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成熟完成使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三十一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加入英文大紀元發行團隊已經將近兩年了,在這短短的兩年裏,我有幸和我們的團隊一起,見證了英文大紀元訂閱業務的飛速發展。藉這次全球媒體法會的機會跟師尊彙報,與同修們交流我在媒體項目中的修煉歷程。

從未有過的飛速發展 意識到責任重大

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後,先後有兩位同修建議我去英文大紀元客服團隊。因為我不是英語母語者,從來沒想到過有一天會在英文大紀元供職。我很珍惜這個機會,每天提著十二分的精神。我多年來在歐洲做中文大紀元,憑著對使命的責任感一直在堅持。沒有正規的辦公室,沒有正式的員工,更沒有高效的團隊,做得非常艱難。

英文團隊的做事方式不像之前我們做中文報紙的時候。很多方面可以在很短時間達到相對專業的程度。回想自己在媒體的十幾年的經歷,我時常感慨,終於有一天我們的媒體成為了西方主流媒體。每天看著快速增長的訂閱量,還有讀者給我們的感人的反饋,心裏感觸很多。這麼多年了,最難的時候已經成為過去,大法弟子證實法的路也走到了最後,現在要做的就是持續的努力,更加精進,修去人心,更好的配合,正念救人,達到師父的要求。

有一次我們做了一個讀者調查,主管讓我篩選一些讀者反饋。有些話就是人得救後明白的那面說出來的,每天看著這些反饋,我的內心被深深的觸動,經常會感動到流淚。我們在讀者的反饋裏得到了巨大的鼓勵,同時選出他們反饋的問題,不斷完善我們的服務。這麼好的時機,這麼好的團隊都被我趕上了,我感恩師尊的安排,同時也提醒自己要保持精進的狀態,要配得上這麼大的責任,一定要修好自己,不留遺憾。

學會正面思維

我的工作需要配合最多的就是技術團隊。因為很多事情是從不會到會,不是一次就做到位的,很多時候要改了又改,過程中,我修去了很多不善的東西,擴大了容量。

這裏交流一個經歷,開始的時候訂閱頁面沒有地址驗證功能。我追了技術負責人好幾次,他的回覆都是系統沒有這個功能。我很無奈,為甚麼就不行呢?我以自己的生活經驗判斷,認為這個並不難。幾乎所有購物網站,輸入地址都會有一個驗證過程。

因為我負責的是遞送列表,不得已,我只能手動驗證大量的新客戶地址。我把紐約負責的新進來的訂戶用人工的方式全部驗證地址。先用軟件把錯誤地址找出來,再一個一個修正,經常熬到凌晨三點。一方面看著每天大量的新訂戶高興,另一方面這麼做地址驗證,心裏還是有些無奈和鬱悶。心裏有埋怨,不理解為甚麼基本的功能這麼難實現。

每隔一段時間,我們會收到很多的由於地址問題退回來的報紙,可是幾乎每個人都在超負荷,沒人處理退報。跟技術溝通,但他們有太多的重要項目要做,只能一直把這件事情往後推。面對這個局面,我第一念是無奈,心情低落。主管來問問工作情況,我也忍不住跟他抱怨,快受不了了。特別是看到地址不對,長期收不到報紙退訂的情況,痛心又難過。忽然有一天意識到自己的狀態不對。開始的時候就是想圓容好,可是時間長了,心性不提高,問題積攢的越來越大,終於覺的快到守不住心性的邊緣了。

有一天我們收到了好幾箱退報,足足有上千份。我意識到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應該用修煉人的方式解決問題。已經有一段時間自己在這個問題上太負面,也太被動,完全指望技術人員去做,但他們實在太忙,沒有人去從最初的部份開始研究。我意識到必須要擴大容量,去掉所有的無奈和埋怨,一方面仍然要盡力彌補,想著做這些都是為了救人,做的過程中要純淨自己的心。另一方面不等不靠,我就開始搜索可行的辦法,也許是因為心態擺正了,搜索的過程很順利。有一些眉目後,我就找技術負責人請教,本來他們要把這件事情推後至少一個月,但是我第二次找這位負責人的時候,他忽然就答應儘快幫忙實現。當時我如釋重負,終於有希望了。也感覺到是心性提高了,考驗的因素也沒有了。

幾次類似的經歷後,我知道這些都是一時的難度而已,不管多難都要堅持好,熬過去後就是柳暗花明。因為再難,也不是當初的難度了,也就是多辛苦一點。和之前相比,現在付出一點點的辛苦會帶來很大的回報。但是之後想來,還應該再進一步,發現問題馬上意識到要提高,用在法中得到的智慧主動並儘快解決問題,減少損失。

在和技術同修的配合中,我逐漸學會了正面思維。不管出現甚麼問題,就是看自己。我自己以甚麼心態去對待,正面積極,就能很快解決問題。逐漸的清除所有負面的物質,遇到問題沒有了埋怨的心,就是積極的和他們討論解決辦法。

擴大容量用善來圓容

由於業務量的快速增加,我們不斷的招新人,一年的時間,團隊從我一個人變成了十幾個,還有多位遠程的義工幫忙。完全沒有管理經驗的我要學會帶團隊。有一段時間,主管一直在引導我,他從來不直接說你必須要怎麼做。有管理不到位的地方,他也從沒指責過,在我遇到瓶頸的時候,又在加州找了一位懂管理的人來,發現存在的問題,給我提建議,幫我一起解決。對此我心存感激,從他的身上我也學到了對待同事的善和寬容。

在我之後新加入的一位同修,修煉狀態,能力各方面都很好,但因為覺的自己英文不夠好,隔兩三個月就跟我提要走。最初兩次她說要走我會動心,一是擔心她萬一走了,我會非常辛苦,二是不能完全理解對方的苦衷。在我看來,媒體正處在快速發展的時候,這麼好的團隊,甚麼也不用想,好好幹就是了。

終於有一天,我想起自己怎麼來的這裏,一切都是師父的安排。我就把心放下,把擔心自己會更辛苦的私心也放下,就聽師父的安排,是我們的人,註定走不了,萬一不是,走了,再辛苦我也不能怕。我開始理解她的難度,鼓勵她在這個團隊會提高很快,會越來越好的,我又提醒自己不能有所求,不要苛求人家一定要認同,用純淨的心和同修溝通,該說的說到位,剩下的就看安排了。最後如我所願,她穩定的在團隊裏發揮著重要的作用。現在她也開始管理一個小團隊,而且做的越來越得心應手。

有一次,因為一個錯誤導致發出去的幾百封信件,客人的名字和地址不匹配。一天,專門處理取消訂閱的客服同修來找我,有一位客人因為收到的提醒信件,名字不是他的,很生氣,取消了自己的訂閱,還要取消給幾位朋友買的訂閱。同修晚上花了幾個小時寫了一封信,進一步將真相告訴他,並打印出來簽上字,和我商量後,附上幾個非常受歡迎的海報寄了出去。

過了幾天後,她神采飛揚的跟我說,「還記得前幾天那個非常生氣的客人嗎?他看了信後,不但要保留他的訂閱,而且跟我道歉。」我聽著她在講述,眼含熱淚,我為同修的用心而感動,也為一個生命在經歷了這些干擾後,完全轉變過來而慶幸。這次犯錯的是一位老學員,在和他溝通的過程中,我能感受到他深深的自責。他把一切問題都歸在自己身上,並承諾以後一定會做好。但從我的角度看,這是一次完善流程的機會。我開始讓一位負責郵寄部份的人員跟他重新檢驗流程,但他覺的流程沒問題,就是錯在自己。因為這次問題確實很大,我擔心同修會過度自責,陷入到負面的狀態。我跟他解釋我們為甚麼要重新檢驗流程,因為要避免任何可能的漏洞,面對訂戶,我們不能出錯。因為我能理解他已經很難過了,對他沒有絲毫的埋怨,我很誠懇的堅持這麼做是十分必要的,他很快就同意配合。

面對眾生時刻提醒自己要更加精進

在去年十月份之後,我們開始大量發放樣報,很多老年人沒有信用卡或是更喜歡用支票,每天我們接到大量的信件和支票。別的部門同修開玩笑說,多好啊,你們數錢數到手發軟。每天讀到眾生的來信,時刻提醒著我們的使命,肩負的責任。

我們有不少監獄的讀者,有一次收到一位犯人的來信,他說(大意),「這份報紙對我們來說太珍貴了,每一期大紀元報紙都被好多位獄友傳閱,直到翻爛。我雖然身在監獄,但是我關心我的國家,我關心在外面的家人,我的後代的未來。你們的報導太重要了,感謝你們所做的一切。」

還有一個讓我記憶特別深刻的事情,去年大選期間,我們收到一張支票,在備注欄寫著,Please Help Save Us(請幫助救救我們)。拿著那張支票,我頓感使命的重大。

看到眾生的反饋,明白真相後對媒體的認可和感謝,這些都激勵著我們去做得更好,服務更細緻。我們也會收到很多問題反饋,讓我們意識到還有很多很多細節需要完善,很多方面需要提升。

找到使命堅定到底

接下來,想跟師尊彙報我在媒體這些年的修煉,並跟同修交流。我是在一九九六年夏天接觸大法,遺憾的是,當時沒有明白甚麼是真正的修煉,只停留在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挺好的。想不到的是,八年後,在千里之外的歐洲我又接上了這份聖緣。失而復得後,終於深深的明白了大法的珍貴,明白了那些年師父仍然在保護著我,為甚麼我會來到從來沒想到的國家留學,為甚麼我來到這個城市後就覺的非常熟悉。

二零零六年,認識了一位大法弟子,他每週給我帶一份中文大紀元報紙,自那以後,我結束了除了學習就是吃喝玩樂的生活,開始在網上搜索活摘器官調查、六四事件真相等,經常看得我淚流滿面。後來忍不住去問真相,天安門自焚到底是真是假?同修給我看了《九評共產黨》DVD,《風雨天地行》等。了解真相後帶來的心理衝擊是巨大的,一個國家機器為了愚民,竟然可以篡改歷史,迫害如此大量的同胞,並欺騙著所有的人。這是多麼邪惡,多麼可怕的事情。明白真相後不久,我再次回到了大法中。

二零零七年,當地學員討論要在歐洲版的中文大紀元加上比利時的新聞。我是因為看了大紀元才明白了真相,回歸修煉,能為大紀元出一份力是責無旁貸的。萬事開頭難,初期事事都是從零開始學起,翻譯、編輯、排版,後來又要當記者。二零零九年,師父在大紀元會議上的講法發表之後,我除了日常的編輯和排版工作,又開始了兼職做銷售。當時只想,趕快賺錢,能夠讓幾個能力特別強的同修全職參與。回想最開始做銷售的時候,即便通過了內部的銷售培訓,出門還是膽膽突突的。

比利時安特衛普是世界最大的鑽石生產和分銷中心。我們開始從零售店嘗試,和另一個同修搭檔,從掃街開始,幾乎挨家店走,進門前兩個人討論一下先說甚麼後說甚麼,定定神,才敢進門,逐漸的拉進來一些廣告。看著好幾個鑽石交易大樓,上千家公司在裏面,我們就琢磨,以甚麼樣的方式能打動這些人來做廣告。我們把鑽石協會的會員目錄拿回來,一位學員每天打五十個電話,總能約到二~三個,我和另一位學員負責見面談。大大小小的公司見了不少,有些大公司根本不服務終端消費者,廣告是沒法談的,他們只要答應見面,我們都敢去。現在回想起來,就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也好似雲遊一樣,遇到各種各樣的人,各種各樣的考驗。

二零一三年西班牙和葡萄牙先後推出了黃金簽證,外國人可以通過買房產獲得居留。這對於大量想移民歐洲的華人來說是個特別大的福音。由於西班牙和葡萄牙當時沒有穩定的銷售團隊,我們團隊幾個人又開始了經常飛南歐的日子。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去西班牙的馬貝拉,城市不大,但卻吸引著全世界的明星和富豪們。和當地一個最大的地產代理商一起好幾天的時間,她看到了大紀元巨大的潛力,但是由於商人的精明,不想做廣告,只想談合作。但我們沒有別的合作方案可以提供,最後只能空手而歸。在去機場的路上,忽然感覺有一個生命握住了我的心臟,喊救命,車窗外的一切事物似乎都有了生命,讓我感受到我和這裏的強烈的連結。我的眼淚開始止不住的流,因為我們這次沒有把局面打開,也許造成了很多生命失去了得救的機會。這也是第一次讓我感受到,大法弟子生生世世結的緣是用人的這面想像不到的,每一個大法弟子覆蓋的場是巨大的。我是閉著修的,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感受到另外空間的生命的求救。

現實是,當時幫助我們一起談廣告的西人同修和這位地產商保持了聯絡,在之後的神韻推廣上,她幫助了我們很多,她自己也親自飛到巴塞羅納看了神韻。而我和當初搭檔的記者在現場負責神韻報導,她接受了採訪,而且依然沒有忘記和我們合作的可能。

在這些年的工作中,很長一段時間是在一種被動的堅持中熬過來的,沒有一個週末是可以放鬆一下的。因為週末要出報紙,身兼數職的時候更是,一方面做很多,另一方面因為不專業而抑鬱,連廣告設計都要自己做,要比專業的人員付出幾倍的時間,結果自己都不滿意。當時真的不知道這種日子甚麼時候是個頭,甚麼時候才能達到師父的要求。

有一段時間想,這種努力究竟有沒有意義。達不到師父的要求,我的堅持又意義何在。二零一五年全球法會前,根據當地華人的情況,我認識到沒甚麼發展的空間,我決定不再做當地新聞,想把更多時間放在經營上,經營好了,才能養得起專業的人。接著我來到了總部參與了商品項目,在曼哈頓辦公室呆了一個月就調到了法拉盛,華人聚居的地方。不久之後我才知道我在比利時的修煉環境太安逸,大家都特別好,互相支持,沒太多矛盾。好多東西,我都沒修。開始的時候沒意識到,這麼多不順心的事情是給我修煉的。我還感歎,為甚麼在師父身邊,甚麼樣的學員都有。多年沒有在華人聚居的地方生活,來自常人還有同修,很多黨文化的行為對我衝擊很大。後來才想起來,這是修煉的環境,都是你好我也好,修甚麼。這也體現出我當時的修煉還很不紮實。

逐漸的,越來越多的人我看不上,越來越多的事情我看不上。有時候管理層做的事情,我沒辦法接受。我陷在自己的人的思想中,覺的看不到希望了,不在法上提高。終於有一天,我想,要麼做不下去,我還可以去另一個項目,他們還要我。還好我自己很快意識到這麼想不對,師父說,「你在哪兒都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了嗎?那你就做對了。(笑)不要擔心哪,包括一些摔跟頭的,你趕快爬起來就是了。」[1]

回想我一路在大紀元的經歷,早早的就意識到我的使命就是在大紀元,怎麼能這麼輕易就放棄了。但是心性不提高,糾結在人的理上,根本就過不來。一位歐洲的同修,她也來過總部,了解這邊修煉的難度。她一直在鼓勵我,不管發生甚麼都不能想著離開。那些矛盾都是考驗,考驗你能不能在這個環境中精進實修,考驗你的堅定,無論覺的多麼不公平,只有向內找,真正提高上來才有出路。她的交流給了我巨大的鼓勵。我徹底斷了想到別的項目的想法,就要堅定下去。慢慢的我意識到,甚麼都不是偶然的,既然有交集,肯定生生世世中有過業力關係。師父在利用這個機會讓我消去業力,提高上來。意識到這些後,我就不會對同修產生很強的觀念。遇到不公,或是看不上的事情,也相對容易能放下。漸漸的,我發現自己的容量在擴大,善在增加。

我對曾經出現的動搖感到很慚愧,考驗太大,困難出現的時候,沒有正念,就是想找容易的辦法。在比利時的那些年,雖然也是修的磕磕絆絆,但是總覺的自己還不錯。到了紐約後真的是給我當頭棒喝,讓我看到了修煉上的差距。後來我才意識到,我在過關的時候,我的不善也傷害著同修,也在考驗著人家。受不了別人的黨文化行為,但這何嘗不是一面鏡子,在提醒著我要修自己,往往自己有相同的問題,而我的眼睛一直在看著別人的問題,不向內找。

現在已經人到中年,回想起過去十幾年的路,真的是像師父說的,「大家辛苦啊,真的很辛苦。從大紀元報紙建立以來走過了許許多多坎坷的路,從不會到會這個過程中真的是魔難重重。從個人修煉的心性考驗和外界造成的干擾,一步一步的走過來是不容易。」[2]

有好幾年的時間,每讀到這段法,都會流淚。經過了種種艱難,但又達不到師父的要求,卻被師父無限的珍惜,我心裏感到深深的難過。

走向成熟完成使命

回顧這些年在媒體的修煉歷程,在不斷的放下人心的過程中,換來的是修煉的成熟,得到的是提高後的喜悅。想著那麼多等待得救的眾生,層層宇宙中我們的眾生,在剩下不多的最後時刻,唯有更加精進,才能完成使命。

最後以師尊的一段話與同修共勉:「今天可以告訴你們了,你們的修煉絕不是為了個人簡簡單單的圓滿問題,你們的修煉是在救度著對你們寄託無限希望的與你們對映的天體無數眾生,你們的修煉是在救度著每一個龐大的天體大穹中的眾生。」[3]

以上個人所悟,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感恩師尊!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二零二一年大紀元新唐人媒體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