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孩子時可否想到了自己

——最近所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一、藉口

我經常在遇到矛盾時,自己忍不住時,沒守住心性時,自己還在想要是以前不修煉的我,這事還不會這麼解決。好像覺的自己現在還很不錯呢!比以前好了很多。其實已經就錯了,因為我在拿常人作比較,以前的我不是個常人嗎?修煉了就得用高標準要求自己了。其實有的時候明明知道自己做錯了,用法的要求來衡量我就差勁透了,所以就有意無意的用以前的我來對比:我比以前的我做的好多了。本應該是向內找,好生醒悟醒悟,這樣一比卻成了炫耀自己的藉口了。

我真正認識到這強大的執著,決心要修掉它。有一天我與同修煉動功時,我看到她每套功法結束時她都會蹲下或者坐下一會,等到下一套功法開始時她才站起來接著煉功。我很納悶。我還是第一次看見煉功時隨意走動的呢。因為我覺的這樣很不嚴肅。過後我直接委婉的說出了我的看法。她沒說甚麼,過後煉功我看她有所改變。可是過了兩天,同修才告訴我,其實她當時的心可不平靜啊!她說她當時在心裏想著,你哪知道我啊!我過去比現在還嚴重。現在修大法好的多了(同修未修煉前站久了不舒服,蹲一會兒或坐一會兒會舒服一些)。她還說以前有其他同修也跟我一樣提醒過她,她都是像她對我所想的那樣回答他們。後來同修就不說了。我說你不對呀,應該健健康康的才是大法修煉人的狀態嘛!真修者沒病,就是因為你抱著你的那個狀態不放,那個「病」就能壓進來。你還拿你的過去比。你不就是抱著它不放,你不就是滋養著它,那它能去掉嗎?

當然同修沒有像對待其他同修那樣去反駁、去找理由來遮掩事實,雖然她當時心裏翻騰,可沒說出來,證明同修在抑制它。還有一件事,有個單身同修她常常去不同的同修家,有一次她在我家,她感歎道我終於可以向內找自己了,以前她從來都不會找自己。她說她在其他同修家其他同修都叫她走。我沒叫她走。她是開著修的,不是同修人的這面叫她走,是她看到的。她來我家我也有看不慣她的地方,但我從來沒說過她,我那時剛剛走回大法,很精進,時時事事都會向內找。我就在找自己的不足,並且發正念解體間隔我和同修關係的邪惡因素,不讓邪惡陰謀得逞。這兩件事讓我想到,我自己的修煉狀態會影響其他的人。當我找自己的不足時,同修也會找自己的不足。

二、不失不得

我租給別人的房子合同到期,自己要收回來住,我想他們要找到房子提前搬走了該多好,但沒住的天數我也退他們租金。那天他給我打電話,叫我收房,我「啊」的一聲,好像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是沒想到他真會提前搬。

他以為是我害怕他要找我退租金。他說:我自己要搬的,剩下的租金我也不要了。後來聽他這麼說,我沒退他剩下的租金。他該賠的損壞物品的錢我也沒收,我說你既然不要剩下的租金,這我也不要了。他還向我道了謝。結果我搬進家裏,家裏的水管、電器逐個壞了。我請人通通修了。我覺得不對呀,怎麼會這樣呢?

我意識到要向內找了。最後我發現修理的錢加一起居然與要退的租金差不多。我知道我錯哪裏了,那不是我的我要了。雖然是他自己主動不要的租金,按常人的理來說,我沒錯;但按修煉人的高標準要求,那我真的錯了,大錯特錯。

三、教育孩子時可否想到了自己

這幾天不順心的事挺多,過不去的關一個未完,一個又起。心裏很苦惱。孩子也不聽話,大冷天光著腳丫子在地上跑,不穿衣服等等,出現了上吐下瀉、不吃飯、咳嗽、又流鼻涕、身上癢要我幫她撓癢癢。而且咳嗽越來越嚴重,感覺器官都快咳出來了,每一聲都牽動著我的心。吐的滿床滿身都是,這樣堆積好多要洗的衣物床單,剛換上不久又弄髒了。

這樣幾天下來我是白天黑夜都忙,又睡不了覺,心也不穩。那個氣是無處撒呀!那天我衝著孩子大聲嚷嚷:你就是不聽我的話,現在好了,來折磨我,你是想把我折磨趴下了你就舒服了?我到底欠了你多少。

說到這些我感覺我好像是在說我自己。我停下了。我想我認為是孩子不聽我的話,造成這麼多麻煩需要我承受、處理。我突然想到了我自己,我也不聽師父的話,沒完全按照師父要求的做,那我給師父造成了多少麻煩需要師父為我承受、處理呢?可師父對我可不像我對孩子那樣大發脾氣呀!真的是鮮明的對比呀!我不聽話給師父造成的困難,要比孩子不聽我的話給我造成的困難要難的多呀!師父就默默的幫著弟子,為弟子無私的承受著巨難,慈悲的等待著弟子真正的醒悟改過自新的那一天。我羞愧難當,我在心裏向師父認錯,我要改過自己的懶惰,堅決的去掉還沒放下的執著。隨後孩子的一些症狀改善了很多,不再揪著我的心了。

四、變得很隱晦的為私,斂財

我一直以為我是沒有利益心的,我哪裏都能捨財。可是開始做生意時我發現我還是執著錢,就是巴不得別人買我最賺錢的東西。當然這還是比較容易發現的執著心。每當我有這心出來時,那些顧客都會甚麼也不買就走了,一走我就後悔了,責備自己怎麼又生出了對財的執著呢?直到有一次一顧客買了物品,在我有執著的情況下又退回了商品。這次對我的印象很深,以後每當有這心出來時,立即就被我發現並解體它。

有一天我鋪子裏來了一婦女,她剛生了雙胞胎,因撫養費太高,有些難以承受,在那裏和我的店員閒聊時我聽到了很想跟她說:「你以後來買東西我三贈一。」(原本是六贈一)但還沒說。回家我聽神傳文化時,主持人先是講到了古人如何的為別人著想,把別人的利益看的比自己的還重要的事例,然後說到了現在的人做生意,巴不得把別人口袋裏的錢都裝到自己口袋裏來,根本就沒考慮到別人能不能承受。

聽到這我突然發現我對那個生雙胞胎孩子的母親的那一念頭裏有私,而且還斂財。別看我想對她買三送一我就是善心了,表面也確實起到了「善」。因為她花同樣的錢買的東西可變的多了。其實那不是真善,那只是能瞞過常人,可騙不了神,騙不了師父。我當時真實的心裏是,我要搬遷了(因搬遷的初選地很遠,以前的老客戶是不可能再到我的新店購買物品的)能再多一個顧客,哪怕少賺點錢也划算啊!其實我自私想賺錢的那個心理遠遠的超過了我對她起的善念。

當時我並沒發覺有甚麼不妥,要不是聽到神傳文化廣播,讓我突然想起了對比自己,我現在還沒發覺我的不足呢?我固有的觀念使我發覺不了自己已經做錯了。

舉個簡單的例子吧。一個平時愛說髒話的人,句句話帶髒字。你要是告訴他說髒話了,他不會承認的,他說他沒有,我遇到過這樣的人,我說你不信,哪天你把你說的話錄下來,然後你再去聽,看看有多少髒字,你這會說的話中至少也有上千個髒字了。回家有時母親(同修)說的話中也有髒字,我說你又說髒話了,當然她不會像常人那樣不承認,她會虔誠的問我,我說啥了,我都不知道。那是因為平時養成的不好的習慣,很難意識到就摻進去了,那麼我們養成的觀念也是一樣很難意識到的。所以我們要多學法才能意識清楚,從而去掉人中形成的執著。師父說當我們能意識到自己的不足就已經是進步了。

常人是不會認為自己有錯的。丈夫離過幾次婚,而我以前沒結過婚,我們婚後他多少對我都有些防備,其實我也有些不滿,因為他也不是很富裕,我也不是要了他很多錢或貪圖了他錢才和他結婚的,卻相反,是他找小三,丟棄懷孕的我,讓我吃盡了苦頭,是我不離不棄他的。當然我是修煉人,我也不圖他甚麼,即使我不滿,我也要學會忍,所以我就不太在意他的那些舉動。我想神知道我是對的起他的,但是有一點我帶孩子我找他要錢他就不高興,不管為甚麼只要提錢就不高興。我把我們母女的生活費已經降到了最低,因為我怕找他要錢,所以我想儘量不開口要錢,很多該買的我都沒買,就湊活著吧!後來我做生意了,雖然帶著孩子有時候很累,可我覺的只要不找他要錢這我也忍受了。

可是現在我那地方要搬遷了,其實鋪面不好找,這幾天都靜不下心,不做生意我又要開始很不情願的找他要錢。做生意做三件事的時間沒那麼充足。我猶豫不定。當然其中有我執著利益的心,愛面子的心。就在前幾天我發現了我很隱晦的私心。我要做生意是為了自己的面子,為了自己不受委屈、屈辱,反正甚麼都是為了自己,那就是自私,我從來沒想到過丈夫的負擔很重,做生意是幫丈夫減輕點負擔。當然實際上也起到了減輕他負擔的作用,因為至少我們母女不要他再操心。但在我自私的心理狀態下,神不會認為我是無私的。因為這不符合大法的要求,我要無私的付出,無論別人對我怎樣,我都要對別人好,那才是個修煉人,如果別人對我好了我才對別人好,別人對我不好了,我就不理他或對他不好了,那我就是個常人。

所以無論丈夫怎樣對我,我都應該多替他想想,那麼我就不是自私的了。隨著層次的不斷提高,就會發現以前覺的做的很對的事情,現在看來其實不對。

在此真誠的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謝謝所有大法弟子無私的幫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