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除黨文化 說話不嗆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三日】一次,我把給媽媽煮的糊糊粥端到了飯桌上,粥冒著熱氣。這時,媽媽走過來問我:「粥好啦?」如果是以前,我會說:「沒好,會端上來嗎?你沒看那粥還冒著熱氣哪!」有時雖然不說話,但在心裏犯嘀咕:「這人怎麼這樣?」現在,我會說:「好了。」媽媽接著問:「這麼快?」我說:「是的,很快。」

以前,我要是在浴室洗澡,媽媽看見了,就說:「你洗澡啦?那水開了嗎?」我會說:「沒開。」媽媽會接著說:「這孩子怎麼說話呢?」

現在,我會說:「燒好了,可以洗了。」因為一般我洗完澡,媽媽會接著洗。媽媽的目地是不用再燒水了,為的是節約。但她那麼問,我心裏就生氣:「那水不開,我能洗澡嗎?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多此一問嗎?」所以就嫌她煩人。

媽媽還有個習慣,每次飯菜做完都要問我:「好不好吃?」我就有點煩,心想:「怎麼老問好吃不好吃啊?」你要說好吃吧,她就很開心,叫你多吃點;你要不回答,她就繼續問,直到我說了為止。

現在我覺的讓長輩開心也是一種孝順的表現。再說,媽媽做了幾十年飯菜了,能不好吃嗎?口味還是可以的。可是,怎麼順著媽媽說句「好吃」二字,在我嘴裏咋就這麼難呢?我有時一出去就是一天,也沒法陪媽媽好好吃上一頓飯。哥哥、姐姐都在外地,也就我能守在她身邊。

從個人角度講,我修煉到現在,對飯的概念是淡淡的,吃甚麼都很隨意。過去有時就是中午回家陪媽媽吃個午飯,能跟她聊一會。其實我也不大跟媽媽聊,就是聽她說,同時我還放著大法音樂。就是這樣,還覺的不耐煩。現在我意識到這是不善的。

我們都是從中共黨文化裏泡大的。黨文化的話語系統、思維習慣、思想觀念、行為方式等,在工作中、生活中、修煉中都有所表現,根深蒂固,自己還就真覺察不出來。連珠炮似的發問、反問式的腔調、好話倒著說,正話反著說、逆反心理、逆著來、頂著上、嘴上不說,心裏嘀咕、互相看不順眼、說話隨性、張口就來、不顧及他人的感受,不考慮別人的心情。只要自己高興就行,只要自己覺的對就行。全是那個黨文化裏的恨、鬥、私在作怪。

我在政府部門裏工作過,黨文化挺重的。所以,我經常聽《解體黨文化》系列廣播,慢慢的,我改變了一些身上的壞毛病。都說同修是自己修煉中的一面鏡子。在家裏,我把未修煉的媽媽也當成一面鏡子,時常的照一照自己,促使我不斷的向內找,提高自己。

我身邊的同修,也有在家庭中和家人之間的關係搞的不那麼和睦的,讓家人另眼相看我們的。平時,閒嘮的都是家裏那點事。我們看一看自己,夫妻之間真做到相敬如賓了嗎?晚輩能做到尊敬長輩嗎?教育孩子是用傳統文化的方式嗎?

希望同修們都認真對待一下,別讓黨文化那麼重,也別讓黨文化影響了自己的修煉和提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