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嘮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日】最近一段時間,每次回母親家裏,母親總是為了一些與親戚朋友間的利益的事嘮嘮叨叨,說到氣頭上還憤憤不平,有很多事都是些陳芝麻爛穀子。開始,我更多的想到的是母親心性不高,也想到應該向內找自己。可總覺的自己修的不錯了,浮光掠影的也沒找到甚麼。

昨天回娘家,母親聽到電視上報導的地名,便想起來小叔的不好,又想到我堂弟的不好,又聯想到堂妹的不好……等她嘮叨完了,我說:「你天天記著這些累不累?」她笑了,說「聽了電視上說麥高橋,不知怎麼就想起來了。」說到她的那幾個房客,又嘮叨起來:「你爸一點用也沒有,他們都走了,剩下的電費也不算,水費也不要。」我說:「算了吧,錢也不多。」「憑甚麼算了?……」一直到她嘮叨完了才停住嘴。

我想,母親這樣,一定是針對我的人心來的。我得好好找找自己。向內找,我找到了自己一顆隱藏的並不深、但一直被我忽略了的對利益的執著之心。對比母親對利益的執著,她的在表面,而我的執著在內心深處。

因為我生活的境況,在我們姊妹中是最差的。兩個妹妹經常會給我買衣服,送首飾,有時候直接就給我錢。雖然我嘴上也說不能這樣子,但是得到財物心裏還是蠻開心的,有時候妹妹們要回家來,我就會在心裏想:「她們又會給我買甚麼禮物呢?」

前一段時間還發展到向妹妹索取物品,當時也覺的不好,可是,背著這些東西去考九項(學駕照中考試的項目)心裏還挺高興的。那次考試我沒有通過,當時,我只是想到,是自己對考試的執著才沒有過的,今天想來,自己當時有著一顆多麼嚴重的對於利益的有求之心啊。

昨天晚上,乘坐出租車的時候,遇到了以前的學生,她很開心的告訴我,考上了重點高中,分數還很高。為了以後能更好的給她講真相,勸三退,下車時,我對她說:「你下去吧。車費我來付。」(還是帶著有求之心)下車時,司機收了我八元錢的車費,心裏覺的有些捨不得。我隱隱的察覺了自己那顆時時浮現在心頭的對於錢財的執著心。今天,把自己找到的這一念,記下來,解體它,清除它。

比起母親,我覺的自己的執著更隱蔽。因為母親的執著是表面的,坦白的;而我的執著是隱藏的,狡猾的,更是虛偽,偽善的。母親的嘮叨彷彿是一面鏡子,照出了我心底的私心和貪念。

「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這句話我記住了,也常想起來,我想也僅僅是記住而已,並沒有真正的去提高自己的心性,修去自己的執著,而是把這些執著隱藏在了心裏。「執著於錢,乃求財假修,壞教、壞法,空度百年並非修佛。」(《精進要旨》〈修者忌〉)看來在這一點上,我不能算是師尊的弟子,因為我沒有真正按照「真、善、忍」去修,我的「真」,我的「善」,我的「忍」都是表面的。寫到這,我覺的很可怕,同時也覺的很輕鬆,似乎退了一層殼。我知道,師父看到了我這顆去執著的心,幫我去掉了很多不好的東西。

從母親的嘮叨中,我悟到了這些,今後,要把自己的一思一念歸正到法上,真正做到「以法為師」。好像此刻,我才懂得甚麼叫「以法為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