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免疫系統重症患者找到靈丹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三日】大法神奇殊勝,法力遍布洪微。本文所講的事例,僅僅是大法威力在世俗層面的一個小小體現。大法能給人類帶來世間的福祉,而大法的神奇和殊勝更是為了讓人返本歸真。

* * *

我修煉法輪大法多年了,今年七十歲,是國企退休人員。在這些年的修煉中,我見證過許許多多法輪大法的神跡和各種感人的故事。

一、小溪姑娘因禍得福

小溪姑娘是我兒子的一位朋友,她家住外地。2014年的一天,兒子跟我說:「小溪得了硬皮病,要來我市看病,今天晚上就到。」兒子上網查了,說這種病目前世界上還沒有好的治療方法。他打算晚上請小溪在外面吃頓飯。這姑娘我也認識,晚上我就和兒子一起去了。

見到小溪時,我著實嚇了一跳,原來白淨、漂亮的姑娘,現在卻變的滿臉紅黑腫脹。說話時,面部表情僵硬,像戴了一個假面具,我簡直認不出她了。

吃飯時,我坐在小溪的身旁,下意識的摸了一下她的手。我心裏一驚,她的手硬的像鐵皮一樣。小溪傷心的說:「我在當地已經治療了半年了,被確診為系統性硬皮病,屬於免疫系統的病。西醫、中醫都看遍了,不知吃了多少藥,一點效果也沒有。」

這次,小溪是和母親一起坐飛機來我市治病的。小溪抱著一線希望,掛了國內最權威醫院的最權威的專家號。

那年小溪才三十多歲,正準備結婚。突然得了這種病,對她和家人的打擊可想而知。因為時間的關係,在飯桌上,我只是簡單的給小溪講了講法輪功的基本真相及祛病健身的奇效。我告訴她堅持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對身體肯定有好處。第二天,小溪去看了病,醫生給她開了半年的藥,她們母女就直接回家了。

半年後,小溪又來拿藥,我看她的病情更嚴重了。小溪說:「現在我的胳膊不能彎曲,穿脫衣服都得別人幫忙。雙手不能握拳,十個腳趾頭紅腫流水,渾身關節疼痛,走路都很困難。」我問她:「你回去念『九字真言』了嗎?」她說她不太相信。這也難怪,一個從小就受無神論洗腦的人,只相信所謂的科學,怎能相信念九個字就能好病呢?

看到她的樣子,我既心疼,又覺的她很可憐。我又耐心的和她講了法輪大法的真相及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我又勸她說:「到我家和我一起學法輪功吧。」她看我是真心為她好,礙於情面,當時就答應了。

回到我家,我先給小溪看了法輪大法的真相資料,各類真相光盤,還給她看了《細語人生》的系列故事、《哈佛學者的醫學神話》視頻。她看了之後,觸動很大。最後她說:「看了這些資料,才知道原來法輪功這麼好,共產黨太無恥,為了給迫害法輪功找藉口,竟然用如此手段騙老百姓。我們都被它玩弄了。」

接下來,我讓她看師父的講法光盤,她很接受。九講還沒看完,她就激動的告訴我說:「阿姨,我的腳好了!不流水了。」我聽了也很激動:「太神奇了!你還沒開始學煉功呢。你有緣份,是慈悲偉大的大法師父開始給你淨化身體了。」

一個星期後,我給小溪放師父的教功錄像,開始正式學功。小溪很能吃苦,悟性也好,和大法很有緣份。儘管她全身都很疼痛,可是她第一次煉動功,就堅持煉完了一個小時。

一次,小溪煉抱輪,我看到她不停的流淚。煉完功後,我問她:「為甚麼流淚?」她說自己當時心裏想:「師父,我想修煉。可我的業力這麼大,我能行嗎?請師父幫幫我吧!」這時,她看見了師父的法身顯現在她的眼前。啊!原來真的有佛呀!我想甚麼,大法師父都知道啊!小溪好激動!此刻,中共多年灌輸的無神論觀念被徹底打破了,她抑制不住的淚流滿面……

小溪在我家住了兩個星期。她母親多次打電話催她回去,甚至騙她說她外婆病重,讓她馬上回家。估計小溪媽媽是受邪黨謊言的毒害,擔心女兒上當受騙。

回去時,小溪穿衣脫衣不用人幫忙了,腳也能正常走路了。回到家,她父母看到小溪的變化非常高興。她媽媽在電話裏跟我說:「大姐,謝謝你!現在小溪一天一個樣,身體一天比一天好。以前我不相信,現在事實擺在面前,我不得不信(法輪大法好)了!」

小溪告訴我,她回去後,就抄了一遍《轉法輪》;堅持每天學法、煉功;上明慧網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收穫很大,也知道向內找了。小溪和我說:以前經常和父母發脾氣,怨恨身邊的每一個人,把自己生病的責任歸咎到別人身上。要不是修煉了法輪大法,不知道自己會變成甚麼樣呢。小溪激動的說:「我真是因禍得福了。」

後來,小溪給我兒子發了視頻。我看到她臉上的黑皮都脫掉了,模樣恢復如初。她還把自己康復的經歷告訴了她的同學、朋友,很多人都知道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她表示要精進修煉,不辜負師尊的慈悲救度。

二、小淨:「我現在能跑了」

小淨是我同事的女兒,年紀四十出頭。近些年,小淨身體一直不好,整天跑醫院,中醫、西醫、針灸、按摩、艾灸,也用氣功治過病。小淨四十歲了,還沒成家,和母親相依為命。

二零二零年,小淨又添了新病:全身腫痛,痛的走路不敢邁步,蹭著走。並且三天兩頭髮高燒,她自己說肺都燒壞了。也是中醫、西醫都看遍了,最後連路也走不了了。

小淨母親年邁,身體也不好,都是親戚朋友用輪椅推著小淨去看病。經過多家醫院的確診,結果是結締組織病,多肌炎。小淨說,多肌炎和硬皮病、紅斑狼瘡都屬於免疫系統的疾病,統稱結締組織病,是世界疑難病症。目前,國內外還沒有很好的治療方法,只能靠激素維持,但仍然不能遏止病情向內臟發展,最後會導致消化道、肺、心臟、腎臟等器官衰竭。人稱這種病為不是癌症的癌症。

醫生也沒有好辦法,只能給小淨開大量的激素,用以維持生命,她每天要吃十片激素。激素對人身體的傷害很大,所以小淨全身腫脹,臉已經腫的變形了。把小淨媽媽愁的不知怎麼辦才好,背地裏不知流了多少淚。她母親由於長期的焦慮,自己也是一身病,經常打電話跟我訴苦。

這些年來,我從沒放棄過給她們母女講大法真相,給過她們很多的法輪功真相資料、真相光盤,還給她們看過大法書。但她們還是說相信科學、相信醫生;可是,現在醫生也救不了小淨了,她們母女倆都絕望了。

我再次勸小淨學煉法輪功,我給她講了小溪的故事。我告訴她,小溪和她得的都是屬於免疫系統的病。小溪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很快康復了。小淨是個固執的姑娘,還是不太相信。她讓我把小溪的聯繫方式告訴她,她要自己親自去了解。

小溪耐心的和她講了自己修煉前後的變化。最後,小淨雖然半信半疑,但還是想煉煉試試。我把《轉法輪》書、師父的講法錄音、教功錄像都送給了小淨。就這樣,她也開始學煉功了。

小淨也很能吃苦,開始煉功時,渾身疼的站不住。但再苦、再累,她也咬牙堅持著。實在疼的不行時,她就吃點藥,再接著煉功。她說:「我每次煉功時,都會打哈欠、流鼻涕,全身大汗淋漓。」我說:「這都是好事,是大法師父在給你調整身體。」

不長時間,小淨的變化特別大,腫消了,身體恢復正常了。她說:「得病時,我從來不出汗。現在煉完功後,感覺汗毛孔都打開了,全身輕鬆。」所以,現在她很喜歡煉功。

原來她甘油三酯也高。前些日子單位體檢,結果都正常了。她高興的告訴我:「我現在不但能走路了,還能跑步呢,甚麼活都能幹。那天大風沙後,我上了一天的班。下班後,還能把自己的汽車給擦了。」這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我真為小淨高興,告訴她要多學法,多修心,會有更大的提高。目前,小淨只注重煉功,不怎麼學法。即使這樣,慈悲的大法師父就開始管她了。

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高德大法,創造了許多醫學奇蹟。小溪和小淨的故事,只是其中的兩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