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心志勞體膚 修煉中師尊一路保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六月五日】

尊敬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來到新時代印刷廠工作有兩年半時間了,記得當時同修打了三個電話問我有沒有時間,說印刷廠很需要人幫忙,只做三個月就可以。我的印象中印刷廠就是和油墨打交道的,不適合我,但又想到是大法項目,剛好有時間,做三個月而已,就答應了。

那時上夜班,做了第一天,我覺的別說三個月,能做三天就不錯了。近一百分貝的噪音,到處是油墨味和紙塵,高溫的車間,機器上似乎都能烤熟雞蛋。從原來很優越的工作、生活環境中出來,感覺很不適應。交通又不方便,我要走路15分鐘到地鐵站,坐到一個地方再走去搭同修的車上班。每天來回四個小時在路上,凌晨四點在漆黑的小路上走回家,有時突然蹦到面前一個流浪漢問句早上好,嚇你一大跳。尤其颳風下雨時更難。我有點打退堂鼓了,但是答應同修做三個月了,要誠信,先堅持吧。沒想到這一來就走不了了。

在我第一次參加印刷廠集體學法時,在學法室看到師父莊嚴的大法像,感覺衝我笑的是那樣的開心,笑容中透著無限的慈悲與期望。我從沒見過這樣的場景,兩個小時下來,我時不時望向師父的大法像,心中一遍遍對師父說:弟子一定會做好。聽同修說:這裏可是個修煉的好地方,大熔爐,煉金剛的地方。確實,我真正的體會到了為甚麼這是一個修煉的好地方。

1、體會「苦其心志」[1]

兩年來,我走過了我修煉中最艱難的路。每次過關中,我幾乎是明白的一面說:這就是修煉。人的一面又想:何必為難自己呢,天涯何處無芳草。可是每次當我要逃避時,慈悲的師尊看我不悟,就一次次的點化於我。

剛來沒多久,我在版房製版,同修突然拿一堆文件來說我不應該那麼做,一頭霧水的我不知道發生了甚麼,後來發現那和我一點關係也沒有。我想:剛來就這樣,以後這日子可怎麼過呀?我製好版,準備送版下去,站在二樓電梯往下看,下面一片繁忙景象,看到一個很不起眼的老員工,汗流浹背爭分奪秒的在機器旁忙碌著,我心中一下升起莫名的感動。這些同修不求名,不為利,不知在這裏堅持了多少個春秋,相比之下突然感覺自己是那麼渺小,怎麼一點委曲都受不得。

半年後,我崗位變動,突然要負責很多事情,其中一項是我每週要安排訂戶報紙打完地址按時發走。公司突然人手不夠,我只好自己去做,但是又被說為甚麼要自己幹,是讓你幹這個的嗎?找人啊。我說:我不認識甚麼人,在這裏十幾年的同修都找不到人,何況我一個新來的呢。心中不免產生了怨氣。

我發現每遇到問題時我容易陷入常人對錯的理中,用常人的理來衡量修煉中遇到的問題和心性關。我也在向內找,是有爭鬥心、歡喜心、證實自我的心在作怪嗎?可是每次都不願意放下那個常人對錯的理。我計算工時、產能、損耗、人員配置、合理安排生產,改良一些工作方式,每月節約上萬元,產量翻了幾倍,一年下來數目可觀。我提到這個問題,但是過了幾天同修說了一句我認為很有否定意味的話,讓我覺的很委曲。我當時沒說甚麼。可是同修又重複了兩遍,我就忍不住了。就像《轉法輪》中說的,「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2]回家後我給同修發個信息,意思是我認為這個成效是顯而易見的。同修回我的信息說不是那個意思,是我誤會了。我突然悟到,同修無心的話對我卻如雷貫耳,因為衝擊到了我的證實自我的心,認為自己做出了成績,愛聽好聽的。其實,我們的能力是師父給的,我是在貪天功為己功了。我的生命都是大法給的,否則修煉前的病可能早已奪走了我的生命。

我在想為甚麼我遇到不如自己心意的事,不是嘮叨一些不修口的話就是想離開,一遇到問題不想提升,動不動就想逃避,繞開。為甚麼我做事總是要分個對錯呢?這不但傷害自己也傷害同修。

師父說:「不要爭來爭去的,不要強調誰對誰錯的。有的人總是強調自己對,你對了、你沒錯,又怎麼樣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嗎?用人心強調對錯,這本身就是錯的,因為你是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要求別人。在神來看一個修煉人在世間,你的對和錯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執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煉中你怎麼樣去掉人心的執著才重要。」[3]

去年初我感覺自己又站在了去留的十字路口,心裏對自己說:把這關繞過去吧。剛好那天參加布魯克林遊行,我在路邊正張望時,遠遠看見一位久未謀面,沒有甚麼聯繫的同修向我走來,她笑呵呵的和我打招呼,問我:「還好嗎?」我嘆口氣說了句:「還行吧。」她突然抱住我在我耳邊說:「甚麼也別說,我甚麼都知道,師父在成就你,一定要堅持,堅持。」就像背詩一樣。我一下就明白了是師父借她的口點化我,但是人的一面又想「你知道甚麼呀?」剛要說話,想說說心中的委屈,但是她還沒等我說,放開我笑著揮揮手就走了。

我愣愣的站在那裏,腦海裏不斷的迴響著她的話,我明白的那面一個勁兒告訴我,師父在借她的口點化我。我心裏很難過,淚眼朦朧的望著前方,她的話不斷的迴響在我腦海中。我又讓師父操心了,我明白了,我又該提升了。甚麼關難都不能繞過去的。

回來後不久,我仍然感覺處處都是坎。我感覺自己無能為力,再一次想離開,這時師父又出現在我的夢中:在一排長長的桌上每人跟前放一個碟子準備開飯,廠裏同修都坐在師父身邊,我一個人很失落的躲在遠遠最邊的一張桌上,師父突然讓同修把我的桌子搬在師父對面,我和師父變成了相向而坐。我就和師父說了一句:「師父,我實在沒有力氣了。」在夢中師父就鼓勵我。我開心的醒了。夢中那句透著師父無限慈悲的話語深深的印在了我內心深處,在疫情最嚴重期間,在我最艱難的時刻一直鼓勵著我堅持下去,我能做到,因為我有師父。

後來發生了很多事情,有時候就是感覺非常直白的衝著我的執著心而來,看我怎麼對待。現在我已經走過來了,那是經過了多少次刻骨銘心的關關卡卡走過來的。一次次的讓師父為我操心,不斷的點化我,在修煉的路上就像父母扶著學走路的孩子一樣一步一步。我就不能跑起來嗎?能,一定能!

2、疫情中的堅守

去年三月底,我們開始印肺炎特刊,據說,每一次有重大印刷任務時都會受到方方面面的邪惡干擾,總有這樣那樣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我知道我們需要突破重重阻力。就在印刷任務最繁重的時候,同修們出現了病業狀態。但是我想特刊決不能耽誤,項目負責人同修經常說:我們是最後一道關,前面多少同修的努力,不能毀在了我們這裏。這句話對我印象太深刻了。我知道,我們的報紙是消滅邪惡的利劍和救度眾生的真相,也是生命得救的希望。幾個負責同修都請假了,而工作量卻翻了幾倍,所有工作幾乎都落在我一個人身上。我們三班倒不停的印,我要協調和處理所有的生產任務,人員調配,成本核算、各工序和各部門的銜接、機器的小毛小病、交貨期等等,小到哪個同修沒車坐了,哪個同修沒飯吃了,誰心情不好了。

白班連著夜班一起上,回家洗個澡睡三個來小時,再回來工作,腦力加體力,高分貝的噪音車間中,天天喊著說話嗓子也啞了,人員不夠我又不得不去頂班。那天有事需要確認,給有關同修打電話發信息都不回,我的生氣、委屈一股腦上來了,再加上學法、煉功也跟不上,身體累到了極點,每天十七八個小時,像個上滿發條的陀螺一樣不能停下來,因為站的走的太多,雙腳又腫又痛穿鞋都困難,飢一頓飽一頓的,有時一天也顧不上喝杯水,飲水機就在樓道,每次經過我還對自己說:大禹三過家門而不入,我三過飲水機而不飲。因為我覺的喝水上洗手間太耽誤時間。剛處理好一件事,另一件事已經迫不及待的等著我處理,報紙是有時效性的,我不能等。著急、委曲、又生氣,就想:憑甚麼這麼多的工作落在我一個小女人身上,你們為甚麼不考慮一下我。又餓又渴,傍晚坐在餐廳用水泡點白飯邊吃邊在那掉眼淚,這時進來一個同修問我工作上的事,我覺的很不好意思,說了一句趕緊離開了。我是從來不哭的人,可是現在會累到哭。這時,師父的點化又迴響在耳邊:「師父在成就你,一定要堅持。」

週六那天義工同修來幫打地址,機器總是卡報,我調不好,負責設備的同修調了也不行,我預計打四萬份,最終只做了不到一半。晚上回到家,感覺這種狀態太不對了。我發完正念自己學法,越學心裏越輕鬆。

師父說:「碰到的魔難,心性的考驗,艱苦的修煉,都是在走自己的路,都是在成就著自己。當然啦,成就大法弟子,可不止是個人生命的解脫,大法弟子也不是為了自己來的,身負著救度眾生的使命」[4]

我現在的處境,不就是師父在給我機會在成就我嗎?關鍵的時候不能掉鏈子呀。我一下感覺心裏很輕鬆。週日早上開開心心的回到公司接著帶義工同修打地址時,插報線超常發揮,非常順利,一下打出了四萬多份。第二天早上我看到負責設備的同修在維修插報線,我問他:「機器好好的,你在弄甚麼呢?」他說:「這個口沒皮帶,安皮帶啊。」我驚奇的問:「沒皮帶?那我昨天就用的這個口,四萬份報紙是怎麼打出來的?」他也笑了,說:「我哪知道啊。」我一下明白了,是師父,是師父看到弟子有些許的提升,是師父在幫助我、鼓勵我。

還有一次,我想把一切安排好就早點回家,實在太累了,當時心裏還挺高興,但是12點在辦公室發正念時,一個同修打電話來說他白天沒休息好,想要提前回去休息,讓我找人代他的班。我當時心裏很難過,心想:你才上了一個小時班就想回去,你白天不上班的時候不休息,怨誰?半夜了,我哪裏找人去啊。我去頂吧,真的感覺身體已經到了極限,我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再來一個通宵。我賭氣的回了條信息:好,你走吧,我來頂。但是我明白的那一面在告訴我:考驗又來了,我這樣的心態是為私的,我沒有替他著想。

師父告訴我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5]

師父讓我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想到這,心裏很慚愧剛才的想法。我放下了那顆考慮自己的私心,放下了那個怨,不再賭氣,去頂他的班,當往機器前一站的那一刻,突然全身輕鬆無比,我還以為自己累過頭了,是幻覺,是不是麻木了,要暈了。但體會了一下,根本不是,我很驚喜那神清氣爽的感覺,是師父看我悟對了,把我累的物質瞬間拿掉了。機旁的同修問我:你還行嗎?我說:行,沒事。

我們印的每一份真相報紙都是一個生命得救的希望。在末世最後的救度中,我們不能因為自己的私心,耽誤了眾生的得救。在我滿身疲憊迎著朝陽下班時,我多少次的問自己還能堅持下去嗎?我想到了夢中師父對我說的鼓勵的話,我的答案是肯定的;我想到了印刷廠全體同修們的通力配合和對我的支持,我的答案是肯定的;有同修看到我天天吃方便麵,早上帶碗精心製作的肉粥給我;有同修說她帶來蛋糕,那朵最漂亮的花留給我;有同修製作了精美的點心,專門用錫紙包好留給我;有同修關心的讓別人不要再叫我了,因為我已經很累了……每一樁每一件都讓我十分感動,永生難忘。在師尊的加持下,在媒體和印刷廠全體同修及義工同修的共同努力下,幾千萬份的真相報紙按時送到了千家萬戶手中。謝謝師尊,謝謝我的好同修。

師父說:「無論你們再忙,都不能忽視了學法。這是走向圓滿與做好大法工作的根本保證。」[6]師父一再強調要我們學好法。我要修好自己,學法煉功一定要跟上,我為了時刻警醒自己,每天自己登記學法、煉功和發正念情況,最基本要做到學一講《轉法輪》、四個整點發正念和煉完五套功法,一週兩次參加集體學法,如果有落下的就儘量補上,但是發現還是有時沒做好。

結束語

在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路上,我時時刻刻感受到師尊就在我身邊看護著保護著我,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在翻譯《轉法輪》時,多少次,很精確的詞彙,會突然從我口中說出,同修驚奇的說:就是這個詞,你是怎麼想起來的?在漆黑的胡同中發完真相資料後,停著的無人車車燈突然亮了,為我照亮了前方的路;在半夜做完資料後,自來水管中刺骨的冰水突然變成了熱水,當我們洗完澡後熱水又自動停了;在洪法的路上,彩虹隨行二三百公里將我們圍在中間……一樁樁一件件,讓我時時刻刻感受到師尊的慈悲看護。

回顧19年的修煉歷程,經歷了風風雨雨的我在師尊的保護下一路走來,是師尊在成就我,給我鋪就了回天的路,每每想起這些,用盡我的一切都無以報答師恩一二。我知道我離師父的要求還有很大的差距,我會在有限的時間裏做好,兌現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誓約,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不負眾生的期望。

千言萬語,道不盡對師尊的感恩,在此請讓我再衷心的說一句:「師父,謝謝您!」

謝謝師父!

謝謝大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二年美國首都國際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致北歐法會全體學員〉

(二零二一年大紀元新唐人媒體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