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屯裏第一「厲害人」的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八日】大法神奇殊勝,法力遍布洪微。本文所講的事例,僅僅是大法威力在世俗層面的一個小小體現。大法能給人類帶來世間的福祉,而大法的神奇和殊勝更是為了讓人返本歸真。

* * *

我自小多災多難。法輪大法改變了我的命運,讓我告別了死神,重獲新生。二十四年了,我的身體非常健康。我們村的人都知道,是法輪功救了我的命。村裏人都說我的脾氣變了。村書記說:「法輪功能把她(指我)變好,真不是一般的功!」

一、修煉前後兩重天

母親說,我不到一週歲就開始抽風,醫生稱「小兒癲癇」。每次病情發作都很厲害,全身抽動,口吐白沫,母親感覺我活不了了,就把預備好的一捆谷草抱進屋裏,等我斷氣時準備用草把我裹上扔出去。可是每次我又都活了過來。

剛滿一週歲,我又得了一種傳染病──黑熱病。我家在農村,離縣城遠,看病不方便。這病需要每天打針。母親很能幹,看著醫生給我打針,她就想要自己給我打針。在醫生的指點下母親真的就能自己給我打針了。兩年後,我的病好了。據村裏的嬸子、大媽們講,全村得黑熱病的有八、九個孩子,其他孩子都死了,只有我活下來了。

五週歲時,我又患了咳喘病,並且留下了病根兒。可以說我從小到大沒有沒病的時候,常年離不開藥,成了個藥簍子,在病痛中苦熬著。我抱怨自己的命怎麼這麼苦?怨恨老天對我不公。

我這個病包子,不只自己遭罪,還害了娘家、婆家兩家人。常年治病得花多少錢!全家人為了給我治病都得縮衣節食。結婚時,正趕上分產到戶。因為我身體不好,幹不了地裏的活,家裏的二十畝田就靠丈夫一個人幹。他忙不過來時,公公、婆婆、小姑子都來幫著幹。

農民就是土裏刨食。丈夫一年到頭辛辛苦苦,靠賣糧掙的那點錢都拿來給我治病了。

可以想像我家的日子那時是個甚麼樣。可我的病去不了根,年年發作,就得年年治,可病越治越重。我被病折騰的生不如死,真不如死了算了。可兒子、女兒太小,又不忍心丟下他倆。沒有別的出路,只能就這麼熬著。

一九九七年四月十日那天,我已經臥床三個多月了。用家人的話講,我就是一個等死的人,只是早一天晚一天的事了。

就在那一天,嬸婆從外地來了。她老人家是特意來給我介紹法輪功的。看我起不來,就讓我先在熱炕頭上聽法輪功師父的濟南講法錄音。嬸婆又教我煉功動作。我說煉不了功,嬸婆說:「能煉多少,就煉多少。」我就儘量爬起來,可也只能堅持煉幾分鐘。

第三天晚上,我吐了半盆又苦又澀的苦水。吐完後,脹的像扣著一口鍋的大肚子沒了;第四天,我開始沒完沒了的便尿,渾身的浮腫全消了;第七天,我能起床做家務了;半個月,我覺的我的病全好了,二十天後,我就能和丈夫一起下田種地了!

不足三星期,我的身體發生了家人說的翻天覆地的變化,我的心裏可亮堂了!全家人,婆婆、丈夫和倆孩子簡直樂開了花。丈夫逢人就講:「法輪功是神功,把我家等死的人救活了!」法輪功就這樣在我們村傳開了,先後有幾十人來我家學法、煉功。

修煉後我沒有病了,不用看病買藥了,和丈夫一起種田、養豬,家裏的日子一天天好起來,一年比一年強。幾年後家裏蓋了新房,再後來,娶了兒媳,抱上了孫子;近十年來,老伴打工,我種田,過日子不愁了,家中和和睦睦。我老伴說:「你煉功給家裏省了二十萬醫藥費。我知足了,虧得你煉了法輪功,才能好好活著。」

我非常清楚,我能死裏逃生,有了今天的健康和一個和睦的大家庭,完全是托了法輪大法的福!是大法師父拯救了我,我衷心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二、村書記:「法輪功能把她變好,真不是一般的功」

通過學《轉法輪》,我知道了按真、善、忍修自己,做好人。我身體好了,心情也好了,村裏人都說我變了。村書記說:「某某某(指我)在咱們屯的婦女中,是第一厲害的人。法輪功能把她變好,法輪功真不是一般的功。」

村書記為啥讚揚法輪功把我變好了?因為以前我性格外向,性子急,脾氣暴躁。誰惹了我,我抓住人家的「尾巴」不是拎三圈,而是拎夠才撒手。我經常和人吵架、打仗,不打贏不罷休。了解我的人,都躲著我,連「村霸」見到我都得先和我打招呼。有人對我說:「你若是男人,就去闖江湖。打遍天下無敵手。」因此,我的人生很失敗。我無論身在何處,總是有「敵人」。因為我好鬥,讓原本病病歪歪的身體受到極大的傷害,這也是我為何不到四十歲,就癱在炕上等死的原因。

有一年,家裏上交村政府負擔款。我家當時很困難,把家裏的錢交了可還欠村政府五十元。村政府說,交糧也可以。我丈夫趕車拉去了高粱替代了這五十元欠款。第二天我去村政府結賬,會計一算賬,說我家還欠五十元。我一下就翻了臉:「我們昨天交的糧,怎麼還欠?你為啥不給上賬!」會計說:「不是我沒上賬,是你們沒有這筆賬。」

我不依不饒。這時有人在一旁為他幫腔,這一下子惹惱了我,一邊大吵,一邊搶賬本、摔算盤,不讓他們辦公。滿屋子村民都等著結賬,我連鬧帶嚷:「我這筆賬不算清楚,往下誰也別想算!」村書記看我如此蠻橫,親自動手把我拽到了室外。在眾目睽睽的圍觀下,我掄起拳頭就開始打他,嘴裏嚷著:「我告訴你,我為啥打你。因為你手下的幹部你沒有領導好,你咋領導的!所以我就打你。你這個書記不稱職,你趕緊讓位算了!」村書記沒還手,只是陪著笑臉。事後才知道,錯出在我丈夫身上,是他自己忘了給會計報賬。

又一年,糧食剛剛收進家。一天晚上,村書記在高音喇叭裏說:「公路兩邊曬有苞米桿和高粱桿的各戶注意了:明天上午必須把桿都拉走。下午開始翻地,迎接省裏領導檢查。村上(政府)一畝地給補二十元,從負擔錢裏扣。」那時我身體不好,體力活幹不了多少。因為害怕耽誤翻地,影響村官工作,丈夫就找來了公公幫忙。

公公是七十多歲的老人。天沒亮,公公就和我們一塊去滿是白茬地的田裏抱高粱桿,深一腳、淺一腳的。公公被高粱茬子幾次絆倒,摔了幾個大跟頭。我看在眼裏,心裏翻江倒海:「老人這麼一大把年紀了,為了幫我們幹活,要真摔壞了,我們吃不了得兜著走,這得擔多大的責任哪?」一邊幹活,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兒。幸運的是,公公沒有摔傷。

轉眼,到了交負擔款的時候,村幹部登門來要錢。還是要交原數的負擔款,村書記在高音廣播裏說每畝地給補的二十元錢不算了。我很氣憤,交款時,我把說給補的那筆錢沒有交。日後,村幹部們除了村書記之外,成群結隊的、三番五次的來家找我要那筆錢。每次我的態度都很硬:「這筆錢我給。但是,你們官小,你們回去轉告書記,讓他親自來取,我必須把錢親手交給他。」我一直要村書記來取款,可是村書記一直沒來。最終,這筆錢悄悄的補給我們了。那時我覺的自己能耐、了不起。雖然我是普通老百姓,可你村書記也得讓我三分。

修煉法輪大法後,我再看過去自己的所作所為好像做了一場夢,一場噩夢。師父說:「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難。」[1]「人為甚麼有病呢?造成他有病和所有不幸的根本原因是業力,那個黑色物質業力場。它是屬於陰性的東西,屬於不好的東西。而那些不好的靈體,也是陰性的東西,都是屬於黑的,所以它能夠上的來,這個環境適合於它。它是導致人有病的根本原因,這是最主要的一種病的來源。」[1]

我過去一身的霸氣,傷害了多少人,造了多少業?我能沒病嗎,病能不重嗎?今生今世,我幸運的修煉了法輪大法,是師父讓我知道了如何做人。我明白了按照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做人,才是個好人。因為懂得了如何做人的天理,我不與人爭鬥、打仗了。反過來我善待別人,化解了和鄰居、街坊的恩恩怨怨,大家在一起高高興興的和睦相處。

有一位大哥,我曾在眾人面前打了他一個嘴巴子,他跟我結了疙瘩。十五年了,見面不理我。我主動給他賠禮道歉,得到了他的諒解。

有一位本家族的妯娌,我倆十幾年了見面從不說一句話,還經常發生口角。我用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填平了我們之間的一道鴻溝。後來,她也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已經修煉十多年了。我倆成了同修,相處的很溶洽,互通有無,無話不談,經常在一起交流修煉心得體會,比親姐妹還親。一個鄰居對我說:「多虧法輪功,你們倆才有了今天。」

修煉了法輪大法,我變的善良了,村裏人也從躲著我變的願意接近我了。他們從我身上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有的人是因此來和我一起修大法的。修煉後,他們都受了益。法輪大法好,在鄉親們的心裏深深紮下了根。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黨魁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全面鎮壓,彌天大謊鋪天蓋地。派出所警察沒日沒夜的來村裏騷擾法輪功學員。有一天,村書記煩了,他對派出所所長說:「法輪功怎麼啦?法輪功把我村要死的人都救活了。你是不是吃飽撐的?沒完沒了的整法輪功幹啥?!」

不管上頭咋下令、怎麼催,村書記沒有登門找過我,他從內心反感共產黨迫害法輪功。我遭中共迫害流離失所期間,經常回家,村書記一直保護著我。

三、法輪大法福澤鄉親

自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的這二十二年中,我一直向人們講法輪大法的美好。特別是近些年,我面對面告訴有緣人,誠念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許多人聽明白後都受益了:屯裏有個大姐原來老頭暈,修煉後不再暈了;有個村民腰脫好了;有個朋友腰脫和心臟病都好了;有個老年親戚腦梗癱瘓,現在不但生活能自理了,原來不會說話現在又能流利的說話了。

我有個同學,因為受無神論毒害,法輪功學員給她講真相,她不接受。後來她患重病,治不好。通過我用實例給她講法輪功真相,她終於轉變了,明白了法輪大法是在救人。她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嚴重的心臟病、糖尿病都好了。

我還有個同學,她心臟不好,過去也煉過法輪功。中共迫害大法後,她不敢煉了。我擔心她,多次勸她回到大法中來,由於害怕遭受迫害,她一直沒有走回來。我經常給她送《天賜洪福》、《明白》、《金種子》等明慧真相期刊,她都看,她從心裏明白了真相。二零二零年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期間,她突然發燒,咳嗽、胸悶、呼吸困難,非常難受。她一直挺著,誰也沒告訴。也不敢去醫院,如果去醫院,她知道必定被隔離。

一天晚上她發燒、咳嗽的很厲害,呼吸非常困難,幾乎就要斷氣了,她覺的自己不行了。這時,她突然想起了法輪大法能救命,就開始在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了幾遍,呼吸順暢了,好了。第二天,不燒了,咳嗽也好了,胸也不悶了,徹底好了。她發自內心的告訴我說:「是法輪大法救活了我。」

村書記退休後,他的兒媳把他和他老伴攆走了,老倆口搬進了村裏的一所破舊房子裏。我知道後,就去看望他們,安慰他們。我說:「等你兒媳消消氣,我去給你們說和。」聽說先後已經有六個人去說和,全讓村書記的兒媳給頂走了。聽說我準備去說和,有幾個人說我:「去也白去,還得被頂出來。」我想,我是修煉人,村書記一家人都知道法輪大法好,並且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應該家庭和睦。我想我要用真、善、忍喚醒她的良知,使她能夠改變自己,做個好兒媳。

因為時間短,我擔心村書記家的兒媳氣沒消,就想等等再去說和。可是,村書記和他老伴來找我,讓我早點去和他兒媳說說,我就馬上去了他家。我和村書記的兒媳交談了三個多小時,她沒有頂我,但是也沒有表態接回公婆。第二天,我接到了村書記嫂子的電話,她告訴我,村書記兒媳昨天晚上就去接公婆了。老倆口喜氣洋洋的回了家。

事後,村書記兒媳對我說:「嬸,你和我說完後,我躺在炕上,翻來覆去的一直想你的那些話。想來想去,覺的嬸煉法輪功,說的有道理,都是為了我好。我明白過來後,再也不能等了。吃完晚飯,我和你侄(她丈夫)、孩子就一起去把兩位老人接回家了。」

從此,村書記全家人都對我好,非常尊敬我,他兒媳和我成了朋友。她見到我時,總是說煉法輪功的人都好。大法真相護身符、車掛她都要,還傳給別人。給別人後,她再來找我要。近些年來,我們家種田的大小事她都非常關心,願意幫忙,年年幫助我家張羅備耕、春播、秋收、賣糧。我好像多了個女兒。

如今村書記和老伴都是古稀之年的人了,身體難免生病。我經常囑咐他倆:「別忘了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兩年前,老倆口遷進城裏居住,現在身板都很硬朗,晚年生活很幸福。

這篇文章講的故事是我的親身經歷。希望人們能夠破除中共的謊言,明白法輪大法真相。請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您會百分之百受益。我願全天下的人,都擁有美好的未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