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在法上提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五月二十一日】女兒大學畢業後,應聘在外地一家公司工作。我時不時的去看望她,每次住上一、兩個月就急忙回家了。儘管每次她都極力挽留我,甚至有時流著眼淚不讓我走,可我還是回到了自己的家,因為我捨不下這邊的修煉環境。

這次因為女兒懷二胎,不得已,我又再次來到女兒家。但我心裏一直想著快點回去,家那邊同修剛剛開展的救人項目,還有經常找我幫助給電腦做系統的那些同修,他們的電腦需要維護,等等。

這次來發現她家的狀況非常糟糕:女兒產期只有兩個多月了,身心疲憊,精神幾乎處於崩潰的邊緣,稍有不順心,就又哭又鬧。婆媳關係也很不好,她婆婆甚至慫恿女婿和她離婚。好在小倆口感情還不錯,兩個人鐵了心了就是不離婚。表面上女兒的公婆在照顧他們,實際上在暗中挑撥,搬弄是非,鬧騰的雞犬不寧。女兒向我訴苦,還埋怨我因修大法家庭屢遭迫害,導致她父親被迫害離世,充滿了委屈和對我的怨。

面對這些突如其來的事情,我一下子懵了。那幾天,我的修煉狀態一下子跌到了低谷,感到一種少有的艱難。修煉大法多年,我深深知道這是我未修去的執著心招來的,有很多的障礙需要我去突破。這讓我心煩意亂。加上失去了修煉的環境,我的心再也無法淡定了,一連幾天都不能正常學法煉功,身體也出現了不正常的狀況。

我努力靜下心來,向內找。師父說:「我過去講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雖然有舊勢力的存在,可是你們沒有那個心,它就沒有招。」[1]我知道師父在看護著弟子,點悟我提高心性。我必須堅定正念,振作起來,儘快恢復正常,每天做好三件事。

我快速調整心態,努力向內找,身體很快恢復正常。我知道,要想做好三件事,我必須得有充足的時間。可這裏非同自己家,帶孩子、做飯、買菜、諸多家務等等,牽扯我太多的時間和精力。我想到只能在睡眠中擠時間做三件事了,不管怎麼樣,我一定不能放鬆自己,我下決心精進實修,突破難關。我內心堅信大法無所不能,就打算背法。

根據當時的實際情況,我就從背《洪吟五》開始。因為我沒有完整的背法時間,只能選在走路、坐車、買菜時的來回路上背法。隨身帶著一個專門學法用的手機,走路和坐車時也能背法。後來女兒雇了個住家保姆,我的時間就寬鬆了很多。

就在我剛開始背《洪吟五》時,我猛然想起,這竟然是我第一次學《洪吟五》。我仔細回想,當明慧網剛剛發表《洪吟五》時,因為自己有太多的事情要做,就想過幾天不忙了,好好安下心來學。沒想到竟然忘記了,是被執著幹事,執著顯示自己的心干擾了。想到這,我深感內疚,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

背完第一遍《洪吟五》後,我感到去掉了很多不好的東西,學法煉功狀態比以前好了很多,並且感到了心性的快速提高,甚至過程中來不及找出是修去了哪顆心。我看到師父在《洪吟五》中很多處都提到了現代變異觀念、無神論、進化論,這就是在清除我們身上仍然存在的邪黨文化的毒害。師父講法,是為指導弟子修煉提高的。只是自己的悟性太差,直到現在才開始背法。

就在我感到修煉有了快速的突破時,女兒出乎意料的離開了原來的令人羨慕的有著優厚待遇的公司,打算自己創業。我感受到了修煉的神奇,為甚麼呢?女兒原來的工作整天泡在網上,可想而知對一個人的影響有多大。對於她的離職,我是很贊同的。而這對女兒來說,也是一個很大的突破和挑戰。她說自己以前的工作環境和現實生活差距很大,要調整一段時間才能回歸正常心態。我深知是因為我背了《洪吟五》,清除了自己大量的黨文化和現代變異觀念,同時也淨化了空間場,家人隨之受益,女兒也就離開了那個污濁的大染缸。

背法使我更加清醒理智,我清楚的看到了我以前的自己:在顯示自己、證實自己的執著心驅使下,膨脹了幹事心。居然想等不忙了再學新發表的《洪吟五》,把幹事放在了第一位。

在女兒家裏,我堅持手寫真相信,寄給全國各地迫害同修的公檢法部門。我一般都是選擇早上的時間寫真相信,每天寫一封,一個星期出去郵寄一次信。有的時候也配合當地同修們做一些講清真相揭露迫害的項目。

期間我給女兒講了大法真相,我讓她寫《鄭重聲明》,為自己以前對大法說的不好的話給大法師父道歉,她答應了。不久當她得知她的《鄭重聲明》在明慧網上發表了以後,開心的笑了。後來女兒創辦公司的過程也很順利,剛開張收入就可觀,家裏的經濟狀況提高了很多。

在背完一遍《洪吟五》之後,又回過頭來背《論語》,通讀《轉法輪》,一般都是選在哄孩子睡覺的時候,兩隻手抱著孩子,幹不了別的,我就用心背《論語》。有的時候在走路和坐車的時候背。不管當時自己的心態怎麼樣,一背《論語》,就會覺的心情非常愉悅。

由於我的到來,女兒的公公婆婆只好回到他們自己家。這對他們來說是忍受不了的,在背地裏數落兒子:「弄來個保姆和外婆,把我們擠走了!」其實我多次提出要回家,女兒、女婿都說,我要是走了,親家兩人就會過來住,那日子就過不了了,也許就會走離婚的路。可是女兒、女婿兩人根本沒有要離婚的意思。親家兩人逼兒子離婚的理由是,他們認為我女兒是騙婚。我女兒氣的直掉眼淚。對我說:「我對他們那麼好,他們還這樣對待我,真的是傷心透了。」

我聽女兒這麼一說,也很氣憤,但是轉念又一想,我是修煉人,不能用常人的標準衡量事情的好和壞。就跟女兒說:「不要生氣,他們要錢,咱們就給錢;他們要房子,咱們就給房子。」女兒聽我這麼一說,心裏也就平靜了。就作為她的意思告訴了公公婆婆。後來公公婆婆反過來給女兒道歉,也給我道歉,再也不提要錢的事了。

這場風波就這樣過去了。

我繼續向內找。有一天,突然我的心裏像打開了一扇窗似的,透過這扇窗,我清楚的看到了我以前好多的難以割捨的執著心,背後都與那個強大的自我聯繫著。我一下子看到了,原來我所感受的各種委屈並非是真的我自己,而是那個自私自利的自我感受到了委屈。原來一直是它在左右我、帶動著我的幹事心、顯示心和證實自己的心一步步擴大,也是那個強大的自我在控制著我的大腦。原來我所感受到的各種不平衡、各種痛苦和憤憤不平也都是在那個強大的自我的驅使下感受到的。

從那以後,我感到以前好多執著不放的心越來越淡了,感覺自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每當遇到不公正的對待時,能夠平心靜氣的講道理了,甚至有的時候能做到坦然視之。慢慢的,女兒家的整體狀況走向了良性循環,女兒對待公公婆婆也是做到了不計前嫌,恭恭敬敬,而她公公婆婆也有很大的改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