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走入大法弟子中 我得法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三日】二零二零年是個不平凡的一年。這一年,我五十週歲,退休了。

我本經營一家快遞點,已有七年的時間了,僅二零二零年一年,它給我帶來了十五、六萬元的收入,這在疫情期間,是相當豐厚的利潤了。然而,因為家庭的不和諧,對兒子和丈夫的抱怨,我心灰意冷,把這經營了七年的快遞店,以五十萬的好價格,兌了出去。

兌完快遞店,我就決定離開這個使我傷心的地方,平復一下我自己那顆傷痕累累的心。我隻身一人來到了千里之外的城市,因這裏有我弟弟和我的一位七年未見面的朋友。

我弟弟是一名大法弟子,二零一五年開始修煉了法輪大法。他聽說我要來,就提前給我租了一個房子,朋友也給我準備了住處。

到了之後,我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弟弟為我租的臨時住處。第二天,就去了朋友那裏。十天後,也就是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五日那天,我回到了租住處。我人生的轉折也從這一天開始了。

我回到了出租屋,做好了飯菜,等我弟弟下班。我們在吃飯的過程中,弟弟就給我播放視頻節目。當時放的是新唐人電視台《細雨人生》欄目中「見證大法的神奇」故事,講述的是一些因為修煉法輪功而病就好了的事例。我當時想:「真有這麼神奇嗎?」

因為我弟弟就是修煉法輪功的,所以我對法輪功沒有那麼抵觸,也就放下了對法輪功的成見,慢慢的、一點點的開始了解。當看到那麼多的人因修煉法輪功而遭到中共的迫害時,我心裏在想:「不煉就行了唄,非得跟共產黨對著幹,有甚麼好下場?大法再好,哪有命值錢啊!」

我弟弟每天都給我放法輪大法的視頻給我看,其中包括電影,如《為你而來》,《歸途》,真相視頻、大法洪傳、預言等等,我當時是抱著陪他看的心態去看的。

又過了幾天,弟弟又拿來《轉法輪》給我看。我想:「看就看吧,只要咱不參與政治就行。」我也想看看法輪大法到底有多麼神奇,讓那麼多人寧可丟掉性命,也不放棄修煉。

從此,白天我讀《轉法輪》,晚上我看一講師父的講法視頻。我還看了《九評共產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視頻。而後,我還看了幾遍師父的《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在看書的過程中,我的世界觀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我不信神,思想已經被共產黨的謊言灌輸的很深,世上哪有甚麼神鬼之說啊?我家中,我媽媽是個基督教徒;我哥哥是個拜仙的;弟弟是修煉法輪功的,就我是一個無神論者。很多超常的事情在我家都發生過,但我就是不相信。我一次一次的否定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

我的思維觀念就是這麼固執、僵化。直到看了《轉法輪》一書之後,我才恍然大悟,原來真有佛、道、神之說,人的命運從生下來就是註定好的。大法師父是來挽救蒼生的高佛。

從這天起,我就白天看書學法,晚上看師父的講法錄像。雖然不能理解那麼太深,但我知道就是要做一個好人。我覺得要做到真、善、忍這三個字,說起來容易,但要做到,就沒有那麼簡單了。

接著,就到了星期六。每個星期六、星期天,我弟弟都去同修那裏。這次,他把我也帶去了,說讓我感受一下。因為他知道,想讓我完全接受學法、修煉,還是很難的。因為雖然我認可了法輪大法,但不代表我能修。就這樣,我跟他去了。

第一站,到了一個叫二哥的法輪功學員家。我只聽弟弟說過,以前二哥的眼睛不好。我想像中的二哥,是一個頭發發白、滿臉皺紋、佝僂腰的小老頭。沒想到一見面,讓我大吃一驚:二哥是一個穿著一件藍色T恤、滿頭黑髮、滿臉泛光的中年大哥。也看不出他眼睛不好,看上去年紀像五十歲左右(其實六十多歲了)。

二哥和藹的跟我說:「長輝(我弟弟)就是我的弟弟,這裏就是他的家。」我當時很感動,而且我覺的弟弟跟這樣的人在一起,我也放心。然後他就跟我講起了法輪大法怎麼好,怎麼神奇。之後,就讓我在有師父法像的房間裏休息。我說:「我害怕。」他說:「不是你怕,是你身上的東西害怕。沒事,有師父的法身保護你。」

剛開始,我還很緊張,不知甚麼時候,我就睡著了,一覺睡到天亮。睡夢中,我好像夢到一些穿著袈裟的和尚在我眼前顯現,好像是在天上,怎麼也望不到邊。那晚,我睡的很香。我平時都是兩個小時一起夜,那晚竟然沒起。二哥說,那個夢是師父在點化我,讓我好好修煉,將來都能修上天去。

吃完早飯後,同修們一個個都來了。他們開始先發正念,然後念《轉法輪》這本書。他們是一個人念一段,輪到我這,二哥說:「你也念吧。」剛開始念的時候,我很緊張,因為我從小到大從不敢當著人的面念書,怕自己念錯。可是沒想到,念一段下來,我竟然一個字都沒念錯,念的非常好。接下來,我就不緊張,也不怕了,念的越來越好。

同修們給我講了他們的修煉經歷,他們每個人都有故事。有多人都遭到了中共的迫害,但仍然沒有放棄法輪大法的修煉。我非常敬佩他們,也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在他們每個人身上的顯現:他們每個人如今都六、七十歲了,有的看上去才五十歲左右,容顏都年輕。這二十多年,他們一粒藥都沒吃過,也沒去過醫院。

他們每個人的故事都深深的打動了我,讓我的思想又靠近了法輪大法一步。

下午,我們姐弟倆又去了另一位同修家。他家住在一個屯子裏,我一進入村莊,心裏就有些厭煩,這裏是土路,到處都是牛糞豬糞的味道。一想住在這樣的平房裏,沒有廁所,沒有洗澡的地方,我都不想呆了。

進村莊後,第一個拜訪的是王姨。王姨,六十多歲,她家有幾個暖棚,以賣菜為生。這邊的同修們都有些年紀大了,都不會用電腦。我弟弟就幫他們學電腦,修理電腦。王姨把我弟弟當作自己的孩子一樣關心呵護著。

我問王姨家有沒有Wi-Fi,她告訴我有。但是,我連接上以後,卻怎麼也沒有信號。我要下載的一些常人電視劇已經選好了,卻怎麼也下載不下來。我離開王姨家的時候,忘了關閉移動數據。僅兩個小時,我就花了一百元錢。我想,這是師父在點化我,我太執著於虛幻小說了。

第二個拜訪的是張姨,她住在王姨家的隔壁。張姨是一個很熱情樸實的人,六十多歲,鄉村人打扮。一起的還有其他幾個同修,他們正在學法。一看我們來了,他們很高興,趕緊讓我倆上炕,農村都是大炕。我看了一下房間,收拾的乾乾淨淨,一點沒有想像中的髒,我的心一下子平靜下來。

看著張姨的熱情高興勁,她是把我弟當作親生兒子一樣對待。一股暖流傳遍我的全身。現在這樣的人太少了,人與人之間沒有真情,有的只是利益和互相利用。這法輪大法真是太好了,讓人與人之間變的這麼簡單,富有真情。

然後,我就上了炕。張姨說法輪大法弟子唱的歌曲很好聽,我說:「那你就給我放一首吧!」張姨打開了播放器,想放她選的那首歌,結果,就是放不出她想要放的那首。我弟弟拿過來弄了幾次,都沒成功,就隨機放了一首歌曲。當我聽了第一句的時候,就不自覺的心酸起來;聽了第二句,我就忍不住淚流滿面;聽到第五句時,我就和我弟說:「我想修煉。」我一直哭著,聽完了這首歌。

歌詞唱的是甚麼,我不知道,但是僅僅音樂就震撼了我,喚醒了沉睡億萬載的真我。後來我知道這首歌的歌名叫《迷中醒》,歌中說:「今生今世莫再錯,珍惜機緣把家還。救度眾生,慈悲無處不在。」

師父用這一首歌,破開了我的迷霧,慈悲的救度了我,讓我能夠有機會珍惜修煉法輪大法的機緣,把家還。真我的那一面被喚醒了,我深深的知道了師父給予了弟子甚麼。表現在人這一面,我就是不自覺的流淚、心酸。那一刻,我是真心的發出要修煉法輪大法的願望。無神論再次被動搖了,我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後來,我們一起學習了《轉法輪》這本書,他們也是很吃驚我怎麼讀的這麼好,我說:「是師父教我的。」晚上,我就在張姨家住下了,我沒有一點不習慣,睡的很香。

第二天,我們就去王姨的女兒家。我弟弟本來是要到甲同修家有事要做的,可是因為她家沒網絡,就把甲同修約到了王姨的女兒家。到了王姨女兒家後,甲同修就給我講了一些她被迫害期間的故事。我聽了,很佩服她的勇敢和智慧。一般人要是到了那種迫害人的地方,都會嚇的不行,而她卻一點也不畏懼。她說:「有師父保護著我,我甚麼也不怕。」

這一天很快就過去了,我們回家了。吃完晚飯,我和弟弟又看了師父的講法錄像。接下來的日子,我又見到了幾位同修,聽著他們的修煉故事,讓我體悟到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大法師父的慈悲。

這就是我成為大法弟子的經歷。直到現在,我一直精進的走在助師正法的路上。師父給我開了天目,我知道師父時時刻刻都在看護著我,並嚴格要求著我。

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感謝同修們對我的無私幫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