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麻煩中學會了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六日】二零零一年,我在手機市場內租了一個攤位賣手機。當時我悟到這是師父安排的:一是,我在這裏可以幫同修買講真相用的手機卡;二是,能夠維持自己的生活。我是農村戶口,沒有養老金。

為了走正修煉的路,我給自己下了一個規定:凡是同修用或證實法上用,我絕不掙同修一分錢。如果是同修的家屬或同修的親朋好友,每部手機加二十元到五十元不等。我這樣收費,是因為有一年的售後服務費(手機保修一年),還有我的租賃攤位的費用。

一、內疚

我自己租攤位幹了一年後,我對面攤位的大姐主動要和我合租一個攤位,說我人很善良,咱倆合夥幹吧。因為合租攤位省錢,我就同意了。

她的親戚和朋友來買手機,她都加錢。同修來買,我不加錢,她就不高興。所以後來同修再來買甚麼,我就從自己的手裏拿錢給補上。如買卡,我就添五至十元、買手機,我就添二十至五十元不等。根據手機的價格,貴的,我就添五十或四十元,便宜的,我就添二十至三十元。

這件事我還不能讓同修知道,怕同修以後不來找我。我就是想讓同修省點錢,同時也怕同修上當。因為同修去常人的攤位買,都得花高價。同修都很善良,不會講價。有的年輕業主加價更高,都加幾百元,高檔手機甚至加上千元的都有。有的還賣翻新貨,等等。

有一天,一位同修的女兒來找我買手機,我知道該同修還在監獄裏被迫害。我問她:「孩子,你想買甚麼樣的?」她說:「想買功能多一點、價格低一點的,一千元左右的。」我說進口品牌的手機功能多,最低都得兩千多元以上,但質量好一些;國產牌的手機價格低,但質量相對來說差一些。她說那就買國產的。我就拿了幾部返修率低一些的國產手機,讓她選。最後她選中了一部價格一千多元的,很滿意的買走了。

大概過了兩個多月,她來找我,說手機出毛病了。當時手機「三包」規定:國產的是十五天包退,三十天包換。手機若有質量問題,在沒有人為損壞的情況下,一年保修。我把批發商促銷員叫來了,促銷員看看手機,又看看收據日期,說過保換期了,只能返廠保修。同修女兒沒說甚麼就走了,促銷員就把手機拿走返廠了。

返廠回來後,沒用多長時間,手機又出毛病了。這次,是同修女兒和她老姨(同修)一起來的。一進店門,她老姨就說我騙孩子,賣她質量不好的破手機,必須退貨,不要了。當時因為我孩子在醫院做闌尾炎手術,我沒在店裏,是我外甥女接待她們的。我外甥女說:已過包退、包換期了,我們說了不算,只能和批發商溝通。我外甥女好說歹說,她們留下手機走了。

兩天後,我來店裏,我外甥女和我說了此事。當時,我很生氣,心想:還是同修呢,怎麼這麼做事?手機也不是我製造的。手機有毛病是正常的,誰趕上,誰「點背」。轉念又一想:這不對呀,師父教我們遇事為他人著想。我穩了穩心,對我外甥女說:「這女孩的媽媽還在監獄裏被迫害,家裏經濟條件也不好,買一部手機不容易。和批發商好好說一說,把手機退了吧。」我外甥女說:「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得經過市級到省級批發商。只有省級的才能和廠家溝通,都是按三包政策走的,很難。」

後來,外甥女費了很多周折,找人說情,用了近一個月的時間,廠家才同意退貨,但只能退四百元錢。當時我考慮同修還在被迫害,她家庭條件也不好,我就自己拿出三百元(那時我剛借錢買完房子),加上廠家退的四百元錢,共七百元錢。我跟孩子說:「這七百元錢能買一部諾基亞,雖然功能少,只能接打電話和發短信,但質量比較好,你自己去買吧。」

之後沒多久,我看到幾個同修來到手機店外邊,不進來。我就主動出去問她們買甚麼,同修都不願意理我,我不知是怎麼回事。後來一協調同修又來找我,給同修代買手機卡,我就和她說了此事。協調同修說,那孩子的老姨和她聊過此事。協調同修當時向孩子老姨解釋:「不像你說的那樣。我經常找她(指我)給同修代買手機卡、電池,她一分錢不掙,都是批發價。」後來我想,同修願意怎麼說就怎麼說吧,師父知道我的心就行了。

現在想起這事,我心裏很內疚:為甚麼當時不再拿出五百元給孩子退全款。我當時還覺的自己做的挺好的。現在我向內找:是利益心太重了,是為私為我的心。當時應該多替孩子想一想,幾個月就損失幾百元,母親還在被迫害,孩子心裏得多麼不好受啊!真對不起同修和她的女兒,我自己覺的非常內疚和遺憾。

二、去為私的殼

二零一一年,我離開了手機市場。但有的同修還是來找我買手機或手機卡。我記得有一個和我很熟悉的同修讓我給她買手機卡。因當時我沒時間直接去,我給批發手機卡的人打了電話,說:「一會我妹妹去買卡,給個批發價,別加錢。」我讓同修自己去買。結果,她上班沒時間,就讓她公爹去買。

第二天,同修打電話說:「卡買回來了,但不能用。」我給賣卡的人打電話,說得把卡拿去查一查。又給同修打電話,讓她把卡送去查一查。她說她上班,公爹沒在家,還是讓我去。我就很不耐煩的說:「真是麻煩,賣卡還有售後?我沒時間。」說完,就把電話給掛了。

過了一天,上午我在幹活時,突然想起昨天的事。我想:師父讓我們遇事替別人著想,要無私無我。我太自私了,同修上班沒時間,求我辦這點事我都不去,太對不起同修了。悟到這裏,我就想:等會幹完活,我就去給同修打電話,問她卡帶沒帶身上,我上她那兒去取,馬上就給她去辦。

我剛想完,就覺的從頭頂上「唰」的扒下一層殼,當時我眼淚就下來了。我剛這樣一想,師父就給我把這層為私為我、怕麻煩、怨恨心這層殼扒掉了,我身心立刻輕鬆了,有一種天清體透的感覺。我雙手合十:謝謝師父,謝謝師父。弟子修的太差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同修。

通過這件事我向內找:以前賣手機時,有的同修很挑剔,這樣的不行,那樣的也不行;今天買完了,明天又換別樣的。時間長了,我就起了怕麻煩的心,還很生同修的氣,其實也是怨恨心。在這方面我一直沒有向內找,沒有修。時間一長,就形成了很厚的一層殼。師父今天給我破了這層殼,謝謝師父!今後在這方面我一定下決心修好自己。

這事剛過不久,就有一位同修來找我,說她兒子要買手機。我就帶她娘倆直接到批發部去買,最後相中兩款,選了其中一款,交了錢拿走了。第二天上午,同修跟我說:「我兒子想換昨天選中的另一款。」我聽完,剛想埋怨,馬上就意識到了,心裏就說:不對、不對,不要這顆埋怨心。我和同修說:「行,換吧!」我就又帶她娘倆把手機換了。回家後我很高興,今天我會修自己了,謝謝師父!

我還有很多人心沒有徹底修掉,在正法修煉的最後時刻,我一定要修好自己,多救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