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怨恨心 身體不好狀態消失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五日】四月二十九日下午,我的腰突然間站不住了,走路費勁,說不出的那個疼啊,到晚上睡覺不知怎麼呆著好了,後來聽師父講法坐著睡。丈夫與我說向內找一找,自己心裏想找啥找啊,沒有甚麼可找的。到半夜,連衛生間都去不了,就叫丈夫幫我一把。早晨該做飯還做飯,做家務都照常也不當回事,說不出這個疼,心裏想無論我哪有漏、有人心,也不允許你舊勢力干擾,我的身體我師父說了算。煉功時煉到法輪周天法,很難蹲起,疼的我直哆嗦……

有一天洗衣服,這腰直不起來,我說使勁直你,你叫我疼,我叫你疼,疼死你。說歸說,都給我疼哭了,我哭著說:「還能不能過得去呀?」心裏開始怨了,心裏想我都這樣了家務還都我幹。當時常人的想法都上來了,沒有人心疼我。這時已經把自己降到人這層了。這時女兒過來了說:「媽咋的了?」我說:「疼得我都怨了,你爺倆誰都不管我,幫我發正念哪,疼得書都拿不了了。」女兒說:「媽,我給你讀法,你靜心聽吧。」

就這樣我坐著聽法,心裏卻想這是嚴重的干擾,看書和煉功都費勁,我不承認你。到了晚上睡覺時,躺在床上正痛苦呢,手一摸肚子,肚子裏有一個飯碗那麼大硬疙瘩。心突然就緊了,負面思想翻江倒海的上來:難道肚子裏長瘤子了?突然就排斥這想法,都是好事,長功呢,不是病,就算以前沒修好,現在從零開始修,一個癌症病人剛走入修煉所有這些症狀都消失了。我這二十年的老弟子怕甚麼,我的身體一切師父說了算,就看弟子信師信法的程度,是否打折扣。

在難中的同修很脆弱,強烈的負面思想往腦袋裏反映:「這狀態咋還不過去呢?甚麼時候是個頭呢?」

有一天看見師父的講法,師父講:「我們很多人過關時,用你們的話說『病業關』也好、甚麼麻煩也好,找不著自己的執著在哪裏,想不明白,想不明白到底是甚麼原因。我告訴你們,大法弟子是絕對不能含糊的。你將要過去的這一關,就要過去了,可是還有一個執著沒去,就達不到標準,就過不去。修煉好了不就過去嗎?就過不去,他就停留在那。可是那個東西並不大,那個執著並不大,很小,可是就是因為你就是意識不到它,你就過不去,老是停留在那。這個不是說你修的不好,你就沒有認真的去想一想,意識到這些東西不符合修煉!只要它不符合修煉人的狀態,不符合修煉人應該有的,它就是個問題!」[1]

看到這,我心裏暖乎乎的,是師父在給我鼓勵,讓弟子在魔難中增強正念。不是弟子修得有多差,是弟子有意識不到的執著不放造成的。

這時我放下書,冷靜的找自己。心裏想:我這腿的筋擰著疼,我是哪裏擰勁了。忽然之間就想到了我怨丈夫,每一天積攢一點怨,慢慢變成了大怨而不自知。當我想到這些之後,我的腿瞬間就輕鬆了,不那麼擰著疼了。但是腿疼的狀態還是忽好忽壞,我自己就想:「我到底哪裏做得不好,甚麼執著一直固守著不放?」

一天做飯切菜時切了一個芥菜疙瘩,切開一看疙瘩裏面是空心而且是黑的。我自己就想:「哎呀,我這心不好而且思想壞,心裏空空的是不是沒有溶於法中,學法而不得法,看似精進但抱著固守的觀念不放,是在假修,修的都是表面。沒有按照師父的法真正實修,對待大法不嚴肅,當兒戲。不是做三件事就是修了,要實修那顆心才行。以後我要嚴格的對待自己,一思一念都在法上,身邊的所有事都不是偶然的,都是在提高自己。時時刻刻都是在考試。」

每天堅持學法煉功,狀態還是不好,都20天左右了。有一天女兒說:「媽,你這狀態持續這麼長時間,肯定是你沒有真正找到問題到底出在哪裏,這是強烈的干擾。」我當時就說,我找不到自己到底哪裏出了問題。以前你爸讓我向內找自己,說看不見自己後腦勺,從來都是以找不到為藉口,其實是固守自己認為自己沒有錯,覺的自己修得很好。

一天在煉抱輪,大腦反映老公公過去對我的不公,我突然意識我有一個根深蒂固的怨恨,怨恨了這些年一直都沒意識到,以為平時錢沒少給,物也不少買,以為給了很多,其實內心並不是自願,總是和別人說:「我這是學法了,要不不能這麼對待的。」其實對照師父的法來說,自己做的差得太遠,還不如一個品德高尚的常人。表面讓人以為我很孝順,其實根本沒有發自內心。丈夫一提回老家看看老公公,心裏立刻就不樂意了,還總是和丈夫說:「總是回去幹甚麼,浪費時間,有那時間看看書學學法多好。」其實我是怕丈夫背著我給老公公錢。如果丈夫執意要去,我就也一塊去,目地是去看著點。如果我沒跟去等丈夫同修回來我也會打聽這打聽那,心裏試探看看丈夫給錢了沒?給買甚麼東西了?總是放不下這顆心。

這時我終於找到了:總是認為公公對待自己不公,我現在對待他那樣就可以了。平時一點一滴的沒有注意,讓這個怨成了一大關難。小關不過,抓住常人心不放,等到大關,就迷糊找不到根本執著了,不知道問題出在哪,最後精神被打垮,就對信師信法打折扣。

我找到這顆怨恨心之後,身體不好的狀態就完全消失了。

通過這次身體不好的狀態,讓我警醒,修煉嚴肅,抱著執著心不放是不會昇華的。回顧自己20多年的修煉路,每一天很「精進」的狀態其實往深挖就是求生活的安逸,求身體好,好像學法鬆懈了,身體就會如何如何,為私為我,在法中求幸福。通過這次闖關,找到了根深蒂固的怨恨心、利益心、妒嫉心、顯示心等,我一定要修掉它們。我還悟到壞事好事都是好事的法理,一舉多得。

個人現階段層次所悟,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