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輔導工作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八月四日】我是華工大附小一個提前病退的教師,修煉法輪大法已兩年了。剛一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神奇的威力就在我身上體現出來了,只短短的一個月時間,就把我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完全消除了病魔纏身的狀態,身體健康了。特別是參加了李洪志老師在廣州第五期面授班後,心靈得到了淨化,精神面貌煥然一新,整個人充滿了活力。

我從自身得法受益的變化深刻感受到,是李洪志老師救了我,是法輪大法救了我,我要堅定不移的修煉法輪大法,以實際行動報答恩師。出於對李老師的感激不盡之心,我堅持不斷的刻苦學法煉功,不管甚麼情況,從未間斷過一天。特別是擔任輔導分站站長的工作後,我更是一個心思都撲在輔導站工作上,不分白天黑夜,今天跑這個點弘法,明天跑那個點建站,為法輪大法的弘傳普及有做不完的工作,也有使不完的勁,整天忙來忙去都沒有疲勞的感覺,健壯的象頭牛,是我有生以來從未體驗過的好日子,真有說不出的幸福感。

但是在緊緊張張的輔導工作中,我卻放鬆了對自身的修煉,沒有始終結合做輔導工作的實際,按大法的嚴格要求,找出自己的不足、修心性、丟掉各方面的執著心,而是把做大法的輔導工作當作常人中的一件甚麼事情在做,只要求學員要這樣那樣,指手劃腳。由於自身修煉不好,沒有起到好的帶頭作用,站裏邊經常發生一些有違大法法理的事情,有些事情還相當嚴重。李老師在經文中幾次點到的一些事情,在我們這個站裏就有。經過反覆學習討論,我們站裏其他輔導員認識到了,我也認識到了,大家都提高了認識,我更感到自己工作沒做好,是有責任的。雖然現在不追究誰的責任,但這個教訓是要吸取的。我把它講出來,希望能給大家一點啟發。

教訓之一:要帶頭學好法,儘快從理性上昇華。我是抱著一種很強的報恩思想在做輔導員工作的,表面上也在「積極」的學法煉功,但有時是做樣子的,是做給學員看的,學法沒完全學進去,沒理解透。在為大法盡自己最大努力時,還是常人中的那種樸素的感情和熱情,完全是一種感性的認識。就是說我做輔導工作,缺乏來自大法的動力和理性指導,目標很低,跟做常人中的工作一樣去對待和認識。我是為了感謝老師,為了感恩,去為法輪大法幹一些事。我覺的老師為我們能走上修煉的道路,付出那麼多,我們作為他的學員和弟子,應該為報答恩師多出力多賣勁,因而也就毫無怨言的為大法工作。很顯然,這種想法是很常人的認識。當老師「警言」的經文出來後,我覺的老師的話就真象是針對我講的。老師指出:「我傳大法已經四年了,有一部份學員心性、境界提高的很慢,還是停留在感受上認識我與大法,總是從身體的變化和功能的體現上對我的一種感恩戴德,這是常人的認識。你們不想改變人的狀態,從理性上也昇華到對大法的真正認識,你們就將失去機會。你們不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你們就退不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就無法圓滿。不能總是我給你們消業,而你們不真正在法上提高,跳出人的認識、人的觀念。你們在對待我與大法的思考、認識、感激方式上都是常人的思維表現。然而我正是教你們跳出常人啊!從理性上真正認識大法。」(《精進要旨》〈警言〉)我反覆學習老師的這段教誨,使我明白了老師傳大法不是為了我們感恩圖報,而是為了度我們,使我們能同化宇宙「真、善、忍」的特性,返本歸真。那麼就必須跳出常人為了報恩而活的想法,從內心上認識大法,以理性認識取代感性認識,從法上提高才是真正的提高。悟到了這個理以後,再做每一件事就能夠冷靜下來,考慮所做之事是否符合大法的要求,所說的話是否在法上,這樣一來輔導工作有了大法之理的指導,克服了以前的盲目性和膚淺性。

由於自己心性提高,「難」一個接一個來,病業也一個一個往外清理推出。由於過去長期停留在一個層次上,甚麼反應也沒有,越煉越舒服,現在這些「好事」都來了,身體也難受了。我心裏很明白,根本不放在心上,這些磨難、消業的反應很快就過去了。

教訓之二:深挖細找,克服執著。我這個人從小就喜歡鑽牛角尖,愛與別人頂牛。參加工作以後,這個脾氣也沒改,走到哪頂到哪,不管是甚麼人,甚麼上司,幾乎與每個人都喜歡唱一唱對台戲。修煉大法以後,這個老習慣帶到輔導站來。在分站站長開會時,跟他們頂牛,去總站開會,總好與總站的輔導員頂牛。久而久之,分站、總站的輔導員都了解我這個人。那麼這個性格表現在常人中也算不了甚麼大的缺點,但是用大法來衡量,那就是一種非去掉不可的執著了。雖然每次頂牛後平靜下來,覺的很後悔,似乎明白了一點甚麼,心想一定要改正,可是一次又一次總是過不去,一和大家接觸,馬上就接上火了。有時候我也在心裏說:一定要忍住,一定要忍住,不管怎麼樣,我也要忍住,不能出聲。可是不成,忍了一個人,忍了一句話,忍了一陣子,到時還是忍不住了,老毛病又犯了。

怎麼辦呢?後來我想,倒不如不當這個站長了,不與分站、總站的輔導員見面打交道,自然不就沒有這個矛盾了嗎?於是我正式提出了不當這個站長。這時,輔導員和學員都指出我這是逃避矛盾,不是真修弟子的態度,矛盾來了不正是過關考驗的好機會嗎?解決問題的正確態度應是按師父所說:遇事向內找。經過大家的幫助,我決心用這個事提高自己的心性,去掉從小養成的執著,過好這一關。這時正好老師「佛性與魔性」的經文及時出來了,通過學習使我悟到了「頂牛」的根源是我的魔性的一個表現。「強忍」、「逃避」的方式是不可能去掉這個魔性的,必須修出佛性,修出善心來,才能從根本上去掉魔性。我再進一步從內心找原因,查到自己從小時候到參加工作一直到幹輔導員都總愛「頂牛」的根本原因,是自己的爭鬥心、好勝心、顯示心作怪,是這些常人的執著心驅使我跳出來與別人作對頂牛。我還反覆學習老師在《轉法輪》中的講法:「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這使我進一步悟到:對任何問題不要固執己見,要多從各方面去看問題,特別是要站在對方的角度去看,而且心裏總是慈悲祥和的,沒有任何成見、氣憤和不平,這樣就能客觀公正的把事情做好。我又把我一直跟分站、總站「頂牛」的問題翻出來剖析,按大法要求從新認識,一下子思想感到開闊了,過去爭執不下的問題覺的沒啥可爭的了。本來這些事情就沒有甚麼根本的衝突,只不過各自死抱著自己所認定的一個理不放,而「據理力爭」,甚至強詞奪理。其實大家都是為了修煉,為了弘揚大法在做一些事。這樣一分析,就能認識到對方對的地方,自己錯的地方,人人都向內找,多想別人,從嚴要求自己,還有甚麼不好解決的問題呢?

以上的教訓,總的來說就是我沒有認真學法所產生的後果。今後我一定按李洪志老師的教導:「學法得法,比學比修,事事對照,做到是修。」(《洪吟》〈實修〉)當一個真修、實修弟子,勇猛精進,一定修成圓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