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事中修一思一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六月一日】

偉大的師尊好!
同修們好!

我是一九九六年初通過父母介紹開始修煉大法的。我從小就像豆芽菜一樣弱不禁風,經常發燒、牙疼、太陽一曬就暈倒,整日有氣無力的,修煉後,這些症狀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不見了,成為單位同齡人中少有的無病一身輕的人。周圍朋友都知道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就說,我們沒接觸過法輪功,但看到你的身體越來越好,就知道這個功法好。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我也經歷了被舉報,被非法提審、監聽、監控,撤職等等。一路磕磕絆絆走過來,有得法的欣喜,有提高的愉悅,有過關的痛苦,有高壓下的思索,有救人的急迫,隨著正法形勢的推進,步步如履薄冰,無時無刻不在師尊的保護下,走到今天。二零一八年偶然的機會,我們一家來到美國,一步邁進位於橙縣的一個基地項目,後來因為需要,又到另一個新的項目。我就把這兩年多來在項目中修煉的點滴體會向師尊彙報,與同修們交流。

剛到紐約加入一個新的項目,面臨的是對荒廢多年的屋舍、場地的歸整,垃圾舊物的清理等工作,從過去常年坐辦公室,只動口不動手,一下成為純體力勞動者,從心理、體力上都面臨著很大的考驗。髒、苦、累、冷、熱等方面都突破了很多難關,在心性上提高了不少,大概有半年時間渾身疼,有一段時間整個後背疼到晚上睡覺翻不了身,每天都需要咬牙堅持,當這些業力消下去之後,換來了一身輕,身體也有勁了,幹甚麼活也不發怵了,才開始享受在這裏做的每一件事情,認真體會在一點一滴修煉中提高後的快樂。

一、不生貪念

有一段時間,我負責工具庫房管理,除了把原來破舊沉積的庫房清整、粉刷、搬運、歸類、登記整理外,我還到雜貨裏、垃圾堆裏找釘子和可用的配件等等。當時我家剛搬家,四壁空空,一切從頭開始,即使找個掛東西的哪怕生鏽的釘子都沒有。在美國,買釘子不僅貴還不能單個買。而我在庫房,無論地上、角落裏、垃圾堆裏,隨處可見,到處都是。有時我在想,要不是我這樣一點一點一根一根的刨來刨去,找來揀去的,不定多少釘子埋身土壤,或當垃圾扔掉了。但我時時提醒自己:古人都講「路不拾遺」,何況我們是大法弟子,做著這麼殊勝的正法事業,我們的一思一念宇宙之中皆有記載,我們的所作所為都要留給後世,絕不能生出一絲貪念,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不能有絲毫混淆。在這一點上要求自己始終守住心性。

二、去除顯示心

當我把大陸的社會地位,較好的經濟條件,舒適的工作全都放下,決定留下來的時候,我以為自己是把名、利放下了,同時覺的在這裏不會有甚麼讓我修的名和利了。可那種後天形成的觀念、物質依然存在,時有表現。

剛參加這個項目工作的時候,幹的都是髒活、累活。當自己一身污濁一身疲憊或者一個人在某個角落幹活的時候,時不時會冒出一念:怎麼也沒人看見呀?看我多辛苦,看我幹的多不容易?這種明顯的顯示心倒是很輕易被察覺,正念排除比較簡單。還有一些隱蔽的顯示心時不時冒出來。

有一次,負責人讓我出一組數據,我很快就完成了,匆忙送過去,她人沒在,就想快點讓她知道,好像是為工作負責,其實隱隱意識到自己有一種想讓人認為辦事效率高的顯示心理。直到中午吃飯時我跟她才碰面並告訴她,她說:「弄出來了,太好了!」我張嘴就想說:早就做好了。馬上意識到自己的顯示心在往外冒,就忍回去了。

還有,平時與同修聊起來,會說:「你不知道,我們剛來時幹的那些活,每天受的那些罪。」話裏話外都是:「你們吃的這點苦算甚麼?」其實在我們之前來的同修才是真吃苦,而我吃的這點苦才真的不算甚麼。

有一次我還和先生同修在無意中說起:「你說這各個項目,最開始的時候又苦又難又沒收入也沒幾個人,等做起來了,環境好了,收入也有了,人們也都進來了。」他說:「聽你這話好像心裏還有點不平衡的意思,每個人都有自己不同時期的使命,都是為自己做的,怎麼還有這種想法呢?」我想:是啊,前期的努力,不就是為了把項目做起來嗎?不就是想讓更多的人走進項目嗎?大家的收入不是越多越好嗎?我們不就是要證實法嗎?雖然說著好像無心,但背後有不正的觀念才會說出這樣的話,還是顯示心、妒嫉心在作怪。

前一段時間與一位青年同修交流時,她說:「我們過去跳舞的時候,有的人動作做不好,就拼命的練,比誰都刻苦,但最終做出來依然不準確,因為她就沒按正確的練。有的人做的不到位,靜下心來好好想想,問題出在哪,怎樣才是對的,然後再去練,不用太費力,就達到標準了。」她說的話對我很有觸動。我們在項目裏做著證實法和救人的事,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不在法上,又怎麼能證實法呢?思想不純淨,做出來的事怎麼有力度救人呢?所以在項目中隨時要查找自己的問題,歸正到法上來,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完成救人的使命。

三、改變思維方式,去除後天觀念

在項目中,我和同修們之間,能敞開心扉,坦坦蕩蕩的交流,也走過了一段修煉路程。

剛從大陸出來時,人與人之間的那種防範、揣測、隱晦等思維習慣,我多少都存在。並且一來美國,就聽同修說:「在西方社會,人與人之間都很友善,不會去說別人甚麼,最多就是點到為止,既不像大陸那樣說話極端,也沒有那麼大的承受力。」所以當我看到周圍同修有做的不對的地方也不說,有時明知道她說的不在法上,偶爾還會隨聲附和,維護人與人之間的所謂友好相處,避免產生矛盾、隔閡,把老好人和修「善、忍」混淆不清。

當同修指出我人情的東西太多時,自己能感覺到確實是有問題。師父說:「你是大法弟子,誰有問題你看到了不說,對他也不好。」[1]可我還是不知怎麼突破,覺的自己只要一說,就像批評人家,人家接受不了,弄的自己還很難堪。

有一次,聽到一位同修指出另一位同修的說法不當時,很平和,很到位,問題指出來了,也沒使對方難堪,對方還很高興的接受並道謝。我就細細體會,同修怎麼能說的那麼純淨,而我卻不行呢?深究一下自己的思維過程,往往是這樣:當第一次看到同修的問題時,以為同修偶爾會有這種表現;再碰到一次,就帶上了觀念,噢!他原來是這個樣子;再碰到一次,便有了成見,覺的他就是這樣;當他一犯再犯時就帶了情緒,他怎麼可以這樣?到這一步時,再去給同修指出問題,背後已經帶了很多東西,再加上自己又為了不表現出成見,儘量不帶情緒,所以說話就變的閃爍其詞。

師父說:「只是常人社會的人往往告訴別人好事的時候也帶著自己的觀念,甚至於有怕自己受損失,維護自己的那個心理。有許許多多方面的東西摻在裏面,所以講出的話,聽起來就不是味了,就不純了,往往還帶有情緒。如果你真的發自善心,沒有任何個人的觀念摻在裏面,你講出的話真的會感動人。」[2]我一點點的體察這些不純淨的東西是怎樣形成並存在著,不斷的去除,儘量不讓自己對人或事形成觀念,只是就事說事,慢慢的整個人變的越來越簡單。

在哪些問題上該說哪些問題上不該說,我也經歷了修煉過程。

有位同修經常對我說話很不客氣,指派、指使,「去,你去幹甚麼去!」我心裏就有些不舒服,尤其當著其他人的時候,雖然我面帶笑容,儘量配合,可心裏彆扭。

有同修對我說:「她對你說話太過分了吧!」我知道這些都是衝著我的心來的,還是應該向內找修自己。時間長了,不太去感受同修的語氣了。反倒又想:同修是不是不知道修自己呀?是不是該給同修指出來呀?與先生交流,他說:「她對你這樣說話影響整體項目了嗎?對別人造成影響了嗎?」我說:「沒有。」他說:「那就是讓你修的唄!」我覺的有道理。

當我不再被帶動的時候,慢慢感覺到, 同修可能根本就沒有意識去這樣對我說話,其他人可能也不會聽出甚麼,只是我有那顆不願意聽不好聽的話的因素在,所以才覺的刺耳,都是用來提高自己心性的,這樣才能魔煉出自己不被他人情緒、語氣帶動的意志,才能靜下心來,聽到最實質的內容,才會具備更大的智慧透過表面看本質。

能和同修們敞開心扉交流使我受益匪淺,交流中同修指出我下定義式的說話方式,給了我挖根、轉變、提高的機會。

比如說:看到同修說話口氣比較硬,就認為她不善,交流時上來就會說:「你不善,和同修說話很強硬。」而不是說,「你說話口氣柔和一些會更好。」看到同修有黨文化中的表現,上來先說:「你黨文化很嚴重。」原來認為這是說話方式的問題,後來才逐步意識到是思維方式的問題,不是希望同修在現有基礎上如何更好,而是先告訴同修你有多麼不好,就有了不善的因素。這就達不到師父說的:「我們講善心,用善心去對待別人。」[2]而自己帶著這種思維方式,怎麼能有善意呢?

還有一種表現,就是對自己經歷過的事情,往往根據經驗判斷、推論,認為事情發展就一定是這樣的,把結果定在那裏。師父說:「這麼說吧,你如果要是帶了一定能量,你講出的話要起作用的。不是那麼回事,也給人家說成那麼回事了,那麼你可能就做了壞事了。」[3]

雖然這些後天形成的意識、觀念,不容易覺察,但只有挖根找到它,才能更有針對性的去修。只有去除後天形成的思維框架和方式,才能返本歸真,顯露出真我,才能自然生成善的語言,善的行為。

去年十月份我到另一個項目的庫房工作。

有一次,負責推廣的同修借了十幾件物品去做市場調查。過了一段時間沒拿回來。這邊的同修就說一定要催,不催她就忘了,拿走不還可不行。那邊的同修說,你們不能總催,催的這邊就不好做工作了,走了程序就行了。

我當時想,一邊說讓催,一邊說不讓催,那怎麼辦呢?想想還是從修煉的角度衡量怎麼辦吧?「催」是對庫房管理負責任,但有不為對方著想和不能很好的配合對方工作的因素,「不催」是對庫房管理的不太負責任,走完程序就萬事大吉了,並且看對方確實存在因為忙容易忘記事情的情況,那我想:對人對事既負責又配合的態度,應該是過一段時間就提醒同修一下,請她自己把握進度和時間。

這件事雖小,看起來也很簡單,但對我來說,不是只思考怎麼解決問題,而是學會用修煉人「真、善、忍」的標準衡量自己的一言一行,這是一次修煉體悟的過程。

不知不覺來美國已經快三年的時間了,一心一意做著項目的事情,盼望我們的項目發展的更好,救更多的眾生;盼望我們能為當地社區提供更多的服務,拉近周圍居民與我們的關係,更好的講真相,證實法;盼望著我們的項目快速發展,把傳統文化傳遞出去,使更多人得度。

我們基地的每個角落,處處留下同修們的付出和努力。看到大法弟子們把原來的一片廢墟慢慢變的這樣生機盎然,並使他逐漸的在步入法正人間時期發揮更大的作用,我作為其中的一個微粒子感到責任重大,同時感到欣慰和自豪!

以上交流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懇請同修們慈悲指正!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們!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加坡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二零二一年紐約橙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