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要修心,修心要向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一九九九年八月六日】我是從一九九四年十二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當初從常人起步,用常人的思維習慣對待修煉,思想境界提高很慢,曾產生過畏難情緒,認為修煉高不可攀。後來,通過認真學法,以大法指導心性修煉,嚴格要求自己,逐步提高了對法的認識。在心性不斷提高的同時,悟性也跟上來了。現在體會到修煉是人間最珍貴、最快樂的事情。下面說說自己的幾點體會。

一、修煉首先必須學好大法

我於一九九零年接觸氣功,先後學過好幾種氣功。這使我養成了一種習慣,認為只要多花時間刻苦練動作,功就長上去了。修煉法輪大法的初期,我把主要精力放在煉動作上,有幾個月裏,每天煉動作的時間有三、四個小時,光是煉法輪樁法就兩個小時。雖然有時也看《轉法輪》,但沒有認識到他的重要,沒有真正用心去讀,而把他當作理論來學。後來,自己當了輔導員,發現自己在學法中對學員提出的許多問題回答不好。用常人的觀點來解釋,自己覺的不滿意,於是產生了害怕心,星期天坐在學員中就有面試受審的恐懼感。不去吧,責任心不允許我這樣做,去吧,又無可奈何,窮於應付。同時,自己在修煉中也碰到許多問題,雖然每天煉功時間很長,但執著心太多,雜念太多,無法入靜等。這時,我認識到必須加強學法,才能解決問題。於是我開始認真學《轉法輪》,每天早上五點鐘起床背《轉法輪》一個小時,中午抄《轉法輪》半小時以上,爭取每天認真讀大法,這樣反覆讀、抄、背。通過認真學法,用大法來指導自己的修煉,心中有了法,情況就發生了很大變化,一方面在日常工作、生活中能守住心性修,逐步提高心性;另一方面,在大法的工作中,遇到學員提出的各種問題時,能即時想起師父的有關論述,和學員站在法上分析、討論問題,從中提高認識。碰到修煉中的問題時,能想起師父是怎麼說的,以法為師,能比較鎮定、輕鬆的處理好問題。有時遇到比較棘手的難題,也能以法為師、獨立思考,做出自己的判斷和處理。例如我們煉功點有一位十六歲的學員,她母親逝世後一個月,她爸爸就有了再娶的念頭,他們姐弟倆一開始堅決反對,接受不了這個現實,感覺很苦惱。在學法時談到這件事,我提醒她從法上來看這個問題,我們做人的目地是為了返本歸真,不是來當常人的。師父說:「你干涉不了別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別人的命運。」(《轉法輪》)要放下對親情的執著,要以慈悲祥和的態度處理這件事情。她從法上提高認識後,心裏不再為之煩惱,把心放下了,回家又勸說弟弟,並主動對父親說:「對這件事情我們要順其自然。」她父親聽後很感動,覺的她善解人意,一改以前極力反對她修煉法輪大法的態度,也表示以後要學法輪大法。

二、修煉要向內去修,不要向外找

在談到煉功為甚麼不長功時,李老師教導我們:「這不像我們常人中的甚麼技能,你花點錢,學點技術,就學到手的。這可不是這麼回事,它是超出常人這個層次的東西,所以對你要用超常的理去要求。怎麼要求呢?你就得向內去修,不能向外去找。」(《轉法輪》)我在修煉實踐中深深體會到,按照李老師的教導,向內去修是非常重要的。

我在修煉初期,由於練其它功養成的習慣,喜歡找好地方煉功,喜歡找老學員座談,還要靠近一點,多聽一些,以為可以接受他們的「高能量物質的加持」。由於沒有充份認識到要向內去修的道理,所以盲目向外去找,甚至於對人家講的話,不加分析就照著做,幾乎落到人家的思想框框裏去了。例如有一次,一個老學員對我講:「每個學習班只有千分之十的人可得到元嬰,而且只能由師父親自下上。」他告訴我,以後師父辦班,無論在哪裏你都要去參加,爭取得個元嬰。我當時很感激他這麼關心我。以後的一段時間裏,我就盼望著師父辦班的消息,心想沒有元嬰可修不成哪,後悔自己第四期班沒參加,第五期班聽課時悟性太差,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認為師父沒有下種子自己如何產生元嬰呢?好像為了這元嬰而修,搞的心煩意亂。這期間,師父的話「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曾多次在自己腦海裏出現,但我就是執迷不悟。經過一段時間的磨煉和學法,有一天,我腦海裏再次打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幾個字,我才醒悟過來。

今年十月,由於我們輔導站工作需要,我被安排做輔導站副站長。當我處在副站長位置的第一天,站長之間的心性摩擦就對我進行了考驗。幾個站長都反映我用命令式的方法對待他們,很主觀、固執,以前的老帳也翻出來算。老站長對我嚴格要求,叫我不要這樣幹、不要那樣幹,我覺的像我媽媽管我那樣,真有點不習慣,感到束手束腳。心想,我才當副站長沒幾天,就成了眾矢之地,因我的出現搞的大家不安寧。有幾天,我見到他們就像做了壞事的小學生不敢正視老師那樣,覺的他們個個很威嚴,自己覺的很不是滋味。儘管別人指出自己的缺點時,自己馬上承認做的不對,要改正,但過後心裏老是放不下,認為矛盾是雙方的,我不對,你們也有錯,你們為甚麼就不能高姿態呢?你們計較那麼多幹甚麼?後來連續幾天出現這樣的狀態。我開始認識到這樣不行,我要從法上去提高。於是我認真學習大法,對照大法去分析原因,使我認識到出現這樣的矛盾,我應該以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首先從自己心性上找原因才對,而且從對站長的要求來說,不應該以更高的標準要求自己嗎?而我怎麼能在矛盾面前,不向內找,而強調別人怎麼樣呢?我要以慈悲祥和的心態處理好站長之間的關係。當我認識轉變過來的時候,心就平靜下來了,以後,我和站長們的矛盾就很快消除了,工作上也配合的較好了。

以上兩件事,是我偏聽偏信、外求之心給自己帶來的苦果,但通過摔這樣兩個跟頭,使我得到了提高。

三、要在理性上提高對大法的認識

由於過去受常人觀念的影響,自己在修煉初期把大法當作常人的學問來學,當作理論知識來探討。對弄不懂的就查詞典,甚至曾經查閱佛教的書籍。通過反覆通讀和背誦《轉法輪》,漸漸明白了一些以前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真真切切的看到了、悟到的大法所講的一些東西。發現同一句話的內涵,隨著層次的提高,都有新的意義。從中我更進一步認識到《轉法輪》不是常人的理論著作,而是指導我們跳出常人的認識,返本歸真的宇宙大法。正如對修煉人的身體所表現的各種狀態,從法上認識,修煉人是沒有病的,這裏不舒服,那裏不舒服,是業力造成的,我們不應該執著於這個肉身,不要以常人的觀念出發,憑肉眼看到的,耳聽到的,身體感到的去評判事物,而要按照大法的標準去評判。

師父說:「那麼作為一個修煉人就得按照宇宙這個特性去要求自己,不能按照常人的標準去要求自己。你要返本歸真,你要想修煉上來,你就得按照這個標準去做。」(《轉法輪》)對此,我有一次這樣的切身經歷:今年十月的一天,我早上四點半鐘就起床到白雲山製藥廠弘揚大法,就在我回家的路上,我突然感覺到身體很不舒服,自己好像要虛脫,要昏過去的樣子,全身無力,臉色發青。我非常艱難的回到家中,但剛踏進家門,電話鈴響了,學校來電話通知我,有個老師病了今天不能上課,要我馬上趕回學校代她上四節課。這個時候,我馬上意識到,這是在考驗我了。我要是在沒修煉的時候,這課我肯定不能去上了,因為當時的難受程度,我多麼想趕快躺到床上去呀。可是,我想:我是一個修煉人,應該遇事先考慮別人,能忍受痛苦,以超常的理來對待這件事呀。離上課只有不到二十分鐘了,如果我不去,肯定會影響學生上課。老師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我無論如何也要堅持去上課。這一念出來,我顧不得自己有多難受了,我匆忙吃了兩個饅頭,去學校的路上就需要二十分鐘,居然按時趕到了學校。說也奇怪,當我站上講台的時候,立即感到身體進入了另外一種狀態,剛才的難受狀態完全消失了,而感到非常輕鬆,四節課順利的完成。這件事後我認識到這是師父對我的考驗,也使我深深體會到法的威力。正如李老師說的:「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精進要旨》〈警言〉)這件事也使我認識到一個修煉人,只有從理性上提高對法的認識,才能真正跳出常人,體會到法的威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