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關難危險時想到師父想到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一日】一九九八年初,我正式走進了法輪大法修煉,人生中的迷茫和生命的意義在法中都得到了答案,深感無比幸運和激動。今天我想交流的是,在遇到關難危險時,一定要想到師父,想到大法,師父時刻在看護著我們。不足之處,也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師父看護著弟子

二零零二年冬天,由於邪黨的迫害我被迫呆在我家附近的親戚家。公安局國保隊長及「六一零」主任帶著派出所警察經常到家綁架大法弟子。有一次我騎自行車去給兩個村的同修送真相資料後,順路去了另一個村的同修家交流,剛到不長時間,同修打來電話說:「你丈夫打電話給我,讓我告訴你國保隊長帶著人到處找你,讓你千萬別回去。」

聽到這消息,我心裏忐忑不安,不知怎麼辦好,就與那裏的同修商量,大家都說:「不承認它,他們說的不算!」我也附和著說:「對,不承認它!」大家就繼續交流修煉心得。可是我的心裏還是不穩,七上八下的,有點害怕,心裏考量著:回去吧,像是蠻幹,不理智,萬一被他們抓住怎麼辦?不回去吧,這是承認了迫害,住在同修家還給同修添麻煩……同修們在交流甚麼,我也沒心思聽了。

大約二、三十分鐘後,我突然想起師父說:「作為一個煉功人就是超常的了,那你作為一個超常的人,就得用超常的理來要求你了,而不能用常人中的理來衡量了。你不知道一件事情的因緣關係,你就容易把這件事情做錯。所以我們講無為,你不能夠想幹甚麼就幹甚麼。有人說:我就想管壞人。我說那你就當警察去算了。」[1]對呀,警察是管壞人的,我又不是壞人,我是煉功人,是超出常人的大法弟子。一個常人的警察怎麼可以隨便抓好人,隨便抓煉功人呢,那不是幹壞事嗎,在造業嗎?

師父的慈悲點化讓我頓時感到輕鬆愉快,並且還有點激動。我和同修們交流了我的想法,悟到了甚麼是真正做到不承認邪惡的一切安排。

交流結束後,我騎上自行車連夜往家趕。大約在十一點左右路過一個村莊,看到前面路邊有四、五條大狗在玩耍,就在我剛剛騎過它們所呆的地方時,突然聽到,好像那幾條狗吼叫著向我撲來,我一邊猛力加速往前騎,一邊發著正念:「鏟除操控那些狗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因素;法正乾坤,邪惡全滅!法正天地,現世現報!」我感到一隻狗碰著了自行車的後車輪,另一隻狗竄過來碰到了我的腳,就在這十分危險的時刻,我喊了一聲:「請師父加持!」剛喊完,就聽到狗的慘叫聲,那種叫聲就像挨了重棒一樣,四、五條狗慘叫著四處逃跑。我的眼淚一下就流了下來,師父救了我的命啊!我真真切切的體會到師父當時就在我的身邊,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

姐姐也是同修。回到住地,姐姐告訴我說,前幾天我哥在街上碰到了國保隊長,他讓我哥勸我回去,說寫個「保證書」就沒事了。我丈夫知道後害怕了,就打電話給我,不讓我回去。聽了姐姐這麼一說,原來是虛驚一場!是由於我的怕心才招來了這次考驗。

被野黃蜂蜇了之後

二零二零年八月三十一日上午九點左右,我上房上去摘葡萄,左手拇指骨節處被葡萄樹上住的野黃蜂蜇了一下,當時覺得很疼,我急忙用右手去打,沒打著,卻看到旁邊飛著一群黃蜂。我又用右手用力捏緊傷口處往外擠毒水,因我挨過蜂蜇也沒在意,再加上我是煉功人心裏想著一會兒就沒事了。我繼續摘葡萄。很快我感到兩耳發燒,像灌滿了鉛一樣,緊接著頭也開始難受,我拿著葡萄從房上下去把葡萄洗了分給孩子吃,心裏也沒把被黃蜂蜇當回事,只是嘴裏念著:「法輪大法好」。可是那種不好的感覺越來越嚴重並開始向全身擴散,我就到屋裏打開煉功音樂開始煉功。

當煉完第一套功法時,我感覺全身燥熱,難受的要站不住了,心臟也開始難受,並且明顯的感到越來越難受。我趕緊坐到沙發上盤腿打坐,開始發正念。這時全身紅腫,起了紅疙瘩,眼睛也脹的睜不開。就在這時兒子抱著孫女進來了,看到我的身體紅腫就要帶我去找醫生。我告訴他不用去找醫生,你就只管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就行了。

兒子歷來支持我修大法。我心裏沉穩的發出堅定一念:「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大法弟子!我身體這個小宇宙中的所有生命體都聽我主意識指揮,徹底清除迫害大法、干擾大法弟子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一切邪惡黑手爛鬼、共產邪靈。請師父加持!」此時想起師父說:「法輪是宇宙的縮影,具備著宇宙的一切功能,他能夠自動的運轉、旋轉。」[1]「給你了,就是你的東西,受你的意識支配。」[1]我就請天龍八部和護法神幫助我……

發正念不到十分鐘,全身像水潑一樣出了一身大汗。我繼續發正念。大約五分鐘後,感到全身的腫脹像過電流一樣在往下消。我睜開眼睛看了看牆上的鐘已九點半了。

一下想起和同修約了九點半到另一同修家見面。看到胳膊上還有疙瘩,眼睛也有點腫脹,心想,這樣出去讓世人看到就不能證實大法,就決定繼續發正念,讓身體恢復到正常狀態再去見同修。在師父的加持下恢復的過程中,身體的每個細胞感覺就像熱水化冰一樣。

到了九點五十,感到一身輕了,知道身體已恢復到正確狀態。慈悲的師父再一次保護了我!讓我親自見證了無邊大法的玄奧與超常。

向內找中,發現在此事發生之前我和同修交流那個演講亂法的學員時,從表面上看我談的是在法上,可是內心深處隱藏著一種嫉惡如仇的怨恨心,如果不對照法我自己也發現不了,修煉中很容易流於表面,被表面展現出來的精進所迷惑,還以為自己是修煉。特別是對待同修之間的矛盾,看到同修心性差做不好時,心裏就憤憤不平,埋怨同修的不是。從自己的怨恨中發現了還有爭鬥心、妒嫉心、自以為是、堅持己見等人心。正是這些後天形成的觀念、假理迷惑了真我,阻礙了自己的精進實修和提高。我發現了這些執著,堅定的發出一念:不要它!清除它!請師父加持!

我騎上電動車到了同修家。同修問我怎麼現在才來?我把剛剛發生的整個事和同修說了一遍,也曝光了從中找到的自己的執著心。同修都很吃驚,並和我一樣感恩大法的無邊法力,並幸福的沐浴在師父的洪大慈悲中。

我的文化水平有限,不能充份的把自己修煉中體悟到的大法的美好和博大殊勝與師父的慈悲偉大表述出來,請同修原諒。畢竟是自己的真實修煉經歷,為了洪揚大法、證實大法,想到哪裏就寫到哪裏吧。

叩拜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