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師父給了我一個幸福的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四日】一九九九年一月,就在我生不如死的時候,經親戚介紹,我有幸修煉了法輪大法,走上了修煉「真、善、忍」、返本歸真做好人、做更好的人的佛法正道。從此,我的命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修煉大法前的家

修煉大法前,我在夫家生活的非常痛苦。痛苦到甚麼程度呢?曾經想過離婚,想過死,但都做不成,最後險些發瘋。所以,我對丈夫和婆家人的怨恨就像海那麼深。

我嫁給丈夫不到三個月,丈夫就經常到外面跟別人吃喝玩耍,沒有幾天是在家的。對家中大事小情不聞不問,更談不上關心我了。家裏常耕的田地約有十幾畝,丈夫從沒耕過田、耙過地。公公是民間中醫,時常幫人診病,不能經常幹農活。婆婆常年身體不好,也基本不能幹農活。

而且,公婆又寵男輕女,從來都不說丈夫的不是,也不叫他幹活,只有我和三個小姑子日日耕作。那時我懷了孩子,只有在覺的實在幹不動的時候,才能在家躺上半天。可又怕婆家人說長論短,只好常常強撐著下地幹活。辛苦了,沒人可憐,難受了,沒人關心。從那時起,我就開始心生了怨氣。

丈夫從來不給我一分錢,只有背著我拿我的錢。我知道後,一有錢就藏起來,但每次都能被他翻到,把錢全部拿走我都不知道,我連買衛生巾的錢都沒有。有一次,我回娘家,母親把她省下來的三塊七毛錢給了我。回家後,我把錢藏在衣櫃裏的衣服底下,還是被他翻到了,全部拿去請人吃喝。三十多年前的三塊七毛錢,相當於現在的五、六十塊錢。那是母親給我防身的,誰知到頭來,我還是身無分文。

我生大兒子時,丈夫連房間門都不入,站在門口捂著鼻子,還用手掌不停的搧風,瞄一瞄房裏,就走開了,我們母子咋樣,他沒理過。等生了小兒子後,丈夫就去鎮政府當上了邪黨團支書,這回他更了不得了。平時他就打扮的派派靚靚、出入街市晏店的,現在更是西裝革履大包頭,頭髮光亮光亮的,裝扮的像個大官爺一樣。有了工資,丈夫的飯局飯友更多了,拉關係、爬梯子,樂乎的更是想不起家來了。到這份上,我由怨氣變成了怨恨。

小兒子一歲多時,丈夫又去了鎮裏的炮竹廠當供銷科長。這回,他帶我們母子仨人一同去了。從此,我們就與婆家分家了,我也不用幹農活了,我以為能過上點好日子了。入廠後,我在車間幹活,他在外面跑業務。誰知,丈夫以我沒有文化、不會簽字為由,我每月的工資都被他背著我全數領去,一點錢也不給我。我還是只幹活,不見錢,身無分文,只圖了一頓飯。丈夫有了更多的錢,也就更加放蕩了。每天買了菜,放在廚房裏,就不見人影了。終日在外面吃喝玩樂,發展到賭博,在賓館租房包養二奶。

那時是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恰逢中共邪黨搞「改革開放」。公安局和派出所合夥開賭場,因此「黃賭毒」到處泛濫成災。官爺警爺們如魚得水,追尾似的爭相包色。

有一次,一些知情人見我被丈夫騙的太可憐了,就好心的告訴我:「你丈夫在外邊又賭錢、又包養二奶。」我震驚的一下子腳軟眼黑。等他回來了,我並沒有馬上跟他吵鬧,只是好好的問他:「有這回事嗎?」他竟大發雷霆,要打我,絕口否認他幹了壞事。經過此事,我更怨恨他了。

再後來,發展到丈夫兩次把性病傳染給了我。丈夫見瞞不住了,就變了花招,認錯、求原諒。可這等醜惡事,問遍天下的凡夫俗女,又有哪個能原諒?可俗話說:家醜不外揚。染上這等醜病,是最見不得人的。自己嫁了這麼個壞丈夫,怎有臉面講給別人?況且,親友知道了,也為我操心呀。所以不敢上醫院看病,只好聽任丈夫回去叫公公開中藥給我喝。我被病痛折磨了很長時間,痛苦的都不想活了。我的心頭日日滴血,感到又屈辱、又怨恨,終日以淚洗臉。我常常悲哀的想,我咋這麼苦命?

一天,怨恨湧上心頭,我抓起菜刀,要把丈夫的手指砍下來,他嚇的跑到公婆家躲起來。這些年來,無數的苦,我無處訴。告訴婆婆,婆婆說我搬弄是非;告訴小姑子,小姑子說我冤枉她哥。總之,我在婆家人的眼裏就像外人一樣,從來就沒有說話的份。這使我對他們一家更加怨恨了。

我終於對丈夫徹底死心了。他已賭嫖成性,傾家蕩產,從來不顧我們母子死活。反正家也給他敗完了,早就不像個家了。我對這個家再不抱一點希望,那時我只想一死了之。可又想,我死了,孩子咋辦?再續個後娘,孩子就更苦了。那我就跟他離婚,帶孩子走。可丈夫就是不離,而且要是公婆一家知道了,也不會讓離的。我死也不得,走也不成,絕望的險些發瘋了。

修煉大法後的家

天無絕人之路!一九九九年一月份,就在我生不如死的時候,經親戚介紹,我有幸修煉了法輪大法,我走上了修煉「真、善、忍」、返本歸真做好人、做更好的人的佛法正道。從此,我的命運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我娘家兄弟姐妹多,小時候家裏窮,我上學上到三年級就上不起了。雖然曾經讀過一點書,可到如今全忘光了,連自己的名字都寫不直,又聽不懂普通話,實際就是個沒文化的人。

一開始參加集體學法時,捧著《轉法輪》,我一個字也不認識。同修就鼓勵我:「沒關係,你先用心聽,師父會幫你的,慢慢你就會認識字的。」於是,我就使勁聽同修們讀,一邊聽,一邊看書,同修們翻頁,我也跟著翻,同修們停下來了,我也跟著停。同修們交流學法心得,我就仔細聽。每晚,我都去學法點,參加集體學法。每次我都是雙手捧著大法書,恭恭敬敬的聽著學大法。同修們讀法是讀普通話,交流心得是講家鄉話。實際上,開始我是靠聽同修們交流心得,才認識到大法是如何好。

我聽著聽著,越聽越明白,大法是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的。明白了人為啥命苦,是因為自己以前生生世世做了壞事造成的,做的壞事越多,受苦受難就越多,因為人做了壞事要償還的。哪怕是前世做下的,今生都要追責的,這是因果報應的天理,也是宇宙的法則。

只有真心向善,才能做個好人,才能有幸福的生活。我越聽,越覺的大法的法理實在是太好了;我越聽,心裏越舒服,心情越愉快。總之,越聽越想聽。

一天晚上,我照常聽著同修們讀法。聽著聽著,我突然發現,自己認識一些字了。當時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就默默的跟著讀。等學完法之後,我就指著《轉法輪》書中我認識的字讀出來,問同修們:「是這樣讀的嗎?」同修們驚喜的說:「你已經認識字了,會讀法了啊!」我說:「可還有很多沒會呢。」同修們說:「不打緊的,很快你就會的。」

果真,我一晚比一晚會讀的多。 一個多月後,我竟然能跟著同修們一起通讀《轉法輪》了!我這個高興啊!無法表達自己的心情。師父教會我學大法了!師父給我文化了!我是個有用的人了!我幸福的一個勁的感恩師父。

以後的日子裏,我完全沉浸在高興之中。以前那滿肚子的苦水呀、堵痛心肺的怨恨呀、塞實腦袋的悲哀呀,都不知道啥時沒影兒了,差不多像海一樣深的怨恨也消失了,身心真舒服。我一改往日愁眉苦臉、淚眼朦朧的晦樣,逢人都笑臉相對。

家裏人見我天天滿面春風,跟誰都談笑風生,簡直換了個人似的,都好生驚奇。丈夫見我精神一天比一天好,真是神采飛揚,也覺的不可思議。我就告訴全家人:「我是學法輪大法學出來的啊!」我說,法輪大法是教人學「真、善、忍」、做好人的佛法,學大法能成為一個道德高尚的人。我說,做好人才能有奔頭,才能對孩子、對家庭負責任。我才學大法一個多月,就掃盲了。我認識字了,會讀大法書了,有文化了。

一家人見我修煉了大法變的這樣好,覺的真是奇蹟!跟著,婆婆和三個小姑子,連帶丈夫都要學大法了。於是,我們一家六口就喜氣洋洋的齊到學法點學大法了。

就這樣,好事說成就成了。昔日,讓我恨的咬牙的夫家人,今朝,成了我的大法同修,這真是翻天覆地的變化啊!真是天賜洪福啊!大法的威力就是大!師父真是太慈悲了!

通過學大法,我明白了丈夫的錯是因為當今世風日下、道德淪喪,被敗壞的社會風氣污染造成的,他也是受害者。所以,我不再怨恨他,只想和他一起多學法。丈夫也日益變好,遠離了「黃賭毒」,誠心悔過,面貌一新。

我們的身體也得到淨化,短短幾個月,身心都健康了。這時,炮竹廠倒閉了,我就去服裝店車衣服,丈夫買了摩托車搭客。雖然收入不多,但他是真心盡力的養家。我們白天幹活,晚上學法,其樂融融。就這樣,我有了一個全新完好的家,生活充滿快樂。

遭受迫害後又重建的家

然而,正在我們幸福的學法煉功、安居樂業的時候,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禍國殃民,於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鋪天蓋地造謠抹黑大法和師父,殘酷打壓大法弟子,不讓我們學法煉功。

我不為這些事動心,毅然走出來證實大法,去北京為師父說公道話,兩次被當地中共「610」(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設立的非法機構)和警察非法勞教迫害。

二零零五年,我從勞教所黑窩出來後,才知道丈夫在家也被警察威脅、恐嚇,逼迫放棄修煉。他承受不住高壓迫害,漸漸脫離了大法,經不起誘惑,又滑下去了。小兒子考上了大學,眼看就要開學了,卻沒錢上學,險些被急瘋了。後來孩子小姨好心拿來了幾千塊錢,才讓孩子上了學。大兒子漂泊他鄉,聽說也染上賭博了。

我的心如刀割的痛,我學大法得到的一個好端端的家,卻被中共邪黨破壞了。我請師父救我們家。我再勸丈夫回來學大法。丈夫畢竟真心相信大法好,見我回來了,他也聽勸,真的回來和我一起從新修煉大法了。我們一學大法,就有正的力量了,丈夫的好本性又出來了。

我們重建家園,供孩子讀大學。丈夫開摩托車載客,我去採茶掙錢,種田種菜。我們跟周圍的鄉鄰講大法真相、勸「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還抽空買上禮物,丈夫馱著我,挨家走訪親戚們,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

我們在大法的指導下,在師父慈悲的保護下,經過這些年的辛勞,講真相救人的環境越做越寬。能接觸到的人,都抓住時機的給他們講真相,使許多善良人明白了大法的真相,見證著「真、善、忍」的美好,做了「三退」。

我們破除了中共一次又一次的迫害,我們的日子也越過越好。孩子們也爭氣:大兒子改了賭博,正正經經的工作掙錢;小兒子大學畢業後,有了一份好工作;我和丈夫也在一家公司做臨時工。全家的收入越來越多,還清了以前欠別人的錢。孩子買了漂亮的車,有空就回家來,跟我們一起吃飯。

前兩年,我們又修了一幢四層的新樓房,娶了兒媳,有了孫女。去年搬入了稱心如意的新家,和睦歡樂。我和丈夫錯開時間上班,輪流在家帶孫女,做到工作和家務兩不誤。如今,我一邊工作,一邊講真相救人,過著美滿幸福的生活。

今天,我從無到有,從苦到甜,都是師父給我的。師父給了我大法,給了我智慧,給了我健康,給了我救人的本事,給了我滿家的好人。我沒辦法報答師恩,我還有許多沒修好的地方,我就繼續修煉,把自己修的更好一點,等著師父回來團聚的那一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