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信師信法 柳暗花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一日】在我的家裏,我和丈夫以及正在讀大學的兒子都修煉大法。二零二零年,對於我來說,是不平凡的一年,因為在那段時間裏,在我和家人身上發生了許多事情,在此寫出自己實修的過程。

一、遭綁架,認識到學法的重要

師父說:「關鍵是大家要多學法。多學法自然就會有正念,在證實法中自然就會在法上做事,路才會走正。」[1]「學好法對每個大法弟子是至關重要的。」[2]「學好法、多學法、經常學法,成為真正的大法修煉人」[3]。

師父反覆強調讓我們多學法、學好法,可是我卻沒有重視學法。每天學法時間短,而且是經常犯睏、走神。做事時,卻精神十足,每天上網下載、打印和裝訂真相資料。二零二零年過年前的一個多星期,幾乎每天和同修趕集講真相、勸三退,忙得不亦樂乎。

然而,過程中卻忘了修自己,導致人心泛起,閒暇的時候,甚至想在過年期間,去南方旅遊,不斷的上網查詢,把導遊的電話號碼都儲存好了,就差電話聯繫了。結果,在過年前最後一次做真相時,我和兒子遭綁架、非法拘留。

過年期間,我和兒子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十六天,給當地證實法、救眾生造成了很大的負面影響,也給我的家人造成了很大的痛苦,也讓所有參與這件事的不明真相的世人造了業。

在以後半年多的時間裏,自己的怕心和負面思維都很重。痛定思痛,我感覺自己學法太少了。我決定開始背法,但是干擾很大,心煩,坐不住,背法的速度也很緩慢,我就不斷的堅持著。隨著學法深入,怕被迫害的心和負面思維逐漸小了。我也意識到,原來我把一些後天形成的人的觀念和執著當成了自己。

通過背法,我強烈的意識到以前我所思、所想和所做的好像都是為了自己、都是為私的,都是為了證實自我、執著自我,只願聽好聽的話和奉承我的話。對待周圍的人,尤其是我的家人,沒有包容、沒有慈悲和善念。遇到矛盾時、聽到不同意見時,沒有考慮別人的感受和承受能力,只顧義正詞嚴的發表自己的看法或發洩自己的不滿情緒。好像對的都是自己、錯的都是別人。而師父教導我們的是「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4]「任何事情都去想別人,首先考慮考慮別人,然後再想自己。我就是要你們修成先他後我的正法正覺的圓滿。這就是在去私,就能去掉「我」。」[5]

二、面對情的考驗

1. 面對丈夫

丈夫一直是帶修不修的狀態,幾乎都是我拽著他學法,有時還很不情願,跟兒子埋怨我;煉功也不堅持、怕吃苦,有時只打打坐,也很少發正念。面對我十年前和二零二零年過年期間這兩次被綁架、抄家和拘留,他怕心很重、沒有正念。到處藏我的東西,而且大多數時候都是東西拿出去之後,就回不來了。花錢找人走後門。

他越這樣,邪惡因素就越操控惡警嚇唬他、迫害他。他心理壓力很大,從我最近這次被綁架就開始不學法了。他逐漸感到身體虛弱,精神不太正常了,幾次跟我談起輕生的話題。在二零二零年七月份去醫院檢查,診斷結果是他患了輕度抑鬱症。

他開始吃藥治療。因為藥物的副作用,他渾身沒有一點力氣,經常是像一攤泥似的躺在沙發上。在單位,他也不能幹活了,領導照顧他、甚麼也不讓他幹。同事們面對整天發呆的他,都議論紛紛、看笑話,說他是因為我修煉法輪大法,才導致他這樣的。幸虧丈夫單位有一位同修,才避免了更大的負面影響。

面對有時理智不清、胡言亂語的丈夫;面對他八十多歲父母和他的三個哥哥、嫂嫂;再加上面對我的弟弟、妹妹們,我的心理壓力很大。我妹妹和妹夫甚至專程來我們家,建議我丈夫去精神病院住院治療。有的同修也是這個想法。我不知如何是好,不知道該怎麼辦,學法不靜心,更沒有了正念。煉功也跟不上,人心都起來了,尤其是對丈夫的情。有時接送丈夫上下班的時候,我心裏很難受,恐怕有一天我會失去他。真像師父講的:「執著於親情,必為其所累、所纏、所魔,抓其情絲攪擾一生,年歲一過,悔已晚也。」[6]

通過不斷的加強學法、和同修的簡短交流,我逐漸認識到這是舊勢力通過操控丈夫言行,表演給我看,來考驗我是否信師信法,所有的這一切都是衝著我的人心和執著來的。他說的甚麼輕生的話都不是他自己真實的想法。

識破了舊勢力的陰謀伎倆,我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除了幹好家務、照顧好丈夫,我就儘量多學法,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和迫害。我不再執著丈夫每天去不去上班、影響不影響工資;也不再執著丈夫是否去醫院;更不再執著丈夫的表現了。一切隨其自然,我就修我自己、我就相信師父會給我和我的家人最好的安排。有時間我就對著他明白的一面,在心裏叫著他的名字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也經常跟我說,這是舊勢力對他的迫害。

逐漸的我的心裏輕鬆了,正念強了。我變了,我丈夫也變了,而且改變的很快。現在他已經完全正常了。真是:「大法弟子的心要不穩,會使你周圍的環境也發生變化。你害怕的時候,你發現眾生都不對勁了。你變的神情清朗的時候,心胸寬廣、樂觀的時候,你發現周圍環境也不一樣了。在講真相中、在證實法中、在你們做的事情中發生難度的時候,調整調整自己,用正念來思考問題,可能會相當管用。」[7]

2. 兒子找工作

兒子即將畢業,正在找工作。也許是因為我太執著兒子的這份工作,所以舊勢力干擾很大、拼命阻擋。第一次,在六月份,鄰市的一個招聘單位通知我兒子去上班,當我兒子去我們當地派出所開具所謂的甚麼政審證明時,派出所以此為藉口說來我家看看。結果他們不但沒給我兒子開具證明,反而對我兒子威逼、恐嚇,然後對我們進行非法抄家,並把我劫持到派出所,非法扣押我兩個多小時。

丈夫想通過常人的關係解決問題,但是我和兒子不同意,我們要放下對這個工作的執著,完全服從師父的安排。兒子以準備畢業論文和答辯為藉口,向招聘單位請假。結果大約九天之後,兒子所就讀的學校給開具了證明,並給快遞過來。

本來半天就可以辦妥的事,卻用了一個多星期。因為疫情,兒子不能親自到校,只能求助於他的導師,他的導師又指派了一個學生專門辦理此事。據說因為各種原因,費了很多周折。我們知道這是師父加持的結果,否則這個證明是開不成的。在這一個多星期裏,在另外的空間不知是怎樣的正邪大戰。

二零二零年八月下旬,兒子去上班,結果在高速口檢查身份證的時候,把我兒子給截回。我的人心一下子就起來了,心裏亂糟糟的,很難受。也想通過常人的辦法解決、通融,讓我兒子通過高速口,但是行不通。既沒解決問題,又給常人親戚添了麻煩。我兒子只好又請了兩天假。

當我冷靜下來的時候,我想:如果兒子的工作是師父安排的,那麼誰也阻擋不了、干擾不了。當我放下人心和執著的時候,師父就化解了這一難,點化我給大巴車司機打電話,實話實說,問他身份證不能通過高速口怎麼辦?司機告訴我們兩個時間點。就這樣,非常巧妙、非常順利的解決了看似非常棘手的難題。真是放下人心,柳暗花明。

三、去掉不平衡的心和妒嫉心

在工作單位、在同事們當中,我差不多是年齡最大的,但是領導安排工作卻經常給我最多的,工作量大而且不好幹,年齡比我小的同事幹我一半的活;和我同齡的同事也早已退離幹活的第一線,在輔助部門幹一些輕閒的活了。我雖然幹活多,但是評職稱卻一直沒有我,因此不平衡的心和妒嫉心經常冒出來,攪擾我,有時反應的還很厲害。

隨著不斷的學法,我想我應該提高心性了,遇到任何事情都要把握好自己。因此當今年宣布人事安排時,我心裏比較平靜的接受了,但是沒有做到坦然和愉快的接受,因此就有同事不斷的在我耳邊為我鳴不平,讓我去找領導評理、讓我去鬧。我有時心裏就把握不住,雖然我不去真的找領導,但是我也會經常附和著同事說幾句風涼話,有時看見領導也不是很自然,心裏有點堵。

尤其是最近這一次,又有兩個同事為我憤憤不平,並提醒我必須在退休前兩年評上高級職稱,否則就沒有聘的機會了。我又動心了,而且心鬧騰的還很厲害。真是像師父講的:「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所以心裏放不下,會煩心」[8]。哦,原來我還有求名求利的心,而且還非常嚴重!

我以為自己早已看淡了名利,沒有這顆心了。原來不是沒有,而是被隱藏起來,今天蹦出來干擾我了。中午回到家裏,我集中精力念誦「滅掉求名、求利的心」一百遍,然後心裏平靜了。

晚上打開明慧網,看見同修的一篇交流文章《小和尚和大和尚》,看完之後,我樂了。我所遇到的這些事不都是好事嗎?這不是讓我當小和尚嗎?這不是讓我提高的大好機會嗎?我應該樂呵呵的接受,我應該在內心深處感謝領導才對啊!怎麼還覺的自己委屈呢?

通過這幾天不斷的背法,我逐漸意識到我必須徹底鏟除後天形成的人的觀念和執著了,把所謂的壞事變成好事,提高自己、修煉自己!因為師父說:「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修煉者不能帶著人心、帶著業債、帶著執著圓滿。時間會使金子越磨越亮。」[9]

我以為自己修的不好、人心太多,沒有甚麼可寫的。但是動筆後,我感覺寫稿的過程就是一個修煉的過程,也是一個不斷增強正念和信師信法的過程。在上網查詢和學習師父的一些相關講法的過程中,我感到自己身上很多不好的東西被師父拿掉了,心裏很輕鬆!我深深的感到了師父的無量慈悲!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清理〉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印度首屆法會〉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5]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7]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8]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9]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