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車禍後反思自己的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五日】在大法中修煉二十二年,經歷了那麼多坎坷和魔難,有過懈怠,也有過精進,期間也出現過很多的神奇,在師尊無時不在的點悟和保護中走到今天。我明白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與使命就是講清大法真相及救度世人。我把自己最近的一段經歷寫出來與大家交流,並從中吸取教訓。

二零二零年六月八日,小叔子來電話說弟妹王傑住院一週了,今天檢查結果是肝癌和肺癌晚期,醫生告訴他,弟妹最多有三個月的時間。小叔子家在外縣農村,家裏經濟很困難。我暫時走不開,就給丈夫兩萬元錢去外縣看望弟妹。

弟妹六月十五日轉到北京協和醫院。六月二十日協和醫院的檢查結果是:除肺癌和肝癌外,還有骨癌、淋巴癌及宮頸癌!估計協和也無能為力了。六月二十五日家人只好把弟妹帶回家。此時她已經不進食了,這一個月中瘦了二十五斤。

聽到消息我立即準備了大法真相資料,包括下載了真相的視頻播放器和u盤及小喇叭等急忙趕到小叔子家。

他家裏來的人真多,其中有給弟妹量身做壽衣的。看到弟妹卷曲的身體,失去彈性的皮膚貼在凹凸的骨頭上,我的心裏很難過。大侄告訴我,她媽媽昨晚腰、腿、胯骨都痛,一夜沒怎麼睡覺,不到兩個小時就得吃一次止痛藥。我告訴大侄:「我一定救她。」

我先去小臥室發了半個小時正念。

弟妹床前還有七位親屬,都是她娘家的親人。我自我介紹說:嬸嬸、弟弟妹妹們,我是王傑的大嫂。我們都是王傑的親人,誰都希望王傑的病好。可現在人已經治不了王傑的病了。我今天趕過來,就是要告訴大家一句話,那只有靠神了。法輪大法是高德大法,只要大家真心誠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誠心求求法輪大法師父救救王傑,王傑就會好起來的。

說完我分給每人一張大法的護身符,同時我把筆記本電腦打開,讓幾位親屬看共產黨宣言文本,認清共產主義是個幽靈,幽靈就是鬼魂,是魔,是反神的,也是反人類的。它把人對神的信仰說成迷信,用流氓欺騙手段綁架了十四億善良的中國人。就連六、七歲甚麼都不懂的孩子都得讓他們舉手向天發誓為共產主義事業貢獻一切力量!入過共產黨、共青團的就要你為共產黨貢獻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我講了中共七十年來作孽多端,殺人無數。

人不治天治!我讓大家看貴州藏字石,勸大家快快退出黨團隊。在場的親友都三退了。

到了下午三點多鐘,客人都走了,就剩下家裏人。全家人以前就三退了。我正式跟家人重複了我的意願,希望全家人樹立起一個信心,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從心底裏求求大法師父救救王傑。同時我把小喇叭打開,放在弟妹的枕邊,讓弟妹專心聽師父的講法,只要是清醒時就聽,告訴她在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時時念。大法無所不能,相信大法師父就會管你。

弟妹知道我們家族中除我還有一位嬸婆修煉法輪功。在我和嬸婆身上發生的神奇事例太多了,81歲的嬸婆鶴髮童顏,德高望重,我告訴弟妹,再有一週嬸婆也從外地趕回來。

我對弟妹說:你的人緣多好,在這個屯子裏你是出名的能幹,你的現狀牽動著眾人的心,你如果能夠闖過這一關,那你也是在證實法輪大法是超常的宇宙高德大法,是無所不能的,到那時得救的可不是你一個人,你可牽動全屯的人。我以前與你們講我修煉的一些神奇的事你們都不相信,但你好了有誰敢不信呢。

小叔子說:「大嫂,王傑好了我也修煉法輪功。」

當天夜裏我住在弟妹屋裏,以便近距離發正念。前半夜我背法,夜裏十一點半,我開始發正念清理弟妹的空間場。弟妹沒睡著,還很安靜。我發出強大的一念:鏟除弟妹空間場內一切病魔及死神,求師父加持救救弟妹。早上我在院裏煉功,大侄到我身邊高興的說大娘,真神了,我媽一宿沒吃藥也沒聽她喊,謝謝大娘。我說快謝謝大法的師父吧。只要我們大家齊心求師父救助,神奇還在後面呢。

吃早餐時,弟妹坐起來了,第一句話就是:「謝謝大法師父給我力氣,我可能死不了了。」小孫子高興的喊起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第二天,家裏不斷的有鄰居,朋友來探視,好在時間都錯開了,我能夠有充份的時間向客人講真相,打開我的筆記本電腦,讓他們看貴州藏字石,看《共產黨宣言》的文本,讓他們明白共產主義是來自西方的幽靈,看大法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的盛況。就一天十四人三退,也都接受了大法真相護身符。

弟妹偶爾也和來看望她的人說念「法輪大法好」她有點力氣了,敢翻身了,也能吃一點飯了。

晚餐弟妹喝了半碗米湯,臉色也有點變化。我的歡喜心起來了:「以這種方式救人來的真快!」這一天在我很放的開,但小叔子卻非常緊張,因為他的怕心很重。我決定第三天離開,晚上我又一次為弟妹發正念,十二點多我看弟妹坐起來往床邊移動,我輕聲問;你要上廁所嗎,這時她的兒子立刻出來抱她,因為座便在她的床腳處,她卻說:「扶我去衛生間吧,不能影響你大娘。」可衛生間是在廚房的後面,得穿過走廊和廚房呢!

我立刻合十謝謝師父對弟妹的加持。

第三天早上我告訴弟妹,從昨天開始,大法師父已經在管她了,師父就在她身邊。我說:「有甚麼事你就和師父講,師父會點悟你。」我給她背誦了師父的法:「真善忍三字聖言法力無限 法輪大法好真念萬劫即變」[1]。我說,我親眼目睹你兩天兩個變化,恢復階段你要反省自己,對自己做過的不符合真善忍標準的事向師父懺悔,以你親身的體會去證實大法。我回家去收拾一下,隔兩天來看你。

回家的第一件事是靜下心來學法,發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間場。第四天的上午十時,小叔子來電話要我過去陪外地來的親屬吃飯,我要求親屬到我家來,因為我家走不開。不到半個小時孫子開車來接我,無奈只好去了,在我家門前小區的主路與工農大街的十字路口處,我們的車已經開過馬路中心線,我看到一輛白色的轎車以極快的速度向我坐的副駕駛位置衝過來,瞬間將我們的車撞翻(側翻),轎車衝出去二十多米才停下來。當我反應過來時,我和孫子已經齊刷的坐在地上,身下是破碎的車門,前擋風玻璃也碎了,孫子的安全帶還在,我沒帶安全帶。路邊的行人大喊,來人那,快把車立起來。我急忙喊,等我們爬到車座上再立。由於左側車門打不開,我們從右側車門出來,看到我們車在旋轉九十度後側翻,左側車體漆基本磨光。白色轎車車頭破損嚴重。

眾人圍了過來,擔心我們傷的怎麼樣?我大聲說:「沒事,謝謝法輪大法的師父救我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留下孫子在現場我打出租車走了。到弟妹家我非常鎮靜,輕鬆的與親屬們交談。親屬看到弟妹狀態還可以,也鼓勵弟妹就相信法輪大法。寒暄幾句就起身去飯店。弟妹執意要下地送客,在兒媳婦的攙扶下,真的把大家送到門口。

當我最後一個登上車門時,小叔子拉我下來,輕聲問;大嫂你怎麼樣了。我說沒事,他說車禍現場來電話了,交警隊要車禍現場有關人員出具身體檢查報告才能認定責任。我說你放心,有大法師父保護,孫子和我都沒問題。

當送走親屬之後,我給嬸婆(同修)打電話,把今天發生的事說了。嬸婆當即給我指出:「你有很強的三個執著心,第一是定位錯誤;第二情太重,心太急,破壞了常人的理;第三你有歡喜心。你一定要靜下心來好好找一找。我後天可能回去。」

這一宿,幾天來的疲憊,加上車禍,全都找上來了,渾身散架了,骨節都疼,打坐腰也直不起來,腿也盤不上了,我靠牆單盤,找這幾天所經歷的點點滴滴,自己在哪些方面有漏叫舊勢力鑽了空子。

嬸婆說我「定位錯誤」,我猛然想起我說的一句話:「我一定救她。」說這句話時的我帶著強大的氣勢,讓人感覺我有本事,能把弟妹從鬼門關拉回來,忘記自己只是個修煉人,忘記師尊的法:「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有這個願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這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3]對自己估計不是過高而是根本上就錯了!也是對師尊、對大法最大的不敬!

當我背《轉法輪》第二講時,師父講:「人自己的業力就得自己還,誰都不敢破壞這個理的。個人在修煉過程中,可能他出於慈悲偶爾幫助人一下子,但那也只不過把病往後推了一下。你現在不遭罪以後遭罪,或者給你轉換一下子,你不得病你丟錢、遭災,可能是這樣。真正能做這件事情的,一下子把那個業給你消掉了,那只限於修煉的人,而不能給常人做。我這裏可不是在講我這一家的理,我是在談我們整個宇宙的真理,我在談修煉界的實際情況。」[3]

我悟到我在給弟妹發正念時「鏟除弟妹空間場內一切病魔及死神」,無形中破壞常人的理了,以致給自己帶來這麼大的魔難。看到弟妹病情略有起色,當時還想:「以這種方式救人來的真快!」這一念是強烈的歡喜心。師父講:「我們所有的煉功人千萬注意不要在常人中表現很失常。在常人中你不起好的作用,人家講,學了法輪大法怎麼都這樣,這就等於破壞法輪大法的聲譽,千萬注意這個事情。在修煉的其它方面和過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歡喜心,這種心很容易被魔利用。」[3]

通過四天的經歷,我深刻體會到:大法弟子正念足,說出的話都在法上,那講真相救人才能顯現出力度,舊勢力就沒有空子可鑽,為甚麼要等到魔難臨頭,被逼著、趕著修才去這些人心,而平時不主動去修呢?我發現,根子上的問題就是不信師、不信法,把修煉這麼嚴肅的事情當兒戲。這是對自己修煉、對眾生不負責任。師父把我們從地獄撈起、洗淨,讓我們在大法中修煉。師父為弟子能修煉返回去,操盡了心。我們只有認真學法,真正悟到師尊講的法理,才能做好。

弟妹還在往好的方向恢復。我要放下一切執著心,在大法中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百分之百信師信法,事事對照法實實在在的去修,做個真正的師父的弟子。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四》〈對聯〉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