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八旬老翁:大法在迷世中度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四日】我出生在山區的一個縣城裏,今年八十三歲。清朝末年,我家祖上修了幾條街巷,供後人住用;祖上也給縣城修了橋、修了路;也建了小學,供給後人免費讀書。我家附近有幾座廟,我總喜歡到那幾個廟裏去,因為廟裏有千里眼、順風耳等神仙的像。

法輪大法是超常的科學

我是某大學的退休職工。去年夏天,我到學校退休處領取物品。退休處的一位領導認識我,她曾在中共迫害法輪大法的初期到過我家,叫我不要修煉法輪大法,我給她講過法輪大法好的真相。

我去學校退休處時,她對我說:「某某老師,你已經八十多歲了,可你的頭髮是黑的,臉色白裏透紅,你要活到一百歲!」我到市場買東西,學校同事碰到我,都說:「你都八十多歲了,還來市場買東西?」

修煉法輪大法之前,我病魔纏身。戴老花眼鏡,且有散光;患有十二指腸潰瘍,還有慢性萎縮性胃炎。醫生說,慢性萎縮性胃炎有變癌症的可能,我的思想包袱就很重。我天天靠吃藥緩解這些病症,我吃了幾十年的藥。

鄰居院長說,他願意為我做外科手術。可是我想:父母給我的身體,我只有愛護。不到非做手術不可時,我就不做。我腳底還長了雞眼,走路腳痛,經常去街上擺攤人那裏,讓他給我挖雞眼,要不就貼雞眼膏藥;到了冬天,我的頭上就要戴帽子。

一九九四年的一天,我在書店裏看到了《法輪功》這本書。書裏講到了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我感到很震驚。於是,我就按照書中法輪大法師父所講的法理,用真、善、忍要求自己。

沒想到,我的胃病徹底斷根了。眼睛老花眼、散光不存在了,不用戴眼鏡了,書上的小字也能看清楚了。

之後,師父幫我清理了身體。我拉肚子,拉的是膿中帶血的東西。從此以後,我吃冰糕等冷食品,胃腸完全正常。我無病一身輕,精力旺盛,也不用戴眼鏡了,視力就像年輕時一樣。

在煉靜功雙盤時,我看見腳上的雞眼像一根根針一樣,從腳內往外冒出。從此,雞眼沒有了,腳不痛了,走路輕鬆。冬天也不用戴帽子了,也不用靠塗萬金油來提神了。我的臉色白裏透紅,沒有病的感覺真好。

我妻子是醫生,看到我修煉法輪大法無病一身輕,她也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不收紅包了。

我的大兒子曾染上吸毒毒癮,花了幾十萬元,也沒戒掉他的毒癮。那時,我已經得到了大法寶書《轉法輪》。我對兒子說:「命是你自己的。你想要你的命,你就抄《轉法輪》。」他就抄《轉法輪》,邊抄,邊全身發熱。他的毒癮就這樣戒掉了。

他的兒子即我的大孫子,都長的很大了,還不會說話。帶他到重慶醫院去看,可是醫不好。後來我想,法輪大法的威力大。吃完晚飯,我領大孫子去坐公交車,讓他聽大法音樂《普度》,他喜歡聽。

後來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孫子也願意聽。最後,他就自己念。再後來,我念《論語》,他跟著學,跟著背。大孫子說話正常了。法輪大法是高德大法,是超常的科學。

我修煉法輪大法,家人受益了,我也希望大家都能受益。我就在單位播放大法師父的講法錄像、教功錄像給大家看,我義務教功,來學大法的人很多。放寒假、暑假,我就去外地,包括我自己的家鄉去洪法,讓更多的人受益。

「你們是我們的希望」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二零零零年,我和重慶的大法弟子到北京為法輪大法說句公道話,到中南海上訪。我被中南海的警察電擊了四十分鐘,滿屋都是被燒焦的焦肉味。

我心中默念師父的詩詞:「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1],我就走了出去。一看,自己全身正常,真是神奇!

後來,我單位派人去北京把我們劫回重慶。來抓我們的這些人,坐在一起就是打撲克牌,吵吵鬧鬧,聲音很大,吃零食把地上搞的很髒,被火車的乘務員警告。我們大法弟子所在的車廂整齊、清潔,特別安靜,受到列車員的稱讚。下車時,有個年輕的工作人員在我面前豎起大拇指,說:「你們是我們的希望。」

從北京回到重慶後,我被非法關押在重慶沙坪壩白鶴林看守所。看守所的一男一女兩個年輕警察問我:「你為甚麼要到北京?」我說:「法輪功師父教我們修煉真、善、忍,我們在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最後做個超常的人。我原來有十二指腸潰瘍、慢性萎縮性胃炎,在醫院治了二十多年治不好。修煉大法後,全好了。這多超常啊!」男警察說:「那你的師父是大神,你是小神嘍!」

因為我不放棄修煉法輪大法,在中共對大法的迫害中,我被非法關進重慶西山坪勞教所遭受迫害。

青年學生背誦大法

在重慶西山坪勞教所,有個大足縣的青年吸毒者,是個大學生。他的床鋪與我相連,他知道我是大法弟子。有一天,他對我說:「你能不能把法輪功背一段給我聽?」我說:「行。」我就背《論語》給他聽。

我背完後,他說想記下來。於是,我背一句,他記一句,我全部背完,他全部都記下來了。都記下來之後,他對我說:「大法把我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一天,單位退休處的黨委書記帶了一個人來看我。獄警就把我帶到門口,跟書記見面。學校書記嚴肅的對警察說:「你怎麼把我們學校的好人關在了這裏?」警察無言以對。我退休前,學校評職稱,大家爭奪激烈。唯有我不爭。

時任學校黨委書記問我:「你要共產黨,還是要法輪功?」我果斷的說:「我選擇法輪功。」

法輪大法的威力真大

師父讓我們大法弟子講真相,救人,這是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開始時,我有怕心,我就經常背師父的法:「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2]。

我先從親戚朋友入手,積累了一定的經驗後,我就利用買東西和外出時講真相。現在,路上碰到的人、車上遇到的人,我都能給他們講真相了。我平時注意讓自己的心態要穩,要多學法,正念強。講真相時要心生慈悲,心平氣和的講,效果比較好。

我有個遠房親戚,家住廣東省陸河縣。一天,這個親戚來我家,見面後,他有氣無力的說:「我已經七十多歲了,身體不好。我家裏人已經給我買好了墓地,買了一口棺材,還做好了壽衣。我將不久於人世。」

我先請他聽大法音樂《普度》。我問他:「好聽吧?」他說:「好聽。」我又給他講了大法真相,他聽的很認真,也順利的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我告訴他要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答應了。他再次來我家玩時,他的身體已經變的很好了。

我的一個親戚是客家人,家在廣東省的農村。一天,他見到我興奮的說:「你給我的這個(大法真相護身符)可真靈!」我問:「怎麼個靈法?」他說:「我騎摩托車,在路上不小心連人帶車摔到了懸崖下。摩托車摔壞了,我卻沒有事。」

那是一個多月前,我見到這位親戚時,給他講了大法真相。他說:「我甚麼都沒有參加,我不相信這些。」我說:「你天天騎摩托車在外面跑,有危險。我送一個真相護身符給你,保個平安吧!」他還說他不相信這些。我說:「我們是親戚,我不會害你的。你把護身符放在錢包裏,隨身帶著,不妨礙你幹任何事。」他收下了。沒想到,法輪大法救了他一條命。從此,他全家四口人都相信了法輪大法好。

我妻子是醫院放療科的醫生。她有個同事是技術員,我叫她鄭三妹。有一年,我碰到鄭三妹,她面呈黑色。我問她:「怎麼了?」她說自己得了肺癌。我告訴她真心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病就會好。生死關頭,她馬上就接受了。

過了幾個月,我再見到她,她的臉色正常了。又過了兩年,她的臉色白裏透紅。法輪大法的威力真大!

我有個親家是空軍的師級幹部。有一年,我得知他進了重症監護室,我就去看他。我說:「你若想病好,我說一句話,你同意的話,就眨眼睛表示同意。」我說:「我幫你退出中共的組織吧?」他眨了一下眼睛;我說:「你願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嗎?」他又眨了一下眼睛。

第二天,我又去醫院看他,他已經出院了。現在,他健康的活著。

人出生在世上,是個迷的空間,看不到真相,所以會做錯事,有生老病死的存在。大法正在迷世中度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無存〉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