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以修煉人的心態面對常人式的矛盾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四日】有很長一段時間同修在背後說我的壞話,最後有意無意的傳到了我的耳朵裏。我當時聽了很氣憤,覺的同修都是站在對自己有利的位置上說我的不是,經常是斷章取義,不顧事實。有時候我氣不過,就跟別的同修講一遍到底是怎麼回事。說完了,就覺的自己理直氣壯,從而暗暗對說我不是的同修更加看不上,同時間隔也逐漸加大。

事情不僅在同修之間傳播,有一些連常人都知道。她們好像抱著為同修憤憤不平的心,碰到我之後就不懷好意的問一些挑撥的話。每次遇到這種情況,我都以常人之心忍受,修的很苦,心裏很煩。總覺的同修說話為了維護自己的顏面,竟說一些不真實的話。

我就這樣一直站在自己有理的位置上,站在常人的位置上,陷於其中不能自拔。這些事情時不時的反映到我的腦海裏,自己就氣的不行,總認為我就是有理。這些思想業力整天攪的我心情壓抑。

我也產生了疑心,感覺只要有人看我不順眼,就覺的是同修跟別人又說我甚麼了。事情攪的我心煩意亂,感覺都要抑鬱了,這時我才想起來求師父。我就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啊,我該怎麼辦呢?我不想老在這一個層次中呆著呀,我該怎麼對待這些事情呢?

之後有一天,我做了個夢。夢裏一個房間,有個打扮時尚的女人,一副很委屈的樣子跟我說,她自己怎麼辛苦做事,反倒被別人冤枉。我當時就好心勸慰她,不要難過。我話才說了沒兩句,突然外面一輛車的門打開,下來一個警察怒氣沖沖的大步走來。隨即這個女的順手就指我,還說:「是她!」我還沒來得及解釋自己,也不知道發生了甚麼,這個警察拿著手槍指著我的頭就要開火。我兩眼一閉,感覺自己跪在地上,沒有一點思想壓力,心裏說:「求師父安排吧。」

等我睜開眼睛的時候夢就醒了。槍口頂著腦袋的感覺太真實了。或許我不該去跟別人解釋甚麼,或者別人說我的話也不該去執著。越在乎這些東西,就是給這些不好的東西空間存活,它就越表現給我看,我就越被它們攪擾。我對它們的反感反而加重了自己的思想業力,更加造成不能入心學法,惡性循環。後來再想起這些事情,我告訴自己:是自己的業力造成的別人對自己不好,要像夢裏的自己那樣不動心。

有天聽到「明慧小弟子園地」裏讀到師父的詩詞《洪吟三》〈少辯〉:

「少辯
如遇強辯勿爭言
向內找因是修煉
越想解釋心越重
坦蕩無執出明見」

我明白了最重要的還是要向內找。

接下來又發生幾件事,也是同一件事情的情況,表述的完全相反。雖然事情的真實與否與我沒有關係,但在聽同修敘述的時候,我意識到我的觀念是:我要求別人說的是真實的,否則我就看不上。

師父說:「你們從現在開始也是這樣,不管你對和不對,這個問題對一個修煉人來講根本就不重要。不要爭來爭去的,不要強調誰對誰錯的。有的人總是強調自己對,你對了、你沒錯,又怎麼樣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嗎?」[1]

我的問題就出在這裏了,沒有真正的去提高自己,只是在講常人的理,以人的觀念為標準認識問題。其實修煉人自己要多學法,能夠向內找,認清自己的執著心,發正念或者是排斥它,去掉它,才是修煉人的路。別被人的理、人中養成的觀念與思想業力擋住向內找的實修路。

我還認識到自己之前不修口,即使和自己無關也要議論議論,還有妒嫉心的暴露,都應該清除它們。

以上是個人現階段的認識,請同修以法為師。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編註﹕本文代表作者個人當前的認識,謹與同修切磋,「比學比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