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達到無私的境界需要一個紮實的修煉過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一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一轉眼,修煉已經二十五年了,從對大法的感性認識、到理性認識、再到不斷同化大法,其間由於執著心不放帶來的痛苦,理性認識法後的愉悅和幸福,同化法後的祥和與安定,不斷體悟作為大法弟子的榮幸。一路走來,修煉的體會很多,但又往往不知從何談起,僅舉其中幾個例子與大家交流。

一、正念有多強,法力就展現多大

從閱讀《法輪功》開始,大法「性命雙修」[1]這個特性就在我生命中深深紮下了根,「就從這一點證實大法的美好與超常」這一念從生命的深處發出,從那時起我就堅定了這一念。得法時不到三十歲,雖然沒有想越煉越年輕,返回到二十歲的狀態去,但是可以做到不老,或者說不像常人一樣的老化速度。

剛剛得法的我感到非常幸福,因為我有了一個無所不能的師父,從此不用再為生、老、病、死這些常人無法逃脫的事情而慮而憂,整天喜形於色,周圍的同事都羨慕的說:「你怎麼整天都這麼高興呀?!」我就給他們介紹《轉法輪》,利用午休時間在辦公室放師父講法錄像,有的同事說:「書裏說的太好了,就是太難做到,我可修不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黨迫害大法後,我堅持修煉。儘管心裏時時能感受到邪惡造成的恐怖壓力,但這一念卻從來沒有一絲動搖。

隨著國內經濟形勢的動盪,我們十幾個同事下海開公司,不斷有新人加入,多年後他們知道了我的年齡,跟我說:「我們原以為你比你的那幾個同事都小,沒想到你比他們都大。」我說:「我不只是比他們大一點,有的大四、五歲,有的大七、八歲呢。這都是修煉給我帶來的益處。」還有一個同事好幾次跟我講:「我認識你七、八年了,你的面像似乎沒有改變,一直停留在剛認識時候的那個狀態。」還有一次我跟老總去一個項目溝通工作,對方的負責人說:「好好跟老總學吧,他退休後就是你的了。」我說:「我只比他小三歲,他退休了,我也就到年齡了。」他們都大吃一驚。

現今雖然已年過半百,但經常聽到人們說我看上去像三十多歲的人。

二、以苦為樂

原來的工作基本都是坐辦公室,幾乎沒有體力活。出國後整個生活方式、修煉環境、修煉形式全變了,在項目中全職做義工。由於項目處於創業的初期,基本都是體力活,又髒又累。一個星期上六天班,從上班開始基本沒有休息時間,一天下來手疼、胳膊疼、腰酸,身體沒有一個地方舒服的,第二天早上起來,手指的各個關節都感到腫脹,酸痛。由於在決定留下來那一刻就做好了面對各種困難的準備,所以雖然身體不舒服,但心裏卻是愉悅的,樂呵呵的做著一切。

有些工作存在一定的危險性,同時因為身體的疲勞,反應能力、反應速度都受到影響,經常劃破手了、撞了腿了,砸了腳趾頭了,碰破頭了等等,這類事情經常發生。有一次活動前,一個同修問我:「這次準備過程中幾處受傷了呀?」我樂呵呵的給他展示頭上、胳膊上,腿上的一處處傷疤。

身體的疲勞不算甚麼,一笑就過去了,可是當有了心結以後,身體和心理雙重的壓力就不容易過關了。由於項目的實際情況,有些工作重複做,有的做了錯,錯了拆,拆了再接著做,有的今天搬到這,明天搬到那……拖著疲憊的身體做著這樣的事情,慢慢的產生了一些疑慮:「這麼做事有意義嗎?這跟證實法、救度眾生有關係嗎?這不是在浪費大法弟子的時間嗎?大家都是做義工,哪都缺人,這不就是在浪費大法資源嗎?」

思想上想不通,身體上的痛苦就會被放大,有時候也想:「算了吧,救人的項目那麼多,幹點甚麼不好呀,在這浪費時間?」心性過不去的時候就找同修交流,有的說:「哪個項目都這樣,開始都是這樣的,慢慢就正規起來了。」也有的說:「你應該向密勒日巴學習蓋房子,蓋了拆,拆了蓋,師父讓做甚麼做甚麼。」這些理由都不太能說得通呀。「別的項目走過的彎路還要親自體會一遍,這不是給自己做不好找了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嗎?常人還講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大法弟子這個道理還不懂嗎?」至於密勒日巴吃苦的修煉方式,我們大法可不是這樣修的,大法主要是提高心性,而且那是他師父給他安排的修煉的路。而我們所面對的卻是由於同修考慮不周,沒有計劃,聽不進意見,執著自我等因素造成的,無法相提並論。

由於心結解不開,逐漸生出了一種抱怨,忍受不了的時候就會發洩出來。因為是在一種不理性的狀態,表現的又是惡的東西,自然也就不會有好的結果,不但得不到認可,甚至連同情都得不到。「沒人讓你那麼累呀。」「你這算甚麼苦?以前來的人比你們苦多了。」一下子就像走上了絕路,那真是「勞其筋骨,苦其心志」[1]。沒有別的出路了,只有靜下心來想想自己,修自己了:修煉人不就應該這樣修嗎?舒舒服服的怎麼長功呀?不刺激你的心靈怎麼提高心性呀?你所做的一切不是給別人做,不是給負責人做,也不是給師父做,是給你自己做,那還有甚麼不平衡的呢?想通了,心也就平靜下來了,這個關也就逐漸過去了。

三、放下自我 圓容項目

初進項目感到神聖而驕傲,隨著對項目的熟悉,項目中存在的問題也就逐步顯現在眼前,在國內時那種對大法項目的神聖感遇到了顛覆性的挑戰,與同修交流大多都是說:「看到問題修自己,不要向外看。」同修說的沒有錯,可是覺的在這個事上也許僅僅那麼一點小小的改動,或者提前大家能坐在一起商量一下,許多問題就可能避免了。都只管修自己,誰也不說,讓同樣的問題在未來重複出現,這是對大法項目的不負責呀。

師父講法中告訴我們:「這個私貫穿很高層次。過去的修煉人說:「我在幹甚麼」,「我要幹甚麼」,「我想得到甚麼」,「我在修煉」,「我要成佛」,「我想要達到甚麼」,其實都沒有離開那個私。而我要你們能夠做到的是真正純正的,無私的,真正的正法正覺的圓滿,才能達到永遠不滅。」[2]

我個人理解:大法項目中的大法弟子碰到問題不應只是站在個人修煉的角度修自己,那也是舊宇宙私的特性表現,而是應該站在對項目發展有利的角度思考問題和做出抉擇。

真正達到無私的境界需要一個紮實的修煉過程,在不同境界中都會有不同的執著心表現出來。有時候想:「自己還沒有修到那個層次,善心不夠,還是不說為好。」可是又想:「師父讓你看到就是要你指出來?你是為了項目負責,不是為了證實自己,即使沒有那麼大的善心,也會起到應有的作用。因為你的心是正的。」

在這個修煉過程中,不斷的碰壁,不斷的思考,不斷的向內找,逐漸明白了這一切都是師父有序的安排。把這樣一群不同年齡段,不同生活閱歷,不同思維模式,不同性格的修煉人放在一起,就是利用各自的特點,互相碰撞,暴露出各自的執著,如果大家都能利用這個機會好好修自己,不但可以使每個人都能功成圓滿,項目也會做的非常好,不辱作為大法弟子這個神聖稱號的使命。每個大法弟子都代表著自己的體系,也許生命各自的特點就是那一個體系的特點,不可能人人都一樣的。修煉過程中的矛盾和不足就是我們互相的在成就著對方,我們應該互相包容,相互圓容。

跳出私的框框,視野一下子打開很多,就像看到一個大戲的舞台,一切都在有序的上演,不用執著自己的所悟,不用執著非要看到甚麼結果,把心放平,該說就說,沒有了背後人的那些顧慮,結果好就有好的理由,結果不好就有不好的原因,做而無求,那種超脫的境界太美好的。只是這種美好的感受太短暫,在以後的修煉路上要更加精進,努力達到時時保持這個狀態。

自己的一點認識,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瑞士法會講法》

(二零二一年紐約橙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