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大法 我知道如何教育孩子了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三日】二零一四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當時是我的同事,一位大法弟子向我介紹大法。我非常感恩師尊的安排。得法以來,感覺自己的身心都得到了淨化和提高。尤其是對一些以前想不明白的問題,終於找到了答案。比如孩子的教育問題。

學大法解疑惑──教育的真諦盡在《轉法輪》中

自從兒子出生以來,我一直十分關注各種教育的書籍、文章和討論。可是看了很多,到底孩子應該富養,還是窮養?教育的真諦和標準是甚麼?沒有找到一個明確的答案。我從小受父母的教育要厚道善良。但覺得疑惑的是,現在再這麼教育孩子是不是會讓他變的太老實受別人欺負呢?畢竟當今是一個亂象叢生的社會,學校裏霸凌的事件很多。所以兒子上小學後,我曾告訴他,「你不要欺負別人,但如果有人欺負你,要打回去,否則他總欺負你。」

直到我看到師父說:「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1]。師父說:「不管人類的道德標準怎麼變化,可是這個宇宙的特性卻不會變,他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1]我才恍然大悟。原來按真、善、忍的標準教育孩子才是最正的路。

又看到師父在書中舉了一個例子:「對小孩教育的時候,大人往往為了他將來在常人社會中能有立足之地,從小就教育「你要學尖一點」。「尖」在我們這個宇宙中看就已經是錯的了,因為我們講隨其自然,對個人利益要看的淡。他這麼尖,就是為了謀取個人利益。「誰欺負了你,你找他老師,找他家長」,「看到錢你要撿」,就這樣教育他。從小到大這個小孩接受的東西多了,慢慢的他在常人社會中自私心理越來越大,他就會佔便宜,他就會損德。」[1]

這一段簡直就是說的我呀。我為自己以前的一些教育方法感到羞愧。《轉法輪》中講到德與業的轉換,更是讓我茅塞頓開。從此感到教育有了方向感,心裏覺的很踏實。我鼓勵兒子用真、善、忍來要求自己,不斷提高心性。我向兒子介紹中國傳統文化,帶他觀看神韻演出。告訴他在完成好課業的同時要多做義工。平時盡可能幫助同學們和老師,以及他身邊所有的人。

有一天兒子告訴我,一個輸了球的同學用球拍打了他一下,他沒生氣,原諒了那個同學。我很為兒子高興,誇獎他做的對。他跟我開玩笑說:「媽,記的以前你教我要打回去。」我說:「那時候媽媽不是還沒學大法嘛。」

現在,兒子在學校各方面表現不錯,和大家相處的也很好。我早已不看那些琳瑯滿目的教育書籍了,因為教育的真諦盡在《轉法輪》中。

學會向內找去執著 母子關係改善了

我發現有些執著心時間久了,更不易被察覺,認為理所當然,彷彿就是應該這樣的,其實不是。比如我對兒子上個好大學的執著心。周圍很多朋友同事的孩子們都上了常青籐大學。我也希望兒子能像他們一樣上個好大學。所以很久以來一直對兒子的學業,各種課外活動管的很嚴格。沒達到我預期的時候,我會變的很急躁。青春期的兒子開始有些反叛了。有時母子會因此鬧的不愉快。

後來,看到師父在講法時說:「那麼發生矛盾的時候要各自向內找自己的原因,不管這件事情怨不怨你。」[2]

通過向內深挖根源,我發現,雖然希望兒子上個好大學是為了兒子好,但這其中有很多我自己作為家長的虛榮心。當別人一問起,你兒子上的哪所大學時,覺的有面子。這不就是為了名嗎?就像常人追求的一樣。這不正是修煉人應該去的執著心嗎?

意識到這點後,我開始把心放下。我想,其實希望兒子上名校是因為名校不僅能教會學生更多的專業知識,也會培養學生做人的道理。可是現在的名校真能做到這一點嗎?如果不能,為甚麼還非要去上呢?如果兒子能處處以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他上甚麼大學不都是好的嗎?我真正不再執著於能申請上甚麼大學了,不再事無巨細的要求兒子,而是相信他的能力,讓他自己多做主,自己安排時間。效果是立竿見影的。母子的關係改善了,兒子覺的壓力小了,臉上的笑容也多了。

師父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

我會努力的拋棄自己的各種執著心,以平和慈悲的心態對待各種人和事。多向精進的同修們學習,做好三件事。審視自己的一思一念,爭取做到想法和做法上都符合一個修煉人的標準。

感恩師尊的慈悲苦度。感謝同修們的幫助。層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多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歐洲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