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牙」的啟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七日】記得我剛得法不長時間,就被同修們推薦承擔了義務輔導員的工作。一天,我組織同修們看師父的講法錄像。看到師父講到「拔牙」的那一段法時,有的同修就哈哈笑,並且議論。看到這種情況,我有點生氣,說:師父在那講法,你們當故事聽、還這麼不嚴肅!師父不是在給我們講法理嗎?在告訴我們修煉就是從根本上去掉執著心,甚麼關都能過去;如果用人的辦法做表面文章,不從根本解決自己的人心,甚麼也不能真正改變。聽我這樣一說,同修們都不說話了,安靜看師父的講法錄像了。就是那天,一位同修的女兒走入大法修煉。

今天學法,我又學到師父講到「拔牙」這段講法時,我恍然悟到這段法的又一層內涵,我認識到師父給弟子開示了大法弟子的正法修煉與舊勢力強加給大法弟子的所謂修煉區別在哪裏。

個人理解,師父給大法弟子安排的正法修煉就像那個拔牙的人拔牙一樣,是從內在的根本上解決問題,內在的根本問題解決了,表面的一切問題假相其實已經解決了,那時我們只要符合世間的理動動手就行了,根本不用費甚麼力。是從內向外的解決問題,是從問題的根本上徹底解決。而且那個人給人「拔牙」不是他的目地,他的目地是讓人看到他的「藥水」的威力,目地是讓人認可與接受他的「藥水」。

大法弟子的正法修煉也是這樣。修煉過程中遇到問題向內找問題的根本原因,找到根本原因,在法中洗淨,表面的一切問題假相其實已經不存在了;那時我們只要正念正行,問題就解決了,三件事就很容易做好。但是大法弟子做的一切目地不是為了自己,是為了證實大法的威德與救度眾生,過程中沒有私與「我」。

而舊宇宙的生命與舊勢力強加給大法弟子的所謂修煉就像那個西醫「拔牙」一樣,是利用外在強制手段,迫害大法弟子的肉身來給大法弟子安排所謂的修煉中的魔難,通過魔難來從外向內改變大法弟子的內在執著,目地是讓大法弟子所謂修煉提高為第一位的而不是證實大法是第一位的。其實這種做法根本解決不了大法弟子的內在根本問題,而且這種做法貫穿著私與「我」在其中。

我記得一個同修給我講了她在迫害初期在邪惡的魔窟裏的一次經歷,對我的觸動很大:

一天,她在監室裏要煉功。這時犯人的號長對她說:你不能煉功,你要煉功我就舉報你!同修想了想沒有堅持煉功,坐下來找自己,想:我有甚麼心沒去使得這個號長不讓我煉功、造成她對大法犯罪呢?同修找到自己問題了──她一直對這個號長看不慣。同修馬上歸正。這時那個號長突然態度來個大轉彎說:你就在這煉,誰也不許舉報!同修就開始煉功,那個號長一直非常專注認真看同修煉功,還由衷讚歎道:我怎麼從來沒發現你怎麼這麼好看!這個功真好!

這裏,同修向內找不是為了自己的提高,為了突破甚麼魔難,而是為了救度眾生、為了證實大法。當同修找到自己的不足後,一切被強加的迫害瞬間解體,證實了大法,同時救度了世人。

如果我們一路都是這樣走過來,哪還有甚麼迫害?我們一路都是在證實大法與救度眾生啊!這才是真正的成就大法弟子,在證實大法與救度眾生中成就大法弟子。

我發現現在有的同修遇到問題向內找,都是圍繞「自我」的提高,或是擺脫甚麼魔難,或者解決甚麼問題,沒有把證實大法與救度眾生擺在第一位。其實不擺脫「私」與「我」,就會在舊的法理中徘徊,在舊勢力安排的一切中兜圈子,上不來。

當然修煉就像剝洋蔥皮一樣,一層一層的去人心執著,那麼以前為了自己的提高向內找也不能說是錯,那時法對我們的標準就是那樣。可是我認識到今天正法進程已經推進到舊宇宙的最後、最根本了,大法弟子的修煉也到了去掉最後的一層殼的時候了,那層殼就是「私」與「我」組成的。

寫到這裏,我想起自己以前的一次經歷。大概十年前,我從外地回家時乘坐一輛長途客車,我透過車窗向外望去,原野、大地、天空一切是那樣的寧靜,我的思緒也慢慢清靜下來。這時大腦中出現了師父的講法「天地法成全」[1],那一刻,我豁然明白了一層法理,我心想:既然天地萬物一切都是大法造就的,成全的,我還執著我的想法、我的認識、我要的甚麼,還有甚麼意義呢?我願把我的一切都放下,讓大法來熔煉我的一切!

那一刻,我感到在我的丹田部位的最深處,海嘯般的湧出一股強大能量流!我當時無法表達自己的心情,只想放聲大哭,因為淚水已經奔湧而出。這時我看到在丹田部位我真正的自己像一個七、八歲的小男孩一樣在奮力往出奔跑,身上還包裹著一層薄薄的淺黑色的透明薄膜一樣的東西。我感到自己已經被塵封已久,就要解脫出來了!下了客車之後,我發現整個世界都變了,我能感受到一切物質中的真、善、忍。我知道,那層薄膜就是「私」與「我」。

如果我們現在還抱著為了自我提高這樣的認識來找自己、修自己,根本就無法提高上來,因為發出這樣念頭的就是包裹住真我的最後那層殼,就是那個「私」與「我」發出來的,不是我們的本性發出來的。

我們的真我是大法的一粒子,是證實大法與救度眾生的生命,是圓容師父所要的生命,不會有這種為私為我的認識的。那樣就是那個「私」與「我」的那層殼在所謂的修煉,也就是在阻擋我們真我的修煉,真我卻並沒有修。正是最後這層殼使我們達不到大法此時對我們的要求與標準,使我們被舊宇宙最後的一切抑制著,無法走上去、真正從舊宇宙中脫胎出來、達到大法弟子的真正標準。

我認為「私」與「我」這層殼已經成為今天大法弟子修煉與救人的主要障礙。必須要破除它,才能走向師父和新宇宙所要的圓滿。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機緣一瞬間〉

【編註﹕本文代表作者個人當前的認識,謹與同修切磋,「比學比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