緊急,我可以不上班,不吃飯,不睡覺,克服一切困難按時或者提前完成。至於翻譯質量,我覺的這個水平也不是我想提高就能提高的,反正盡力了,質量問題就不在我的控制之中了。

可是當我在修煉上有所提高之後,當我逐漸用更高的標準拷問自己的時候。比如說,當正法結束的時候,面對師尊,我能不能問心無愧的對師尊說,自己已經做了能做了的時候。我竟不敢再說我已經盡了自己的全力了。因為我悟到在提高業務水平這方面我一直都沒有修。我沒有,也不願意在常人層面上多花一點時間和努力提高自己的專業知識,我沒有認真的讀西人同修修改過的文章,沒有去逐句對照到底哪裏沒有翻譯好。也很少去看英文明慧網,都是臨時不會翻了,趕快跑去查資料。其實如果我能每天認真的讀哪怕一篇英文明慧的文章,每次都認真看改過的文章,日積月累,翻譯水平早就不是原地踏步了。

我意識到不願意花時間提高翻譯水平的想法還是出於私,還是出於自我。我也悟到翻譯質量也涉及到一個有沒有替修改同修著想的為他的心,自己做的好,自然就能節省下一個流程同修的大量的時間,也就整體節省了大法弟子的資源和時間,能讓文章更快的出來,讓其他語種的同修更快的開始他們的翻譯,也能使其他同修有更多時間學法,煉功,發正念,共同修好自己,把項目做好。

在這裏,也想提醒在其他項目裏的同修,我經常聽到這樣的說法,「反正我做完了,他們愛怎麼改怎麼改。」我也聽到很多其它項目的同修說自己是來修煉的,沒時間去提高專業知識。但其實這也體現了對項目的不負責和自己的懶惰。真正想把項目做好,只要用心想學,花些時間提高自己的專業知識,是磨刀不誤砍柴工的。師父就會給我們智慧,我們真的就能在最短的時間把不可能變成可能。我們的項目也才會做好。

受益於翻譯項目

在這些年的翻譯項目中,我多年來已經成了每天看中文明慧網的習慣。尤其是同修的各種修煉體會,我都是很認真的看。每天上明慧網就好像每天參加法會或者每天參加集體學法一樣,可以從同修的心得體會交流中得到啟發,收穫不少。十幾年下來,這個習慣對自己的修煉起了很大的促進作用。

看到同修們怎麼在生與死之間的病業假相干擾中走出魔難,怎麼明明白白的失去錢財、工作甚至房子;怎麼在遭受委屈的情況下無條件向內找,怎麼背法,怎麼突破困,怎麼走出情的糾纏。我看到同修們在種種剜心透骨的掙扎中,無一不是靠著師尊的法,堅定正信之後走過來的。我讀這些交流時,彷彿就在同修的身旁,和同修一起見證了甚麼是正念,甚麼是正行,甚麼是正念正行中展現出來的師恩浩蕩。

很多時候,我所過的關,也都恰好正是我的翻譯作業所提到的。同修文章中引用的師尊講法,也恰好都是有針對性的指出我問題的講法。慈悲的師父無時無刻不在管著弟子們。這使我在消沉的時候,能夠堅定正念,不被不好的觀念打敗。遇到魔難的時候,都努力的像同修那樣一次一次爬起來,背著師尊的法,鼓足力量,跟著師父的指引,走出關難。

結語

回首走過的十幾年裏,摔摔打打,留下了很多沒有做好而留下的遺憾,同時也更加感恩師尊的慈悲苦度。不論弟子做的怎麼不好,師尊都只看弟子想做好的那一點善念而看護著弟子,做的好的時候鼓勵,做的不好提醒,不悟的時候再三點化,一路拉扯著弟子走在神的路上。

在這裏,我也想藉這個機會感謝中文明慧和所有其它明慧語種同修的付出。為了避免不必要的詢問和麻煩,做明慧的同修不能像其他同修一樣在所在地區與大家交流和分享修煉體會。中文明慧的同修承受著更大的壓力,尤其是每到各個節日和紀念日,海量的來自世界各地以及中國大陸各個地區的大法弟子的祝賀、交流和報導都彙集到他們那裏,可以想像這些同修們都是怎樣不分日夜的整理,彙集和發表這些文章的。

只有偉大的師父,偉大的法,才能使明慧網的同修們克服外來的壓力和魔難,十年,二十年,在長年的看不到頭的寂寞和孤獨中、在最默默無聞的項目中,一天天的走過來。謹以此文,與同修們共勉,讓我們互相提醒,比學比修,不負師恩。無論今後的路還有多長,讓我們一起奮力精進,以報恩師的慈悲苦度。

再次叩謝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二零二一年明慧法會交流選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