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會修煉就是去人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寫修煉體會就是對自己修煉過程的一個梳理。師父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

一、在救度眾生中修好自己

1、破殼

前段時間,有同修邀請參加一個項目,做點具體工作,但還不太明白為甚麼要我參加此項目。心想,既然師父安排我來了,就一定有自己要修的。我發現項目裏都是很年輕的小同修,分配給我的那點活,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小菜一碟,可我卻需要很努力的做,一會這弄不明白了,一會那兒又出問題了,總是感覺有沒有我都行,像當年在大陸時發生的事情一樣。

記的有一年在大陸,我們用的計算機XP系統不再給補丁,不安全了,我們的計算機需要改換Windows系統,協調人通知我去學裝計算機系統。我也就是最基本的電腦的水平,但是我想:叫我去就去吧,到那兒一看全是高手、專家,我看了一遍演示,感覺就像鴨子聽雷,似乎甚麼都沒看到,甚麼都沒記住。

當時我想:這是讓我修啥呢?不管怎麼樣我一定要跟到底。最後,看似神秘的計算機系統裝機,在我面前終於打開了神秘的面紗,我終於明白了:這個過程是師父要我修掉對技術同修的嚴重的依賴心。

這次進到項目裏面,我們經常開會,一週一次學法,然後交流,同修交流說我們做的項目就是我們修煉的過程,救人的過程。

在一次開會時,大家在談體會時說道:無論是音樂還是美術都是用來歌頌神、教化人的。音樂家、藝術家的成功都是神給予的。我一下子感到好像一層物質被炸開了,確切說,好像一個殼被破開了。很多年以來我一直有一個觀念,認為除了天分外,個人的努力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聽了大家的交流,明白了:你再努力神不給你,你就成不了。包括那個天分也是神給予的。

師父用同修的嘴點醒了我。原來參加這個項目,首先就是破我的邪黨文化無神論的東西。當然,修煉人都知道:我們是走在神路上的人,就是修佛的。可是一遇到具體事的時候,被邪黨洗腦灌輸的黨文化、無神論的東西就會泛起。當時還感悟到許多,現在用人的語言已經組織不出來了。另外,之後每週的交流對我來說也受益很多。

2、參與網絡平台講真相的體驗

在疫情發生後,我就參與了網絡平台講真相的項目。記的二零二零年過中國新年的時候我收到一條國內發來的短信,寫道:「雖然我不相信,但是我還是要謝謝你們,也祝你們不要被病毒感染,中國新年快樂!」

看到這條短信,我很感慨,多麼善良的一個生命啊,被邪黨騙的好苦,我把短信反饋給平台的同修,又把短信和電話號碼發給了平台打電話的同修,讓他們給這個人打電話,給他講清真相救他。

一次在明慧網綜合消息欄目中看到一條新疆同修的反饋,反饋說,他們那裏有個人收到一條講真相的彩信,被嚇的跑到政府那裏去報告說:收到了彩信、寫的甚麼甚麼內容,怎麼辦啊?同修說,那人這一報告,結果大家都知道彩信內容了,變相的起到了講真相的作用,希望海外同修一定堅持住。我把這條信息也反饋給同項目的同修,同修說好啊!我們一定做好。

3、修掉「較勁」的心

師父說:「你們不想改變人的狀態,從理性上也昇華到對大法的真正認識,你們就將失去機會。你們不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你們就退不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就無法圓滿。」[2]

自己過去做財務工作,養成做事認真的習慣。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差一分錢也平不了賬。所以帶到人中的觀念就是:對就是對錯就是錯。

記的一次我和女兒說起一件事,我說那樣就是不對。女兒說:如師父說的:「那你就當警察去算了」[1]。我依然不依不饒的較勁:就是不對,就不應該那樣。就在我一個勁不依不饒爭辯的時候,突然感覺腦袋被甚麼東西攪的無法控制自己,馬上就要暈眩倒地不能動彈。我立即意識到,自己叫舊勢力抓到把柄了:叫你較勁,收拾你。我馬上在心裏和師父說:我錯了,再也不較勁了。人世間的理是反理,還爭甚麼對錯的。

二、美國大選期間一次向內找的奇妙「旅程」

在美國大選期間,一天先生說要吃餃子,我知道他不是很喜歡吃餃子,怎麼要吃餃子了?既然要吃就包吧。就在準備擀皮包餡時,我把手機放到桌子上,打開石濤的節目,先生突然大聲的喊:你為甚麼總看這些東西。我當即反駁說:你管我呢。你成天看那些負面的東西,我還沒管你呢。他一聽,立刻開始喊叫起來,我不能完全聽清他說的是甚麼,知道他說的不是甚麼好東西。我也衝他喊,越喊他越厲害。我突然意識到,那不是他,是後面操控他的東西,我馬上發正念,清除操控他的邪靈,很快他就不說話了。過一會兒,他又和我正常說話了,但是,我被他剛才的舉動氣的還沒緩過勁兒來,所以根本不理他。

第二天,我開始反思,認識到自己那樣做也不對,他對我那樣的大喊大叫,自己錯在哪裏了呢?我發現自己的三個問題:

第一,太執著美國大選了,每天都要看大選的消息、視頻,而且被帶動的心裏七上八下的。

第二,希望先生能得法修煉。這麼好的大法,機緣難得,他為甚麼就是一腳門裏一腳門外(他自己說的)不肯進來呢?我終於抓到了自己那顆非常隱蔽和狡猾的心:如果他修大法就不會去醫院看病了,就不會給我們找麻煩了。其實那是一顆利用大法的心,隱蔽的很深,很隱蔽,很狡猾。

第三,一顆瞧不起他的心。

找到這時,自己的眼淚掉了下來,從我們母女開始修煉,特別迫害開始後,派出所警察找不到我時,打電話到單位找他,騷擾他。他說:我還找不到呢?你們有能耐你們找吧。把警察噎的說不出話來。單位領導拿話敲打他,他真的是承受了很多。

師父告訴我們:「每個人自己執著自己悟,走過來那是真正的提高。」[3]悟道後我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是我錯了,又是我錯了,我立刻就改。」

之後我在煉抱輪時,(我不是開著著修的,另外空間從沒看到過甚麼)頭腦裏出現一個景象:一個巨大的地球,在地球上有一個和地球一樣巨大的土圍子,大約二、三寸高,我穿著平時穿的衣服,坐在土圍子正中間盤著腿,開始往上升,不停的升,離地球越來越遠但還能看到地球,這時一個思維打過來告訴我說:「那(地球)是一個巨大的為私的空間。」

在接下來的第二天,我發正念時前一天的場景接著又來了,我穿著寶石藍的仙女裙子又開始往上升,地球越來越遠幾乎看不到了。

第三天,就在我開始打坐的時候那個場景又來了,還是接著前一天的場景,我還是穿著寶石藍的裙子,打著旋兒呼呼的往上升。

第四天,那個場景又出現了,在大穹的深處,我在一個邊上。只露出頭的上半部,一雙大大的眼睛,裏面含著晶瑩剔透的水,在看著浩瀚的宇宙、無窮無盡的數不清的星球,這些星球有的還開著窗戶,五彩繽紛,像萬花筒一樣,壯觀至極,絢麗無比,各個星球都在有條不紊的運行在各自的軌道上。

這時我發現思想中那些憤憤不平:甚麼太沒天理了,甚麼沒有民主法制啦……執著美國大選的那些亂七八糟的、像花崗岩一樣的東西都沒有了,全都沒了。覺的從上到下從裏到外都被清洗透了。師父看我找到了根本問題,就給拿掉了。

謝謝師父!我就這麼認真的向內找到自己的問題時,您就托著弟子,讓弟子看到向內找的巨大法力,向內找真是個寶。

最近,師父講的法不斷打到大腦中:「功修有路心為徑 大法無邊苦作舟」[4]。經歷了海外的修煉環境,對師父這段法有了更深感悟,覺的在海外吃的這些苦真是好事,在這個環境中,很多的人心,都被翻出來了,看到自己還有的這些人心:顯示心、爭鬥心、抱怨心、憤憤不平的心,虛偽的心、狡猾的心。這些心需要儘快的修去。在國內這些心不是修掉了,而是在那個邪惡環境下,這些心都被嚇的隱藏起來了。時間真的不多了。

師父說:「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2]

以上是我的修煉體會,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感恩師尊!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3] 李洪志師父經文:《再棒喝》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法輪大法

(二零二一年紐約橙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