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同修警醒後 我終於學會了實修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四日】回顧二十三年的修煉歷程,我走的很艱難,摔了很多跟斗,走了一些彎路。究其原因是自己對大法只是在感性上認識,根本上沒有轉變觀念,主意識不強,遇到關、難,動人念,悟性差。看交流文章常常被同修的修行和救人事蹟感動,反思自己,覺的差勁:被名利情色氣帶動陷在矛盾、魔難裏不能自拔。心裏著急自己修的太差勁,就請師父加持我向內修心性,按真、善、忍真正實修。

下面談談實修中的點滴:

一、參加集體學法,遇到矛盾修心性

由於遭到迫害後怕心重,同修叫我去參加集體學法,我不去。我知道是怕心在作怪,下決心修去它,不要這個怕心,鼓足勇氣走出去參加集體學法。去的路上總覺的有人跟著,怕被迫害、害怕、疑心、恐懼等不好的念頭不停的往外翻,自己就不斷的排除,在師父的加持下,到了學法組。學完法回到家裏想想,這不挺好的嗎?在學法小組,同修一起切磋,互相鼓勵。學法時間不多,就兩個多小時。心裏想真得珍惜這短暫的學法時間,用來好好實修自己。並告誡自己,認真學,在同修面前要謙卑,多看同修的閃光點。

由於自己真正想實修,師父就安排了修心性的機會。師父說:「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有一次,我叫身邊的一個老年同修多讀一段,因她在迷糊。結果招來另一老年同修不客氣的語氣說:像領導一樣,叫這個讀、那個讀的。我一看她,面目表情惡狠狠的。當時心裏就忍不住了:怎麼這麼說呢!內心翻江倒海的不平,心裏開始怨她了。不一會兒,我警覺了,覺的自己不對勁啊。一下悟到這不是師父借同修的嘴在修自己嗎?立即向內找,找到不讓人說的心,總覺的自己對的心,面子心、爭鬥心、怨恨心、妒嫉心……心想我終於找到了,修去它,它們不是我。這時心裏一下子就平靜了。心裏謝謝師父加持弟子向內找,否則差一點就沒有過好這一關。學法結束了,我雙手合十誠心誠意對老年同修說:對不起,是我沒修好,我找到了執著心了。說完後,再看她,她好像甚麼事也沒有發生一樣。

二、用大法指導實修,轉變觀念,化解與兒媳的矛盾

近一年來,我到兒子家住,給兒子帶孩子,發生的矛盾不少,我都是含淚而忍,沒有把自己當成修煉人,產生了很大的怨氣。自己通過學法,下決心修去這怨恨心。

僅舉一例:一天下午,我正在學法、背法,背的正入心,感覺很好。這時在隔壁打麻將的兒媳進來用命令式的語氣叫我去幼兒園把兩個孩子的被子提回來洗。我一下心裏就不平了,氣得不行,心想:你有摩托車,可以去拿回來啊,叫我走路去,還提兩大包,又累又耽誤我學法,氣沖沖在往外走,心裏那個怨,巴不得此時有人出來幫我指責兒媳才解恨。這時,正好碰到人招呼我,我一下子就忍不住了,把兒媳數落了一通:啊!你看她,不去上班,還找我要錢,在家裏甚麼事都不做,除了睡覺就是打麻將,自己孩子的東西不去拿,經常使喚我。說完了,心裏覺的好委屈。那人馬上說:沒辦法,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說完分手。這時自己還不悟,不用高層次的理來衡量,還是氣就不打一處來,又給路邊坐著的倆老人訴苦:看嘛,背上背一包,手上提一包,兒媳婦打麻將不做事,叫我來做,你看合理嗎?老人說:你做得動嘛。我聽這話覺的有點道理呀,我不是一般人。但還是被人心擋著。

進了小區,又碰到愛打抱不平的人了,心想這可碰到知音了,又開始訴苦。突然覺的自己不對勁了,修煉人怎麼還生氣?肯定是自己出「毛病」了,趕緊解釋說:我是修煉人,沒事沒事。回到家裏,一下子回過神來:哎呀!完了,這一關沒有過好啊!這不就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舉的「他明白了:哎喲,我是煉功人哪,我不打針了」[1]的例子嗎?向內找,自己不在法上,還嘮叨兒媳婦,真不應該,沒修口。這時想起師父說的:「啊!我那個兒媳婦就是對我沒孝心」[1]這段法。用法來對照,覺的自己心性差,自己都嚇了一跳。平時告誡自己要修要修的,但遇到矛盾就想不起自己是修煉人了。

後來通過學法,在法上悟上來了,觀念轉變後,看兒媳婦也順眼了,也不怨恨她了,以前那些矛盾啥也不是了。謝謝師父點化和大法的指導。後來再遇到矛盾就知道向內修自己了,學會怎麼實修了。

三、遇到迫害,知道在法上用正念來對待了

由於自己修的有漏,被迫害好多次了。去年十月底,又遭到迫害,沒有過好關,心裏難受極了,痛苦萬分。怎麼辦呢?還是像從前那樣把嚴正聲明寫好,交給同修上網?同修大姐也為我難過,慈悲的對我說:「向內找,看還有甚麼東西沒放下,要堂堂正正的面對,過好關。」從她家出來,同修大姐的話在腦子裏不停的翻。回到家中,我認認真真的向內找,找到很多的執著心,特別是怕心,為私為我的心很重。自己嚴格的對待,堅決修去。通過多學法,在法上認識,高密度的發正念,不斷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我對自己說:不管我有甚麼漏,修得有多差,我會在大法中歸正,你舊勢力不配來迫害我。請師父為我做主,我今後的路由師父安排。

沒多久,街道、派出所、社區共來了四人。我堂堂正正讓他們進屋坐下,心裏想決不配合他們。這時有一個女的用手機給我拍照。我馬上制止,用嚴厲的口氣說:不准照,她沒照成。他們拿出一張紙,叫我簽字。我說:我已經做好準備了,發誓永遠不再簽字。簽了那樣對你們不好,以後神對你們清算時,那就是你們的罪證。我和善的給他們講了以前的迫害給我和家人造成的傷害有多大,希望他們能善待大法弟子。他們聽進去了,選擇了善,再也沒有來迫害我了。

在師父的保護下,終於過了這一關。腦子裏出現師父詩句「真念化開滿天晴」[2]。謝謝同修的幫助。

四、講真相勸三退的點滴

在的士上講真相,先關心司機。然後就講我父親也是司機,十五歲就在公交公司開車,一生做了很多善事,活了九十多歲。我這一講,一是拉近距離,二是講人要多做善事,一般聽了後,他們就很友善的與我交談了。這時我就講邪黨壞,養些貪官,再講迫害法輪功的周永康等。司機也知道一些貪官壞事,就與我互動。然後講法輪功真相,勸三退保平安。大都能接受,三退後連連說謝謝。有的司機還說,我們也不喜歡這邪黨,巴不得它早點完蛋。

有一次給一個的士司機講了,他明白真相三退後,不收我的錢,這種情況遇到過好幾次。我就給他們講:我給你講了失與得的關係,我是修煉人,損德的事不能幹。他們都很感動。

又一次我和兩個女同修打車,一看司機是個女的,我坐前面師父加持我給我智慧,我開始講真相了。我講難得碰到女生,就關心說:當司機不容易,起早摸黑的很辛苦,她馬上與我搭話,你一言我一語,不一會我就給她講真相做三退。她明白後三退了。時間過的真快,我們要下車了。沒想到她說很願意和我們在一起,捨不得離開,因我有急事和她握手告別。看得出她那依依不捨樣子。我想這個生命得救了,真心為她高興,感謝師父加持眾生得救。

還有一次,我和同修外出講真相,碰到一個啞巴。我想讓這個啞巴得救,我們就開始講,沒想到啞巴聽的很認真,不一會激動得嘴裏發出了聲音。我們講完後讓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連連點頭。他高興的把我們送上車,看見他激動的跳起來,揮手與我們告別。他得救後的喜悅情形久久留在我的腦海中。

這些年,有給學生講,給農民講,也給拾破爛的等各種各樣的人講。在講真相中明白真相後三退的世人中,有叫我代問師父好的,有雙手合十感謝的,有豎大拇指的,有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還有高喊「法輪功萬歲」的,還有的人走入修煉的。

我知道比起做得好的同修,我還是差得很遠,離師父的要求還差得很遠。唯有多學法,同化大法,走好以後的路。

個人膚淺認識,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四》〈感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