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理智的教育孩子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三日】我是北大西苑機關煉功點的法輪大法學員,一九九六年九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回想我在剛開始接觸法輪大法時,就覺的這個法真好,感到這不是一般的氣功,他是超常的,是李老師在往高層次上度我們,自己有緣得到大法真是太幸運了,並且暗下決心,要在法輪大法中好好修煉,一定要功成圓滿。

開始修煉時我也經歷了消業,也注意學法修心。對平常一些小的磕磕碰碰也能去忍,還認為自己本來就是一個「好人」。丈夫雖不修煉,但也不怎麼反對我修煉。上初二的女兒一開始也跟我一起煉功、看書學法,家裏環境不錯。在單位和大家的關係也很好。我心想我修煉的環境真不錯,沒那麼多麻煩事,煉的順利,心裏很高興,心情也很舒暢。看書學法也學的都明白,心想有甚麼磨難我都能過,沒問題。

可慢慢的,我發現環境起了變化。主要表現在我女兒身上,她開始不學法了,不但不學了,還越變越壞。在學校,在我們家屬區大院裏盡和一些不好好學習的孩子來往,越來越不安心學習。一回到家裏,電話就打起來沒完,聊些無聊的話,一說就是半小時,一個多小時。對勸她好好學習的話,一句也聽不進去,一說就和我頂嘴。我心裏很著急,可怎麼教育她都沒用。她不但不聽,還越來越變本加厲,經常說謊,晚上也不安心在家了。我每天晚上七點到煉功點學法煉功,她就跟她爸爸隨便說個謊跑出去玩到九、十點鐘以後才回家,到後來竟和別的孩子去迪廳一玩就到凌晨兩三點鐘。第一次去迪廳時,我和她爸不知怎麼回事,到半夜了不見人,急的到處打聽、尋找,她爸還一個勁的說:「肯定出事,肯定出事了,報派出所吧……」我又是氣、又是急,心想等她回來,非的好好管管。直到夜裏三點多了女兒才回到家,可我剛說沒兩句,她爸就不耐煩的說:「別說了,都這麼晚了,睡覺吧。」我心想,平時你就不怎麼管,孩子都這樣了,你還不配合我一起好好管管她,反而還堵我嘴。可又想,確實已經不早了,第二天女兒還得去上學,而且煉功人要做到「忍」,今晚就先不說吧。可心裏卻堵的慌,根本就放不下。

第二天中午,我給女兒上了課,心想道理給她講了,我也沒發火,大概女兒會明白、會改正了吧。可沒想到,女兒又偷跑去了迪廳,又是半夜才歸。這下我可氣壞了,管它是夜裏幾點,妨不妨礙別人睡覺,我大聲的質問、批評女兒。可更讓我生氣的是我丈夫,他在旁邊一聲不吭,還繃著個臉,好像在說我:「看你那個兇樣。」(平時我一管女兒,他總是不說女兒甚麼,卻總說我方法不對,說話態度不好,等等。)可我心想,女兒都變成這樣了,你就應該配合我好好的管教她才是,你也沒甚麼好辦法,還不讓我管,那不行!我不能看著女兒走下坡路。可女兒見她爸爸不說話,彷彿更理直氣壯了,我說一句,她頂一句,眼斜楞著,一副不在乎的樣子。我心裏的火一股股的往外冒,哪裏還能忍,把師父的話全忘了,沒有守住心性,照著女兒的臉就是一巴掌。女兒當時就哭了,鼻血也流出來了。這時,我丈夫一下就蹦過來了,揪住我就使勁推,衝我吼著:「你還煉大法呢?你甚麼玩意兒,瞧你那兇樣,那……」等,反正很難聽的罵人話都出來了。這麼多年,他沒衝我罵過髒字,這回就像是罵一個外人一樣,還說要離婚。我也急了,回他說:「離就離。」他又說:「你別來虛的,你寫離婚書,我馬上就簽字。」我當時全炸了,衝他嚷嚷:「早想跟你離了。跟你們這些不講道理的人沒法在一起。但你不許亂罵法輪大法,我煉不好是我不好,我煉不好不煉了,非得跟你們把這個理說清楚不可。」我覺的我教育女兒沒錯,他倆一個是明明有錯就是不改,一個是看見有錯也不管,怎麼還都弄成我的不是了呢?我真是氣急了,晚上自己跑到辦公室去了,怎麼也想不通,心裏真是苦極了。我還真的寫了離婚書。心想,法我先不煉了,等我把這事處理完了再煉。少了他們更清靜,一門心思的好好煉大法,更好。

第二天早上回家我把離婚書給了我丈夫。這一天我心裏極不舒服,幹甚麼都沒情緒,心裏很煩亂。心想,修煉真難,常人的事真煩。我知道這一關根本就沒過去,「真善忍」更無從談起。可心裏還是抓著常人的理不放,總認為自己沒錯,忿忿不平的,覺的不能這麼窩囊。

這時,煉功點的兩位老功友及時的幫助了我,他們談了自己修煉過關的體會,幫我提高悟性。慢慢的我心裏平靜了許多。回到家捧起《轉法輪》書,李老師說:「所以在今後煉功中,你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魔難。沒有這些魔難你怎麼修啊?」「人得在實踐中真正的去魔煉自己才能夠提高上來。」是啊,哪有舒舒服服的就修煉上去的呢?修煉就是在磨難中提高,而我在磨難來時,沒有想到這是提高心性、提高層次的機會,卻完全像常人一樣去爭、去吵、去鬥,根本就沒有按一個煉功人的標準去做。遇到矛盾就想採取逃避的方法,而沒有好好去悟一悟,為甚麼會出現這些麻煩事。通過反覆學法,我開始悟到,表面上看是女兒在「變壞」,其實問題卻在我身上。雖然我對女兒從小不怎麼嬌生慣養,但自己平常一直認為我就這麼一個女兒,要好好培養,千萬不能讓她學壞了。平時女兒稍有一點不好的苗頭,我就特別敏感和擔心,因為是我的女兒就不能有一點偏差。這個情,是很重的。現在女兒偏偏就在一天天的「變壞」,這是在去我這方面的執著心啊。對女兒的這種情要是不去,能修煉出來嗎?女兒的這種變化和丈夫對著幹,不正是給我提供了提高心性、去掉執著心的好機會嗎?而我卻一點沒有守住心性,失去了一次次消業過關的機會。想想自己,並非原以為的那麼好,離「真善忍」的標準真是相差太遠了。修煉是嚴肅的、艱苦的,剛剛遇到這一點「難」就過不去還談甚麼修煉呢?更從何談圓滿呢?知錯就改,我主動找女兒誠懇的談心、認錯,保證今後再不打她。女兒流了淚,說:「是我錯了。」離婚書我也從丈夫那裏要了回來(那兩天他不簽字,也不吭聲)。家裏又恢復了平靜。

在這以後的一段時間,女兒似乎變的好些了,跟我們也有說有笑了。可沒想到,一天早上八點多鐘,學校老師突然來電話說女兒沒去學校上學。我和丈夫很奇怪,明明看見她早上背書包走了。這段時間好好的,怎麼又開始逃學了呢?這時我明白,磨難又來了。這次我一定要守住心性,好好過關。我對丈夫說:「你放心,你有事該辦就儘管去辦,她中午回來,我裝著甚麼事也沒發生,等晚上你回來後我們再一起找她好好談談。」上午我照常去上班了。中午回家後已過了吃飯時間仍不見女兒回來,學校老師又來電話問找到女兒沒有。我發現家裏的所有現錢(四千多元)都不見了,這時我明白了,女兒離家出走了。走的這麼突然,事先我們一點也沒覺察出來,互相之間也沒任何摩擦發生。一個剛滿十四歲的女孩子,身上帶這麼多錢,現在社會上又這麼亂……這時丈夫又開始埋怨了:「都是你的責任,上次打了她,這下好啊,出了事怎麼辦?」這回我沉住氣,沒和他計較,他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我想起:李老師說:「所以今後遇到矛盾的時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轉法輪》)所以,我想這回不管丈夫怎麼埋怨、責怪我,我都不去和他爭辯。這麼一想,心裏還真的一點也不著急,而他卻急的六神無主了。該問的問了,該打聽的打聽了,就知道和女兒一起出走的還有個女同學,家長同樣也不知道究竟女兒去哪兒了。丈夫說要報派出所,可一點線索都提不出來讓人家上哪兒去找?我當時明白,這是給我設下的難,就看我能不能守住心性,放下這顆常人的心。女兒不會出甚麼大事的,我心裏很平靜,所以腦子也不糊塗,我忽然想到前兩天女兒曾去過奶奶家,會不會把要走的事告訴奶奶家的表哥啦?果然,這孩子在我們的追問下提供了線索。根據這個線索,我們在天黑之前,很快把她們找到了。

回家後,我沒有去責怪女兒,看著女兒狼吞虎嚥的吃著飯的樣子,覺的她挺可憐。(那天正趕上下雨,她們沒帶雨具,身上帶錢多也不敢到處轉,在白石橋附近遛了一天也沒怎麼吃東西。)我想,是我修的不好,讓女兒吃了這個苦。過後我問是不是因為媽媽上次打你,心裏還有想不通的地方才跑的?為甚麼連一張紙條都不給我們留著呢?女兒說:「根本不是,我從來不記仇的,我也不知怎麼回事,心裏很煩就是想走。條也留了,不過不想讓你們很快找到,所以放在比較隱蔽的地方了。」我看了紙條,上面沒有一句生我們氣的話。

從那以後,女兒似乎和我們更親了,也知道這樣做很幼稚,是不對的,還跟我說:「放心,我會把學習趕上去的。」但後來女兒又有兩次忍不住跑到舞廳去玩。其中有一次跟我說:「太睏了,想早點睡。」其實她把門反鎖,偷偷的跳窗戶走了。要在過去見她這樣騙我,我肯定會氣炸的,但現在我不去跟她生氣了。晚上我安心的睡了一覺,第二天假裝甚麼都不知道,從側面儘量的教育、說服她,讓她明白這樣的行為是不好的。我想,我盡到做母親的責任了,如果她真的要學壞,那是她自己的事。我對女兒的好與壞的那種執著的親情慢慢的放下了許多。女兒也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感到了不好意思。有一天,女兒給我們寫一張條,說:「爸、媽:你們不要以為我是個壞孩子,像個不良少年,我承認有些事我做的不對,有不良嗜好等等。有時我也不敢相信自己的所做所為,回頭一想才明白。有時情緒不好,不好的原因連自己也不知道。總之,有時我情緒、心情波動很大,有時很好,有時很差,所以做出的事也時好時壞。現在,我很想做個乖孩子,克服那些不良的嗜好,不與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接觸,我討厭他們。你們希望我好好學習,我會努力的……。」我們也給她寫了張紙條加以鼓勵。從此以後,女兒再不晚上出去了,也開始對學習認真起來了。她主動讓我給她找家教老師,還請班上學習最好的同學每星期給她輔導一次功課。

當然,這並不是說我的執著心就此蕩然無存了。修煉的路還很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