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明明白白的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十日】我是某大學輔導站建築大學老區學法點的學員。雖然修煉時間不短,但真正清楚的從理性上認識修煉的真正涵義,卻是不久以前的事。因為我現在才懂得了過關時向內找向內修不是一句空話,要真正做到;同時從理性上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應該保持清醒的修煉狀態。

師父在經文《退休再煉》中說:「修煉可不是兒戲,比常人中任何一件事情都嚴肅,不是想當然的。」很長一段時間,我對修煉的嚴肅性沒有上升到理性的認識,在符合常人狀態的把握上直接表現出問題來,在「修口」上出的問題很多。比如我曾告訴我的一個正在複習考研究生的同學:「你那麼痛苦、緊張幹甚麼?考上考不上都早定好了,你這麼考慮結果是白操心。」使他很困惑。我這是用超常的理講給常人,常人怎麼能懂呢?我的導師被評為博士生導師後,總有人問我是否讀他的博士。我每次都肯定回答:「不讀。」別人說:「沒有博士學位在高校很難發展,老了也評不上教授。」我慷慨陳辭:「評不上就評不上唄?有啥用啊?現在的高級職稱有價值嗎?都是虛的。我要搞學問不用頭銜也能搞。將來只要有份正常工作就行了,別的不想了。」我的導師多次勸我放棄煉功,發現不起作用,就叫一個與我關係不錯的同學找我談,說我導師很看重我,準備好好培養我,將來承擔一些領導工作,現在煉功了影響我的發展前途等等。我又沒有守住,似乎要顯示修煉的決心和為人正直,說:「學習工作我不會因為修煉耽誤,反而做得更好;但培養我當領導來配合他,啥事不管對錯都無條件服從,參與權力爭鬥,這是絕對不行的,我不可能去幹。」

事後與一位同修談到這件事情,她提醒我:堅定是對的,但在常人狀態中該說甚麼不該說甚麼得好好把握。回想自己遇到的這些事以及在法上的把握,意識到自己根本沒有從理性上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強烈的歡喜心和顯示心導致自己的言行根本不符合一個修煉者都應有的要求。老師在《轉法輪》中說:「我們這套功法大部份是在常人社會中修煉,你不能夠使自己脫離常人社會,你得明明白白的去修煉。人與人之間還是一個正常的關係,當然心性很高,心態很正,提高自己的心性,提高自己的層次,不做壞事做好事,只是這樣一個表現。」對照老師的法,我意識到自己在這方面做得太差了,沒有認識到這對大法形像有嚴重的負面影響。比如今年寒假回家,看大家學法修心特別精進,覺得自己差得很多,所以回校後開學前後兩週空閒時間,我就天天在宿舍裏看大法書。同宿舍同學看我每天只看修煉的書,就說:「你也不幹點正事,怎麼一天到晚總看這個呀?」其實現在悟到是老師借他的嘴點化我注意修煉者常人工作與學法的關係,可當時還以為這只是干擾,考驗堅定的。直到有一天我的導師在給學生做講座時談到他的一個研究生煉法輪功,六個小時煉功,只有兩個小時學專業,耽誤了學習等等,雖然他是誇張的說的,但這正是我這段時間自己學法和學習處理不當的結果,對大法形像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

有一天導師把我找去,他和繫黨總支書記兩人給我開了一個下午的會,說我變化太大了,年輕輕的不努力求上進,又說共產黨員的鬥爭性與「真、善、忍」不符,還說了一些否定大法的話。我這次把握住了心性,沒爭辯,在他們能接受的程度上談了我修煉前後一些轉變,又提到修煉者對社會負責,要做一個好學生的事。最後他們不反對了,建議我控制好度。事情過去後,我又一次悟到,遇到這件事絕非偶然。通過向內找,我意識到,考驗心性只是一方面,師父的點化,對我在符合常人狀態方面的提醒可能更主要。當我靜下來反覆學法,反覆向內找,我悟到自己對修煉的嚴肅性沒有充份重視,忘記了師父說的「對自己負責,對學員負責,對社會負責,對大法負責」(《法輪大法義解》)的重要性。不注意一言一行的把握,不搞好自己的學習任務、本職工作,就算不上一個好人,更不是對社會負責。而學習、工作都做得很好,實際行動體現出修煉者的境界才是對社會負責的,同時也有效地弘揚了大法,維護了大法的形像。良好的修煉環境也可以避免不必要的人為干擾。同時自己的路走正了,更是對自己負責。師父的點化,同修的提醒,使我深深地從內心驚醒。想到老師說的:「自己修得好,會把那一地區的法弘揚得好,學員們會修得更好,否則會敗壞法。」(《負責人也是修煉人》)我感到了自己的責任重大,每一位修煉者都是大法形像在常人社會中代表,修煉者要嚴格要求自己,要紮紮實實的達到標準。向內找向內修,是為了找出執著心最終捨掉它。師父說:「做到是修」,我要做真修弟子,就得下決心「做到」。

近段時間,研究生定課題,我這次充份重視,認真對待,總結思考,準備了許多相關的問題來確定方向。在討論的頭一天晚上我思路很清晰,總結出論文組成的五大部份,結果第二天討論時,導師認為我的課題選的挺好,有研究價值。接下來一段時間是研究所做設計項目。我全力以赴,花時間修改深入,五個方案選兩個,我的方案作為其中的一個。第二輪分組合作後,與我合作的同學覺得我的方案問題多,提出許多意見,又因為我開始沒有完全接受意見,後來乾脆不與我合作了。我悟到修煉人處處得體現心性,就主動向他道歉,說我態度有問題,沒有虛心接受意見,並同意按他的思路發展。在這時我才深切體會到師父說的:「修煉本身並不苦,關鍵是放不下常人的執著。當你們的名、利、情要放下時才感覺苦。」(《真修》)這句話的分量。我以前一直覺得自己業務好,自以為是,虛榮心很重,驕傲、受面子,與導師都常常爭得面紅耳赤,這次主動向一個方案沒選上的低年級同學道歉,由他來指導我,看著他的表情,心裏真是「痛苦」的感覺。但修煉是嚴肅的,不想放棄執著,就沒法提高,光忍不行,得明明白白的捨。當我咬著牙做到後,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導師開始批評他沒有合作精神,又找了人與我合作深入發展方案,結果完成後被對方採納。有幾次導師專門趕在學法時間看方案。我也能把心放下來,守住心性,明白這才是真正的修煉。由於我這段時間確實扭轉了心態,處處注重心性,替別人考慮,導師不再認為我不務正業了,他感受到一個驕傲固執的人修煉前後的變化,現在對我態度全變了,也不阻止我煉功了。

我就是要用高標準、正念要求自己,做一個精進的真修弟子,紮紮實實地早日邁向圓滿。

[此文為1999年迫害發生前的修煉體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