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坐腿下滑的警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四日】好像是從今年年初起,我雙盤打坐剛坐一會兒腿就滑下來了。我也找過自己還有哪些執著心未修去,但打坐腿下滑的現象一直沒有明顯好轉。功還是要煉的,那就用褲子把腿綁住吧。

半個月前的一天,我在明慧網上看到了同修的一篇交流文章:《讀<關於各類軟件的提醒、交流>的一點淺見》,這篇文章寫的很好,讀後很有感觸。

雖然我的微信、支付寶早都卸載了,但仍保留了淘寶網,自以為沒啥事,抱著自己的無知,一直捨不得卸載。

為了方便,我還用其它的聊天軟件和遠方的女兒聯繫。軟件被攔截了,就又找其它的。找的過程中,覺的還是有些不妥,這才決定還是直接打電話或用手機發短信與女兒聯繫。可淘寶網就是不捨,看完上面那篇同修的交流文章,我馬上卸載了淘寶網。

當天早上煉第五套功法時我忘記了綁腿。煉完了,我才發現困擾已久的打坐腿下滑的現象沒有出現,正常了,直到今天都很正常。想想這兩天沒做過、也沒發生過甚麼事,只是卸載了淘寶網而已。沒想到卸載淘寶網竟有如此的反應。這事告訴我:在修煉的路上,師父叫做甚麼都是有原因的,作為弟子就是要不折不扣的照做!

師尊說:「真正修煉的事情是全憑你這顆心去修的,只要你能夠修,只要你能夠踏踏實實的堅定的修下去,我們就把你當作弟子帶,不這樣對待都不行的。」[1]

何為「踏踏實實」?我認為就是要老老實實的、百分之百的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我向內找,看到有自以為是的心,自我方便的利益之心。看起來是我的腿在下滑,其實是修煉在下滑了。

我身邊有的同修還在用微信。有的同修說:「就用吧,沒事的」;有的說:「就是幾個家人,沒有關係」;有的說:「工作需要」,等等。我想,這是不是在逃避?對自己對修煉不負責?有時我與同修交流自己卸載微信的過程,這就是自己實修的過程。

過程中,也著實觸及自己。單位的工作,都是在微信群裏通知、彙報。幾經衡量,我還是按照明慧網的要求卸載了微信。我被部門經理批評、訓斥,但是無論他咋說,我就是不說話,不還原微信,他也就不再追究了。

我原來所在的單位是上市公司。後來我被調到下級小公司,自以為可以不為微信煩惱了。誰知,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爆發被關在家裏時,經理打電話要求人人都要在微信裏回覆健康狀況。我說:「我沒用微信。」她說:「不行,必須要用。」口氣咄咄逼人。當時我沒有和她硬頂,只是平和的說:「我也很苦惱,可我沒有辦法,我不能用微信。」沉默了些許,經理說:「算了,上班再說吧。」

我是個部門負責人,與本地及區域內的各條線都要經常聯繫,開會多,通知多,工作要求也多,沒有微信看起來的確不方便。每次我的領導換人,我都要經歷一場「微信風波」,但是我都走過來了。現在我的微信角色,由我的領導兼任了。

有一次,區域線條經理來檢查工作,不相信我不用微信。他問我:「和家人用嗎?」我說:「不用。」他拿過我的手機看了看,確實沒有微信,他也就不說甚麼了。自己的心堅定了,難題就解決了。

與同修交流這些,我是想說:因修煉大法在工作中遇到的各種不公與苛刻對待我們都挺過來了,很多同修已經退休在家,僅僅為了和家人聯繫方便,就寧可不去維護修煉環境的安全,寧可在修煉中打馬虎眼,也非得堅持使用那個隨時對你盯梢的微信嗎?同修,你的心裏踏實嗎?

還有不注意手機安全的。有的老年同修在電話中啥都說:「誰誰誰是做啥的……」「誰誰咋還沒有給我們送《明慧週刊》?」你告訴她注意安全,她就大言不慚的說:「沒事,正念正行。」儘管有時是無意的,可這是不是不理智啊?請問:你在電話上甚麼都說,那些冒著風險做事的同修的安全咋辦呢?中國大陸的情況是複雜的,我們還是把同修的安全看得比自己的安全更重要些吧,這才是正念。

請指正,謝謝!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