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善 感動了丈夫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二日】我和丈夫在二零零二年搬到了省會城市。剛開始生活很苦,但我依然去了北京證實法。警察把我抓了回來,對我非法判刑三年。

經濟上陷入困頓

出來後我回到家裏,丈夫不再給我一分錢。我身上只有從監獄出來後到老家看望媽媽,臨走時媽媽給我的五百元錢。除此之外我沒有其它積蓄。

回到家一直沒有找到工作,家裏的日常生活我沒有一分錢,怎麼辦啊!那時丈夫在一家房地產公司工作,工資待遇還可以,可是就不給我一分錢。有一天,我實在沒辦法就問他:「能不能把你當店長的四百元底薪錢給我,我得給電話公司交月費,我也得洗個澡,買點日常生活用品啊?」他搖著頭沒有答應。當時在眼圈裏強忍著的淚水沒有掉下來,心裏的苦說不出是甚麼滋味……

「這是我的丈夫嗎?」正趕上了大冬天,我連一件過冬保暖的羽絨服都沒有,媽媽從遠方打電話給我姐,說:「你給你妹妹買件衣服,別讓她冬天凍著。」可能是母子連心,其實媽媽並不知道我冬天真的沒有羽絨服穿。我姐就給我買了一件薄羽絨服,但真正大冬天這薄薄的羽絨服還是不大頂事啊!

有一天我急眼了,跟丈夫大喊著,數落著他的不是,把我從監獄回來一直到現在,他在經濟上怎樣對我的滿腔憤怒和怨恨全喊了出來。喊完了,他好像並沒在意我喊的是甚麼,還是不給我買羽絨服。這樣我在自己的小屋裏呆了三天,不理他,以此跟他抗爭,他下班回來不和他說話。直到第四天,他晚上回來開開我的小屋門,冷冷的說了一句:「給你八百元錢買羽絨服。」說著把錢扔到了床上,把門一關走了。我當時的心裏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樣,對他的怨恨心全出來了,排不掉,壓不住。又想起和他結婚時,婆婆在我和她第一次見面時只給了我二百元錢,我用這錢給我媽買了一件大衣,我就再沒有從婆婆手裏拿過一分錢。

九個月的時間過去了,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樣熬過來的?我吃甚麼了?穿甚麼了?到底怎樣過來的?我真的不記得了。九個月之後的一天,丈夫突然說:「要不你來我們單位上班吧!」於是在出獄九個月後有了這份工作,有了自己的經濟來源。

工作中我兢兢業業,很快的理順了陌生的工作,我的工作業績突飛猛進,自然經濟收入也就跟著往上升。

別人對我不好,我仍要對別人好

當我有了還不算多的錢之後,我並沒有像丈夫對我一樣,因為我知道我是大法弟子,要做一個好人,師父讓我們做一個好人,別人對你不好,你要對別人好。我把我掙的錢拿出來補貼家用。從日常的柴米油鹽生活必需品到他的穿著。我很關心他,經常問:「你想吃甚麼?」因為他覺的我做的飯很好吃,只要他說出來,我就給他做,他自然很滿意。我從生活上真心的關心他,從工作上體諒他的壓力。外出辦事時總想著給他買個雞腿、買個豬蹄帶回家,而我自己卻不怎麼吃。

我的言行感動著他,他真正的體會到了修煉法輪大法的人的確是好人。

邪黨「清零」 丈夫站在我這邊

二零二零年年初一直到現在,中共邪黨開始搞所謂「清零」行動迫害大法弟子。我雖然搬到省會城市多年了,但我的戶口仍然在老家。所以「清零」行動剛開始,從老家的父母那裏就傳話給我:公安找過他們,小區也找過他們了,說甚麼簽了字名字就從公安網上撤下來,否則影響孩子前程,否則要把不簽字的集中起來如何如何。一時間家裏亂了營,電話從四面八方往丈夫的手機裏打,對他施壓,並讓他對我施壓。

有一天晚上,丈夫回來就此事對我說:「你看怎麼辦?」我說:「甚麼怎麼辦?字,我是絕不會簽的。」他說:「那你就是跟他們死磕到底了唄?」我說:「對!」他說:「那我就知道了。」他當時說的很平靜,但也很堅定。

為了保護好大法書,我決定把書收拾好放到另一個地方。於是丈夫就幫著我小心翼翼的收拾著。疫情籠罩下,小區封的很厲害,街道都封著,丈夫背著大法的書,跳牆、鑽柵欄,往我放書的樓上扛,累的滿頭大汗,再加上精神緊張,整個人滿臉通紅,呼吸急促,但他絲毫沒有怨言。到了晚上,我們又去了一次放書的地方,按著順序又把書從新整理一遍,他都默默的幫著我。在邪黨的所謂「清零」行動中,丈夫始終站在我這一邊,堅定的支持著我,給他生命的未來奠定了美好的基礎。

我修煉大法已經二十多年了,每天拜讀著師尊的《轉法輪》,使我的道德水平、心性上的方方面面不斷的提高,使自己做一個真正的好人,一個更好的人。我記得身邊一個同修也說過:「要做一個對別人比對自己要好的人。」

感恩師尊教導弟子成為一個無私無我,完全為他人好的生命。

弟子叩謝師尊!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