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第三者出現的時候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六月二十七日】李女士是一位退休工人,修煉法輪大法已經兩年半了。頭兩年遇到的心性考驗,她都能較平靜的度過,而去年年末發生的那件事,對於她來說真可算得上是一場磨難。

去年年末,李女士發現自己的丈夫和單位一位女同事來往密切。十年前,正是因為那位女同事的插足,他們這個原本幸福的家庭險些破裂,丈夫提出了離婚要求。那時,「愛」佔了第一位,李女士捨不了這個家,更捨不了孩子,也捨不了他。她用盡各種的辦法,總算保住了這個家,可現在這個女人又出現了。這一回李女士沒吵沒鬧,沒有動火。

表面上忍下去了,可實際上並沒有化掉。她看見丈夫就傷心,心裏頭總覺的好苦、好苦。那陣子,李女士明知這是提高自己心性的機會,看她執著心能不能放下,可她的心就像被這件事纏住了似的,就是擺脫不掉,覺的大法實在太難修了。聯想到自己這一生,幾十年的坎坷生活,再加上眼前過不去的關,她感到自己無望了,修不上去了。可她又不想回到常人中去,今生遇到這麼好的大法,從心裏想堅定修下去,但在實際中又難做到「不動心」。矛盾中她反覆的問自己:「我為甚麼就不行呢?為甚麼?為甚麼?我修煉的自身障礙在哪裏呢?」

有一次,李女士進城辦事,路過自家的第二處私房(現正作為她丈夫的辦公室)。她順便買了些食品,想給他留下。當她叫門時,正好碰上那個「第三者」,手裏拿著鑰匙,給李開門,給李讓座位,招待她,並問李有甚麼事,好像她自己是這屋的主人。面對這種情況,李女士一點也沒動氣,始終以禮相待,回來後也一點沒往心裏去。倒是晚上她丈夫下班回家進門就問:「你是不是監視我們呢?」問的李女士莫名其妙。她只是一笑,覺的沒有解釋的必要,甚麼也沒說。後來找了個適當的機會,李向丈夫闡明了自己的觀點,她心平氣和的對他講:「十幾年前我怕離婚,現在我是個修煉人,修的就是這顆心。如果你們真的感情難捨,我成全你們,不要因為我影響了你們,我不希望這樣。現在我不怕離婚,如果她真的願意來這家,替我擔起這個家,倒是我應該感謝她了。」李女士這麼一說,她丈夫趕忙說:「你千萬別這麼想,我要這樣做了那還是人嗎?」李女士笑了笑說:「一切順其自然吧。」他說:「真沒想到你煉法輪功胸懷豁達,倒叫我受不了。」以後他又藉口那位女同事生活上有困難,準備給她錢。李女士很坦然的回答:「你個人的事你認為怎麼辦好,就怎麼辦吧,我相信你的為人。」從這以後,李女士再沒追問過這件事,丈夫掙多少錢、給人家多少錢等等,她都不放在心上。

當李女士的心放下後,一切就都過去了,事情反而有了意想不到的變化。丈夫的態度全變了,晚回來一會兒就打電話告訴為甚麼事回來晚點;又是給妻子買東西、買首飾,又是給錢,還要給她幾萬元的存摺,真叫人哭笑不得,李女士的目地不是這個。她對丈夫說:「過去我想要的東西得不到,現在我不想要了,又都來了。我甚麼也不要,這些你都送別人吧。錢,我也不要,我錢太多了,真的花不了。」丈夫驚奇的問:「你哪裏有錢?除了這點生活費,就每月我給你這幾百元和你那點工資,你哪有錢?怎麼是錢太多了呢?」他難以理解妻子的知足。很長一段時間以後,一次李女士向丈夫無意中問起那位第三者的近況,丈夫說:「我還覺的奇怪呢!那一陣兒也不知怎麼了,你不來找我,她也不來,你一來,她準來。現在我都不知道她在哪兒,找不著她了。」

現在李女士有時為大法的事回來晚點,進門馬上說一聲:「對不起,你們餓了吧?」丈夫還開玩笑說:「看這個家有點擱不下你了,早晚你是要走的,等你修成佛了,別忘了我們就行了。」以前因為李女士買資料、開會回來晚了,丈夫跟她吵過、鬧過,甚至把資料扔出去,指著她罵:「這個家你還想不想要,整天在外邊,甚麼意思……。」現在全變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