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煉功人以德報怨 全家四代受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九日】我是農村婦女,今年五十六歲。一九九八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是慈悲的師父拯救了我的命運,使我變成了一個全新的我,給了我一個完整的家。而且我們六口之家,人人受益。

一、以德報怨

我結婚不久,婆婆就讓我們搬出去住。除了兩萬元的債務,其它的甚麼也沒有給我們。我們夫妻靠種田吃飯,年收入微薄。整整十年,我們才還完了這兩萬元的外債。可以想像,我們的日子是怎樣過的。

我婆婆是村子裏出了名的厲害人,我很老實。大伯嫂厲害,婆婆敢虐待我,不敢得罪大伯嫂;有好吃的東西,給大孫子吃,不給我兒子吃;過年殺了豬,叫大伯嫂去吃肉,不叫我們。

一次,一個債主來找我要錢,說是婆婆拿了給人家保媒的好處費,五百元。結果保媒沒成,人家就來要錢。婆婆讓我們還,我不願意還,婆婆就蠱惑公公舉鍬來劈我,我被嚇的休克了過去。

我丈夫脾氣暴躁,嗜賭、好酒,不順心就打我。我常常挨打,甚至被打傷,不得不去醫院治療。我在家只有幹活的份兒,還得幹大頭。家務活我幹,田裏的農活我也得幹,還得管孩子。我活的很苦、很累,經常以淚洗面。久而久之,我的精神遭到了很大的打擊,公公、婆婆、丈夫不但欺負我,對孩子也不好,這成了我的一塊心病。

每次見到和我要好的姐妹,我就和人家訴苦,訴不完的苦。兩、三個小時,就聽我一個人絮叨,真是三天三夜也說不完。我悄悄的攢了八百元錢,準備在孩子長大一點後,我就去法院起訴,跟丈夫離婚。

一九九八年八月,在本村一個好友的介紹下,我有幸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我看師父的講法錄像、聽師父的講法錄音、讀師父的著作《轉法輪》。我知道了我為甚麼這樣苦:人的所有苦難,都是生生世世欠下的業力造成的,人幹壞事是產生業力的根源。我今生今世這麼苦,是因為自己前世欠下的業債。

師父說:「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難。遭罪就是在還業債,所以,誰也不能夠隨便改動它,改動了就等於欠債可以不還;也不能夠隨便任意去做,否則,就等於在做壞事。」[1]

法輪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溫暖了我的心,真、善、忍的光輝驅散了壓在我心頭十幾年如巨石般的陰霾,我終於見到了陽光。我的心敞亮了,我不再哭了,天天那個樂啊,街坊鄰居都說我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師父教導我們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我要按師父的要求做。我主動接近婆婆,用善心對待公婆,他們對我再不好,我都不放在心上。他們不修煉,被塵世所迷;我是修煉人,是懂得天理的人,就應該高姿態。我該怎麼對他們好,還怎麼對他們好。

公公婆婆有四個子女,大伯哥全家遠走他鄉,是因為公婆霸氣,大伯嫂一氣之下非走不可;二伯哥不幸病亡;小姑子患病,無能為力;只有我和丈夫在公婆身邊。公公婆婆單居,丈夫要麼打工,要麼打麻將去了,難得在家。公公婆婆抓不到兒子,家裏的一些雜活就找我去幫忙。

我是煉功人,逢求必應。種菜、購物、洗衣服、有病請醫生、甚至去醫院,婆婆都來找我。師父讓我們為別人著想,我每次都是放下自己的活,去幫助公婆。我為他們跑前跑後,又忙又累,從沒有怨言。

丈夫不出去打工,也不把田裏的活擱在心上,而是麻將館裏的常客。我叫他下田幹活,他就發火,罵我、打我。我不恨他,我該幹活還幹活。我知道自己是在還債,所以心態很好,打消了想離婚的念頭,把八百元私房錢拿出來作為家用。

二、孝敬公婆 做個更好的人

中國人講「百善孝為先」。常人中的好人都能做到對老人盡孝,我是修煉人,應該比常人做的更好,對老人更孝順。雖然兒媳不是公婆生的,但是為人都有雙重父母。作為兒媳,更應該善待公婆。

師父說:「在各種環境中都得對別人好,與人為善,何況你的親人。」[1]那麼我作為弟子,就要聽師父的話。

公公婆婆為人處世蠻橫,張嘴就罵人。我了解他們的脾氣秉性,公婆罵我,我不還口。我記住師父說的:「作為一個煉功人,就得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用高標準要求自己。」[1]

修煉法輪大法前,我是繞著公公婆婆走,我想:惹不起,還躲不起嗎?我對他們「懼而遠之」,只求個平安。我修煉大法了,不能再那樣了。公公婆婆一年比一年老,身體更是一年不如一年,沒人照顧不行。

我就經常去看他們,有甚麼活就幫他們幹;公公婆婆一旦有個頭疼腦熱,就及時去給他們買藥;婆婆把他們兩人的髒衣服拿出來叫我洗,我當時就給她洗乾淨。公公婆婆不但種自己的田,還包了大伯哥一家的田。由於他們年邁,幹農活很吃力,就年年找我和丈夫去給他們幹。丈夫出外打工,就找我幹。公婆很自私,農活得先給他們幹,他們的活幹完了,才能幹我們自己家的活。就這樣,我一直幹了十幾年。

那一年,丈夫打工不在家。一天半夜,患腦血栓的公公「噹噹」來敲大門,我被驚醒。他說:「不好受。」因為半夜沒車可坐,等到天剛放亮,我就帶公公打車去了縣醫院。我樓上樓下的攙著他,他踉踉蹌蹌,我怕他摔倒,幾乎是背著他上下樓。他感動的邊哭邊對我說:「還是你心眼兒好,我兒子就是在家,他也做不到。」

醫生檢查完了,說:「沒事。」婆婆說公公磨人。我想:「老小孩,小小孩。公公就是老小孩。」我沒怨恨他。

公公去世後,婆婆的衣食住行等事,就全靠我了。婆婆指望不上兒子。我是修煉人,不能袖手旁觀。大法的法理講慈悲,對誰都得好,何況是自己的家人,自己的婆婆呢!

婆婆愛吃麵食,我就給她買饅頭、麵包、蛋糕等,也給她買牛奶,買奶粉等。婆婆經常生病,我為她請醫生或者領她去醫院。打點滴時,我陪著她。

後來婆婆腸道不好,經常把大便便在褲子裏。每次我都給她清理乾淨,再把髒褲子洗淨,有時一天洗兩、三次。一次,我給她清理大便,她感動的含著淚問我:「你不嫌我埋汰嗎?我多埋汰。」我說:「我不嫌棄你。誰不得老啊,都有這一天。」

婆婆哭了,說:「你比我閨女都強。你對我這麼好,我過意不去。你到我家後,我沒對你好過,你沒享著一天福。我這輩子還不上你了。」我說:「我不用你還。」她說:「你是個好孩子,你錯不了。我謝你。」我告訴婆婆:「你謝謝大法師父吧!」我跟她說:「過去我恨你,現在我煉法輪功了,我不恨你了。你老了,我瞅你挺可憐的。」婆婆止不住的哭,一再重複著說:「你是個好孩子,你錯不了,你是個好孩子,你錯不了……」

去年冬天,我丈夫準備出去打工,可婆婆病重了。我勸丈夫說:「你別出去打工了。咱媽病重,你應該在她身邊照顧她。你不在家,我活多,怕一時有照顧不到的地方。掙錢不在這一時,免的老人走後你後悔,留遺憾。」在我的勸說下,丈夫沒去打工。當天就到婆婆身邊去住了,日日夜夜守候著病危的婆婆。

二十幾天後,婆婆安詳離世,高齡八十七歲。婆婆的大兒子、大兒媳、大孫子均沒有返鄉送婆婆。婆婆的女兒已故,女婿也沒有來。我和丈夫按民間的風俗安葬了婆婆。

婆婆的這場喪事,是在本村幾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的全力幫助下完成的。我丈夫非常感動,因為他沒有親人為他幫忙,他從內心裏感謝法輪大法。自那以後,我丈夫主動給大法師父的法像敬香,供奉水果。

三、兒孫獲福報 兒媳護大法

我兒子童年起就知道法輪大法好,支持我修煉,支持我講真相救人,他也陪我去講真相。兒子讀小學時,學校發給學生每人一本誣蔑法輪功的課本。他看後說:「我媽是煉法輪功的,不是書裏說的那樣。」他在全班同學的面前,撕毀了那本害人的書。

兒子成年後開始打工。他給工友們講大法真相,還勸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後來,兒子得到了一個好心人的栽培,掌握了建築工程技術,年收入可觀。

孫子從小到大願意和我在一起,和我睡在一起。朝夕相處中,幼小的孫子知道奶奶對他好,知道奶奶是煉功人,知道法輪功好。他懂事後,我給他念大法書,他愛聽;我放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和演出的視頻,他愛看;我教他背師父《洪吟》中的詩詞,現在他會背許多師父的詩詞。他還能自己獨立讀《轉法輪》。

孫子不僅僅學法,還能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同學一旦欺負他,他從不還手,也不生氣。師父給我孫子開智開慧,他的學習成績優異,在班級名列前茅。

兒媳進門十餘年來,從我身上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法輪大法弟子是好人。她的性格外向,能言善辯,一旦遇到不公,她敢站出來打抱不平。有一次,她在長途公交車上,後面坐著的一個男乘客公然詆毀大法師父,還說沒人再煉法輪功了。兒媳立刻站起來,她轉過身去,衝那人大聲訓斥道:「誰說沒人煉了?!我就是煉法輪功的!法輪功是修佛的,是修善的,是讓人做好人的,你說哪點不好?」那人被問的張口結舌,呆若木雞。車上的所有乘客都注視著兒媳,佩服她的膽量和勇氣。

還有一次,兒子帶媳婦去省城醫大看病,在那裏遇到了兩個同鄉。他們在一起聊天,聊到了法輪功。其中一個人說:「法輪功不好,又自焚、又發傳單的。」兒媳說:「法輪功咋不好?要是都煉法輪功,就沒有壞人了。我婆婆就是煉法輪功的,她身體好,心眼兒也好,遇事總是為別人著想,和誰也不爭不鬥。」對方聽她這麼一說,就不再說甚麼了。

我和我們全家人都沐浴在法輪大法的佛光之中。我期盼所有的有緣人都知道法輪大法好,擁有光明的未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