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轉方向 修去對丈夫的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三十日】丈夫脾氣火暴,大男子主義,十里八村的人不敢惹,我和他生活就像尋雷記,小心翼翼,一不注意就會引火上身,過的心累,心生怨氣,敢怒不敢言。

修煉後,我知道一切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也許是前世欠他的。他秉性難移,我是修煉人,就按大法的要求,遇事向內找,找自己,改變自己,處處按真、善、忍法理的要求做一個好人。每天在單位完成好工作,回到家就是幹家務,輔導孩子功課,有空就學法,把家裏收拾的井然有序,孩子品學兼優,被評為市級三好學生。丈夫回到家裏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常在朋友、同事面前誇自己的老婆是個賢妻良母。男主外,女主內,丈夫雖然脾氣不好,但講理,義氣,朋友多,好做生意,出手大方顧家,家庭和睦融洽。

大法遭邪黨迫害,丈夫受邪黨謊言矇蔽,聽不進真相,我一講,他就和我翻臉,外面一有風吹草動,他回來不是打就是罵,常常以離婚威脅、趕我出家門。看到大法被誣陷,世人在無知中造罪,心裏很不是滋味,我身為大法弟子不能視而不見,任由謊言毒害世人。我向單位領導講大法真相,丈夫知道後,回來揪住我的頭髮,在我頭上猛打,當時耳朵都聽不見了。我想我是煉功人,師父說:「作為一個煉功人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1]我聽師父的話忍住了,沒和他一般見識。通過學法煉功,聽力很快恢復了正常。

由於邪黨迫害,單位給丈夫施壓,丈夫給我施壓,我是堅定不移修大法,雙方對峙。過後,雖然和丈夫也有溝通:我修大法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鍛煉身體,更好的服務社會、家庭,你是最直接的受益啊!可是由於外界壓力和我的善心不夠,怕心重,講真相不到位,丈夫不完全認可,仍賭氣,時常半夜回家,他說是打麻將,我也不過問,夫妻雙方形成間隔。

兩年前,女兒生孩子,我在女兒那兒住了幾個月,回來後,正趕上退休在家,和丈夫在一起的時間多起來,發現丈夫有許多變化:回到家,大事、小事他不過問,只管抱著手機看,我在他身邊他就將手機扣過來,有時來電話就掛斷,我問他為甚麼不接,他說是廣告,再後來乾脆將手機調成振動,時常半夜回家,說是和朋友打麻將,我信以為真,後來我發現他說謊,就和他坦誠相談,列舉出了他的種種令人不解的舉動,提醒他,可不能幹違背道德、敗壞人倫的壞事,並猜測的問:是不是有第三者介入了,他說只是一個網友,聊聊天,我說正常聊天可以,要有分寸。

直到有一天,在丈夫錢包裏發現一張年輕時尚的女人照片,這一下我守不住了,妒火一下就上來了,當面質問丈夫,這個女人是誰,他說只是一個禮儀小姐,叫幫忙介紹生意,但我不相信。開始了對丈夫的審問,今天去哪裏,和誰在一起吃的飯。車裏為甚麼會有一個類似女人的杯子,這種飲料是誰喝的,開始他還解釋,後來就不理我了。我更著急,就跟在車後面看車向哪個方向去了,搞的丈夫無奈的向女兒訴說:這日子怎麼過。以前丈夫也有過這種事,我知道後和那個女人講大法真相,做人的道理,不能做對不起丈夫和孩子、敗壞人倫害自己的事,勸她三退保平安,她都接受了。並說:「姐,對不起,你這樣做,比打我一頓還難受。」我說我修大法,才有這樣的寬容使我這樣做的。那時正念強,又年輕漂亮,有一個好工作,學大法人品好,知道丈夫在外面是逢場作戲,在過對丈夫的色情關上能很快走過,可現在容顏已褪,又退休在家的我,和一個年輕風華正茂的女人相比,那種落差,使我心裏慌亂、沒底,完全陷入內心憤憤不平、失落、怨恨之中,學法煉功不入心,救人也顧不上了,和女兒訴說,女兒說:出現今天這個情況,你也不能完全怨我爸,你也得找一找你自己。

是啊!我怎麼忘了自己是個修煉人,和人一般見識,他這麼搞,你也這麼搞,你不就跟他一樣了,師父說:「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2]。師父還講:「為甚麼遇到這些問題?都是你自己欠下的業力造成的,我們已經給你消下去無數無數份了。只剩下那麼一點兒分在各個層次之中,為提高你的心性,設的一些魔煉人心、去各種執著心的魔難。這都是你自己的難,我們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讓你過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過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過,想過就能過的去。」[1]對照師父的講法,我悟到:眼下所經歷的這場魔難,是自己的業力造成的,是用來魔煉人心,去各種執著心的魔難,那麼這場魔難到底在去我甚麼心哪?第三者介入而侵佔自己利益的嫉恨心,退休離開單位的失落,本應從家庭中得到彌補,得到的卻是丈夫的背叛與拋棄,心中的那個怨恨,怨恨心。面子上也掛不住,愛面子心。丈夫沒文化、素質低看不起他,自以為是的心。

那麼如何具體對待呢?絕不能把自己當成常人,在各種執著心的驅使下做出不理智的行為,那樣後果不堪設想,要把自己視為一個真正的煉功人,按照師父要求的:「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還有一個問題,在矛盾當中,牽扯一個業力轉化的問題,所以我們在具體對待的時候,應該高姿態,不能像常人一樣。」[1]師父的法在層層、層層化解著我心中對丈夫的怨,內心漸漸平靜下來。

法理雖然明白,可實際過關的時候還是很難把握住,一看見丈夫開車出去,就想回頭看看朝哪個方向去了,是不是又去找小三了,亂猜疑,總把別人往壞處想,這是疑心。師父說:「還有一種人,過去人家說他身上有附體,他自己也感覺有。可是一旦給他拿掉之後,他那個心病去不了,他老是覺的那個狀態還存在,他認為還有,這已經是一種執著心了,叫疑心。久而久之,他自己弄不好還會招來的。你自己得把心放下,根本就不存在了。」[1]我還有自以為是的心,強烈要求別人按照自己的意圖做事的黨文化控制毒素。

魔難中,在不斷的認清這些人心,執著,並在大法法理的指導下,逐步的排斥、抑制著,使自己不斷的在法中歸正,但總覺的去不淨,還有根,那麼是甚麼使我妒嫉、怨恨、猜疑,再深入挖下去是私、自私、太過分強調自己的感受了。別人好了,我就難受,有人侵佔了我的利益我就怨恨,把人往壞處想,猜疑人,做事的基點完全站在自己的利益上去感受,舒服了就好、接受,不舒服了就難受、排斥,這是私、是尖滑。這個私是錯的,它的危害是甚麼呢?師父說:「他越過的好,他越自私,就越想佔有,他越和宇宙的特性相背離,他就走向滅亡。」[1]認清這個私,拋棄它。

要想去掉「私」這個禍根,就要從根本上轉變觀念,按照師父說的:「修煉的人和常人的理是反的,人認為舒服那是好事,大法弟子認為人舒服對提高是壞事,不舒服對提高來講是好事。(鼓掌)這根本觀念你轉變過來沒有?」[3]「然而人來在世上是由因緣決定著人生的路與人生中的得失,怎麼能由著人的觀念決定人生的每一過程呢?所以那些所謂美好的嚮往與願望也就成了永遠也得不到的痛苦執著的追求。」[4]所以只有積善緣,重德行善,吃苦消業、才能得善果,才能使生命得到真正的改善。

這麼多年來,我抱著對丈夫的固有觀念不放,看他缺點多,打擊他的優點,冷落他,站在自己的利益上感受對錯,沒有真正去關心他,在和丈夫的關係上完全看成是人與人之間的傷害與被傷害的關係,沒有把自己當作是修煉人與人的關係,是救度與被救度的關係。使他感受不到修煉人的善和溫暖。師父說:「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1]

認識到這些後,我調轉方向,來了180度的大轉向,按照法的要求,完全站在為他的角度上去考慮問題,情況發生了轉變:比如,丈夫拿包出去了,他肯定上班去了,我就做好可口的飯菜等他回來吃。看他拿酒出去了,就是應酬或談生意了,和人聊聊天,釋放釋放壓力也行。凡事只動善念、正念,當惡念出來時,就一定要把握好自己抑制它、排斥它,不叫它發揮作用。不斷強大正念、正能量場,師父說:「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這個能量越大,甚麼不好的東西都能解體掉。」[5]當看到丈夫半夜回來,我會以關心的口吻和易接受的道理講:注意身體,儘量十一點前入睡,你休息好了,人體就會一天精力充沛。丈夫感受到了我的用心和善,聽進去了,從此不再很晚回來。

當我們按照大法真、善、忍法理指導自己,真正做到:真誠、善良、寬容、忍耐的時候,人世間的一切恩怨情仇就會被更高尚、更美好、更廣闊的洪大慈悲化解,從而使生命擁有更加美好的未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圓滿〉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