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向內修 結束迫害靠正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三日】二零一二年六月,我被非法抄家後,被迫流離失所,經歷了八年多流離在外的生活。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我於二零二零年八月回家,並領取了二十二萬多元被單位違法扣除的退休工資。

二零一二年初,我因為送神韻晚會光盤到同修的店鋪裏,被不明真相的人惡告到派出所。我得到此消息後,沒有及時否定邪惡的迫害,也沒有重視發正念,忙著做各種救人的真相資料,幹事心特強。邪黨惡徒蹲坑、跟蹤我幾個月後,二零一二年六月,本地「六一零」國保、派出所一夥人趁我開門之機,強闖入室,實施非法抄家、綁架,我被迫離家,流離失所。在公安「六一零」的脅迫下,單位停發了我的退休工資。

我剛離家時,怕心、怨恨心、幹事心等人心反應的非常強烈,學法時心靜不下來,沒有全盤否定舊勢力的邪惡安排,只是淡淡的想了一下要否定迫害,沒有重視發正念,致使邪惡緊追不捨。每當我被邪惡發現,他們還沒下手時,我就被同修接走了。經過一段時間的輾轉,在師父的安排下,我來到了L同修家,我們配合著做救人的事。

我把學法放在首要,每天堅持背《轉法輪》三講;再抽時間背《洪吟》;學師父的各地講法。我還學會了向內找。在做好真相資料的同時,擠出時間學常人的法律。看明慧網上同修的交流文章,尤其是同修們用法律反迫害的文章和律師的辯護文章。

剛開始學常人的法律時,對一些法律術語一點不懂,有點喪氣。再看同修的交流文章,同修的正念鼓舞了我。我把《反迫害法律手冊》打印出來,堅持看下去,有關章節反覆看。慢慢的,我對用法律反迫害有了信心。二零一五年五月底,我參與了訴江。

師父教導我們:「師父是反對迫害,是因為全盤否定舊勢力。」[1]我開始重視發正念,否定邪惡對我的非法通緝及構陷迫害,否定邪惡對我的經濟迫害。為了助師正法,開創環境,我和同修配合給公檢法、派出所等部門郵寄各種真相信。並結合本地的實際情況,寫了一篇勸善信,在同修的幫助下,郵寄了幾百份。

《洪吟四》剛發表,我就一口氣學了一遍,感覺能量很強。我又抄寫了幾遍,然後開始背誦,當我把《洪吟四》背完一遍後,我感覺自己的怕心已經很弱很弱了。在學法修心的過程中,我慢慢的把向外看的觀念歸正了,學會了向內找,學會了用正念對待一切事情。

師父說:「大法弟子神的一面也復活吧!」[2]我為甚麼神不起來?是因為人心擋道。學法時,不但要靜心,還要不停的對照自己的思想、言行,修正自己,不停的清除人心和思想業的干擾。

認真學法修心,不知不覺中,我的心性提高了,思想中產生了一個強大的念頭:結束流離失所,堂堂正正回到自己的家。

二零一七年,我寫了控告非法抄家的惡警、惡人的信,但底氣不足,對法律程序不懂。我打印了幾十份給同修們看,徵求同修的意見,同修們說不行,我也就放棄了遞交。但是,我並沒有放棄用法律反迫害的念頭。後來,明慧網登載了關於控告的四個模板,我下載後,仔細的看了內容,結合法律寫出了控告狀。

寫控告狀的過程,也是一個剜心透骨的修煉過程。甚麼人心都往外翻,怨恨心、怕心、擔心,不停的湧現:會不會遭到打擊報復?會不會這樣?會不會那樣?

師父的法不停的在我腦中顯現:「法徒慈悲世間行 善念救人除邪靈 一路正念神在世 滿載而歸眾神迎」[3]。「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4]。「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5]

師父的法加持著我的主意識。我不停的修正自己,正念越來越強,人心越來越弱。我把自己交給師父,一切由師父說了算,任何生命不配管我,我不要舊勢力強加給我的一切,我不是來受迫害的,我不接受任何形式的迫害,包括經濟迫害。

邪惡長期蹲坑監視。師尊點化我向內找,為甚麼會出現這樣的事情?我靜下心來審視自己,發現是那顆強烈的怨恨心阻擋了我,不能慈悲的對待被邪惡利用而參與迫害的人。我加大力度修去怨恨心、爭鬥心等人心,善念慢慢的在增強,怨恨心在削弱。

我認識到,我要結束流離失所,要堂堂正正回到自己的家。我必須學好法,修去人心執著,正念正行,還得走法律程序,用法律反迫害。我的一切都由師父說了算。

在強大的正念下,我的退休工資恢復了發放。但是邪惡並沒有放棄對我的迫害,依然追找我。

經過幾年的魔煉,二零一九年三月,我寫出了控告狀。在寫的過程中,怨恨心不停的翻騰:總認為他們為了私利而參與迫害,這個想法阻礙了我修出慈悲心。我認識到那是不符合法的人念,是私心,必須去掉!我邊寫邊修自己,我喚醒他們,制止迫害,是為了他們能得到法輪大法的救度。

在同修的配合幫助下,我打印了三十份《刑事控告書》,郵寄給了省、市、區及本地的公檢法、人大、紀檢、派出所、社區、教育局、學校、派出所等有關人員。同時有幾位同修幫助發正念,我也加強了發正念。

在《刑事控告書》發出去一段時間後,我感到邪惡不像原來那麼張狂了,害怕被曝光。我決定回家,但轉念又一想,我的修煉路是由師父安排的,我把所有的人心都放下,一切都在師父的掌控之中,我的一切由師父安排,沒有得到師父的點化我就不動。

我想,只是寫控告狀還不夠,還得讓公檢法和有關人員知道:法輪功在中國是合法的,迫害法輪功不但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反而是在違法犯罪。我借鑑了同修的交流和律師的辯護詞,結合法律,寫了《事實勝於雄辯 誰違法了》一文,詳細分析了公檢法迫害大法弟子整個過程中的每一個環節所觸犯的法律,並詳細的說明了被非法抄家搶走的每一種救人資料的合法性。

我準備打印三十份發出,但是,腦中清晰的閃出「五十份」,我知道是師父點化我。同樣也是在同修的幫助下,五十份順利寄出。

我堅定了一念:回到自己的家證實法,而不是追求常人的安逸生活。二零二零年初,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二日,我中午發正念清理自己的思想時,腦中閃出:七月二十日回家。我心裏明白,慈悲的師尊為了弟子的安全操盡了心,感恩師尊。我興奮的心情難以言表,立即開始收拾東西。八月一日晚,我回到了自己的家。

回家的第五天,來了一個老頭,搖著扇子在我的窗戶外窺視,我立即發正念。他馬上背過身去,一會兒就走了。第二天,又來了一個戴著眼鏡的年輕人,我也立掌發正念,不到一分鐘,他也離去了。

一週後,學校領導與我約談,女兒不放心,陪著我前往。我們這位校長是很善良的,我知道他是為了交差。我一點怕心都沒有,心裏只有一念:不允許邪惡生命迫害。談話在平和中結束,領導要我等待,他們在走程序。

我心裏甚麼也不想,只是想著做好三件事,想辦法多救人。一個月過去了,沒有結果。有同修叫我去找領導,催促辦理退休工資。我心裏非常穩定,我的一切是師父說了算,我沒有去找任何人。兩個月後,學校打電話給我女兒,叫查收金額,二十二萬多被扣留的退休金全部到了我的銀行卡裏。

我自己的體悟是,用法律反迫害是反迫害的一個有效方法,各地同修用法律反迫害成功的例子也不少。我認為最關鍵的一點是,不能帶著求結果的心去做,摻雜著人心人念都是適得其反。

要信師信法,學好法,向內找,提高心性是增強正念,走正修煉路的根本。不然的話,就會陷入舊勢力安排的個人修煉的框框中去。結束迫害靠我們自己,不能依賴常人。這方面的法師尊早已講給我們了,就看我們怎麼樣去正念正行了。

個人一點認識,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二零零四年復活節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四》〈感慨〉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