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怨恨心和情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九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紐約中城學校學習舞蹈專業的學生。這是我在這裏上學的第三年。二零二零年一月中共病毒爆發時,整個世界被迫進入隔離狀態。師父在去年發表的經文中告訴我們:「大法弟子中不精進的、走極端的,馬上歸正自己,真心學法、修煉,因為你們在最危險中。」[1]

我把師父的話當成了一個信號,我應該抓緊時間,利用這段寶貴的時間,把自己修煉得比以前更好,把最後的執著去掉。今天,我想和大家交流一下,我克服修煉中兩個最大的障礙的修煉體悟。

一、努力消除怨恨心

我一直認為自己是一個寬容的人。每當與人發生任何形式的衝突,無論大小,我都會儘量保持微笑,說「沒關係」。然而,我最近才發現,我所謂的「寬容」和「心地善良」都不是真的。

(因為)在這些衝突發生後不久,我的腦海裏就會出現一些雜念,比如:「他為甚麼不小心一點?」或者,「他們為甚麼要這樣對我?」「我應該得到比這更好的待遇!」這種心態在我身上存在了很久。久到它成了我思維過程中很自然的一部份。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越來越難以不讓自己由於別人對待我的方式而產生非理性的想法。一開始我以為是自私的執著心,或者是我在某一天修煉狀態不夠好,引發了衝突。但無論我如何努力改善自己,都沒有用。不正確的想法還是會一直出現在我的腦海裏。然而,在去年八月十九日,這一切都改變了。我在明慧網上看到了另一位同修的交流文章,題目是《修去怨恨心 迎來慈悲祥和》。讀完之後,我感覺自己找到所有問題的答案,我沒有放下對別人的怨恨。

我震驚了好一陣子。我不明白為甚麼我沒有理解最基本的法理,就是消除仇恨,修出慈悲。當我想的更深的時候,我發現師父不斷給我點化,讓我明白這個道理,但我總是忽略了這些點化。

比如有一次,我和不修煉的姐姐發生了分歧,最後我竟然說了一些傷人的話。姐姐問我:「這是甚麼真、善、忍!?」但我沒有理會她。還有一次,我對一個朋友犯的錯誤產生了誤解,我心裏一直沒有放下,從而影響了我們的關係。還有,這種情況也是經常發生的,即便自己受到了一點點的委屈,我卻始終無法釋懷,我所有的負面和不合理的想法都會跳出來,充斥我的腦海。我總會在心裏怨恨那個人。

我馬上發出正念,消除腦海中怨恨的惡念。師父說:「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覺者執著心無存,靜觀世人,為幻所迷。」[2]

「怨恨」與宇宙特性之一的「善」是完全相反的,而「善」也是法輪大法修煉者應該遵循的。心懷怨恨,只會讓我偏離師父的安排。另外,如果我對別人有怨恨的想法,在學法時形成消極的念頭,或者講清真相時傳播的是帶著怨恨的語言;那我怎麼能修煉,怎麼能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呢?我必須馬上去掉它。

學法越來越多和發正念越來越多後,我發現這種執著有了變化。學法時我變的更輕鬆了,煉功時感到心平氣和。

其中最大的變化是我對一切事物的看法。以前,怨恨總是會矇蔽我的雙眼,讓我看不清到底發生了甚麼。如果現實中發生了一些小事,如果我帶著強烈的怨恨心去看,那事情就會看起來很嚴重,讓我無法釋懷。但現在,我發現其實並沒有發生過甚麼嚴重的事情,我從一個新的角度,一個更好的角度來看待一切。

而且,我發現,我的一大半的執著都是和我的怨恨心直接聯繫在一起的,比如嫉妒、懶惰、不尊重、安逸、不耐煩、總是想要完美。一旦我的怨恨心去掉了,其它的執著也就減少了一大半。我也能夠喚醒我的慈悲心,做事情沒有有求之心。

怨恨心當然是我最重的執著心之一,必須清除。我還沒有完全克服它,但我能做的就是不斷完善自己,記住師父說的:「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3]

二、修去情

在名、利、情這三種最常見的執著中,對情的執著一直是我最大的問題之一。師父說:「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人為甚麼能夠當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為這個情活著,親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講情份,處處離不了這個情,想幹不想幹,高興不高興,愛和恨,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3]

師父也說:
「為名者氣恨終生
為利者六親不識
為情者自尋煩惱
苦相鬥造業一生
不求名悠悠自得
不重利仁義之士
不動情清心寡慾
善修身積德一世」﹝4﹞

因為長期以來對幸福的渴望,想在常人社會的生活,我的內心產生了強烈的情。這種情表現得很強烈,很難消除。每當我覺的自己克服了一層,到了第二天,它又會冒出來。

想舒服、想快樂、想開心、想偷懶、想說不理智的話、想好看、想爭強好勝、想交朋友、想吃飯、想睡覺、想滿足,這方方面面都是情。我對這些瑣碎的事情很上心,以至於到了只為這些而修煉的地步。

然而,去年,我被送回家隔離後,似乎這種執著,以及其它所有的執著,都開始弱化了。我開始不那麼在意別人對我的看法,我的外在形像如何,是否被人看成無名小卒並不重要,我也設法擠出更多的時間來學法煉功。當時,我以為就這樣,我已經成功克服了修煉的障礙。

然而這時,我的腦海中又閃過一個新的念頭──不,這不是結束。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不可能通過在家呆著就能修掉執著。我現在之所以覺的還好,是因為我離開學校後生活的很舒服。當我回去學校後,一切又突然爆發,那會怎樣?我現在要做的就是徹底去掉這些執著。這樣一來,無論遇到甚麼事情,就會做好準備。

當我有了這個念頭之後,我感覺到一股暖流充斥著我的腦海,我變的非常輕鬆,沒有了煩惱。我知道這是師父在我有了這個正念後,在清理我腦中的邪念。

學法和發正念多了之後,我發現有了變化。我對情的執著其實是我其它很多執著的助燃劑,類似於我的怨恨心,它是造成我自私、抑鬱、執念、怨恨、嫉妒、顯示,偏離修煉的原因。當朋友或家人對我不好、或者因為不耐煩、或想把某件事情做完,如果我是把自己的需求放在別人前面,我就會變的鬱鬱寡歡。這之後,我更加注意自己的情緒,不讓它控制我的身體。此外,我的正念也變的更強了。

我也還沒有去掉這種對情的執著,但我會一直提醒自己努力、繼續在修煉上提高。

結語

隨著師父的正法接近尾聲,我們剩下的修煉時間也不多了。雖然我可能在隔離期間進行了很多努力,試圖讓自己變的更好,但我感覺,這還是不夠的。我之前提到的那些經歷只是冰山一角。儘管發生了一些顯著的變化,但仍有很多問題需要解決。雖然我非常後悔自己過去犯的錯,但僅僅把錯說出來是不夠的。

發生在我們身上的一切都與我們的修煉有關,每一次的考驗和魔難都是為了讓我們進步。修煉是一件嚴肅的事情。在某個時刻,我的修煉狀態已經達到了前所未有的低谷,我幾乎感覺到已經沒有希望了;幸好,師父幫了我,給我點化。我的一位老師,也是一位同修,她走到我面前,說了一些話很令我感動。她彷彿看出了我不對勁,或者說,她準備和我談談這個問題。之後,老師說:「我們只要相信師父給我們的安排都是最好的。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但我們是大法弟子,師父的大法弟子。」我記住了她的話。我媽也經常跟我說:「我們只要順其自然,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師父以前多次強調,作為一名大法弟子是最大的榮耀。障礙肯定會有,但那只是過程中的一部份。在真、善、忍的原則的指引下,讓我懂得了生命是寶貴的,每一個機會和時刻都是有意義的。畢竟眾生是為了大法來到這個世界上的,我們的人生目地就是為了返本歸真。

我所看重的其實都是小事,比如我的未來會不會去神韻跳舞,會不會成功,會不會有大量的朋友,會不會很幸福。我記的在明慧網讀到一篇交流文章,同修在文章中有一句話,大意是:事實上,對我來說,修煉到甚麼成度已經不重要了;因為我是正法中的一員,我的生命已經變的很有意義。

現在,我已經能體會到了。作為大法弟子,法扎根在我們每個人的心中。有法的指引,我感到我的煩惱和疑惑已經不重要了。我的生命因為我是法輪大法弟子而變的有意義。

最後,我想用師父的一首詩與同修共勉:

「堅修大法心不動
提高層次是根本
考驗面前見真性
功成圓滿佛道神」﹝5﹞

讓我們大家更加珍惜大法,在這最後一段路程中提高自己。如果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大家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理性》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做人〉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見真性〉

(二零二一年紐約橙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