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人心做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日】

慈悲偉大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一、在修煉中去掉自卑心 走上救眾生的路

感謝師尊在2002年讓我得法,我還沒得法前個性非常閉塞。我在農村長大,從我有記憶開始就看媽媽每天病奄奄躺在床上,生活起居都需要人照顧,爸爸常常騎著鐵馬載媽媽到處求醫。長輩說是因為媽媽坐月子時受了風寒,這很難治好,媽媽的病越來越嚴重,在我7歲時終於敵不過病魔離開了世間。

為了醫媽媽的病家裏錢都花光了。爸爸為了養活我們四個孩子很努力賺錢,經常到外地做工。大姊在我小學五年級時就嫁人了,大哥小學畢業就出外當學徒,二哥上高中時住外面半工半讀,家裏就剩我和爸爸。家裏種菜、稻子、洋菇賣錢,這些農活我都要幫忙還要做家務,常常請假沒去上課。同學取笑我是沒媽媽的小孩,老師總是問我:你怎麼老是在請假?讓我內心感到很自卑。爸爸怕後母對我們不疼愛,寧願自己辛苦一點也不願再娶。扛著重大責任的身心壓力,因此對我管教非常嚴,經常面孔很嚴肅,看到爸爸生氣的臉我就害怕,形成了我長大以後很內向的性格,不敢隨便說話、怕說錯話人家不高興,看人家臉色不好就不敢再說了,很在意別人看法,造成了表達能力很差。

修煉以後明白有救人的使命,尤其要對大陸眾生講真相。可是因為自己內向自卑的個性,心裏很挫折。有一天我很難過哭著對著鏡子裏面的我,堅定的說:我一定要學會打電話救人。在同修們的鼓勵幫助下,我上了電話組RTC平台,就這樣被推著往前走。當時怕心很重不敢往前走,但心裏想:已經有人在推我了,我再不走不但失去提高機會,更無法完成我的誓約。不管路多麼艱辛難走,我也要堅忍的走過去。漸漸的我越來越熟練了,每天晚上堅持上平台跟全球同修比學比修、形成整體救人。

為了幫更多同修打電話救人,RTC平台成立了培訓組,協調人找我負責協調培訓組,當時覺的自己能力不適合,深怕沒做好耽誤了眾生得救,但在協調人的鼓勵之下,加上自己認識到一切不是偶然,這可能是我的誓約使命吧!同時也是要我提高的就答應了,就這樣幾年來一直在負責培訓組。

二、在協調中放下自我 修出慈悲心

因為中共肺炎疫情蔓延全球,景點講真相無法進行,打電話給大陸民眾變成很重要的項目。RTC平台的新手培訓,我承擔了協調和報名工作,原本以為很簡單,只是幫大家填個報名表,沒想到,因為很多國家封城,許多同修都報名參加培訓。每天除了協調安排培訓計劃,還要為不同時間上線的各國同修的種種問題給予說明,常常同樣的問題要回答很多次,講到喉嚨都快發不出聲了,就想:用文字發給大家吧!結果上線時大家還是問,那好吧,等到齊了再一起說明吧!但大家上線時間是不同的,常常報名時要花上一個小時才能報完。

大組培訓完,只要我一上平台就有同修找我報名要參加個別組的培訓,每天忙得不可開交。最令我頭痛的是分組問題,每人報的時間不同,我必須平均分配到每一組,花了我很多時間精力,但同修們只看到一張報名表以為沒甚麼。同修們都想分到自己喜歡的組長,所以有些人沒按照我分的組參加培訓,甚至今天到那組聽聽、明天到那組聽聽。如果很多人沒按照分配一定會亂的,於是又增加了我一份艱難的工作,就是:勸說同修到分配的組培訓。這會得罪同修,但為了整體我還是得去做,所以過程中和很多同修發生矛盾。有位同修在好多人面前大聲說:你對我是有甚麼看法?我笑笑說:我也不認識你,我能對你有甚麼看法。接著她又大聲責問:你到底是怎麼分組的?你告訴我。當時我心裏想:這是在考驗我的心性讓我提高的,只能無奈的說:請你站在我的立場跟角度想。這位同修聲音變小了。而我也能理解她想要學好打電話的心。

這次培訓是為新手安排的。有位同修參加過培訓也能打電話了,還想參加。但新手太多了,我告訴她:你已經培訓過了把機會讓給新手,我們可以安排你到第二直播室,那裏有同修帶著一起撥打。那位同修氣沖沖的說:好啊!我自己到分會場去打。我低聲的說:請你不要這樣,我們不要上舊勢力的當有間隔,我們應該形成整體,救我們該救的人好不好?這時我聽到她哽咽的說:對啊!我不應該有自己想法,做好我們該做的才是最重要的。這時我也哭了,第二天她發訊息跟我道歉。修煉大法使我們都即時歸正了自己,守住心性。一切不是偶然,都是要讓我們提升的,現在我們能一起值班配合打電話。師父在《轉法輪》中說:「所以在今後煉功中,你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魔難。沒有這些魔難你怎麼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沒有利益上的衝突,沒有人心的干擾,你坐在那兒心性就提高上來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實踐中真正的去魔煉自己才能夠提高上來。」[1]

發生類似的情況很多,有一段時間我狀態不太好,總覺的做這些吃力不討好的事好委屈,甚至感到心好累,尤其聽到同修讚揚感謝培訓主持人對他們的幫助時,我的心更難過了。委屈的心,抱怨的心,妒嫉心都起來了,甚至還想:我是協調人嗎?覺的自己只是個跑腿打雜的,每天忙得連一通電話也打不了,同修還對我不理解。真的不太想做了,這個念頭一出,馬上想到在《轉法輪》中師父說:「修成修不成都得憑著那顆心去修的,都是一樣的,差一點都不行。可是那個燒火做飯的小和尚,他並不一定是小根基之人。小和尚越吃苦越容易開功,那大和尚越享受越不容易開功,因為這有個業力轉化問題。小和尚老是又苦又累的,還業就快,開悟就快,說不定有一天他一下開功了。」[1]是啊!只是帶個協調人的名是不會提升的,只有像小和尚一樣才能真正去掉人心修煉上來。我好像脫了一層殼,心更平靜了。往後在做這些事時更能盡心幫助同修,希望形成相互配合的整體、救人力度更大的場。

三、抓緊空當時間救有緣眾生

每天看同修們積極打電話,心裏很著急怕自己落下了。就想:不行,一定要找時間打電話!就這個念頭,第二天上平台處理幾個同修的報名後,我趕快打了一通電話。碰到一位有緣眾生,他聽完真相後馬上退黨。我問他:旁邊還有人嗎?他說還有三位。我馬上再幫他旁邊聽的人一起退了。就這樣一通電話救了四個人,掛了電話我又被通知去開會了。我當時好激動喔!感謝師父的鼓勵!

每天越來越多各國同修上平台報名,我們當地也在鼓勵同修打電話救人。我邀請家附近一位同修參加培訓,但他工作忙,於是我給他培訓材料讓他自己練習。有一天他說要來我家學習打電話。約好的時間他來了,拿著一本厚厚的記事本,我翻開一看寫滿了材料。他說自己抄寫比較有印象,他把大法真相、自焚真相,甚至同修撥打的錄音一個字一個字抄下來,用紙條做記號,一翻就能找到,他的用心讓我好感動。心裏很慚愧自己打電話這麼久都沒他那麼用心。第二次他來,我鼓勵他開始撥打。第一通電話眾生一直叫他:你說、你說。他把抄寫的真相材料都講給了對方,最後眾生問:李洪志老人家好嗎?這位同修好感動,覺的自己第一次打電話,師父在鼓勵他。後來他有空就照著真相材料打電話,每次都能救到有緣眾生,還幫幾位同修一起參與打電話救人。

有位新學員修煉不到一年,也參加RTC平台培訓,他一直堅持上平台講真相,短短幾個月已經很熟練。尤其碰到有心結的人都能用材料成功勸退。現在已經在RTC第一直播室參與值班了。

最近平台採用新機制撥打方式,每週一原本由台灣五個區輪流值班,為了形成整體,改成台灣全部學員一起值班。第一次剛好輪到我負責,因為大家對新機制不太熟練,我就幫同修設置所以沒有參與撥打。心裏想:除了幫同修,自己也要找空當撥打。第二次值班時我看到一位同修上來,想幫他設置。當時沒注意他麥克風設定不說話,我拉他到別的房間卻突然聽到他大聲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正念正行」。我心裏一震好觸動。安排好了所有同修就緒進入撥打狀態,心想:我也趕快來撥一通。不知不覺念起了剛才那位同修念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正念正行」,念完後我感到身體發熱拿起電話就打,一位男士接聽,我講完真相用「福昌」幫他退了黨。我問他:剛才旁邊有女士,請問是你親人嗎?她也是黨員嗎?他說那位女士也是黨員。我說:我用「聖蓮」名字幫她退,她說好就行了,好嗎?結果那位女士說不喜歡聖蓮喜歡梅花。我說:好,就用梅花幫你退黨好嗎?她說好。

八月份有大批越南同修上平台想參與講真相,很佩服感動的是大部份越南同修不會講中文,但是為了救人他們積極學中文,每天上平台參加講真相材料培訓。分組時安排講中文同修和他們同一組,但翻譯會佔用許多時間。有台灣同修告訴我:她白天上班晚上時間不多,自己還不太會勸退,沒辦法好好幫越南同修,想自己多練習打電話。後來有位同修交流她每天特別提早上平台,幫越南同修學習講真相材料,因為看到越南同修為了救人努力辛苦在學中文。聽了交流,先前不想和越南同修同一組的台灣同修,給我留言:自己不應該有自私的想法,大家都希望越南同修趕快學好中文溶入講真相行列,她應該配合整體。平台上有位越南同修貼來二百多個號碼,讓我幫她銷號,原來她已經勸退了二百多位眾生,我當時好震驚。心想:越南同修能做到,自己懂中文,更應該抓緊時間救度有緣人。

四、向內找平衡好家庭

幾個月來我每天晚上幾乎都準時上平台,這樣一來很少有時間陪先生。先生對我在平台講真相一直都不反對的,我打電話時他就看手機。但最近發現先生對我態度很不好,動不動就罵我,面孔總是很兇惡讓我感覺有點恐怖。當時我沒有向內找,還認為他是看手機受到影響,還責怪他看手機看到性格都變了。直到最近有一天我問他到哪工作,他不高興的說:到你同學家。先生已有一段時間在幫我國小女同學裝潢房子,我說:又去做她的工作喔!先生很不高興的講:人家說為甚麼你老婆都沒跟你來過。我一聽心裏很不高興,說:我為甚麼要去,我忙的時間都不夠用。再說我跟她也沒甚麼交集,她是個喜歡說三道四的人,她信的是其它法門。先生回我:你每天老是坐在電腦前面,修煉一定要這樣嗎?我們一天說幾句話?我當時心性沒守好,就說:你難道不明白我為甚麼修煉嗎?我和女兒身體不好,修煉了才健康你不知道嗎?我今天沒修煉身體能這樣嗎?接著說了很多氣話。

那幾天我們都沒講話。我開始向內找,是啊!我每天晚上都在平台,這陣子我真的很少陪他很少跟他說說話,救人得先救身邊的人。第二天我發自內心關心他,他下班回來我趕緊端了一碗甜點輕聲的問:你回來了餓了吧!先吃碗甜湯等一下就可以吃飯了。現在我儘量上平台前先泡杯茶給先生喝,陪他說說話。現在先生又像以前肯跟我說話了,不會擺一張臉不理人,再看他的臉不兇惡了,說話口氣變好了不罵人了。一開始,心裏還責怪同學跟先生說些有的沒的,我們才會吵架。現在想起來都是常人的想法,還得感謝她呢,自己才能找到不足。

以上是個人的修煉心得體會,不當之處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二零二零年法輪大法台灣修煉心得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