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實修中歸正自己 腿不疼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八日】就在黃曆新年前,我的左腿膝蓋又腫又疼,當時自己也沒在意,覺的過幾天就好了,以前身體上也出現過病業假相,但是學學法,時間不長自己都能闖過來,也就沒當回事。可是過完年後,不但沒好,還更加重了疼痛,腿像灌了鉛似的,走路都走不動了,疼的鑽心,坐下就起不來,需要家人拉起來。

女兒要我去醫院檢查,丈夫和兒子說我缺這缺那的,頓時我就覺的需要警覺了,開始找自己,想是不是忙於常人的過年,耽誤了學法,還是美國大選這事自己陷入其中,還是利益心太重了等等,找出了一堆人心,也找同修學法交流,可就是不見好轉,自己也覺的很困惑,覺的我也學法,也交流,怎麼就是不好了。

這時,我想起了前幾天,為利益跟我丈夫爭執過。

我丈夫哥倆開了個小廠子,大哥主外,我丈夫主內,一幹就是二十年,這些年來一直就是錢上大哥說了算,給我們多少,我們就拿多少,也沒計較過,覺的自己是修煉人,表面上好像是不計較,可是心裏根本就沒放下這個利益。

過年期間,家裏常人跟我說,大哥瞞著我們給他的兒女買了門頭房,好幾年了,誰都不知道。還有頂賬房給了他女兒,他兒子名下有好幾套房子,說好的給我們一套頂賬房,沒給就罷了,還給了他女兒。聽了這些,心裏就過不去了,忿忿不平,覺的大哥有些過份。心裏那個苦,說吧,怕同修笑話,不說心裏又放不下,礙於面子(常人心),就把這顆心掩蓋起來了。真是要你放下這個心的時候,看你動不動心,心裏又苦又累,越是放不下,就越遇到關於這方面的事。

丈夫回家,我終於忍不住了,跟他理論這事,越說越生氣,覺的大哥不應該這樣對我們。可是我丈夫看到我這麼生氣就越平靜的說我,「你還是個煉功人呢!就這點心性,修這麼多年了還不如我呢,缺你錢花了嗎?還是沒房子住了?還是沒車開了?你要那麼多錢幹甚麼?」這時我更生氣了就說:「你說我要錢幹甚麼,兒子剛剛上大學,不用錢?以後還得買車買房。」這時我丈夫哈哈一樂說:「你不是整天跟我說,人各有命嗎?該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也爭不來,大概就不是你的。」

這時我警覺了,是師父在用他的嘴點化我呀,快把心歸正過來吧!心裏也知道作為一個修煉人不應該這樣,可心裏那火就是壓不住,中了舊勢力的計。可是當時就是悟不到是自己這顆利益心應該修去了,應該提高層次了,是師父利用這事給我去這利益之心。

當把心放下了,再回頭看看,自己要不學法的話,在利益當中活的該多累呀,放下了這個利益心,我的腿也覺的好了很多,身心也輕鬆了。

可是沒過幾天,我的腿就又開始疼了,這次更厲害了,腫的也很大,心裏有些煩躁,覺的怎麼好了又返上來了。有點無奈,迫使自己靜下心來,找自己還有哪些心沒放下,一找自己很多心都有,一時不知怎麼修了。聽同修的交流文章借鑑一下吧!覺的跟同修差距很大,聽著聽著,覺的自己也應該踏踏實實的修自己了,堅定信念,從自己的日常生活中,一思一念中開始修。

從那天開始,我就按時早上參加集體煉功,由於膝蓋腫的厲害,第四套功法蹲不下,也就不標準,但是都堅持煉完。就在我定下要修一思一念時,第一天就碰到了好幾件事。

在丈夫的弟弟家,小姑子給弟媳捎買的化妝水,說是國際名牌,還說大嫂也買了一樣的一套化妝品。我在一旁聽了心裏那個不舒服,這時我立刻找自己,為甚麼不舒服?甚麼心讓我不舒服?妒嫉心,意識到了就去掉它,不再要這個不好的心,頓時覺的心裏一陣輕鬆。

緊接者鄰居家的侄媳婦,讓我給捎件衣服乾洗,說先給我錢。弟媳婦開玩笑的說「先別給你嬸錢,給她錢她就花你的。」這時我立刻回了她一句:「是啊,你要先給我錢,我現在正缺錢,我可給你花了。」明知道是開玩笑的話,可是心裏就是不舒服。覺的丈夫姊妹四個就我家錢少,心裏總是有種說不出的滋味。其實就是修煉人要去的人心,心想今天就把這些不好的心一起修去,歸正自己,做一個真修弟子。

就這樣一天修下來,覺的輕鬆許多,晚上聽師父講法,師父說:「一個人的心性低,他的層次就低。」[1]這句法頓時打入我的腦海裏,貫通全身,那種感受無以言表。頓時感到頭腦清晰,深有感觸的自言自語說:「噢!原來是我心性太低了,層次就低,層次低了,當然也就制約不了身體上的不正確狀態,包括行為。」心想以前師父的這句法整天掛在嘴邊,跟同修交流,為甚麼就沒這感受呢?就是沒把自己溶入法中,沒實修自己,也就沒有這種感受。

第二天,繼續在日常生活中修一思一念,不知不覺的腿就好了,像卸掉了十多斤,身心輕鬆。通過這件事使我真正明白,只有實修自己才能闖過關難,才能堂堂正正的證實法的超常和美好。

以上是最近發生在我身上的一點事,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