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啞巴」表哥的奇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日】大法神奇殊勝,法力遍布洪微。本文所講的事例,僅僅是大法威力在世俗層面的一個小小體現。大法能給人類帶來世間的福祉,而大法的神奇和殊勝更是為了讓人返本歸真。

* * *

我大姨家住在貧窮的農村。大姨有個兒子,今年六十歲,聽不見聲音,不會說話。我問大姨:他以前叫過媽嗎?大姨說:叫過。他十二個月的時候,得了腦膜炎,沒有錢去醫院看病,找了一個老太太,她專門看小孩的病,老太太往他耳朵裏滴了像紫藥水的東西,在腳上糊了藥。自那以後,他就聾啞了。

他不但聾啞,還傻,天天吃完飯,就出去溜達。他看見誰家幹活,就去幫人家幹,人家不用他,攆他走。他不但不走,還生氣。村民們攆不走他,拿他也沒辦法,只能由著他。他不但在本村幹活,到鄰村不認識的人家,他也跟著幹活,幹活也不要任何回報。

因為他這種不正常的舉動,附近的鄉里鄉親和家裏親屬都管他叫「大傻子」,我也不管他叫大哥,隨著大家叫他「大傻子」,只有大姨叫他「啞巴」。大姨夫去世後,大姨和「啞巴」相依為命。

還記得我小的時候,「啞巴」經常從農村步行幾十里路來我家。因為他傻,我們也不留他,吃完飯,就比劃著手勢,讓他回家。他走的時候,會拿走我家的東西,他或許根本就不明白那叫偷東西。

我媽每次去大姨家,「啞巴」還會趁我媽不在屋的時候,把我媽兜子裏的錢拿出來,揣他自己兜裏。他既不會花錢,也不會把錢藏起來。大姨管他要,他再把錢拿出來給我媽。他現在六十歲了,還是這樣做。

大姨說「啞巴」是一級殘疾,他倆是低保戶,每月他倆有四百多元的低保生活費。大姨八十歲了,他倆也不能種地,把地承包給別人種,承包費一年七、八千元,他倆就靠這七、八千元和低保費,過著捉襟見肘的生活。

二零二一年三月初,大姨讓我去給她看家,給她養的雞、鴨餵食,她要帶「啞巴」去看病。平時我也挺忙的,但我可憐大姨和「啞巴」,就去幫忙了。

剛進屋,大姨為款待我,包餃子呢。我還沒坐下,大姨向我伸出左手,讓我看,她說,手指頭抽筋了。我趕緊給她揉開。又包幾個餃子,又抽筋了,我就又給她揉開。

要吃晚飯的時候,「啞巴」回來了。我看他髒兮兮的,讓他洗手吃飯。他坐那長出一口氣,表情痛苦。大姨說,「啞巴」這些天老是齜牙咧嘴的,也不知道他哪兒疼。

晚飯後,大姨手指頭頻繁抽搐,我就摸大姨的手,兩隻手都是涼的,但是左手比右手明顯涼很多,左手腕都是冰涼的。我說:「大姨,你跟我學煉法輪功吧。」於是,我教大姨煉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是靜功。

從煉功一開始,大姨手指就不抽了。過了一會兒,大姨說,左手往出冒涼風。又過一會兒,大姨說,左腋下冒風。我說,你那個胳膊有毛病,這是大法師父給你往出排病呢。煉到結印時,我看看「啞巴」,「啞巴」正全神貫注的看著我倆煉功。

我原本以為「啞巴」有些傻,根本不能學煉功。我想,他既然看,我就幫他做個結印姿勢吧,因為結印簡單。他就結印坐著,一動不動。過一會,我摸「啞巴」的手,竟由涼變熱了,這太讓我感到意外了。

我有一個強烈的想法,馬上教會「啞巴」煉功。我教「啞巴」第五套功法打手印,這是比較複雜的一套動作,他基本都能學會,一點不比正常人笨。單盤腿他盤不上,散盤時,兩個膝蓋都翹的很高,幾乎要立起來了。煉著煉著,他兩個膝蓋落下去了,兩條腿快放平了。

煉完靜功,我又教他煉動功。我徹底震驚了,「啞巴」一口氣跟我煉了一個多小時的功,而且動作基本都對。

我很困惑的問大姨:「看他的煉功動作,也不笨哪?!」大姨說:「院子裏的玉米簍子和那個手推車,都是啞巴自己做的。」那個手推車像小馬車那麼大,不仔細看,都看不出是手工做的。要不是大姨說,我根本就不敢相信那個車是「啞巴」做的。

大姨讓我給「啞巴」聽大法師父講法,我拿MP3上的耳機,放在他的耳朵上,調到最大的音量。聽到師父講法的一瞬間,「啞巴」的臉色一下子嚴肅起來,表情很莊嚴。

他站了起來,手指著天,指了好幾下。我說:「對,這是天法。」他又坐下,把兩個胳膊肘支在桌子上,(我覺的是他天目看見師父講法時的動作),重複兩次這個動作。我說:「是,師父講法時就是這個姿勢。」

他又站起來,用手比劃著,意思是這個人個子比他高,而且是個「大官」。接著,「啞巴」又比劃著飛翔的動作,我無法真正明白他的意思。這幾個動作,他反覆比劃著。這時已經半夜了,我就讓他上炕睡覺。

剛躺下,我就看他不停的、有規律的上下嘎巴嘴(東北話:嘴一張一合,很費力的想要發出聲音,還發不出來),他用手捏他的喉嚨,揉他的喉頭兩側。嘎巴嘴四、五下,嘴的動作是要發「媽」字的口型,但發不出來。

折騰了半個多小時,他突然發出:「媽、媽、媽媽、媽……!」的叫聲,我無法用準確的語言形容我當時的心情,太神奇了,我感到自己的心臟、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被震撼了,師尊太偉大了!六十年的「啞巴」能說話了!

「啞巴」叫媽的聲音還挺大。大姨激動的說:「我是你媽媽,小春,小春,我是你媽媽!」小春是「啞巴」的小名。

我雙手合十,閉上眼睛,早已淚流滿面。啞巴學著我的樣子,也雙手合十。他笑了,幾十年來,我第一次看見他像正常人一樣的笑。

這是發生在我身邊的真實事例,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能從人身體的最微觀改變一個人的生命,造就一個新的生命。在法輪功修煉者身上,這樣神奇的事例不勝枚舉。

我本人是一名護士,曾經有著體面的工作,因為堅持信仰法輪大法,被非法勞教和判刑過,我失去了工作,然而我從未後悔,我也從未動搖過修煉的信念,同樣法輪大法也再造了我的生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